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惊变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京城已经被镇北王的军队围困了四天了。大街上冷冷清清,再也见不到往昔的繁华和闹。只有来来往往巡逻的军和御林军。京城部分的守将有的已经归顺了镇北王,有的还在观望,不愿意轻易出兵来解京城之困。局势不明朗,聪明人自然不会贸然动手。无论是谁当了最后的皇帝,这子总要过下去。再这么围困住,估计再过个十左右,镇北王不动手,京城的守军都会支持不住,粮食有限啊,况且还有城内的百姓。

    尉迟炎醒来以后一直沉默不语,连看都不多看我一眼。我知道他是在气我破坏他的计划。按照他的计划是他将尉迟暮救出来,然后再趁乱将他杀掉,嫁祸给镇北王。这样尉迟炎可以掌握住京城的军,坐上现在尉迟暮的位置。皇上已经在前册封了尉迟暮为太子,由于自己的儿子公然反叛自己,他现在急火攻心,病倒在宫里。所以现在朝中所有的事务都由尉迟暮来暂代,由太子监国。

    城里的粮食价格飞涨,涨价的速度简直比变脸的速度都快,一天就会三变,我很担心,这样下去,不用镇北王来攻打,京城内部就会动乱起来。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师兄能火速回京,按照他的速度,只要这里再坚持住三,他就能赶到京城附近。只要他一来,城里的局势就会缓和下来。

    尉迟炎在得知尉迟暮当了太子以后,眼眸中最后一丝光明也消失了,换成了一片死寂,他整不吃不喝的将自己关在水月居里,除了喝酒还是喝酒,醉倒了他就睡。没有人敢接近他,凡是送进去的东西除了酒以外全部都会被扔出来。

    我徘徊在水月居外,已经转了好长时间了。我腿上的骨头才刚刚长好,还要静养一个月左右,不过师傅们的药效用神奇再加上也过了一个多月,只要走的时间不长,还是可以忍受。冷千月也不言不语的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冷眼看着我在门外徘徊。

    “想进去就进去看看他。”他忽然开口说了句。

    我愕然的抬头看着他,什么时候他也关心起尉迟炎来?冷千月骄傲的别过脸去,虽然一脸的清冷,不过眼眉间还是隐约透着几分不忍。“失去最宝贵的东西的滋味我也尝过。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虽然不喜欢那个人,但是看他这样,我也有点担心。”

    朝冷千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若是经历能让一个人成长的话,冷千月在这一个月内又成熟了不少,现在的他知道为别人考虑了,要是以前,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自然谈不上关心谁。

    “千月,若是这里京城坚持不住的话,我会保你平安的回到胡国。”我幽幽的对他说。这里的局势谈不上乐观,我们将宝压在风秋云的上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不是我不相信师兄的能力,而是镇北王经百战,论经验要比师兄丰富得多。就算师兄在三后赶到,要解京城之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们已经困坐愁城多,军心已经非常疲惫。怎么看都是我们略处劣势,况不是很妙。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若是城破,我将和尉迟暮一起战斗到最后的时刻,我会让玉阿姨和无泪阿姨将冷千月护送出去。这是我的事,不能再拖累他了。

    冷千月低下头看着一脸坚决的我,摇了摇头,淡然一笑,“来这里我就已经考虑到了最坏的结局。我也说过,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他抬眼看了一下大门紧闭的风月居,“你为了里面的人命都可以不要了。我为了你又何尝不是?不要再考虑我的事了。我自己有能力照顾我自己。进去看看他吧。”

    我缓缓的推开了紧闭的房门,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混合着汗味和浓重的酒气。一个灰色的人影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我才迈进房间,脚下就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喝光了的酒瓶,被我踢到了一边,发出了桄榔的声音。

    尉迟炎?“我试探的叫了他一声,朝他走过去。

    缩在墙角的尉迟炎摇摇晃晃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房门外的阳光刺得他眯起了醉眼。“滚出去。”低沉的怒吼随着一个喝空了的酒瓶一起扔了过来。我头一侧闪了过去。“炎,是我。”

    他定下心神看了我半天,忽然朝我笑了起来,“是你啊。”他缓缓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灰色的长衫已经揉皱在他的上,团了一团,随着他的动作,衣摆慢慢的从他的上滑落下来。他跌跌撞撞的走到边,一头倒到了上,“你怎么还没离开?”他用手臂搁在自己的脸上,挡住了眼睛。“事都已经这样了,你还留下来干什么?难道要看我彻底失败?你已经看到了,恭喜你。”

    “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而且我也完全没有看你笑话的意思。”我走到他的边,坐了下来,“从开始你就注定会失败。天都不会帮你。”

    “呵呵,谢谢你了!若不是你迷倒了我,救出尉迟暮,那现在太子的位置就是我的!我现在这样全是拜你所赐!”尉迟炎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躺在上吃吃的笑了起来。

    “当不当太子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炎,事已经这样了,接受吧。我会陪着你的。别在消沉下去好不好?”我轻轻的拉着他的手臂。

    “不重要?”他猛然坐了起来,一下子将我推到了一边,双眼布满血丝的看着我,“你说不重要?呵呵,我谋划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能得到这些东西!你一句轻描淡写得不重要就带过去了?我的母亲呢?活该病死在宫里是不是?我就活该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远嫁他乡是不是?容圆圆!不要以为我对你有点好感,喜欢你,你就在我面前嚣张!若不是你我会变成现在的地步?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好恨!我恨你!我真的很恨你!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你!可是我。。。。我又下不了手。。。。。。”尉迟炎忽然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放声哭了起来,他哭的很伤心,发出的是一声声绝望的悲鸣。

    “对不起。。。。”我的心跟随着他的哭声也沉了下来,我伸手也抱住了他宽厚的肩膀,“我。。。只想救人。”我想救尉迟暮,我想救云师傅,我更想救你。。。。。

    “我知道。。。。你总是这样。。。永远这样。。。你总是要救这个,救那个,可是谁会来救你?”他抱着我的手臂越收越紧,勒的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炎。。。”我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尉迟炎好像丝毫没有放开自己手臂的意思,反而越收越紧,我已经感觉自己的骨开始往一块聚集,“我。。。。好像喘不过气来了,”我的脸也涨成了绛紫色。“尉迟炎。。。。”

    “嘘!!!!!别说话,很快的。。。。你很快就会永远的在我边,你再也不会说离开我的话,再也不会做背叛我的事,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破坏我的计划,我会守护着你,直到我的生命终结。。。”他在我的耳边喃喃的细语着,手却收的越来越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如果这是对我背叛他的惩罚,那这样的惩罚会不会来的过重了一点。我只要用尽全力气呼叫一下,外面的冷千月就会冲进来,可是冲进来以后呢?我会眼睁睁的看着冷千月与尉迟炎拔剑相对。“若是我死,能解除你心里的怨恨,那你就下手吧。”我贴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希望你以后能活的开心点,别再妄求什么不属于你的东西了。带着安西,离开这里,过上逍遥平凡的子。”我用平静的语气真诚的对尉迟炎说出我最后的心愿,然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抱住我的双臂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尉迟炎的体也跟着颤抖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这就是你最后的愿望?”他喃喃的问我,声音低沉而沙哑。

    “是的。”我已经感觉我快被勒的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如同一团快要被压扁的面团一般,无力的被尉迟炎紧紧地箍在怀里。就在我已经窒息,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箍着我的双臂忽然一松,我无力的瘫软到了上,昏迷了过去。耳边传来尉迟炎的呼救声,不过我却没有力量再回应他。我好累,累的想就此睡过去,再也不管任何事。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冷千月那张疲惫和焦急的脸。见我悠悠的转醒,冷千月激动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尉迟炎也坐在边的一角,依然一口一口的灌着酒,醉眼迷蒙,不过好像是清洗过了,不过他的容颜依旧很憔悴,在冷千月激动的时候,他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我和冷千月一眼,一语没发。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杀我的毒手。

    我坐在了起来,拉住了尉迟炎正要往嘴里灌酒的手臂,他的体一僵,转过头来看着我。

    “别喝了。喝多伤。”我看着他,温柔的说。

    尉迟炎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我,而我也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他。

    “你不恨我?”他终于开口问我,声音沙哑的好像被沙子覆盖过一样,那绝美的容颜上满是疲惫,连那双明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昔的光彩,彷佛一下老了十年一样,尖尖的下巴上布满了青色的胡渣。“你明明知道,我是要杀你的。”

    “不恨。”我微微的叹了口气,轻轻地从他的手里抽走了酒瓶。“我只希望你快乐的继续活下去。别再喝了,你不应该在酒的麻醉下过完后半生,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有孩子了,尉迟炎!做个好爸爸。你曾经抱怨过自己的父皇对你是多么的冷淡,难道你想就这样沉迷在酒里,对你未来的孩子不管不问吗?将来他也会这样抱怨你的。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放弃掉一些东西,你会感觉你活得很轻松。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我不想要那孩子!”尉迟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也不想和安西在一起。”

    “可是他已经来了!你不能抹杀掉他。不管他的妈妈是谁,他的父亲却是你!炎!做一个男人不是只有怀天下,才是顶天立地的,负上自己应该负的责任,才是大丈夫所为。”

    “我不用你来教我如何做个男人!”尉迟炎烦躁的推开了我的手,“那个孩子是偷的!不是我所期盼的!他就是一个罪孽!”

    “你不会想杀了安西吧?”我惊恐的看着尉迟炎,“你不能这么做,那孩子。。。。”

    “我说过,我不会承认他。安西也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尉迟炎将手中的酒壶扔了出去,“我现在就去杀了安西那个人!”

    “你杀了她就是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我急忙拉住了尉迟炎的形,“不能杀啊。你将来会后悔的!你对我都下不了手,怎么能对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下手呢?虎毒都不食子!那真的是你的孩子啊。”

    “呵呵!是吗?那他就是个不该出生的孩子。”尉迟炎朝我冷冷的一笑。

    “他不该出生?那你呢?你就该出生吗?”尉迟暮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

    门缓缓地被推开,一明黄色太子服的尉迟暮推门走了进来,后跟着流云。尉迟暮的眼眉处隐含着怒意,也是一脸的疲惫,这么多天,据说他一直都没怎么休息。

    “我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尉迟炎扫了一眼尉迟暮,在看到他的一装束以后,轻蔑的笑了起来,“猴子穿戏服,居然也装起人来了。”

    “四弟。我容忍你到今天,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我一直都很同你,可怜你!”尉迟暮并没有被尉迟炎的话激怒,只是摇了摇头。“你现在居然不仅要杀圆圆,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不放过!尉迟炎!你太让我失望了!”

    “哈哈,能叫你失望倒是一大乐事!”尉迟炎狂笑了起来。

    “尉迟炎!你别发疯了!你以为外面有大哥的重病围困,我很有闲工夫来和你胡扯吗?要不是因为听说你要杀圆圆,我连来这里的时间都没有!好,既然今天来了,那我也不吐不快了。尉迟炎,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娶小宛吗?那我今天就告诉你真相!”

    “真相,多年以前我就知道了,你贪图小宛的容貌!强要了她还不想负责,就将她扔给了那个人的哥哥。”他指着冷千月,“可怜啊,你哥哥戴了个现成的绿帽子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冷千月寒声问道。“你说我,我没什么意见,不要污蔑我的哥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千月,你先别着急。”尉迟暮拍了拍他的肩头,“当年我没有碰过小宛。你哥哥他没有像尉迟炎所说的那样戴绿帽子。”

    “你胡说!到现在你还不认账!你究竟要骗人骗到什么时候?”尉迟炎指着尉迟暮的鼻子叫道。“我明明看到小宛衣衫不整的从你寝宫里哭着跑出来!”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