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解急愁若麟失礼

    马车一路急行,驶出燕京西北,又顺着黄土官道走了没多久,便拐上了一条林荫路,此时已经是深秋时节,路两侧的高大白杨俱是挥着一头金黄的叶冠,映着那午后的阳光,更显得耀眼。

    欧幼雯斜挑起车帘,看着两侧的秋色,远远就见一处建在水潭边的窑场。

    马车很快就驶进了窑场的大门,来回走动着的工人们认出林若麟,恭敬地向他打着招呼。

    工人们正从瓷窑里向外搬着烧好的瓷器,细腻的白瓷摆了大半个场院。

    在北侧的一排宽敞的青楼平房前,马车停了下来,欧幼雯挑开帘子下了车,随着林若麟进了大门。

    进门便是土坯加工间,有工人将分割成块的瓷泥用木桶抬进来。

    三行排开二三十个转盘,每个转盘前都摆放着已经干燥的坯模,两手泥巴的工人照着面前的坯模做着拉坯的工作。

    林若麟慢慢走过去,一边观察着工人的拉坯,偶尔停下来指点一下,很快,二个人就穿过拉坯间,走到了另一个稍小一些的房间。

    “这是修坯间,拉好的坯子要到这里进行整修,将坯壁的厚薄修刮匀称,用不同的印模印上需要的形状和花纹。”林若麟轻声向欧幼雯介绍道。

    欧幼雯点点头,“想不到这做瓷器也有这般学问!”

    “从砺土到细瓷,岂止是千锤百炼。不光别的,光是这采用的土便要过粗、中、细筛,反复筛选,还要彻底晾干后重新加水淘成湿度均匀的陶泥……”一提到瓷器,林若麟便如同打开了话匣子。

    “林少爷!”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欧幼雯转过脸,只见一位着土黄色短衣的白发老汉正从修坯间隔壁的坯间里走出来。

    “这位是窑场的总管欧阳先生!”林若麟一边介绍着来人,一边就转过脸去,向那老者道,“欧阳先生,这么急的找我来是出了什么事?!”

    欧阳先生几步已经走到二人面前来,却是看也不看欧幼雯,拉了林若麟便向那坯间走去,边走边道,“坯子都已经差不多了,只是这几天气不好,我看怕是不能同期入窑!”

    林若麟听了不由地面露急色,“那怎么行,咱们可是签了契约的,到子交不出东西来,这责任可不是咱们一个瓷行付得起的!”

    “所以我才请少爷过来,一起想想办法!”欧阳先生挑起厚厚的布帘,注意到欧幼雯一直紧随在他们后,一对白眉不由地紧皱成一团,“你跟来做什么,女人家哪里可以进这坯间的!”

    欧幼雯哪里知道这个规矩,忙站下步子。

    “欧姑娘莫怪,这倒真是窑场的规则,你且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来!”林若麟向她笑笑,随着那欧阳先生进了坯间。

    欧幼雯闲着没事,就重新走回来,看工人们拉坯,只觉这些工人手法娴熟,心中佩服得不得了。

    看着那些原本方方正正的一块泥巴,在工人们的巧手中化成一个个精致的瓷瓶,她不知不觉地入了迷。

    “欧姑娘!”后传来林若麟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刚才的事姑娘不要介意,欧阳先生是个直子,人却是好人!”林若麟说着,就指指后面的楼梯,“咱们上去吧!”

    欧幼雯随他一起上了楼梯,一边就好奇问道,“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林若麟吸了口气,“这个事已经解决了,我已经吩咐欧阳先生生几个火盆在坯间,然后每隔半个时辰就移动火盆的位置,以免影响坯子每一面的干燥程度。”

    欧幼雯听到事解决了,也随着松了口气。

    上了楼,却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侧开着数个小门。

    “这是上釉和绘制的地方,我的专用间在那边!”林若麟介绍两句,便径直带着欧幼雯走尽了尽头的房间。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大一小两个拉坯用的转盘,东西两墙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形状的坯子和瓷器,靠北边墙边一个偌大的木桌子,桌子上摆着各种颜色、笔以及其他欧幼雯不认识的东西。

    林若麟从东侧底层的木架上取出一个罐子来,放到桌子上,“这是一个废了的干坯,你说还有一些想法,现在不妨说来听听!”

    欧幼雯看一眼他手中的罐子,却是一个白瓷罐,上面并没有送到她店中那些瓷器上的娃娃图案。

    “其实不是罐子,是图案!”欧幼雯指指那个瓷罐的罐壁,“我只是想问问看,能不能将这整个罐壁都做成一种颜色,然后再在上面绘制上我想要的图案,就是可点的状元郎和女孩子的图案,然后再加上我新想出来的一个对联,还有就是这里……”

    欧幼雯抬起手指,指点着罐盖的正上面,“我要在这里凹印上状元郎这三个字,当是我们的标志!我还考虑着去订一些纸袋,用来临时包装,一是省去每次包纸的麻烦,而且保存起来也比较方便,还可以在袋子上画上我们的标志,写上我们的店名……”

    她说了半天,却是不见林若麟反应,不由地疑惑地停下了嘴巴,抬头看向了林若麟。

    让她惊讶的是,林若麟的一双眼睛,正用一种十分专注的目光看着她。

    “怎么了!”虽然对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欧幼雯仍是控制不住地粉脸一红。

    “欧姑娘!”林若麟扬起唇角,突然伸出双手来扶住了她的肩膀,“你不知道,你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呢!”

    “怎么了?!”欧幼雯从未见他如此激动,心中只是一阵疑惑。

    “还不是这次的主顾比较刁难,我们德林瓷行一向是在瓷器底位印上家族的朱砂印章的,可是这次的主顾总是要求瓷器通体洁白,不许有任何瑕疵,便是底部的印章也是不行的。现在,你的想法一下子点醒了我,或者我们可以将印章改成凹进去的纹路,这样就不存在颜色的问题了!”林若麟兴奋的解释道。

    注意到他的手掌一直在紧握着欧幼雯的胳膊,林若麟的眼中闪过一丝羞赧之色,忙将两只手掌缩了回去,“欧姑娘,失礼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