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同乘车若麟礼让

    那粉衣小丫环听了她的声音,一眼疑惑地转过脸来,“可是银子不足称?”见欧幼雯轻轻摇头,又接着问道,“那,你唤我何事?”

    欧幼雯扬起唇角,“姑娘莫急,我只是想起店里还有剩下的红纸,想请我这里的先生帮您写个贺喜的条子贴在瓷罐上,不是更显得喜兴!”

    那小丫环听了这话,一张小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喜乐,忙将那罐子重又放在柜台上,“还是你这做老板的想得周到!”

    水生也是眼里有活的人,听了欧幼雯的话,早把那剩下的一小卷红纸取了来,和欧幼晴两个用线裁来两个竖条来,陈禄提笔沾了墨,便看向了欧幼雯,想看她是何意思。

    欧幼雯来回走了两步,脑中灵光一闪,便向众人道,“陈大哥,我想了两句,且说来你听听。”

    陈禄点头称是,欧幼雯便将她想的两句说了出来。

    却是一句小对子——聪明伶俐女,金门及状元郎。

    陈禄听了,脸上露出赞赏之意,一拍案叫好,复又轻声道,“幼雯妹妹,你看将这女一个字改成天如何?”

    “聪明伶俐天女,金门及状元郎?!”欧幼雯细读一遍,只觉这一字之差,却是读着舒服了行多,忙叫陈禄将这两句写在纸上,吹干墨迹,有红色丝带扎在瓷罐颈上,又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喜庆的字眼,配着那漂亮的丝带,再加上瓷罐上林若麟特意加上的娃娃图案,看上去便显得十分喜庆,而且那瓷瓶的质地非常好,显得更是品质高档,非同凡品,小丫头十分满意,喜滋滋地抱着瓷瓶子,出了门,挑开那轿帘,似是向里面的人展示了一番,突然又转回了店里。

    欧幼雯几人见她突然又回来,还以为她家主人不喜欢这些东西,忙轻声问道,“小姑娘,可是夫人不喜欢这些东西!”

    小丫头轻笑一声,将袖在手中的一大半锭银子放在柜台上,“我家夫人说这东西看着就喜欢,让我多赏五两银子来!”

    说着,小丫头出了店门,命轿夫起轿,急步去了。

    欧幼雯反应过来,掀开柜台上的木板,追出门去,那轿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叹了口气,只好又捏着银子回了店里。

    “这位夫人倒是出手大方,不知道是哪家的夫人!”那水生感叹道。

    欧幼雯一边吩咐水生检查统计一下各种米粉还剩下多少,一边就将那锭银子送到姐姐手里,轻声道,“看到吗,这下不赔钱了吧,只这一担生意,咱们的本钱已经出来的差不多了!”

    欧幼晴轻点她眉心,握着银子进了后院。

    欧幼雯便对陈禄说道,“陈大哥,等过了午吃完饭,您且去寻做匾的那家店,将刚才那对着也做了竖匾来,挂在店门外。”

    陈禄也是聪明人,听她这么说,已明白她的心中所想,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就在心中暗自感叹这欧幼雯的想法比他这所谓的读书人还要灵活的多,心中只是自愧弗如。

    水生这边统计好了,将数字报上来,经过这两天的大量赠送,所余果然不多。

    欧幼雯盘数着明天都不够数得,便决定吃过饭到五谷磨坊去再让孙二嫂准备一些晚上送过来,顺便去德林瓷行与林若麟谈谈这瓷罐的事

    水生买了馒头,欧幼晴炒了简单小菜,趁着正午没有顾客,几个人迅速把饭吃了。

    陈禄便去牌匾里订那对联去了。

    欧幼雯到后屋换了一干净的淡青秋裙,和姐姐交待一句,便要出门。

    她刚走下台阶没两步,欧幼晴又追出来,让她约林若麟有时间的时候过来吃个饭,好表示一下谢意。欧幼雯笑着答应了,这才挥手让姐姐回去,好好照应店面,她就向铜锣街这边一路行来。

    先到五谷磨坊,将从街上随意买的一些小吃食给了那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便将米粉不够的事与孙二嫂说了。

    孙二嫂听了,立刻就满口答应,在天黑前,将各种品味的米粉各磨出最少五斤来送到店子里。

    欧幼雯又检查了一下炒好的原料,那些原料装了几层布袋,香气未减,她这才满意地离开了五谷磨坊。

    下了台阶,便听有人唤她,抬头一看,刚好看到林若麟下了那瓷行的台阶,正向她的方向看来,旁边车夫正放下雕花的黑漆马凳。

    欧幼雯忙紧走几步来到他近前,“林少爷,这是要出门?”

    林若麟笑着点点头,“我正准备着去窑场那边看看新订的一批瓷器的坯子的况。你是去哪,不如我带一程!”

    欧幼雯说着退后一步,“我本来是来找你的,你要走,便改再说吧!”

    “可是我让阿福他们送去的瓷罐有什么问题?”

    “倒不是有什么问题,只是我有一些小想法而已。”

    林若麟沉吟片刻,突然就扬手指向了车凳,“若是欧姑娘没事,不妨和我一起到窑场走一趟,那瓷罐的坯子还有复余的,刚好可以根据你的想法将罐子改进好了,和这批瓷器一起入窑。”

    欧幼雯想着店里反正有人照看,也是好奇这瓷器的烧制过程,就笑着答应了,踩着车凳上了车,车夫挑起帘子,她就钻进了车厢内。

    车厢内空间不是很大,后侧有铺着柔软丝绒棉垫的双人座椅,欧幼雯打量一番,看没有其他可坐的地方,便转坐到了那座椅之上,为了免去林若麟的尴尬,便缩起子,坐在一角,让出多半的位置。

    可是过了一大会儿,也不见车帘再次挑开,外面却传来林若麟命令车夫出发的声音,她不由地一阵疑惑,弯起子,挑开那车帘一看,只见林若麟偏腿坐在车辕上。

    欧幼雯知道他是怕她觉得不方便才故意坐在外面,将车厢内的位置留给她,内心一阵暖意,“林公子,这怎么行,不如您进里面坐,我坐车辕就好!”

    “那怎么行,哪有让姑娘坐在车辕上的道理!姑娘只管坐好,我坐车辕是经常的,不信,你只管问袁大叔!”林若麟笑着指指赶车的老汉。

    老汉向欧幼雯点点头,“少爷喜欢坐在车辕上,说这里看风景方便呢!”

    欧幼雯又说了几句,林若麟终是不肯进来,她便将那车厢内座椅上的垫子取了来,送与林若麟,看他垫在上重新坐好,这才缩回了车厢。

    车夫袁老汉的鞭子在空中甩出一个响来,马车向得得地向德林瓷行郊外的窑场奔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