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寿宴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安西不在王府,平东见到我多了几分敬畏,可能是尉迟炎和她交代了什么,她从无任何表眼眸在见到我之后也逐渐的有了点色彩。我不知道这样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她们跟在尉迟炎边的时间比我要长的多,而且安西和平东一直在一起,说不懂感会很好,平东会不会为了安西的事对我心怀怨恨呢?这点我不知道。

    皇上的五十岁寿宴就定在今天的晚上,在皇宫的五华阁举行,尉迟炎准备了一只千年的人参做贺礼。絮儿一大早就在从胡国带来的那堆嫁妆里翻找着,为我准备晚上的衣服和首饰。

    “小姐,我钗配上这件衣服好不好?”絮儿拿着一只长长地金钗递给我看,钗头是只振翅飞的凤凰,我点了点头,“好看。可惜我带不好看,太富贵了,不适合我。”

    絮儿点了点头,“也是,小姐的气质是书卷味道比较浓。那就选点清雅的吧。”

    “你看着办。”我对这些东西一向是弄不清楚,好在絮儿是这方面的专家,有她在边确实少了我不少的麻烦。

    在傍晚我换上絮儿挑选的湖蓝色长裙,是我们胡国的样式,宽摆,长长地流苏,腰间挂了一枚青翠滴的翡翠玉环。大开的领口里面衬着素白的抹,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复杂的纹饰,不能不说我们胡国的宫装要比吴国的妖冶的多。老天虽然没有给我一副动人的容貌却给了我妖娆的材,这穿下来,居然也妩媚生姿,加上我的个子非常的高,微微一走动,垂感极好的裙摆如同水纹流动一般畅快优雅。

    絮儿将我的头发高高的盘了起来,分别用几只苍翠的玉簪绾住,玉簪的头上均是用进片打造的蝴蝶,工艺十分的精湛,蝶翼轻薄,一走动起来,翅膀会轻轻的颤动,栩栩如生。等我收拾停当走出水月居的时候,等会在外面的尉迟炎眼睛一亮,“没想到。。。”他摇了摇头,轻笑了起来,“原来我的王妃这么打扮是另有一番风韵的,虽然不如其他女子姿容动人,但是胜在那几分气质上。”

    “呵呵,一般对长的不好看的人,都会说她气质好的。”我也笑了起来,“你还真掌握了夸人的要领。”眼前的尉迟炎,头带紫玉金冠,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后,高达的躯上一件描金的黑色长袍将他衬托的更加出众迷人,白皙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那双眼眸中的水波能让人沉醉在里面,不能自拔。我看着他出尘俊逸的外表,难怪安西会对他如此的着迷。

    跟随者尉迟炎登上马车,进了皇宫,虽然不是一次进宫,但是上次只到了正阳,这后面倒是头一次去。还是黄昏时分,宫里就已经掌上了灯,我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宫女和太监们忙着将一盏盏宫灯挑起来挂在门上和墙上,忍不住问尉迟炎,“这么打的宫,他们这样慢慢的要挂到什么时候?”

    尉迟炎冷哼一一声,“他们也只会在这边忙碌而已,有些地方,他们连去都不会去,更别说是挂灯了。”

    我的神色一黯,知道又触及了他的伤心事。听他这么说,在冷宫里的人,简直卑如同蝼蚁一般,任你当初有多风光,多富贵,只要进了那个地方,待遇连普通的宫女都比不上,还要遭受这些势力的宫人的欺压。我忍不住伸手去握住了尉迟炎的大手,他看向了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心下一片感慨,不知道他小时候是怎么混过来的,一边是孱弱的母亲,一边是凶狠的宫人,夹缝中生活得孩子心里总是会有暗的一面。“若是将来有机会能永远的离开这里,你会不会走?”

    “走?为什么要走?”尉迟炎不解的看着我。“当初我入江湖事因为伤心,还是别的原因。现在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我本就出生在这个地方。”

    “可是要是在这里你并不开心呢?”我又问。

    “开心或者不开心都不是我能选择的。既然出生在这里,我就要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东西。”尉迟炎拍了拍我的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没有试过,我还不想放弃。别劝我了。”

    “我明白。”心下一片黯然,我知道尉迟炎不撞的头破血流是不会回头,可能就算那样,他都不会回头。

    与尉迟炎下了马车,往里面走了一段路才来到五华阁,阁内已经被巨大的宫灯照的灯火通明,透过四周悬挂的层层薄纱,阁内人影摇动,传来声声丝竹之声,悠扬婉转,如同人间仙境一般。

    “今天来的都是幌子和王妃吗?”我小声的问尉迟炎。

    “不全是,还有受皇上重用的官员。”尉迟炎也小声的回答着我,“皇后也来,还有几位贵妃。”

    “哦。”我点了点头。

    “你担心?”尉迟炎见我有点紧张,轻声的问我。

    “有点,我怕再遇到那天大上的尴尬,今与那不同,我不能肆意的乱来,坏了你父皇的兴致就有点不太好了,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寿辰。”我是有点担心这个。

    “呵呵,放心吧。我相信以你的聪明,一定能处理的好。”尉迟炎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我微微的瞥了瞥嘴,“那可不一定,万一处理不好,触动了龙颜,那怎么办?”

    “呵呵,大不了陪你一起蹲牢房了,反正冷宫也住过,和牢房没有什么区别。好了,别瞎心了。”尉迟炎捏了捏我的手心,牵着我走入五华阁。

    一进阁内,这里的豪华让我微微乍舌,满目的金碧辉煌,天花板正中是条巨大的金色盘龙,五爪飞扬,龙头朝下,龙口中叼着一颗巨大的白色琉璃灯,宛若明珠一般发出柔和的光芒。龙四周用金色,红色和蓝色描绘着五彩祥云,一直覆盖着整个天花板。八颗金属色的柱子整齐的排列着,每颗柱子上面有盘龙浮雕,也是描着金的。地上铺着的是百花地毯,只有中间一路是金底红边,四周是雕刻着白玉兰造型的栏杆,栏杆外面挂着轻柔的薄纱,夜风一吹,轻纱飘扬。角落里宫廷礼乐司正在弹奏,而阁内已经站了不少的王公大臣以及他们的家眷。我和尉迟炎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什么注意,只是有不少人投来目光,也只是看看,并没多少人来搭讪,可能是因为尉迟炎不受宠吧。人就是这么现实,那花花公子尉迟暮的边就围着很多陪他说笑,也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小姐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不时的眼镜瞄向尉迟暮和尉迟炎。

    阁内的位置已经都排定好了,小太监带着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那是按照皇子的长幼之序排列的,我们的上手边是尉迟暮,下面是尉迟杉,尉迟杉这个小鬼还没出现。尉迟炎也没去和别人寒暄,径直拉着我坐在位置上,有宫女送来了香茶,没有人打扰,我们倒也乐得清静,尉迟炎漠不关心的只顾品着茶,我却东张西望起来。

    在人群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就在我们对面的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白色的人影,淡漠清冷的神态,俊美秀丽的容颜,是我的师兄,风秋云。他也看到了我,朝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也连忙点头回礼。

    “我师兄哦,他也来了。”我小声的对尉迟炎说、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风秋云已经转过了目光,尉迟炎对我说,“他是新一代将领中的佼佼者,自然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而且他子淡薄,从不参与朝中的任何派系,所以哪一方都想拉拢他,但是哪一方都不得罪他,就这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都已经分了派系了吗?我的眉头微微一皱,那尉迟炎又是哪派哪系的?还是坐山观虎斗,等待机会,想直接渔翁得利?我侧着头看着尉迟炎优美的侧脸。

    “看什么?”尉迟炎虽然没看我,但是也感觉到了我在注视着他,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不知道。”我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觉得你好看就多看几眼了。”

    “骗人,你一定不是因为这个才看我的。”尉迟炎轻笑起来。“放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还有数,不会以卵击石。”

    我牵强的笑了一下,“这样是最好的。”

    “喂!”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下了一跳,抬眼看去,尉迟暮的笑容出现在我的眼前。“四弟好,圆圆好。什么时候来的?偷摸的进来,也不打声招呼?哇,圆圆,你今天这衣服可真好看。不对不对,人更好看。”

    我被他夸张的语言逗的笑了起来,一想到边的尉迟炎不喜欢他,我连忙收起笑容,“三王爷好。”

    尉迟炎则换上了一脸的寒霜,不悦的看着他,“三哥贵人事多,自然不会注意到我们夫妇二人。”

    “唉,你还真是索然无趣,整天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尉迟暮对尉迟炎的不友好丝毫不在意,他一挥手,对我笑着说,“什么时候你对着他对厌烦了,就来找我啊,我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三哥请放尊重点。”尉迟炎被他的话弄的有点火大,厉声对尉迟暮说。

    “开个玩笑嘛,这么认真做什么?再说我哪里不尊重了?你喜欢圆圆,我也喜欢她啊。喜欢她不可以吗?算了,不和你说了,圆圆,你家这个冰块我惹不起,先闪人了,一会再找你。”说完他朝我眨了眨眼睛。

    尉迟炎怒视着他,他嬉皮笑脸的走开了。“以后不准和他单独接触。”尉迟炎寒声的说。

    “哦。尽量。”我暗地里吐了一下舌头,这个该死的尉迟暮,居然当着尉迟炎的面说喜欢我的话,我迟早要被他给害死。我明白他所说的喜欢是现代人那种对朋友的喜欢,但是在尉迟炎听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以后连靠近都不要靠近他。”尉迟炎面若寒霜的叮嘱着我。“知道吗?”

    “知道了。”我点了点头。“尽量做到你的要求。”

    “不要尽量,是一定要做到。”尉迟炎对我的回答不是很满意,特地强调了一下。

    “要是他来找我呢?”我小声的问。

    “他敢!若是他再来王府找你,你就告诉我。”尉迟炎看着在人群里笑的十分开心的尉迟暮恨声说。我微微的摇了摇头,就因为小宛,弄的尉迟炎如此的恨尉迟暮,看来尉迟炎对小宛的事还是耿耿于怀。我又何尝不是放不下冷千月呢。为什么天总不随人愿?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