正文 第三十九章 赴京城寻鳞未果

    送走陈禄,欧幼雯姐妹结伴回了后面的卧室。

    欧幼晴取了水来让欧幼雯洗洗手脸,自己就坐在侧,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雯儿,我觉得无论如何咱们也要想办法帮帮林公子,要不是他,咱们两个现在说不定是什么境况,林公子可是咱们的恩人呢!”

    欧幼雯叹了口气,停下了洗脸的动作。

    欧幼晴说的这些道理她哪里不懂,林若麟的事她是非管不可的。如何管,怎么帮,这才是她现在闹心的问题。一想到林若麟面临着的危险,她的心就一揪一揪的难受。

    “要不然,我们写封信到京城,把事告诉林公子!”欧幼晴轻声提议道。

    “不行,写信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万一信到的时候林公子已经离开京城了,怎么办?”欧幼雯皱眉否定了姐姐的提议,一边就在心中暗自感慨,这个时代的通讯实在是不发达,写信的话恐怕还不如亲自去一趟京城来的快些。

    这么想着,她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姐,我想好了,明天一早我就雇辆马车,到京城去一趟,当面将这事告诉林公子!”欧幼雯坐到姐姐侧,“店子里的事姐姐就多费心吧!”

    “可是,这京城路途遥远,你一个人去我怎么放得下心!”欧幼晴蹙起眉尖,“要不然,让水生陪你去一趟?”

    欧幼雯考虑到一会儿,也是担心一个人去会有什么不周之处,“也好,就让水生陪我去吧!”

    欧幼晴虽然担心妹妹,可是也知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无奈答应了。

    二天欧幼雯早早就醒了,将衣物银两简单地收拾好了,便让水生回家去打包行李,周成去雇马车来,她就到那德林瓷行里要了林若麟的地址,只交待那阿福陈力看好店子,若是那两个人来谈生意的事,只管推说等林若麟回来。

    阿福陈力虽然疑惑,也不便细问,便点头答应了。

    欧幼雯回到店子里,周成已经雇好了马车,水生也从家里打包了行李回来。

    事不宜迟,欧幼雯决定立刻就走。

    欧幼晴和陈禄少不了又是叮嘱一番,车夫就甩响鞭子,驱动了马车。

    燕京距离京城龙安有四五百里路程,如果是普通赶路的话,至少要两天才能到达,因为欧幼雯进京心切,便与那车夫商量,夜兼程。

    顺着黄土官道,一路风尘仆仆,到二天清晨的时候,龙安城那高大的墙阙已经遥遥在望了。

    此时正是旭初升,金色的晨光将龙安城的青砖墙阙映得很有几分帝都的气势。

    城墙之上,士兵肃立,红色枪樱和金色大棋迎风招展,雪亮的枪刃反着寒光闪闪,隔着高大的城墙,可以窥见龙安城内鳞次栉比的楼阁尖顶。

    哗哗哗!

    粗大的铁链放下沉重的吊桥,镶着金色门钉的厚重大门缓缓开启。

    欧幼雯的马车随着入城的车流穿过城门,一路直行,在十字街口停了下来。

    欧幼雯付了车资,和水生二人下了车,谢过那车夫之后,便寻了一处小餐馆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随便点了些包子米粥对付着吃了,欧幼雯便将那小二唤过来,一边结帐,一边取了那记了林若麟家店名的字条询问。

    “德林瓷器行?这地儿好找!”那小二指指店外的大路,“您二位顺着这大路一直向前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往东拐,再向前走不远多就能看到这店子的牌楼了!”

    欧幼雯听他这口气,知道这德林瓷行在京城也是名气很大的店子,想起之前林若麟向她说过的往事,心中不免微有唏嘘。

    本是富家少爷,家中家大业大,却还要到偏远的小城镇自谋生路,这林若麟哪有一般富家子弟的安逸。

    按照小二指点的方向,二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德林瓷行的店门前。

    这德林瓷行比起燕京城的那家要大上二倍还不止,三层楼的店面,装饰的华丽又不失典雅,门前一对雄狮石尊却是隐有岁月的痕迹,似乎是见证了这百年老店的风风雨雨。

    这会儿,三个伙计正在店门外打扫着,显然是店子刚刚开门。

    欧幼雯拍拍上土尘,抬阶而上,水生忙跟在她上。

    其中一位伙计立刻就放下手中活计向她迎上来,“姑娘是要购置瓷器?”

    “我不买东西,找人!”欧幼雯笑着回道,“请问小哥,这可是林家的铺子?”

    那伙计上下打量她一眼,看她上脸上隐有土尘,面容略显憔悴,一对眼睛却是十分精亮,虽然穿得普通,却是自有一股非凡的气质。他虽然只是伙计,可是在这里阅人无数,也看出这欧幼雯绝非普通女子,脸上不由地又多了一些恭敬之色,“姑娘,想要找什么人?”

    “林若麟,你们的少东家!”欧幼雯笑着回道。

    “这大清早的,是谁要找我那贤侄啊!”一个深沉的声音从欧幼雯后传来。

    “二爷,您来了!”不等欧幼雯反应,那伙计已经一脸恭敬地向来人弯行腰,一边就指了指欧幼雯,“是这位姑娘,要找少爷!”

    欧幼雯转过脸,只见一位三十岁上下,上披着毛皮大氅,面目清秀,与林若麟有几分神似的中年人仰首走进了店门。

    中年人轻轻解开大氅的系带,后立刻就有仆人上来,将那大氅帮他去了。

    “姑娘,这位是咱们德林瓷行的二当家,林少爷的叔叔,您有什么事尽管与他说便可!”小伙计说罢,退下去继续打扫了。

    那中年人上下打量欧幼雯一眼,便开口问道,“请问姑娘贵姓,从何处来,有什么事要找若麟呢?!”

    欧幼雯知道他是林若麟的二叔,语气自然也是恭敬起来,“回二爷,我姓欧,是林少爷雇的伙计,从燕京城来的找林少爷有些急事!”

    那中年人听到燕京二字,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警惕,脸上却依旧是平静温和,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笑意,“原来都是一家人,不知道,姑娘说的急事究竟是何事?”

    欧幼雯向他笑笑,垂眼答道,“还不是店子里的事,有一批瓷器出了点问题!”

    “哟,这可不是小事!”中年人眉头微皱,“只是恐怕姑娘要多等几天,若麟他到南郊的普济寺去帮父亲还愿了!”

    欧幼雯听罢,不由地眉头紧皱。

    那些家伙不知道准备如何下手,若是他们也到了这京城里,知道林若麟到寺里去了,会不会在他的归途中下杀手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