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王府相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一个晚上的休息让我的体力恢复了不少。

    我坐在家中的花园里很无聊的看着手中的树叶。尉迟炎则陪在我的边。

    “你不用出去吗?”我放下树叶,看着正在品茶看书的尉迟炎,一淡雅的装束,让他看起来清新出尘。如墨的黑眸从书上移开,注视着我,尉迟炎朝我微微一笑,“你想我出去?不想我陪你吗?”

    “不是。”我撇了撇嘴,“你那么忙,那么多事要处理,哪里有闲功夫来陪我?耽误了你的国家大事,我可担当不起。”口气带了几分讽刺。

    完全没有理会我话中的讥讽,“正好相反,现在我可是闲的很呢。”尉迟炎抬手拎起了茶壶在我面前的杯子里倒上茶水,“我亲的王妃。喝点水,一个早上就看你在研究那片破叶子了。”

    “叶子的学问大了,这个世界上就找不出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出来。”我白了他一眼。“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恩?简单。你的腿伤啊,你要用药,最最好笑的是冷千月居然让人连夜赶制轮椅,出手之大方。”尉迟炎摇了摇头,抿嘴一笑。“他丝毫不知道躲避,让我很轻松的就能追踪到你的位置了。”

    我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些东西败露我的行踪。”我垂头丧气的说。

    “知道你还问。”尉迟炎看了我一眼,脸上充满了笑意。不知道是在笑话我,还是在笑话冷千月。

    “不过你能追踪到,镇北王、不傻,应该也能追踪到的哦?”我忽然很坏心的提醒着他,“哎呀……镇北王虽然不能确定那天晚上的断腿女子是不是就是我,但是也会安排人追查我的行踪。你是怎么处理的?”

    尉迟炎朝我一挑他秀气的眉毛,“简单,一个字,杀。”见他说的轻松,我的心却寒了起来,现在杀这个字对于尉迟炎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一样。

    “你还准备杀多少人才够啊。”我倒不是什么卫道士,会说一堆冠冕堂皇的话来谴责尉迟炎,只是这样下去,真的是杀戮无止。整这么杀来杀去的,有意思吗?杀了人就完了?杀人者终会被杀的……

    “杀到不用再杀,就够了。”尉迟炎的回答依旧是那么轻松,“我若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泄露你的行踪和份,所以我不得不杀,你若是同他们,我就会感觉你很好笑了。”

    “不是同他们,只是这样为了掩饰点事就要去杀人,你的每件事几乎都见不得光,到底要杀多久?杀多少才算不用再杀?”

    “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样的,习惯就好。”他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和你说,冷千月平安就算了。若是他出任何事,我都和你没完。”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尉迟炎的俊容微微一变,“你就那么维护那小子?!你说过的话自己全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我叹了口气,“你收手吧,我们去浪迹江湖,领略五国的风光多好啊。忘记这里的一切,我陪你,好不好?”

    “呵呵,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不是现在。”他看了看我的腿,“再说,你的腿现在断了,想走也没的走啊。”他又顿了顿,“至于冷千月,我吩咐过,只要他出现在吴国的境内就杀,出了吴国的国境不会再有人追杀他。”尉迟炎轻轻一笑,“所以,他要是觉得自己武功够高的话,就继续来扰你,否则就趁早滚回他的胡国去当他的安宁王爷,我与他井水不犯河水。”

    我苦涩的一笑,尉迟炎这么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希望再在吴国的境内看到冷千月,换句话说只要冷千月不妄图靠近我,就会平安无事。也好,这样与他不再想见,也省去了许多心事。“你什么时候放了流云?”

    “已经放了。”尉迟炎继续看着书,一边看,一边加答我。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昨天问不是还没放?怎么现在就放了呢?你到底是不是在骗我?”

    “我的夫人啊,我骗你干什么?”尉迟炎又笑了起来,“你昨天晚上回来睡着了,我下命放的人。”

    “你是没骗我几次,你是什么事都不告诉我。你所做的全部都要靠我猜!”我没好气的说。

    “那不是才能体现出你的冰雪聪明吗?我不说你都能自己猜到。真厉害!”尉迟炎翻过一张书页。“我说,你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你什么时候能担心担心我?”

    “你?”我指着他的鼻子,笑了起来,“你还用我来担心吗?你都已经成精了!就差成仙了。哪里需要我为你担心?更何况你也不稀罕我的担心,你若是在意我会不会担心你的话,就不会去暗中做那么多事了。”

    “无!”尉迟炎笑着说,“真够无的,亏你失踪了,我思夜想,派人暗中调查,到处追寻你的下落。”

    我扔掉了手中的树叶,没有再接他的话题,“对了我说过,这个家有安西就没有我!现在我回来了,你看着处理一下安西。否则我亲自动手。”我冷冷的说。

    尉迟炎放下自己手中的书卷,“圆圆,你这样的言论,为夫是不是能理解成为你在吃醋?”他用一双充满疑问的眼眸看着我,“为什么你就容不下安西呢?”

    “为什么你就一定要包庇安西呢?”我冷笑了一下。“不用多废话,总之就是她来,我就走!”

    “唉……”尉迟炎摇了摇头,“好好好,都依着你了,等她办完事回来,我就找机会打发她出王府。你不会连这点时间都容不了她吧。”

    “那倒不是。”我耸了耸肩膀。“只要不是拖太久了就可以。”

    絮儿从花园外匆忙的赶过来,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的样子,她迟疑的走到我们边,我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用目光询问着她,她朝我使了个眼色,我没看明白是什么事。但是我知道肯定有事

    “絮儿。”尉迟炎发现了絮儿异常的神色,缓缓的开口问道,“你干什么呢?和你家主子眉来眼去的,有什么话就说。”

    “王爷……”絮儿垂下了头。“其实也没什么。外面有几个人想见娘娘。”

    “打发走了。”尉迟炎挥了挥手,“不是说过了吗?娘娘体不舒适,任何人都不见,你没听到吗?”

    “不是的,王爷,这几个人恐怕……恐怕打发不走。”絮儿委屈的说。

    “什么人?”尉迟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书卷看着絮儿。

    “回王爷的话,是两个女人,一个男人。那两个女人自称自己是小姐的阿姨,叫玉阿姨和无泪阿姨。”

    我扑哧一下,将刚喝了一半的茶水喷了出来!“真的吗?”我开心的问着絮儿。

    “是的。”絮儿点了点头,见我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她们真的是小姐的阿姨?”

    “是啊是啊,是惜云山庄的人啊。”我连忙对尉迟炎说,“她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呢?我明明昨天才……”糟糕……一得意把自己曾写信求助她们的事给说出来了……尉迟炎目光凛冽的扫了我一下,觉声问絮儿,“还有个男人是谁?”

    “是……是……”絮儿一边看我,一边喏喏的回答……

    “是……是安宁王,冷千月下。”絮儿的话叫我呆立当场!这个白痴!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折回来?还大摇大摆的找上门来?我转头看着尉迟炎,他也正看我,那俊美的面容上挂着几分讥讽的笑容,“看来你的魅力足够大,大一到有人不顾死活的找上门来。”他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边,俯将我抱了起来,“既然他都找上门来了,那咱们要是不见的话,是不是很没礼貌啊?”

    我木然的被尉迟炎抱在怀里,“尉迟炎,不要为难冷千月好不好?”

    “不好。”尉迟炎直接拒绝了我。“他都找上门来,胆子也太大了。还将不将我放在眼里?”

    “就算他来,也只是来看看我,对你,对我都没有什么影响的。”我急切的对尉迟炎说。“所以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随他去吧,好不好?”

    “呵呵,真的没影响吗?”尉迟炎垂下眼帘看着我,“为什么你的脸色会这么难看,你的手会这么冰冷?容圆圆,你不要自己骗自己了,说什么没有影响都是假的。你一直心里都忘不了他。你可以当我不知道,但是不要当我是白痴!”

    “我……”我心虚的垂下头,确实是这样,我的心里一直都忘不了冷千月,可是……我晕啊,这个冷千月真是……为什么要跑这里来呢?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还要回头?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他才罢休啊?

    尉迟炎抱着我大踏步的走进前厅,“玉阿姨,无泪阿姨,体一向可好?”他完全无视冷千月的存在,将我小心翼翼的放在一张柔软的椅子上以后,朝她们一拱手,“不知道两位阿姨前来,小王有失远迎了。”

    “呵呵,没关系,我们也是突然决定要来的。”玉阿姨笑着说。“小炎一别几,风采更威了呢。”她的目光落在我的上,脸色微微一变,“该死的,圆圆,你的腿又怎么了?”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跑到我的边,用手摸着我的断腿,“幸好我们出来的时候带了点药。”她从包袱里摸出一个瓷瓶子递给我。“你知道怎么用。自己用啊。”

    我接过瓶子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玉阿姨的脖子,在她依然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想死我了,玉阿姨。”

    “呸,你个小没良心的,会有时间来想我?”玉阿姨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忽然小声对我说,“那个小子,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以为你被烧死了呢,哭的那个伤心。呵呵,我们真怕他一个不想不开就抹脖子。”说完玉阿姨横掌在自己的脖子上作势一抹,然后一吐舌头做了个死的表出来。

    我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转眼看向冷千月,他正旁若无人的凝视着我,见我一看他,他的眼眸顿时浸漫了泪水,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我顿时尴尬无边……

    “你没事就太好了……”

    本来是没什么事……不过被你这么一握……事可就大条了。我连忙努力的抽回自己的手,一边偷眼看着尉迟炎,尉迟炎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该死的,放手啊,冷千月……没事握那么紧干什么……看着尉迟炎眼眸的霾,我的心已经开始叫苦不迭。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