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美酒最壮痴人胆

    雪越下越大。

    林若麟和欧幼雯二人一路踏着雪来到距离德林瓷行不远,一家巷子里挂着云雪阁字匾的小酒楼前,那生得清瘦的酒店老板看似与林若麟是十分熟识,远远地迎出门外,向欧幼雯笑一笑便是招呼,便引着二人穿过前面的小厅,行过积着雪的青石路,进了后院。

    后院不大,北厢三开间的两层小楼,红灯笼早已经点亮。

    三个人进了后厅,周老板一路引着二人上了楼梯,到了二楼一处挂着暗香阁的雅间。

    雅间空间不小,装饰简单清雅,正中摆着一张不大的梨木方桌,两侧是宽大的梨木椅子,铺着素色羊绒垫子,墙上挂着雪后红梅的工笔画,一帘淡雅绒帘遮住了窗子。

    桌边方几上摆着一只紫铜火盆,盆边上放着一应温酒所用的器皿。

    外面冷冽,屋子里却是暖融融的好似

    “两位上座吧!”周老板招呼着二人上座,就转出去,招呼着伙计上菜。

    二人分主宾坐下,一位面目清秀的小伙计就送上茶来。

    林若麟挥手示意那伙计下去,一边就提了茶壶,替欧幼雯满了一杯茶,随着那清亮的茶水,淡淡的茶香便在这屋子里飘开来。

    “这是溪安铁观音,味甘温,喝些暖暖胃吧!”林若麟淡淡地介绍着茶品,将杯子向欧幼雯的方向轻轻推了推。

    欧幼雯捏了茶杯,轻啜了一口,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样的环境,和林若麟独自相对,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有些不安。

    林若麟却是淡然自若,“欧姑娘可知这间名字从何而来!”

    欧幼雯之前不过只是在这家酒楼前路过而已,哪里会知道这雅间名字的来历,便轻轻摇了摇头。

    林若麟放下茶壶,没有说话,起走到窗边,却是捏住那淡雅绒帘。

    刷!

    绒帘一下子被拉开了,露出后面宽敞的木窗。

    林若麟探出掌去,轻轻推开了木窗,欧幼雯只觉寒气淡然而来,其间还隐含着脉脉清香。

    欧幼雯本能地转脸去看,眼睛里不由地露出了惊喜之色。

    只见那窗扇外,竟然是一片积着新雪的艳梅树,此时暮色已尽,无数灯笼和着白雪将这一片小小的梅林映得晃若白昼。

    “这间房间是最好的赏雪之处,而且也是香气最盛的一间!”林若麟的目光注视着那窗外的雪梅,同样满是惊喜,似要开口,侧目看一眼欧幼雯,没有再说什么。

    “真是想不到,我一直以为这梅花要晚些才能开呢!”欧幼雯轻声感叹道。

    “一般的梅花确实要晚一些的,这么早开的梅花,别说这燕京城,便是我知道的其他地方,也未见一处!”

    二人正聊着,那周老板带着伙计送上菜来。

    欧幼雯便好奇地问他如何使这梅花提前开放。

    “这个却是我们云雪阁的秘密,不能外传的!”周老板神秘一笑,“不过,今年这梅花较往年还要开得早些,姑娘倒真是好眼福!林公子昨天过来订餐之时,这花可还未开的!果然,是花开酬知己!”

    两个伙计将各种菜肴放上桌子,周老板帮二人温上酒,这才退出去,掩了房门。

    欧幼雯品着他的那句花开酬知己,心中却是越发地彷徨起来,偷眼看向林若麟,只见他侧脸对着她,正观赏着外面的梅花,那一张俊脸轮廊分明,一对眸子黑亮深邃,不由地想起那在窑场的一幕,脸越发烧了起来。

    不等她收回目光,林若麟忽然转过脸来,二人目光碰到一处,欧幼雯的心一下子缩紧了,忙垂着头去抓那筷子,不料一抓不稳,筷子碰到了茶杯,那杯子便向一边斜了过去。

    林若麟急步奔过来帮忙,欧幼雯也刚好去扶那杯子,两人的手掌巧巧地碰到一处,又齐齐地缩了回来,那杯子便倒了下去,温的茶水洒得满桌都是,有一些还顺着桌面流下来,淌到了欧幼雯的衣摆上。

    林若麟再次伸出手来,却是捏着一方淡青棉帜,“快些擦了吧,这茶水时间长了怕要留下印子的!”

    欧幼雯道了谢,却没接那帕子,只是将从袖袋中取出自己的手绢来,将袍面上的茶水掸了掸。

    林若麟笑了笑,将手缩了回去,垫手捏了那温好的酒,替欧幼雯倒了小半杯,他面前的杯子倒满,这才重新回了他的椅子,“不知道姑娘酒力如何,反正只咱们两个,你随意便好!”

    说着,他拈着杯子,向欧幼雯举了举,便将自己杯中的酒一口干了,这才提了筷子,示意欧幼雯吃菜。

    寒喧几句,林若麟便转而询问欧幼雯家中还有何人。

    “父母早逝,已留下姐姐,林公子在店中见过的!”

    “抱歉!不该提起这些!”林若麟轻轻叹了口气,“说来,咱们还有相似之处,家母也是老早便过世了!”

    说着,他便自说自话地道出了自己的家世。

    原来,这林若麟的家并不在燕京地界,却是远在京都,家中世代都做着这陶瓷的生意。自父亲继娶之后,林若麟因与那二娘关系不睦,便主动承担了这燕京城中分店的事,只在这边主事。

    这些,欧幼雯也从阿福等人口中了解过一些,知道这燕京城的德林瓷行,原本不过只是一家不大的店子,是林若麟到这里之后,才迅速发展起来的。

    她原来只当这林若麟是富家子弟,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心中也有这般苦处。

    小小年纪就独当一面,却不是那纨绔少年。

    林若麟边说边饮,脸上已有了三分酒色,看向欧幼雯的目光也变得大胆起来,“听我说这些家中之事,欧姑娘可会烦腻?”

    欧幼雯摇摇头,知道他是借着酒力才道出这些平不会说道之事,心中体谅他的苦处,便微笑着说道,“林公子若是说得高兴,只管说来,幼雯虽然不能替你分担,却可以做个倾听之人!”

    “我早就知道,姑娘不是非凡之人。”林若麟又饮了杯酒,“现在说了这些,我只觉心里轻快多了!”

    欧幼雯看他脸色,忙起将那窗子闭紧,又走回桌边,就夺了他手中酒壶,“酒多伤,公子再吃些菜,我便叫周先生送您回去吧!”

    林若麟却是探手过来,一把就抓住了她握着酒壶的手掌,“酒逢知己千杯少,姑娘便让林某喝个痛快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