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火攻心幼晴突病

    钱花出去总比赚进来要容易的多!

    寻了一家最普通的客栈,付掉了一天的房钱之后,欧氏姐妹本就空瘪的钱袋显得更加空洞起来。

    梳洗一番,姐妹二人并肩坐在客栈客房的单人上,同时叹了口气。

    “都怪我!”欧幼晴话未出口,那眼睛已经雾气涟涟,眼看着这子刚刚安定下来,竟然又是因为她才出了此等变故,她如何能不自责。

    欧幼雯看姐姐的泪眼,心中不由地为她这懦弱的子又叹了口气。

    要说她这姐姐,模样不差,人品更是没得说,不仅为人和善,而且能吃苦,手中更是一刻也闲不下,真真是一把过子的好手,只是这子实是太软弱了些,哪怕她只是强硬一点,恐怕也不至于落到这被休的地步。

    “要不,明天,咱们先回刘嫂家再做打算!”欧幼晴抹了把眼泪,看向了妹子,这几个月来,欧幼雯万事冲在前头,她这当姐姐的也习惯了有什么事都找妹妹拿主意。

    “那怎么行?!”欧幼雯摇了摇头,“人家刘嫂好不容易帮咱们寻了这差事,又被咱们搞砸了,在宋大娘必然是丢了脸面,咱们怎么好意思再回去。”

    欧幼晴知道妹妹说的在理,以她的薄脸皮,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好想才会出此下策。

    “我看,明天咱们就到处转转,这城中商铺众多,总有用人的地方。实在不行,咱们还可以想些别的法子赚钱,只要咱们姐妹肯吃苦,还能饿死不成!”欧幼雯扫了一眼这简陋的客房,“还有,咱们要找个房子住,住在客栈可不是长久之计!”

    欧幼晴看妹妹这等时候还能想得头头是道,并不慌乱,心下也是一阵感慨,探过手来抓了欧幼雯的手掌,哭道,“雯儿,只是苦了你,象别家女儿,到你这般年纪,都是该问家出阁了时候,只是姐姐拖累了你!”

    “姐姐切莫再说这样的话,咱们姐妹一场,那就是缘份,自然是应该互相帮依的!”穿越至此,只这一个姐姐凡事总是将自己放在前头,欧幼雯自然也与她感深厚,这番话却是出自真心。

    听到欧幼晴耳中,免不了又是感动一番,旧泪未干,新泪又添,欧幼雯将她安慰一番,二人这才分倒头睡下。

    二天天刚亮,欧幼雯便醒了,翻看向对面上的姐姐,却见一向早起的她依旧躺在上,子蜷缩着,粉脸嫣红,眉头紧皱,一对唇干裂苍白,不由地吃了一惊,顾不得穿衣便下了去,伸了手试她额头,却是摸得一手滚烫。

    真是,屋漏偏逢连雨!

    便是一向温和的欧幼雯也忍不住在心中骂了句娘,手上却是不敢怠慢,迅速将衣裙穿戴整齐,又将自己上的被子给她盖了。

    她这一番折腾,倒把欧幼晴给弄醒了,挣扎着就要起,欧幼雯忙将她按回被中,“你这上还发着烧呢,万不可起来的,你只管上躺着,我去弄些汤来,再去找大夫来瞧看!”

    欧幼晴一把拉了她的衣摆,“你只管给姐姐煮些姜水来喝,发发汗就好,咱们现在,哪有钱请大夫来!”

    欧幼雯看她脸上憔悴模糊,那心只是一阵阵地揪起来。

    这几个月来朝夕相处,她与这姐姐的感已经十分深厚,在心中已将这欧幼晴看成了亲生的家姐,哪里看得了她受这般苦。

    倒了碗水,喂她喝了,欧幼雯立刻就下了楼去,问了店小二,从隔壁街找了一位大夫来。

    这大夫把了脉,就起到桌边,取出自己带着的纸砚来,几笔写就了一个方子,一边就将那方子递到欧幼雯手中,“依这脉象,令姐是急火攻心,心中郁结,再加上着了些寒气,并无大碍的,只是照这方子去取了药来,连吃三天必然好转!”

    欧幼雯听了,自然是心中欢喜,付了医资,又千恩万谢地将那大夫送出客栈,这才到街上药铺抓了药来,寻小二借了厨房的火炉,将药熬好,伺候着欧幼晴喝下,直守着她睡着,额上发了细汗,她这才松了口气。

    抬头看向窗外,阳光耀眼,已经是正午时分,又到了交房钱的时候了。

    从袖中取出那空的钱袋,欧幼雯脚步沉重地下了楼,付了二天的房钱,又交代那小二代为照看姐姐,这才迈步出了客栈,晃上了大街。

    隔街的饭店里飘出人的饭香,卖吃食的小贬高声吆喝着晃过欧幼雯的侧,她一早起来,就为了姐姐的事来回奔走,水都没来及喝上一口,这会闻着菜香,那肚子早已经是咕噜咕噜的抗议起来。

    捏捏钱袋中所剩不多的几个大钱,欧幼雯咽了口口水,大步迈进了一家酒楼的店口,店小二忙迎了上来,一边招呼她楼上请,一边就报着自家的拿手菜。

    欧幼雯只是强迫着自己不去看他人桌上点好的饭菜,一边就向那小二赔着笑脸道,“小二哥,咱们这酒楼里可是缺人手!”

    那小二听她是来找活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去了大半,“小姑娘,别说咱这酒楼里不缺人手,便是真缺得,哪里会请你这般毛丫头来做!”

    说罢,再也不理会她,兀自又迎向新进来的顾客了。

    欧幼雯在大堂里站了片刻,终是无奈地退了回来。

    旁边几家接着的丝绸铺子、米店……,欧幼雯几乎将这整整一条街都了个遍,这些店子要么就是不缺人手,要么就是要男子见工的,却是没有一个适合欧幼雯的工作。

    看着街角处挂着当字牌匾的铺子,欧幼雯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转向客栈的方向走了回来,离开这么久,她实在是担心姐姐。

    在客栈边的馒头铺里买了两个馒头,又向小二要了一碗汤,端着汤和馒头,欧幼雯这才回了楼上自己租住的客房。

    将汤和馒头放在桌上,欧幼雯忙用手去试姐姐的额头,摸着她额上潮乎乎的清爽,这才松了口气,将欧幼晴扶起来,一边就倒了一碗汤,将馒头泡了,仔细喂她吃了一碗,这才重新将她扶躺下,自己就着剩下的汤把馒头吃了。

    “咱们可是没有多么银两了吧?!”欧幼晴小心问道。

    “恩!”欧幼雯点点头,一边就安慰她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问过街角的那家当铺的先生了,三夫人送咱们的几冬衣还值些银子,一会儿我就找出来,先换了银子去,现在离冬天还远,到时候,只管再赎回来不迟!”

    欧幼晴不疑有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一会儿,又迷糊睡去。

    欧幼雯将碗收拾了,打开包袱,翻看一遍,也没有看到什么值钱的物件,还真是应了她说了,这些个衣服,也就只是三夫人芝云送的那件粉缎面镶着些狐毛的中袄,看上去还拿得出手。

    轻叹口气,她迅速将那中袄连同初来此地,姐姐与她穿的那衣裙包了,掩了房门下了楼。

    正要迈步出门,客栈小二陈禄却是唤住了她。

    “陈大哥,什么事!”

    陈禄向后堂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老板的影子,这才压低声音向欧幼雯道,“你不是要找房子吗,我听娘说,后巷子里张大娘家有一间空着的东厢屋,正准备向外租呢,那张家家境不错,张家儿子在东京城里大官手下做小吏,难得回来。说是租,不过是想找个人来做伴罢了,若我托了娘去说,必是要不了几个钱!”

    欧幼雯听了,自然是一脸欣喜,“那感好,这事还要辛苦大娘!”

    陈禄憨憨一笑,“欧妹子说哪里话,不过就是动动嘴巴的小事。”

    后面脚步轻响,却是这客栈老板走了出来,陈禄忙住了嘴。

    欧幼雯知道他是碍着老板,不方便说话,也就不再追问,只是向他点了头,抱了衣服出去当钱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