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别院笛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与尉迟暮吃过饭以后,尉迟炎将我送回家中就又匆忙的离开。我也没问他去那里,反正既然他答应了三后带我出去,那就不要过多的干涉他了。絮儿和我告假说去买点东西,也离开了王府,我一个人到也清净了下来。

    独自走到花园里看着满园盛开的鲜花, 吴国的天来的是比胡国早许多,在这个时侯胡国应该是冰雪初融,万物复苏,而这里已经是繁花似锦,意盎然了。看着满园的芬芳,我忽然非常有兴致的命人泡了壶香片送来,支起了桌案,摆上文房四宝,各色的颜料,想将这满目的色留在纸上。从离开惜云山庄,我已经有快一年没有动过画笔。遣散下人,不想有人来打扰我的雅兴,晕开了墨,提笔在宣纸上勾描起来。

    粉蝶在花间纷飞嬉戏,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一笔笔的勾画着眼前的美景,茶香混合着花香在小园里弥散开来,好不惬意。满意的看着自己勾出一朵芙蓉的轮廓,一阵悠扬的笛声从墙外传来。是谁家少年在这样的横笛树下?也别有一番意境。我会意一笑。这笛声似曾相识,婉转清扬,配上我的画,倒是诗画意的很。

    笛声伴随着我的画笔,雪白的纸上少时就浮现出一幅色满园图,我拿起色笔用水调了颜料准备润色,刚要落笔,笛声忽然直转而下,一曲我曾经听过的曲调被吹奏出来。我顿时愣在园子里,心如鼓擂。蘸饱了颜料的笔尖滴下了一滴鲜艳的红色在白色的宣纸之上,慢慢的渗透了纸背,在纸上开,犹如心头滴下的血一般触目惊心。

    那曲子。。。。。。正是我当年我被人绑架,冷千月将我找到后,在我房外所吹奏的。我一生都不可能忘记也是在午后的阳光中,一名白衣少年,凭栏而立,横笛窗前的景象。我的心瞬间好像被人狠狠的揪住一样,摔在地上一样,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本以为我若是再见冷千月会很冷静的对待,可是如今只是听到了相似的笛声就已经让我呼吸都难以控制。

    我愣愣的站着,入神的听着墙外传来的笛音,连手中的毛笔掉落在桌上都浑然不知。

    “小姐!”絮儿的惊呼声从门外传来。“您怎么了?笔都掉了。”见我脸色惨白,她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我的面前,抬手覆盖在我的额头上,“生病了吗?脸色这么难看。”

    笛声嘎然而止,我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絮儿,她清纯美丽的面容上满是焦急之色,“要不要叫王爷回来?”她关切的问。

    “你听到有笛声了吗?”我木然的看着她,答非所问。

    絮儿摇了摇头,“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我一着急握住了絮儿的手,力气大的让她微微一皱眉头。“明明就有!你怎么会没有听到!”

    “小姐?”见我慌乱的模样,絮儿着急的问。“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着她真实的面容,我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按着自己的额头,“没什么,可能刚才听错了。”

    “真的吗?”絮儿不放心的问。

    “没事了,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

    絮儿迟疑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放心,但时间我态度坚决,只能拿起杯她刚才一着急丢在地上的东西,三步一转的走进房间。

    见絮儿离开,我才缓缓的闭上眼睛,那笛声依旧在我的心头盘旋萦绕,一声声如同重锤敲打在心头,那午后白衣少年的言语犹在耳边,“嫁给我好不好?”冷千月的笑颜浮现在眼前,一如他就在我的面前一样。

    梅树下的一别,我以为我对他已经心死,虽然会经常的想起他,但是也是将他深深的埋在心底,可是今这一曲似幻还真笛音却将我心底所有对他的思念全部勾出,让我心疼的无以复加,

    我微微的苦笑了一下,那墙外的笛声或许只是凑巧而已,怎么会是她来了呢。现在他应该是在胡国开心的做他的新郎才对,与楚楚完婚应该才过月余吧,正式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时候,怎么会想起远在他国的下堂之妻?按了按微微发涨的太阳,我站了起来。

    纸上的红色痕迹已经破坏了整张图的构图。

    “絮儿。”我高声呼喊着。

    “小姐”絮儿从房里急忙跑了出来。“什么事?”她快步走到我的边,“体不舒服吗?”见我的脸色依旧苍白,她又不放心的问道。

    “不是”我抽出白玉镇纸下的画卷交给絮儿。“帮我把这画扔出去。”

    “哦。”絮儿接过画看了一眼。“可惜了。原本是副佳作。就是这点错的红色破坏了整个画面。”她一边惋惜的摇着头,一边带着画卷朝后门走去。

    我的心中一动,我与冷千月也如同这画一样,原本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可惜就是我们的脾气都太倔,谁都不先低头,所以。。。。。

    重新铺开画纸,准备重新画过,提起笔来在纸上比划了半天,忽然不知道该从那里开始落笔。我烦躁的正要丢掉毛笔,却听到尉迟炎温和的声音在边响起,“想什么这么入迷?连我回来你都不知道?”

    我一惊。手一哆嗦,毛笔在纸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墨迹,我皱了皱眉头,“你走路都没有声音,我当然不知道你回来了。”懊恼的看着白纸上那条歪斜的又如爬虫一样的黑条,“又浪费了一张。”摇了摇头,团成一个团扔在桌案上。“都怪你!”

    “呵呵,好,都怪我。”尉迟炎好脾气的笑道。“重新再来不就是了。”

    “没心了。”我没好气的说,丢下毛笔,拎起裙摆坐在了椅子上。“你去哪里了?”我斜睨着他。

    尉迟炎朝我一耸肩,“没去哪里啊,就是去办了点事。怎么了?想我了吗?”他在我面前蹲下来,看着我,“我知道你在家里闷,不过再等几天,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带你出去的。”他拍着我的手,满脸的溺之色。

    看着他的容颜,我忽然在心里很唾弃自己,我究竟是怎么了?仅仅是一曲笛声而已,就勾跑了我的魂魄,尉迟炎的温柔让我汗颜,一种从没有过的心虚从心里升了起来,好像我做了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叫我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你的脸色不好。”尉迟炎注意到了我的不自然,温暖的大手覆盖在我冰冷的额头。“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有?”我尴尬的躲避着他手心的度,勉强的笑了起来。“怎么会生病啊?你和絮儿一样的瞎心。我自己就是大夫,生病不生病我自己心里还没数吗?”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不放心的问道。“还是叫个大夫来看看吧。”

    “不用不用。”我连忙摇手,“那个,晚饭不在家里吃了,出去找个地方好不好?我可能是在这里太闷了,所以脸色才会不好的。”忽然很想逃离这个地方,我知道我这样的做法很可笑,我真正要逃离的不是这个花园,而是如同魔咒一般一直在心头走向的那笛声。

    尉迟炎不疑有他,依旧温和的点了点头,“好,你想去哪里都行。”

    看着他如此的体贴,我简直快要疯了。。。。若是他对我恶劣一点,我或许能和他吵上一架!舒缓一下心头的郁闷。可是他如此待我,叫我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