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探口风疑心忽起

    回到店里,用欧幼晴留在锅里的水洗了手脸,欧幼雯熄了灯,和姐姐并肩躺在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耳边依旧在回着林若麟的声音。

    “过完年,我可能会回京城去,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走!以你的心智,燕京这样的小地方是放不开手脚的!”

    对于林若麟,欧幼雯还是很欣赏的,他的聪慧和体贴,都给欧幼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但是,欧幼雯知道,她并不他,至少,现在还没有上。

    这些天来,一直为了生活奔波,她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想感这些事。

    欧幼雯知道,如果她真的想搞出一番事业来,燕京这地方确实是小了些,欧幼雯当然不希望永远地滞留在燕京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她渴望能够见识到更多的世界,但是,她希望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走出去,而不是永远依靠在林若麟的肩膀上,毕竟现在他们只是朋友。

    倾听着欧幼晴的呼吸,欧幼雯不由地想到了姐姐和陈禄的事

    如果她真的要走,她也要给姐姐找一个好的归宿,这个可怜的女人应该有一个好的男人来照顾。

    “还没睡吗?!”欧幼晴轻声问道。

    “我睡不着,姐姐呢,也睡不着吗?”欧幼雯翻了个,正对着姐姐问道。

    欧幼晴吸了口气,“我心中有件事闷着想和你说,看你很累的样子,便没有开口!”

    “正好,我也有事和姐姐说呢!”欧幼雯笑道,“姐姐为长,便姐姐先说吧!”

    欧幼晴咬咬嘴唇,“雯儿觉得陈大哥这人如何?”

    欧幼雯听姐姐问这个,心中不由地窃喜,便立刻回应道,“陈大哥这人呢,虽说是读书人,却没有平常那些读书人的迂腐,为人又是心和善,却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呢!只是可惜寻了一位短命的夫人,现在为家事所累!”

    “是啊!”欧幼晴听妹妹对陈禄赞美有佳,心中是七分喜来三分愁,犹豫片刻,她终于还是开了口,“雯儿,过了年,你也有十七了,是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若是你愿意,我……便寻人替你问问陈大哥的口风!”

    欧幼雯听了她这后半句,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姐姐和她说这些,竟然是想摧和她和陈禄。

    愣了愣,欧幼雯已经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姐姐,你真要,笑,笑死我了!”

    欧幼晴被她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妹妹是嫌陈大哥是已经娶过家室的人?”

    “娶过家室怎么了!”欧幼雯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姐,我现在只要听你和我说实话,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陈大哥!”

    欧幼晴没有出声,她无法对妹妹说谎,也不想和妹妹争抢一个男人,在内心最深处,更是有着深深的自卑感。

    “姐,我还你说实话吧,我想要说的事和你一样,我觉得陈大哥是个好人,所以我想把你们两个搓和在一起!至于我和陈大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和他是不是成过亲没有关系。”欧幼雯猜到她心中所想,也不再拐弯抹角,干脆将话直接说了出来。

    “难道你不喜欢陈大哥?”欧幼晴疑惑问道。

    “喜欢啊,不过是那种喜欢哥哥一样的喜欢,和姐姐的那种喜欢可是不同哟!”欧幼雯笑道。

    欧幼晴的脸不由地烧了起来,所幸屋内一片黑暗,她也不用担心妹妹看到,却是悠悠地叹了口气,“雯儿,姐不想骗你,姐确实喜欢陈大哥,不过,姐配不上他,姐只要看着你找一个好归宿,便心满意足了!既然你不喜欢陈大哥,那么姐姐再为你寻别的人家。”

    欧幼雯知道三句两句也无法改变姐姐的心意,便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她现在还不知道陈禄是何想法,万一他和那些庸人一样,嫌弃姐姐呢。

    “时候不早了,睡吧!”翻了个,欧幼雯暗自决定,等探到了陈禄的口风,再作打算。

    一夜无话。

    二天,欧幼雯因为睡得晚了,起的也晚了些,等她洗漱完毕,穿戴整齐来到店里,陈禄和两个伙计并欧幼晴一起,早已经完成了常的清理工作,正为一位客人包着米粉。

    欧幼雯在柜台后面坐了一会儿,陈禄就将这个月的帐目送了过来,一边就简单地说了这月的支出。

    这些天来,闲着没事儿的时候,欧幼雯跟着陈禄学习了不少,基本上已经将常用字认得**不离十,简单的也能写上几笔,只是那字迹稍显得幼稚了些。

    翻看着帐目,知道这月的盈余竟然有近百两,欧幼雯心中暗暗惊喜。

    “除了肥儿粉,可还有其他的东西?!”一位顾客一边看着伙计称米粉,一边问道。

    水生摇了摇头,那顾客微有些失望地提着米粉走了。

    欧幼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地动了做果泥菜泥的心思,侧目看陈禄正偷眼看欧幼晴,她扬扬唇角,“陈大哥,这帐目我还有些不明白,你随我到后边对一些原料吧!”

    陈禄不疑有她,便随她一起进了后面的原料间,主动走到墙边,清理起原料来。

    欧幼雯听他报着数量,对了一遍帐,完全相符,便将那帐本垂下了,装作随意地问道,“青儿这些天怎么样,冬天了,可要预防着别着了风寒,有空让婶子煮些姜水给他泡泡脚,听说能祛除寒气,强健体!”

    陈禄脸上划过一道郁之色,“前儿个娘带他逛北城的庙会,回来便鼻涕眼泪的流个不停,抓了几副药给他,也吃不进去!”

    “婶子又要带孩子,又要照顾家事,怕是忙不过来,反正这几店里也没有什么大事,不如,陈大哥便休息几,在家好好照顾孩子吧!”

    陈禄听了,脸上了露出感激之色,“不用了,店里的米粉剩得不多了,孙二婶刚才托人带了话,说是孙大哥病了,没办法送货来,让我们找个车去拉呢!”

    欧幼雯吸了口气,终于还是脱口问道,“陈大哥,为何不再寻个合适的女子,也好照应家中老小!”

    “我这样的家世,哪有女子肯嫁进来的!”陈禄轻轻摇了摇头,“再说,青儿他娘还走不到半年,我也没那个心思的!”

    他似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大步走到前面,吩咐水生他们去了。

    欧幼雯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地暗自疑惑,看陈禄常表现,对姐姐似是有些慕之意,为何又将话说的这般死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