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突变前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根据玉阿姨和无泪阿姨调查回来的结果,尉迟暮就被关押在镇北王的府邸。我很奇怪的看着玉阿姨,如此隐秘的事,她们是如何得知的?玉阿姨笑着指着无泪阿姨说,“她以前是江湖上最最著名的杀手之一,她要找的人怎么会找不到?”无泪阿姨不置可否,只是淡然一笑。我的心里却是一惊,难怪世人说得龙风者得天下,不仅我的两位师傅文韬武略,就连他们的手下也个个不容小觑。无泪阿姨还帮我找到了流云,原来他被尉迟炎抓到以后,尉迟炎就做了个顺水人将他送给了镇北王,现在与尉迟暮关在一起。可笑我还相信尉迟炎所说的只是调查一下流云的话。我冷笑了起来,一切都是我太傻。早该想到流云可能是被尉迟炎交给镇北王做好人的,只是我太相信尉迟炎,不愿意朝那方面去想。

    知道了尉迟暮的藏,我反倒定下了心来,既然镇北王敢将尉迟暮放在自己的边,就说明他现在还没有对尉迟炎有所怀疑,否则他会将尉迟暮转移到别处或者杀掉。子在等待中一天天的过去,无泪阿姨找人在暗中观察着尉迟暮的安全,我也定心的在王府里养着腿伤,等待着前方师兄传回来战胜的消息。师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才用十二天就推进到了安澜的京城,围困京城的四天破城而入。

    在看完从边境传递回来的战报以后,我笑了,是时候将尉迟暮从镇北王那里弄出来了。等了快一个月,也该将镇北王反。这些时种,我与尉迟炎还有冷千月三个人可以说是“相敬如冰”,三个人表面会经常碰到一起,只是冷千月如同影子一样一直跟随着我,而尉迟炎虽然恼火,但也插不上话,自从玉阿姨来了以后,尉迟炎的疑心就变的重了起来,生怕玉阿姨会对他下毒,凡是吃的,喝的他都十分的小心。我不失笑,若是玉阿姨这样的用毒高手真的有心要毒你,又怎么会被你防到?她下毒的方法太多了,多到能让你防不胜防。只是他防的是玉阿姨,而今天晚上要动手迷倒他的却是我。

    晚饭过后,尉迟炎照样送我回玉阿姨那里休息,经过了上次,我虽然不排斥他靠近我,但是再也不会和他同处一室。尉迟炎只能每天送我去玉阿姨那里。

    “我想去花园。”我对尉迟炎说,“今天吃的很多,不想就这么回房间。可以吗?”

    尉迟炎的神色一喜,眉梢飞上了兴奋的笑容,“好啊。我陪你去。顺便弄一壶好茶帮你消消食。”冷千月也不言不语的跟了过来,这几天他一直如同幽灵一般,也不多说话,只要有我的地方自然就能找到他的影,弄的尉迟炎不厌其烦,但是冷千月一直都是冷眼旁观,不主动说话,也不去做什么,尉迟炎虽然生气,苦于找不到什么借口,而且看在玉阿姨和无泪阿姨的面子上,他也不能说什么。只要能任由冷千月跟着。

    清风,月影,本来是很浪漫的事,却在我的心怀鬼胎之下,变的有点朦胧和诡异起来。今天的尉迟炎看起来也有点不一样,虽然依旧是那么的从容和漫不经心,但是我感觉的出他的心里有着几分紧张,满怀的心事。我不在想,难道他选择的子和我选择的子是同一天?不会这么巧吧?

    事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巧,我们在花园中的凉亭里坐下,冷千月无巧不巧的又坐在我们两的中间,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我和尉迟炎都一挥手,安西和絮儿几乎是同时走了过来。我和尉迟炎对看了一眼,他的眼中带着询问,我却满是笑意。你想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不用再用眼神来问我了。我在心里默默的回答他,看你的神色,估计也是安排在今天晚上动手。

    “去,将玉阿姨带来的好茶泡一壶来给王爷品尝一下。”我对絮儿说。

    “安西。去将你带回来的雨前云峰也拿点来,给王妃品尝一下。”尉迟炎也笑着对安西说。

    “王爷真是好雅兴。”我不露痕迹的笑了起来,“居然也会嘱咐安西带雨前云峰回来。平里王爷是不太喜欢过问这些琐事的。王爷的中不都是只有国家大事的吗?看来王爷的离您的梦想又靠近了几步吧,所以才这么轻松。”别把我当白痴,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要让你知道我已经洞悉了你的意图。

    “呵呵,圆圆难得有这么好的兴致肯再次陪本王喝茶,自然要弄些好东西给圆圆了。圆圆一向喜欢安静的生活,我答应你,只要你安静的等待,会等来那样的生活的。或许再过几,圆圆你的份地位一换,这雨前云峰就难入圆圆你的眼了。今天就为难你先将就一下了。以后会给你更好的东西。”尉迟炎的言外之音,我也听出来了。尉迟炎是在告诉我,只要我不耍花样,荣华富贵就在眼前。

    安西和絮儿又是几乎同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每人手中都端着香气四溢的茶水,只是装茶水的器皿不一样,安西用的一红色的茶具,而絮儿则选了白色的茶具。

    托盘被她们恭敬的摆放在石桌上,她们分别垂手站在我和尉迟炎的后。我与尉迟炎同时抬手斟了一杯茶递到对方的面前。尉迟炎垂眼看了一眼我手中的茶杯,“圆圆的茶水确实清香四溢,是好茶。”他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看着我。

    “王爷的茶色泽金黄,馥郁芬芳,也是极品。”我笑着说。“不过王爷还是先尝尝我们惜云山庄的出产如何?”你放,我可不会放,我反将茶杯递的更靠前了。

    “呵呵,圆圆。”尉迟炎用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我,抬手接过了我手中的茶杯,素手一伸递到我的面前,眼角笑出了万种风,魅惑着我的心,“你要求我品尝,我是一定要品尝的,不过你先喝一口,来乖。”

    喝就喝,我笑着直接在他递过来的杯子里抿了一小口,挑衅的看着他,尉迟炎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大方的就喝了,他微微的一皱眉头,看了看那杯水,随后释然一笑,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我取出丝帕,将他嘴角残留的水迹轻轻的擦去,我的动作很缓很慢,满眼的笑意。“王爷刚才不肯喝我倒的茶,是不是怕我在茶水里下毒?”我一边擦,一边笑着问。

    “怎么会?”尉迟炎享受着我难得的温柔,笑道,“你给我的东西,就算是真的有毒,我也喝下了。”

    “那为什么要先让我喝,你才肯喝呢?”我坏笑着问。

    “哦,那只是想让你先品尝一下。”尉迟炎微微一笑。我点了点头,拿起他放下的雨前云峰,“如此的好茶,不喝实在是浪费。可惜凡是安西弄来的东西,我实在是不敢碰,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掉。”我看了一眼垂手站在尉迟炎后的安息,见她的眸中闪过几分狠毒的亮光,心下一片了然。她果然不出我所料,私自改动了尉迟炎的授意。按照尉迟炎的想法,他只会下点蒙*汗*药之类的东西,让我昏睡个几天,而到了安西那里恐怕我这一睡就再也爬不起来了。“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这茶水里估计是有毒的吧。”我笑着问。

    尉迟炎和冷千月的脸色均是一变,冷千月看向了尉迟炎,而尉迟炎则是看向了安西。安西连忙跪到了尉迟炎的前,“奴婢不敢。”

    “你不敢?”我冷笑了一下,“那你就把这杯水喝下去。”安西闻言神色一慌。

    尉迟炎见安西的脸色变的苍白,一把揪起了安西的领口,“你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她的表现已经能说明一切了。这茶水里确实有毒。

    “奴婢只是按照王爷的吩咐做事。”安西狡辩起来,“是王爷说想让娘娘安睡不起的。”

    几分狠爬上了尉迟炎的眼角,“本王只是想让娘娘安稳的睡上一觉,可没说不起!你究竟在茶里下的是什么?”

    “王爷。。。炎。。。。”安西看着一脸震怒的尉迟炎,泪水从眼角无声的滑落,“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总是不接受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一心想的都是这个丑女人!为什么?”

    “你想和我在一起?”尉迟炎冷笑了起来。“你接近我无非是想帮你的主人取有用的东西,再说那些为我做的事,也是你心甘愿的,我可没迫你半分。”

    “炎。。。。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因为别的!我真的只想和你在一起!”安西恳求着尉迟炎,“炎,和我离开这里吧。。。。我们去隐居,没有人能找的到我们。”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傻瓜,我曾经也和安西一样的傻,以为尉迟炎会放弃现在的一切,跟我离开,可是我失败了,而你也注定不会成功。果然尉迟炎哈哈大笑了起来,“和你走?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都已经坚持到了现在,你认为我会走吗?安西,你真的很可!本来我还可以留你在边做一条可以随时差遣的狗,但是现在你这条狗居然不听主人的话,想反咬一口,那就对不起了。念在你跟随我多年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全尸。”他修长有力的手紧紧的捏住了安西的牙关,安西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那壶滚烫的茶水被尉迟炎拎了起来全数倒进了安西的嘴里,安西惨叫着,被烫的双唇红肿不堪,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我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尉迟炎则冷哼了一声。

    “炎。。。。”安西爬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尉迟炎的腿,哭喊着,由于口舌被严重的烫伤,她的口吃不清,哭喊之下,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尉迟炎狠心的将安西踢到了一边。安西见尉迟炎不再理她,她又扑到了我的脚下,含糊而又急切的说着什么。我本来也是不耐,但是在听到她的几个含糊不清的发音以后,我迟疑的看向了她。

    “孩子?”我询问着她,“什么孩子?”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她确实是在说什么孩子。

    安西原本已经绝望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喜悦,她指着自己的肚子,拼命的比划着。

    “你是说你有了孩子?”我看清楚了她的意思,连忙示意冷千月把她拽起来,冷千月将安西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将她的手腕伸到我的面前。我的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果然是有了喜脉!“孩子是谁的?”我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安西看向了尉迟炎,尉迟炎一脸寒霜的看着我们,见安西看向他,他一脸的吃惊,“我的?怎么会是我的?不可能!”他瞪了一眼安西,“你别胡说!我与你又没有做下苟且之事,你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

    “先别说了!救人。”我摇了摇头,取出了金针封住了安西的几个道,不让血流过快。“毒是你下的,你有解药吗?”

    安西拼命的点着头,用哆嗦的手取出了自己怀里的一个小瓶交到我的手里,“这个就是解药?”我问着安西。安西点着头。我倒!“有解药你不吃!”我一边将瓶子里的药丸塞到她的嘴里,一边责备着她。她含泪将解药吞了下去,口腔里的伤口让她的吞咽变的十分的艰难。她畏惧的看了尉迟炎一眼,我忽然明白了她为什么有解药也不敢吃了。若是尉迟炎见她拿解药出来吃,肯定会毁了解药,一掌劈死她!那她什么希望都没了,若是我拦着就不一样了。

    这边才折腾完安西的事,尉迟炎忽然软软的倒在了桌边。

    “圆圆!你的茶水真的。。。。”他惊恐的看着我,“可是你会没有事?”见我依然生龙活虎的样子,尉迟炎不相信的问。

    “那茶水本一点毒都没有。”我朝尉迟炎一笑,“我怎么会给你喝有毒的东西吃呢,真是的,乱吃,会吃坏肚子的。?”

    “那为什么我会这样?”尉迟炎不解的问。

    “因为茶水里没有毒,但是为你擦嘴的丝帕上却有迷药!”我将那丝帕扔到了地上。“你的疑心这么重,若是在茶水里直接下迷药,绝对不会成功。可是丝帕就不一样了。等你感觉到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看了看尉迟炎,又看了看瘫软在地上的安西,摇了摇头,“你们两个啊。。。。唉。”我长叹了一声。“放心。尉迟炎,你中的只是比较厉害的迷药而已,对你一点危害都没有。我只想让你今天晚上安静的陪着我。等今天晚上一过,你的药力自然就会消散。不过现在看来,让你陪着安西会比较好一点,毕竟她怀了你的孩子。你们两个好好的谈谈吧。”我取出了封住安西道的金针。

    安西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掌就朝我拍来,尉迟炎不能动,只能惊呼除了,“小心啊。”

    冷千月却闪到了我的面前,硬接了安西的一掌,安西那里受的了冷千月浑厚的内力,被自己的劲道反嗜,她的体如同破絮一样被反弹到了一边。“冷千月!她是孕妇!你给我小心点!”

    “白痴!笨女人!她要杀你!”冷千月终于忍不住朝我翻了个白眼。

    “知道。你制服她就是了,用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我急切的拍着冷千月的肩膀,“去看看,别让她死了。废了她的武功就好!”

    “圆圆。你赶紧放了我,我今天有正经的事要做。”尉迟炎在一边朝我喊着。

    “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玉阿姨配制的迷药从来没解药的,因为她只会害人,不会救人。所以,王爷,恐怕你的重要的正经事,只能挪到明天晚上再做了。”我朝尉迟炎嘿嘿一笑,“不过明天起来,你可能会发现一个全新的局面!因为今天晚上尉迟暮会被我就出来,而不是你!我的王爷。”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