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回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缓缓的移动着轮椅,我挪动到了凳子边,抬头将冷千月准备的那盘食物端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冷千月刚才的那番肆虐,让盘子里落了不少的灰尘和木屑还有不知道是些什么一。我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坨黑呼呼的让我有点分辨不出是用什么做的菜,虽然表面看起来有点惨不忍睹,但是闻起来却好象还不错。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尉迟炎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我的下落了。冷千月实在太不会掩饰自己。这些药,这为我制作的轮椅,无时无刻不在暴露着我的踪迹。所以我庆幸自己成功的赶走了冷千月,聪明如尉迟炎一定早知道是谁救了我。不过知道和亲眼见到完全是两回事,我的唇微微的上翘起来。

    时间就在我愣愣的等待中慢慢的消磨掉,夜低沉了下来,清朗的月光透过没有关闭的大门投了进来。夜晚的黑暗能掩饰掉许多在悄然发生的事,若是尉迟炎能不负我所希望的话,现在的他应该快到了。

    一抹黑色的影如同深夜的幽灵一样悄然出现在无边的黑暗中。清华的月光在他高大的轮廓上印染出一道银辉。面具闪出幽暗的光芒,面具后的黑发张扬的飘散着。

    “我在等你”我朝他微笑了起来。

    “我知道。”他朝我点了点头,见到我如此坐在轮椅之上丝毫没有任何的惊讶。“我来了。冷千月怎么不在?”

    “他走了。”我从容的一笑,

    “被你赶走的?”他问,邪魅的凤目划过一分光亮。

    “聪明!”

    “不然怎么配做你的丈夫?”他也轻笑了起来,“你还真心疼他。”他描了一眼我后那满室的狼藉,“看起来,他好象又开始犯混,没有能理解你的苦心。把你有心的保护当做驴肝肺了。”

    “你能理解就可以。”我说的很轻巧,但是心里却沉重无比。“流云是被你的人抓住的吧。他现在在哪里?”

    尉迟炎径直绕到的后,看了看周围,确定四下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他才放心的一笑,抬手将我的长发顺理在我的脑后,态度温柔,他微微的叹了口气,“你实在太聪明了,聪明的让我有有点惧怕你。”

    “这话你以前说过。”我苦笑了一下,“不过你一点也不惧怕我,反倒是我越来越惧怕你。我只想知道流云现在有没有生命危险?”

    “放心。他很安全。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他毕竟救过你。”尉迟炎的话让我稍稍的有点放心。

    “为什么不放过他?他对于你来说是无害的。他只是个小侍卫而已,微不足道!”

    “真的吗?那要查了才知。”尉迟炎半眯了下自己的眼睛,“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和你的命去冒险。放心,等查清楚他确实无害,我会放掉他。”

    “那你准备如何处置我?”我淡然的问道,仿佛问的并不是我个人的生死一般。

    “带你回去,你依然是我的王妃。”尉迟炎走到我的面前,月光下,我衣襟上的点点血迹被收于眼下,他才动容的揭掉了面具,一张绝美出尘的面容出现在月光之下,只是表有点冷的让人不寒面粟。“你除了腿伤,还有别的伤?”

    “没有。”我摇了摇头,“别管这个。”我抬起眼看着他,“你准备如何将我带回王府?没有我你一个人可以随意的出入不被任何人发现,加上我,你被人发现的机会就要大很多。尉迟炎,这个时候你实在不该这么冲动的。一旦你失手,那你之前所做的都会被镇北王所察觉,不是划不来了吗?”

    “我自有分寸。”他一把将我从轮椅上抱了起来,大踏步的走进了黑暗之中。我的眼角清楚的见到几条幽暗的影骤然出现在黑暗中,又快速的从这里消失,后的农舍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火光刺痛了我的眼眸,所有的一切都被付之一矩,包括冷千月为我做的那张轮椅。看着那些人利落的动作和干净的手,显然不是一次做这样的事,一切都是那么训练有素。

    我的心一紧,抓住了尉迟炎的衣襟,“冷千月会怎么样?”他能排人去将流云劫持回来,自然也能派人去追杀冷千月。

    “不会怎么样。”我得到的是他冰冷的回答。

    “你手下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人?”我的心好象沉到冰窖之中。以我对尉迟炎的了解我自然不会真的以为他伤心出宫,在江湖游的那么多年是在悲风伤月中度过的。其实之前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尉迟炎有一股他自己的力量,是我疏忽了。我真的是低估了尉迟炎,我不应该做出这么错误的判断的。

    尉迟炎只是低下头看了一眼他臂弯中的我。“不多,但是足够追杀冷千月的。”

    “放过他!”我变的有点歇斯底里,长长的指甲陷进了他的里。

    “好啊。”尉迟炎朝我呵呵一笑,“好?”我惊愕的看着他“你又有什么谋?”

    “你应该问有什么交易才对。”尉迟炎笑着说。

    “既然是交易,那我怎么才能确认冷千月是安全的?”

    “说真的,你没有办法确认。”尉迟炎一边带着我朝京城去,一边笑着说。“做还是不做由你。”

    “不!”我经过一番考量之后,毅然的拒绝了他。既然没有办法确认冷千月的安全,我为什么要和尉迟炎做交易?就好象买东西,都不确定自己买回来的东西是不是能用,你会出钱去买吗?我是不会。

    “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女人!你真的忍心看着你喜欢的人被人追杀而不做任何事吗?”

    “你也是个狠心的男人!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陷害,我还能指望你这样的人做出什么承诺吗?”我冷冷的说。

    尉迟炎的目光一紧,“至少我答应你的事都做到了!而你呢?”他顿了顿,“你答应过不离开我!你答应过以后只陪着我一人的。现在呢?你敢说你不想离开我,去和冷千月在一起?”

    “若是我想和他在一起走掉的话,恐怕就不会在那里等着你来找我了!”

    尉迟炎凝视着我充满愤怒的双眸,忽然笑了起来,“呵呵。。。”

    “你笑什么!”

    “我在笑为什么冷千月会对你死心塌地的了。;因为你倔强生气的样子还真是惹人喜!”他的话惹来我顿白眼。我的目光飘向了遥远的夜空,冷千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你的手与尉迟炎不相上下,但是你能对付的了尉迟炎派出的杀手吗?

    尉迟炎命人在城墙外制造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吸引了守城卫兵的注意,然后带着我趁着夜色的掩护,从容的进了京城。

    重新躺回自己熟悉的上,我的心里没有丝毫的喜悦,而是可怕的麻木和冷漠。又回到了这里了,既然路是自己选的,不能改变什么就要去适应他。

    换下了一的黑衣,尉迟炎坐在我的边,“在想什么?”他抬手温柔的抚摩着我的长发,那神确实像一名深款款的丈夫在注视着他的妻子一般,秋水般眼眸闪动着我琢磨不定的绪。

    “我还能想什么。。。”我泄气的说,“我只是在想怎么死才能好看点而已。知道吗?我已经丑了一辈子了,总不能让我到死时候还是这么难看吧。”

    尉迟炎被我的话说的一愣,翻半侧在我的边,“怎么了?你怎么会死?都回家了,好端端的又说这样的胡话。”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扫了他一眼。“你的小女仆,安西呢?怎么没见她?她不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吗?”

    “她有点事,出去了。”尉迟炎简单的带了过去,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安西被他派出去了。至于安西是被排出去搞什么小动作只有尉迟炎自己的心里才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