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军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你猜的不错,恐怕那个人真的出事了。”就在我刚躺下的时候,尉迟炎走了进来,俊美的容貌上丝毫没有半点感波动。

    “尉迟暮?”我翻坐了起来,吃惊的看着尉迟炎,“你怎么知道?”

    “安西说的。”尉迟炎走到边,坐了下来,“她在回来的路上经过城外的小镜湖附近,看到有人在打斗,其中有一人看形和穿着应该是尉迟暮。”尉迟炎的表很清淡,彷佛在说的是一个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一样。

    “那安西为什么不帮他?”我皱起了眉头。

    “安西说她着急回来,也不愿意趟别人的混水。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尉迟炎解下了自己的腰带,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咱们王府一向不与其他王府的人多接触,也不会多管别人的闲事。”

    我拉住了他的胳膊,“你怎么能这么无?他是你哥哥啊?你还不赶紧去找他?”见尉迟炎要置事外的样子,我着急起来。

    “哥哥?”尉迟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我,冷笑了一下,“就算是哥哥又怎么样?皇家的人本就无,你不知道吗?”见我一脸的不悦,他的神色一松,“好了,他自有他的造化,轮不到我们替他心。就算他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也是他自找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和安西这样做,与见死不救有什么区别?”我跳下,瞪了他一眼,“既然你不去,那我去。”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找他?”尉迟炎拉住了我,皱着眉头,“尉迟暮虽然打不过我,但是手也不错,他都解决不了的事,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能做什么?再说了,事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现在人肯定已经不在,否则风将军一定能找到他。你现在去又能帮上什么忙?”

    “至少比坐在这里等着看他笑话强。”我用力的甩开他拉着我的手,“尉迟炎,我师兄说过,尉迟暮虽然为人是轻浮了点,但是却是个守信之人,我绝对不相信当年他会夺取小宛的清白,然后又将她送走。你道听途说也就算了,记恨这么多年也没人怪你,但是他毕竟是你的哥哥,血脉相连,你要找他报仇也好,恨他也好,但是不能不见死不救。把人弄回来,恩怨之类以后再查清楚。现在算什么?”我披上衣服朝外走去,“你若是还有点亲的话,就跟我一起去。”

    “我不会去救他。而你也不准去!”尉迟炎的黑眸中升起了一层肃杀之气,浑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还是一次,他这么对我说话。威怒下的尉迟炎确实有点恐怖。

    我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今天我是去定了!”

    “你知道袭击他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不要命了吗?”尉迟炎冷声问道。

    “命自然要,但是人也要救!”我的固执让尉迟炎的面容笼罩在冰雾之中。他指着门口,“为了一个尉迟暮你居然要去送死!你到底怎么想的?你是我尉迟炎的妻子而不是他的!”他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愤怒,“你今天若是迈出这个房门一步,我就。。。”

    “就如何?”我也真的动了怒,这个人怎么就油盐不浸呢?“就休我?哈哈,我又不是一次被休!若是你真的休我,随便你!”

    “你!!!”尉迟炎抢在我前面将房门重重的撞上,用体挡在我的前面,“圆圆!你今天听我一次好不好?不要去!”

    我抬起眼眸看着他,“为什么你这么紧张?你知道些什么?”

    尉迟炎的目光一闪,“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些人的武功很高,你什么都不会。去了就是送死。我不会准你去的。”就在他出手想点我道的时候,我转动了戒指上的宝石,一缕青烟钻进了尉迟炎的鼻子,他顿时酸软了下来。

    “你。。对我用了什么?”尉迟炎无力的靠在门边,惨白了一张俊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扶住了他酸软的躯,“对不起。这个是玉阿姨给我防用的,任你多高的武功,只要闻上一点,就会浑无力,内力无法凝聚,不过你放心,三个时辰以后药力会自动消散。”将他扶到边,小心得让他躺下,“这个东西极其的珍贵和稀少,玉阿姨这么多年也只提炼了这一点点而已。我只是没想到,会用在你的上。”我朝他苦涩的一笑,抚开他额前的乱发,“在家等着我,我一定把人带回来。我保证我也会安全的回来好不好?”

    “别。。。”尉迟炎的眼眸中升腾起一层水气,“别去啊。算我求你了。”

    “其实你心里有数尉迟暮的状况对不对?所以你才这么阻拦我。”我拍了拍他的手背,“他是你的哥哥,你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告诉我他在那里?我去把他救出来。”

    “你救不出他来的!那里高手众多!”他的话泄露了天机。

    “你果然是是知道他被什么袭击了。”我微微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为什么一定要让尉迟暮死?”

    “这次不是我要他死!我和你一样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猜到是什么人干的!那人我们惹不起!也不值得为了尉迟暮去招惹他。”尉迟炎摇着头,挣扎着想坐起来,无奈浑上下没有半点力气,“圆圆,听我的,你还要出去云游呢,我答应过你和你一起去的。别去了好不好?我不想你出半点意外。别离开我!”

    “我没有离开你。”我朝他温和的笑了起来,“我只是帮你去救你哥哥出来,纠正你做错了的事。我也明白事不是你做的,但是你知不救,与亲手杀他没什么区别。我不想你以后知道真相了会后悔。你不告诉我他在那里也没关系。我会找出来的。”低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睡一觉吧。等你醒来,这个散功粉的药力就过去了。”

    走到门口,尉迟炎高声的呼喊起来,“安西,我知道你在门口,拦住娘娘!不准她出王府半步。”

    我轻笑了起来,尉迟炎真是所托非人,安西巴不得我赶紧去死呢。不过我不会随了她的心,因为我不会让自己送死。不知道师兄现在在哪里,若是找不到师兄的话,就只能去镇北王府上找流云了。尉迟炎刚才也说了,尉迟暮的武功不错,那对他不利的那些人应该更强一些,我可没那么傻,自己跑去找死。

    安西果然就站在门外,见我出来朝我微微的一颔首,“娘娘,王爷吩咐你不能出王府。”

    “我出去了不是正好合你的意?”我斜睨着她。

    她轻笑了一下,“娘娘高才。”

    “行了。少假惺惺的了,你可以直接和王爷说你阻拦不住我。”我冷笑了起来。“至于怎么说应该不用我来教你。”

    “娘娘言重。”

    我看了她一眼。“你在哪里发现三王爷的踪迹的?”冷冷的问道。

    “回娘娘,在距离小镜湖西侧三里的地方。”安西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恭敬,但是我看得出她在冷笑。心念一转,不会是这个丫头想出什么招数来骗我的吧?随后我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骗我做什么?送我去死才是她真正的想法,所以她说的一定是真话,因为她要借刀杀人。

    “最好别叫我发现你在骗我。好好照顾尉迟炎。”我凑近了她低声说道。她半敛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怨恨的光芒,“奴婢不敢欺骗娘娘,奴婢一定会照顾好王爷,娘娘放心。”

    “哼,希望你不敢。”说完我整理好衣服朝后院的马厩走去。

    先去了尉迟暮那里,看门人说王爷还没回,我又策马去了师兄那里。门房吃惊的看着我:“我们将军刚才是回来过,不过已经连夜出京了了。”

    “出京?”我惊讶的看着老门房。“什么意思?”

    “圣上一道手谕命将军火速赶往边关,说是要于安澜开战。”老门房颤颤巍巍的说,“将军连东西都没整理,就匆忙离开了。”

    拜别了老门房,我的心压抑到了极点,看来吴国的皇帝已经看出胡国拉拢安澜的最终目的,所以才匆忙下令,准备先下手为强。这个时候调走我师兄,难道是。。。。。我摇了摇头,算了,先找尉迟暮要紧。

    无奈之下,只能调转方向去了镇北王府,在后门,守卫并不认识我,我也没有报出自己的份,只是说我是姜侍卫家乡的人,想看看他,另外又花了点银子,果然没有过多久,流云就从门内出来,一看是我,他惊喜的跑了过来。“小姐。真没想到会是你找我。”

    “是啊是啊,”我点了点头,“现在我有件事要找你帮忙,你能出来吗?”

    “可以。今天晚上不是我当值。”流云点了点头,“小姐,等等,我去和他们说一下。”

    “嗯,好。”我站在门外等着他,没过多久流云就重新从里面跑了出来,还换了一玄青色的长袍,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清爽极了。“走吧。我还和侍卫长连明天的班都调了,可以一直陪着小姐。”

    “上马。”我对流云说,流云一愣,用手指着自己,“我嘛?”

    “不是你还有谁?”我瞪了他一眼。“赶紧。”

    “哦。”流云点了点头,翻落在我的后,“我们去哪里?”他的玉面微微的有点红,不好意思的问。

    “去找人。”

    “啊?”流云吃惊的问我,“找人?找谁?”

    “你别问那么多了,人我来找,你保护好我就是了。”流云现在是镇北王的侍卫,而我们要找的又是尉迟暮,还是先别和他说的为好。

    “哦。”流云在我后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我们飞快的朝小镜湖跑去,城门已经关闭,还是用流云镇北王府侍卫的腰牌才得以顺利的出去,临出城门的时候我还不忘问守城的士兵要了两只火把。

    星光下的小镜湖,平静无波,真就如同一面镜子。一轮圆月静静的倒影在水中,彷佛有两个月亮一样,今天居然又到了十五,月亮才会这么的圆,这么的亮。我和流云赶到小镜湖以西三里的地方,那里已经离开了湖区,那也就是说本来尉迟暮是在湖边等我师兄的,但是遇到刺客,边打离开小镜湖越远,一路打斗到这里。

    与流云一起翻下马,点亮了手中的火把,我对流云说:“快找找,附近有没有打斗的痕迹。”流云点了点头,自己的在周围搜寻起来。

    “小姐,过来看。”流云在另外一侧朝我喊了起来。我连忙跑了过去,这里的草地倒伏了一大片,有的地方还露出了泥土,我和流云仔细的搜寻着。“这里有血。”流云拿火把照亮了一块草皮,草叶上果然沾染着零星的血迹,已经干涸。不知道是不是尉迟暮受伤了。我的心里微微有点担心。“找找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血迹了。”

    “是。”流云点了点头,继续搜寻着。“小姐,估计他们是朝这个方向去了。”他指了一个方向给我,我看了看,确实这里的草被人踩到,“跟下去看看。”我对流云说。沿着草地别踩踏的痕迹一路跟了下去,血迹越来越少,但是草地却被人踩的越来越凌乱。

    “奇怪了,怎么这里的脚印虽然多,但是这个脚印却比之前的要浅许多?”流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向我,“小姐,我们究竟在找谁?不会是四王爷吧。”

    “不是他。”我摇了摇头,能把尉迟炎伤成这样的只有我三个师傅和冷千月,不过冷千月要是把尉迟炎打成这样,那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姐,血迹到这里不见了。”流云举着火把对我说,他不说我也看的出来。“看这里。”流云指着地上让我看,地上明显被人用体压出了一片痕迹。我朝前看去,忽然发现在不远处山坳中有星点的光,凝神看去,一座座帐篷在山坳的平地上支的整整齐齐,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军队驻扎?难道是。。。我忽然悔悟了过来,原来我和流云找错了方向,这里才是尉迟暮最初被人发现的地方,一定是尉迟暮无意中看到了山坳中的军队,也不幸的被人发现了他的踪迹,所以才一路被人追杀到小镜湖那里,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他的脚印会越靠这里越浅,而小镜湖那里却变深了,是受伤体力不支的缘故。这支隐藏在这里的军队一定是镇北王的!那尉迟炎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尉迟暮是因为发现了镇北王的军队,而被人追杀的?他所说的招惹不起的人应该就是镇北王。天啊,我怎么这么笨,早该想到是他啊。我还傻傻的把流云拉了过来,这下好了,要害死流云了!我真是够莽撞的!在这个吴国,目前势力最大的就是他了。难怪尉迟炎死都不让我来!

    “快把我火熄灭。”我连忙对流云说,生怕附近巡逻的兵士发现我们的踪迹。可是已经晚了,两支羽箭破空而来,流云拉着我一个转,躲了过去,箭没入了我刚才站的草地中。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真的被人发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