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洞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二天,冷千月从一大早就有点心不在焉。

    “怎么了?”我放下了药碗,诧异的看着他。“你好像一直神不守舍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冷千月看着我,眉峰轻皱,“流云失踪了。”

    “什么?”我的心忽的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在哪里失踪的?怎么失踪的?”我忽切的抓住了冷千月的衣袖。“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找人护送他回胡国了吗?”

    “是啊。可是昨天夜里他们被一伙黑衣人袭击,为首的人武功很高,他们抵抗不住,于是。。。”冷千月懊恼的说,“早知道会这样的话,那我就让流云留在这里了。”

    我的心顿时一凉,怎么会这样?现在连流云都不见了。。。。尉迟暮又下落不明,可是流云也就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侍卫而已,为什么会有武功高强的人去劫杀他?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那尉迟炎呢?他有没有事?”我抬起眼眸看着冷千月,他摇了摇头,“据说他没有离开过王府半步。”

    不会吧,这种时候尉迟炎反倒沉住气了?我有点不太明白尉迟炎在想什么了。不管尉迟炎怎么想的,但是流云绝对不能出任何事。我对冷千月说,“把笔墨拿来好吗?”

    冷千月点了点头,取来了笔墨,扶着我从上起来坐到了桌边。我写了一封信是给师傅们的,请他们让玉阿姨和无泪阿姨来帮我,我的风师傅曾是吴国统帅,实在不该卷入这场无谓的争斗之中,但是我现在确实找不到别人来帮忙,只能求助于他们,按照玉阿姨,无泪阿姨的手对付这样的场面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况且她们两个来了,她们的丈夫就一定会跟来,唉,我实在是太坏了,轻轻的吹干纸上的墨迹,我将信交给冷千月让他用最快的速度送去惜云山庄。冷千月接了信走出了房间,我却坐在椅子上发起了愣来。回想起最近发生过的事,我总感觉有地方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我想不起来。仿佛冥冥之中一直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左右着事的发展,从镇北王回京开始,一张网就已经悄然的拉开。

    一只修长的手在我的面前晃了几晃才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信送走了?”我一看是冷千月,朝他微微一笑。

    “恩。”我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我还命人坐了一副轮椅,估计下午就会送来。对了,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吴国有大批守军在安澜附近集合是为了要攻打安澜吗?”冷千月问完看了我一眼,“你若是不方便说,就不用说了。”

    傻子也看的出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点了点头,“是的。主将是风秋云。我风师傅的侄子。”

    “这就对了。”冷千月点了点头,半眯了一下眼眸。

    “什么对了?”我有点不明就里的问冷千月。

    “有人将胡国有意图吞并安澜的消息透露给了吴皇。所以他才匆忙出兵,准备先下手为强。”冷千月从容的说。我的脸色一变。。。。“你是说这个人是。。。。。”尉迟炎?

    “你都知道了,就不必说出他的名字了。”冷千月淡然的笑了笑。我苦笑了一下,确实如同尉迟炎所说,越乱他说越有机会,现在的局势就已经够乱的了。他故意透露消息给他父皇,为的就是将风秋云等几名大将从京畿调走,边疆战事一起,也能分散一部分镇北王的兵力,让他的力量不至于过大。恐怕现在镇北王现在所能调动的只有他藏在京郊的那一队兵马了。若是风秋云势力够强,他只需半个月的时间就能直捣安澜的京城。尉迟炎算好时间怂恿镇北王兵变,他只要能保护京城不失,风秋云必定回京来救驾。到时候不仅借镇北王之手铲除尉迟暮,还可以回马一枪杀掉镇北王,剩下的皇子中再也无人能与他相抗衡了。尉迟炎。。。。你真够狠的,连亲兄弟都不放过。我终于想明白是哪里不对了。难怪他一力让我来救尉迟暮,原因就是这本就是他设计好的圈,他先不知道利用了什么引尉迟暮去发现镇北王的藏军,勾起他们之间的矛盾,迫镇北王提前实现他的计划。偏巧我这个傻子傻里傻气的用药将尉迟炎放倒,一意孤行的要将尉迟暮帮他救回来,其实他早就想尉迟暮死了。。。。。。什么亲。。。。他还有半点亲可言吗?

    “圆圆。。。。”冷千月见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担心的轻按了一下我的肩膀,“你体不舒服?腿很疼是不是?”

    “不是。”我摇了摇头,木然的看着冷千月,“是心疼。”也不是,我的心一点也不疼,有的只是麻木的感觉,还说三后带我出游,我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心里的仇恨,原来是让我给他三天时间来安排。我冷笑了一下,他算好我是重亲的人,若是京城有变,我定会同意让他回来救了的父亲。尉迟炎,我真的玩不过你。。。。。。我无力的摇了摇头。

    一双温暖的手覆盖在我的冰凉的手上,我愣愣的看向那双手的主人。

    “在想什么?”冷千月温柔的看着我,小心的问道,“是在想尉迟炎吗?”

    我自嘲的笑了起来,“是在想他。想我自诩聪明,但是论心计却远不及他。我还以为他能放弃心里惦念的东西与我离开这里云游四方,可是到头来不过是我一相愿的想法。他始终放不下。我原来什么都不是。”

    冷千月长长的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以前我很偏激,总以为是天下人负我,你代替姐姐嫁给我,我认为是你们容家看不起我,你把我当傻子一样欺骗。我打你骂你,都只是因为我不服气!可是你一直温柔以对,任我再胡闹你都不对我生气,还认真的医治我。我被你慢慢的吸引。发现自己已经很你。可是骄傲的我和你却没有好好的保护好那段感,我的嫉妒和小心眼让我们走到现在的地步。你的倔强让我对你又又恨。现在我想明白了什么才是我心中所要,所以我来找你。而尉迟炎也有他心中的渴望和期盼,所以他也不顾一切的在追求。或许你不应该怨恨他,你也应该想想什么才是你心中的所和所求。”说完他缓缓的放开了我的手,慢慢的走到门边,“你先坐一会,我出去一下,这里有点沉闷。”他的眼帘垂的很低,长长的睫毛在玉一样的肌肤上印出一道影。

    我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着冷千月的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他真的变的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只知道任的索取。而现在的他则学会了思考和给予。只是时间流失,机会错过,我已经和亲来这里,又怎么再回头去追寻自己真正的所想和所?我强忍住心里不断涌起的波澜,对不起,冷千月,尉迟炎现在再坏再恶,他也是我的丈夫。真的对不起。之前是你负了我,现在只能是我负你了,若是来生再见,我一定不会错过你,死也要把你紧紧的抓在手里,藏在心里,好好的珍惜你。

    “冷千月Q”我在房间里大叫起来,门砰的一下被撞开了,冷千月惊慌的撞了进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我的脸上很平静,虽然我的心很酸,很涩。“一只老鼠。。。。。”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想见他而已。。。。不能明说,只能扯谎。

    “哪里?哪里?在哪里?”冷千月却相信了我的谎言,目光四下寻找,如临大敌,“你有没有被吓倒?”他神色紧张的看着我。

    我终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起来,看他现在的样子,谁会想的到堂堂的安宁王会在一户农家捉老鼠。。。见我笑的样子,冷千月回过味来,“你说你是不是又骗我?”他瞪了我一眼。

    “是啊。”我点了点头,依然在呵呵的笑着。

    “你!!总是骗我,等什么时候把我骗死你就高兴了。”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样子可极了。我的心下一动,我怎么让你死?就算我自己死掉都不会舍得你死。只是我们之间会永远的隔着一个尉迟炎,他就好象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横在我们中间,我能看到你,但是无法拥有你。

    “又在发愣?”冷千月见我痴痴的看着他,脸上微微一红,两抹淡淡的红晕飞上了他的脸颊,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了有东西?”

    “有!”我笑了起来,他迟疑的看着我,“什么东西?脏了吗”手则在扑拉着脸。

    “鼻子,眼睛还有嘴。”我说完哈哈的大笑起来,冷千月涨红了一张俊脸嘟囔着,“你这个女人!!!又骗我一次!整天愚弄我!”我嘻嘻哈哈的看着他,真希望时间能在这刻停止,我没有烦心的事,开心的和他在一起。真不敢想我重新回到京城将面对的是什么?我拿尉迟炎怎么办。事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明白自己无法再劝说尉迟炎回头,他从开始就没准备回头过。我真是傻的可以,以为自己能改变什么,其实我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冷千月离开这里,救出尉迟暮和流云,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你又不开心了。”见到我的笑容凝结在唇边,冷千月微微的叹了口气,他抚摸着我的长发,“在这里就别想太多了好不好?你安心的静养你的腿,流云和尉迟暮的下落我会去帮你追查。至于尉迟炎。。。”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虽然我不能帮助他什么,但是只要你开口叫我保护他,我想,我。。。也能做到。”

    “我怎么会叫你去做那样的事。”我拍了拍他的手,“你是胡国的安宁王。你的父皇给你起这个封号的时候就是希望你这生都平安宁静,我又怎么能把你带入这样的争斗里呢?千月,你应该回去。”

    “你又来!”冷千月忽然很烦燥的一挥手,“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在这里是因为你在这里!你都不惧怕的事为什么要担心我会惧怕?我错过了你已经懊悔的要死了。这个时候你再把我赶走,你是不是存心叫我下半辈子活不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