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寿宴(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门外一阵喧哗,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那里,我也随着大家看了过去,只是我们坐在椅子上,很难看到门外的景象。

    “估计是大皇兄来了。”尉迟炎不动声色的说,“只有他才能引起这样的轰动。”我点了点头,了然于,那已经在大街上看到了镇北王的风采,还有他手下的那支神武的军队,有这样的军队做后盾,势力自然不容人小觑。这官场本就是如此,大家蜂拥而上也就不稀奇了。见尉迟炎稳如泰山的坐着,丝毫没有所动,我也陪着他一起,与他不同的是,他只是看着眼前的茶杯,而我则眼睛到处打量着。果然不出尉迟炎的意料,在众人的为我所簇拥之下,镇北王满面笑意的走了过来,竟然的笔直的朝我们走来,他的边还跟着一名仪态端庄的美丽女子,看年纪应该是在三十岁左右,从衣着来看,应该是镇北王妃,一金红色的凤冠霞帔艳丽高贵。我看向了尉迟炎,他的唇边划起了一道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弧度,好象他早就知道镇北王会来找我们一样。

    等镇北王靠近,尉迟炎从容的站了起来,“大皇兄好,皇嫂好,才几不见而已,皇兄的风采更威武了。”

    “四弟才是风采夺目,让人不可视呢,什么时候再来我那里坐坐,咱们兄弟可以切磋一下武功。”镇北王的声音有点略微的沙哑,但是却有着一种叫人不可抗拒的力量蕴涵在其中,他脸上的轮廓分明如同发刀削斧刻一般,虽然在眼眉之间依稀与尉迟炎有些相似,但是比他多了几分沧桑。他的目光十分的犀利,扫了一眼站在尉迟炎边的我,笑着问道,“这位就是传说中将三弟顶的哑口无言的胡国郡主吧,果然有点与众不同。”

    你是说我没有其他王妃漂亮吧,我淡然一笑,朝他行了一礼,“见过镇北王,镇北王妃。“既然你不称呼我弟妹,我也不会叫你一起大哥。

    “什么什么?本王好象听到大哥叫到我了?”尉迟暮在这个时候凑了过来,在人群里探出一张漂亮的脸,满是笑容。“大哥,你又在圆圆面前说我什么了?”

    “呵呵,没什么,只是稍微提了你一下,你凑过来做什么。”镇北王哈哈一笑,看向了走到我们面前的尉迟暮,“怎么什么地方你都要凑上一凑呢?”

    “你们说的这么的烈,没理由少了我啊。”尉迟暮朝我们几个飞了一个眼,然后飞快的做了个鬼脸。尉迟炎骤然收拢了笑容,而我则看向了别处,我怕我再看他会忍不住笑出来。跟在镇北王后的一名随从在镇北王的耳边低言了几句,镇北王略微一点头,目光重新落在我的上,“听闻郡主的医术超凡,可有此事?”他笑问道。

    “略懂一二。”我不知道他问这个是做什么,只能很谦虚的回答着。镇北王略点了一下头,就在这个时候,司礼太监高声喊道,“皇上驾到。”偌大的五华阁顿时变的寂静了下来,众人纷纷朝门口跪拜下去。

    皇帝今天看起来非常的高兴,满面风,那张保养的不错的容颜可以看到年轻时英俊的影子,就是现在也不失他的魅力。在众人齐声万岁中,他被后宫嫔妃簇拥着坐在了龙椅之上。尉迟衫是跟在皇帝的后进来的,他是现在唯一一个还住在皇宫里的皇子,一双眼睛打进到五华阁以后就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最后看到了和尉迟炎并排跪着的我,他的嘴角才勾起了一抹微笑。

    寿宴其实很无聊,一堆歌舞,一堆吃不饱人的佳肴,都是看几眼就撤下去了,眼福倒是饱,其实肚子很饿。还有一堆人歌功颂德,朗诵一堆文邹邹的让人昏昏睡的骈文。我无聊的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穿梭的人,微微的发愣。

    “怎么了?”尉迟炎见我有点不太开心,小声的问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没意思。”我朝他笑了笑,他拨了一颗葡萄放在我的手里,朝我温和的一笑,“是没劲的,不过还是要等到结束才能走,今天父皇看起来很开心,因为大哥回京了。”

    我转眼看向镇北王,他也在和他的王妃说笑着,看起来他带大量军队回京的事并没有对他有什么影响,不对啊,我转念一想,忽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寿宴开始的时候镇北王会专门过来打招呼,而尉迟炎也料到了他会过来一样,我长长的叹了口气,用眼睛看着尉迟炎。

    “又怎么了?”边的尉迟炎感觉到了我的叹息,轻声问我,“好好的怎么叹起气来。”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尉迟炎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问道。

    我凑近了他,用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只是好奇,你建议你大哥把军队驻扎到哪里了?”

    尉迟炎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他拍了拍我的手,“你是怎么猜到的?”

    “回去再说。”我扫视了一下四周,对面的尉迟暮正看着我和尉迟炎,见我看向他,他朝我咧嘴一笑,用口型说了几个字,我一愣,凝睛再看,只见他说的是“出去走走。”

    我朝他摇了摇头,用眼睛一瞄边的尉迟炎,意思是告诉他,不行。尉迟暮朝我一皱眉,我转过脸去不再看他。这里人这么多,这个该死的尉迟暮想害死我不成?还好尉迟炎没有在意到他朝我使眼色,否则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我的目光落在坐在尉迟暮下手的尉迟衫上,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还有尉迟暮,我心下一凉,完了,刚才那一暮,他肯定是看在了眼中了。我朝他瞪了一眼,示意他别乱说,结果他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嘴边的笑意却更浓了起来。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他。他却撇过头,不再看我。

    皇上倒也没坐多少时间,就起说累了,该去歇息了,叫我们继续闹。众人送走了被后妃们环绕着的皇帝,五华阁才又变的闹起来,大家纷纷站起来相互敬酒寒暄着。二王妃与我在尉迟暮的家里见过,自然是很熟识,她朝我走了过来,笑着将我走尉迟炎的边拉起来,“四弟,借你的王妃一用可好?”

    尉迟炎点了点头,“二嫂借当然可以,不过不可要把她弄丢了。”

    二王妃一阵笑,“看你的样子还以为你皇嫂我不干什么好事呢。”她拽着我走出了五华阁,“里面吵闹的很,走,咱们到外面透透气去。”

    “可是……”我并不是很想出去,上次也是她带着我去走走的,结果中途把我丢下了。

    “没什么可是的,走嘛。”她不由我分说就将我拽了出去,我转头看向尉迟炎,他朝我点了点头,我这才放心的跟在她后。出了五华阁,转到阁后一个安静的角落,与二王妃靠在白玉栏杆上,一股清新的夜风袭来,吹散了阁内充斥着的酒气和脂粉香,头脑确实清爽了许多。

    “其实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呢。”二王妃见四下无人,双的一撑就坐到了栏杆上,笑着拍了拍她边的地方示意我坐下来。我呵呵一笑,这个王妃倒也可,于是也跳了上去,双腿在空中是很舒服。“我的闺名叫元黎,以后你就不用二皇嫂那样叫了,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恩。”我点了点头,“我叫容圆圆。”

    “我知道,你的大名现在满朝皆知,呵呵。”元黎笑了起来,“其实看到四弟现在这个样子,我和你二哥也很开心,看来四弟真的很喜欢你。”

    “是吗?”我的心中一动,元黎应该不止是拉我出来透透气这么简单的。不过她不先说的话,我也不会问,我看向她靓丽的面容,那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通透明亮的眼睛遥望着远远的夜空。

    “你从胡国来,应该见过安顺王妃的对不对?”元黎幽幽的问我。

    “是。”我点了点头。

    “她在那里过的好吗?”

    “不清楚,不过安顺王爷是个好人,不会亏待他的。”我想起了冷千昊温柔的笑颜,忍不住会心的一笑,远方夜空中的星星仿佛凝聚出一副他的图象。

    “这样我就放心了,宛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其实四弟是个很不错的人,当年是小宛对不起他。”元黎的话叫我一愣,不就是拒绝了尉迟炎吗?怎么谈的上对的起或者是对不起?

    “是因为小宛不愿意嫁给尉迟炎吗?”我试探的问了一句。

    元黎转头看向了我,警觉的收住了口,“你……呵呵,就当是吧。”见她言又止的神色,我隐约的感觉到当年的事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元黎不说,我也不太好问。

    “好好的对待四弟,他的心里很苦。”元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们几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我和小宛都深得太后喜,常在宫里行走,也被恩准跟随皇子们一起读书,四弟从来没被皇上喜过,有的时候皇上会来书房看我们,对其他皇子都是和颜悦色,惟独对他理不理,很多时候都感觉他从小好象是坐牢,我们也有点怕他,他总是戴着一副冰冷的面具,也不怎么和我们说话,除了到书房以外,皇上也不准他去任何的地方,每天都由侍卫们押送着往来于嘉宁宫和书房之间,只有小宛的胆子大点,敢和他搭讪。”

    “嘉宁宫?”我问,“是不是就是囚他母亲的地方?”

    “对。”元黎点了点头。

    “可是他的母亲到底犯了什么错?”我不解的问,“不是原来很受皇上的宠吗?”

    元黎的脸色微变,“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多年以前这就已经是这个皇宫里的忌,以后到了别人的面前千万不要提起此事,免得惹祸上。”见她的神色如此的凝重,我迟疑的点了点头,他的母亲已经死了,元黎提到此事不是一脸的惊恐,可见当时的况。

    见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元黎朝我呵呵一笑,“其实你也不用多想,只要好好的当你的王妃就是了。对了,你上的衣服很特别,虽然是很放的开,但是也不失高贵,是你们胡国的宫装吗?”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口大开的领子和露在外面的锁骨,再看了看元黎那高高竖起裹的很严实的盘扣立领,笑了起来。“是啊,在你们看来是不是有点伤风败俗?不过在胡国皇后和宫里的娘娘们都这么穿,所以王公贵族家的命妇小姐们也照她们的样子穿。”

    “管他们怎么看?我觉得好看就是了。什么时候借我个样子,我也去做几。”元黎眼眸闪着光。

    “二皇嫂好。”转角边走一个高大的人影,快步朝我们走来。

    “五弟?你不在里面待着跑出来做什么?”元黎和我看清楚了来人正是尉迟衫。

    “里面沉闷的很所以就出来换口气了。”他在我们的面前停住,“你们在说些什么?”

    “女人家的话题,你少管。”元黎的话让尉迟衫的玉颜微微一红,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对了,怎么只叫我不叫你四嫂?”元黎见尉迟衫一直不理我,好心的说。

    尉迟衫这才别扭的看了我一眼,“郡主好。”

    “什么郡主?是你嫂子好不好?”元黎一皱眉头,纠正着尉迟衫的错误。

    尉迟衫却岔开了话题,“里面刚上了你喜欢吃的贡果,你不吃吗?”

    “真的?”元黎的眼睛一亮,扭头对我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啊,我进去拿一盘出来,咱们在这里慢慢吃。”

    “好。”我点了点头,元黎跳下了栏杆,快速的跑了开去,我刚也想跳下去,被尉迟衫挡在了面前。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