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误撞马腹得外财

    高级育婴师的课程里,按摩催术也是培训课程之一。

    不过,欧幼雯看着姐姐的部,却是不敢提出要帮她按摩的意见来。

    她现在生活的可不是原来她生存的那个讲究科学、思想开放的时代,以欧幼晴的传统思想,是很难接受让她按摩的,而且这手法从哪里学来,如何解释,也是一个很难办的事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欧幼雯终于想到一个好办法——到药店买些下的补药来,给欧幼晴熬汤喝。

    “姐,你上有钱吗?”想到这,欧幼雯立刻就向欧幼晴问道。

    “前天你被那混蛋打晕,我将娘留下的一副金耳环当了,除去药费和昨天答谢宋大娘的钱,现在手里还有一两银子!”欧幼晴疑惑地转过脸来,“你要钱做什么!”

    欧幼雯走到门边,小心地挑开门帘向外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三夫人和儿的影子,这才走回欧幼晴侧,小声说道,“当然是去买些下的药来给你吃啊,你想想,要是这三夫人知道你的水不够,还会将咱们留下吗!”

    欧幼晴点点头,暗自感叹自家妹子聪慧,一边就从贴的衣袋里取出一块用手帕包着的碎银子来,递到欧幼雯手上,“咱们既然已经留在张家,想是不能随便出入的,这事儿,你还是要经了夫人的许!”

    欧幼雯点点头,这点事她还是懂的。

    刚好,对面的上房里传来三夫人芝云唤儿的声音,欧幼雯将那银子小心地收了,这才挑开门帘,走进了对面芝云的卧室门外,唤了声夫人。

    “进来吧!”芝云的声音懒洋洋地从门帘内传了进来。

    欧幼雯进了屋,只见那三夫人芝云正斜倚在枕头上,喝着儿送到唇边的茶水。

    看到欧幼雯进来,芝云挑起眉毛,“怎么了?”

    “夫人,我姐说小少爷舌头上生了白苔,估计是积食了,要我到外面去买些大麦牙和山楂子片来,熬些消食的汤水给他喝!”

    欧幼雯直接将小少爷锦儿做了挡剑牌,她可不会傻到告诉芝云,自家姐姐水不足,那可是砸自己饭碗的事儿。

    云芝自然不疑有他,看这欧家姐妹对自己的孩子这么上心,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难得你有这心思,刚好我这在祥瑞斋订了些首饰要取,不如你就顺带着一起取了吧!”说着,她便叫小丫头儿取了祥瑞斋开的单子来,送到欧幼雯手里,又顺手丢了一小块碎银子在她掌心,“这个,你拿着!锦儿的开销,原本该是由我出的!”

    欧幼雯嘴上客气了一番,便将那银子收了。

    现在,对于她来说,钱可是好东西,她自然不会拒绝。

    和欧幼晴通告一声,欧幼雯便离开了三夫人的听雨园,出门去了。

    这还是欧幼雯到了这个新世界之后,一次来到大院外的世界,她的心中有压抑不住的兴奋。

    从宋大娘那里,她已经打探好了,知道这燕京城最繁华的商业街离张府不远,出了侧门,立刻就急不可待地向那宋大娘指的方向急步走了去。

    商业街上店铺林立,两侧的小摊子上商品也是琳琅满目。

    欧幼雯四下观望着人群,心中充满了新奇的兴奋。

    不用打听,她就找到了三夫人订了首饰的祥瑞斋。

    这家首饰行珠宝行坐在商业街的街角,黑漆金匾,店面是八扇门的大柜,十分排场,进店门递单子,取了三夫人云芝订的首饰,欧幼雯并没有多做留连,向那伙计打听了药店的位置,就迅速离开了这家珠宝首饰行。

    按照伙计的指点,欧幼雯很快就找到了商业街另一头的宝芝堂,买了些王不留行和穿山甲,山楂片和炒大麦,又用三夫人云芝给的银子到街尽头的市上,买了三只猪蹄。

    提着大包小包,欧幼雯却是没有立刻往回赶,又在这商业区来回走了两圈,想要看看这燕京城里头,可有什么适合自己的生财之道。

    来回走了两圈,看看时间不早了,欧幼雯这才掉转方向,向张府赶了过来。

    她刚刚转出商业街,迎头正是大太阳,欧幼雯嫌那阳光晃眼,忙将脸低了下去,急步前行。

    没想到,她这一冲,却刚好一头撞在一匹马的马肚子上。

    庆幸的事,这马并不是直冲着她的方向,而且速度不快,她只是撞到了马肚子,虽是跌坐在地,却是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只是用麻绳串着的新买的猪蹄子,却是从她的手里,滑脱了去,连蹦带跳地滚到大街中间去了。

    这猪蹄子可是花了欧幼雯几十个大子呢,她怎么会不心疼,她几乎是本能地爬起来,就要冲过去抓那猪蹄子。

    这边刚直起子,要冲过去,一只手掌已经拉住了她的胳膊。

    这功夫,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一条脏兮兮的流浪狗来,从急奔的马车中将那猪蹄子中叨了去,眨眼间逃得没了踪影。

    欧幼雯猛一甩胳膊,甩掉那只拉住她的手掌,一边转脸想要看是谁拉住自己,一边就尖着声音喝道,“谁叫你拉我,还我猪蹄!”

    迎入她目光的是一张和她现在的体年龄相仿的俊逸脸庞。

    面色温润如玉,带着笑意的黑亮眸子灿烂深邃仿佛无尽夜空,淡粉薄唇挂着一丝歉意又有些邪气的微笑。

    这样的一张脸如果生在欧幼雯的时代,那可是只靠脸就可以征服无数少女和正太控的。

    “我只是想向你道个歉!”那少年松开欧幼雯的胳膊,指了指被她撞到的马。

    “道歉就不用了!那个猪蹄加上我的精神损伤费、误工费,你一共付我一两银子就行了!”欧幼雯张口就是十个猪蹄的价钱。

    少年唇边笑意更浓,玩味地打量欧幼雯一眼,一抖马僵,人已经跃到了马上。

    他的动作极是俊逸潇洒,不过欧幼雯没有半点欣赏的心,一把拉住他的马蹬(没办法,谁叫她高有限呢),她大咧咧地伸出了手掌,“钱呢!”

    话音未落,一锭足超过三两的碎银子已经落在她的掌心,在欧幼雯的惊讶中,那少年已经轻抖马僵,绝尘而去,只留给欧幼雯一个背影。

    “有钱人了不起!”欧幼雯撇撇嘴儿,将那银子收到了腰间的绣囊中,重新买了猪蹄,又买了一些点心装了两个匣子,这才回了张府。

    将点心匣子放在宋大娘处作为谢礼,又与她聊了几句闲话,欧幼雯这才回到了三太太的听雨园。

    三太太依旧在睡觉,只小丫头儿和欧幼晴在屋子里逗弄着锦儿。

    欧幼雯将那猪蹄交与儿去清洗,这才将撞马之事与欧幼晴讲了,只将她逗得窍笑不止。

    欧幼晴笑过了,目光便落在欧幼雯手中的药包上,“雯儿,这些方子可是从宋大娘那里求的?”

    “不是!”欧幼雯晃晃脑袋,“这是我向那药房的先生问来的,先生说了,这王不留行又叫米,再配上穿山甲炖猪蹄,可是最好的下汤呢!回来的时候,我照您的吩咐给宋大娘买个了果匣子,又从她那里问了不少育儿之事!”

    欧幼晴怔了怔,心中却是暗自感叹,自己的心思却还不如妹妹缜密,她却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这妹子的体早在昨晚已经换了主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极品奶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