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初入京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经过了玉阿姨那么一搅和,我与尉迟炎只是挂名夫妻这个秘秘全山庄的人都知道。师傅们倒是没什么,只是尉迟炎受了不少玉阿姨的白眼。

    我手上的伤在龙师傅的精心呵护下完全好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至于背上那些旧伤,师傅为我专门配制了一种药膏,只要休浴以后抹上,就会慢慢的变淡。

    龙师傅和风师傅合力打通了尉迟炎的经脉,帮助他重新恢复了功力,而他骨折的手臂也在康复中。

    跟在尉迟炎的后,恋恋不合的离开了惜云山庄,师傅们没有来送我,只是在我去拜别他们的时候,叮嘱了我不少事,我都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安西和平冬早就等在了山门之外,见我们出来,她们迎了上来。

    坐上了马车,看着后的山门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才转过来,垂下头。尉迟炎坐在我的边闭目养神,“别伤心,你以后想来的枯,我会陪你回来。”

    我没有接他的话,只走问了句。“还有几能到京城?”在吴国这么多年,还从没有去过安都城,据说那里是整个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也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快了,再有七天就能到。”尉迟炎这才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恢复了功力的他仿佛也恢复了往昔的气势,那双凤目中的光芒让人不敢视。

    在七天后,我们终于来到吴国的京城安都。

    巍峨耸立的青色城墙上旌旗飘扬,仪容赘齐的士兵站立在城墙之上。进了城门以后,街道宽敞,店铺林立,往来的百姓衣着整洁,秩序井然,这里是比胡国的首都要繁华许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还有不少奇装异服的人,与黑色不同的发色眼眸显示着他们是来自远方的异乡人。

    马车在城里缓慢的移动着,我也在好奇的看着四周,这里将是我以后生活的地方了。只是不知道能在这里住多久。

    马车渐渐的停住,安西在车外恭敬的说。“王爷,前面是三王爷的依仗,我们是让还是不让?

    尉迟炎的面色一沉,,眉头稍微皱了皱,“让他先过。”

    “是。”安西低声应道。指挥着马车避让到街道边的一条岔路上。我透过微微被我挑起了的车帘,看着在我们面经行过的一队人马,队伍中央的白马上一名男子高傲的坐着,黝黑的头发上那顶金灿灿的王冠在阳光下照下煞是耀眼,披着暗红色的长袍,顾盼间皆是自信和少年得志的骄傲。

    “他就是你的三哥?那个传闻中很好色的王爷尉迟墓?”我问着边一直双手抱,一语不发的尉迟炎。看他的长像确实不错,尉迟炎都这样了,他的兄弟们又能差到哪里去?

    “恩。”他点了点头,那俊美的面容上蒙了一层寒霜。我知道他心里不高兴,同样是平极的亲王,自己却要避让开来,让别人的仪仗先过,放在谁的上都不会开心。不过人家得宠,咱们也没招,让着就让着了。我却笑了起来、笑的尉迟炎对我侧目以对,“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他们已经过去了,咱们走吧。”我笑的是这个传闻中好色的尉迟墓能让心计深沉的尉迟炎如芒在背,那他就不是表面好色那么简单了。看来以后会有很多戏给我看。我这个王妃以后不会很无聊。

    马车继续行进在宽阔的街道上,我见离中央的繁华越来越远,忍不住问道,“你家到底在哪里?”

    “快到了。”尉迟炎对我微微一笑,“以后那里是我们的家。”他的话让我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我们的家?唉,微微的叹了口气,家就家吧,不过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接纳这个新家。

    在安都城一条比软偏僻清冷的街道上,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尉迟炎抓着我下了车,我抬眼看了看面前的房子竟然还没有我容大将军府来的气派。“你真走王爷?”我忍不住问了一声。这里哪里像一座王府?充其量也就走一户家底殷实的商贾之家,丝毫看不出一点皇家的风范和气象。

    “如假包换。”尉迟炎轻笑了起来。“这里看起来很寒酸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呵呵,华丽的住起来不一定舒适安心。”他拉起我的手,带着我一步步的朝里面走去。他的话我是认同的,就算住在镶金嵌银的房子里面,也不见得就怎么开心。不过堂堂吴国的亲王住在这里却实在是。。。好在我这人不是特别在意这些东西,在初见这里的惊讶过了后,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这座王府虽然不大也不气派但走里面却收拾的很整洁,往来的下人不多,可是大都看起来很精明,也训练有素,见到尉迟炎带着我进来,纷纷恭行礼。尉迟炎带着我走进一座秀美的庭院,“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住所。叫水月居,你看看喜欢吗?”尉迟炎松开了牵着我的手,任由我在院子里闲逛起来,他则背着手跟在我的后。

    院子也不大,一个人工的池塘就占掉了半个庭院,池塘上是用木头搭建的栈道纵横交错,池糖的另一边矗立着几块矮矮的假山,假山前放置了一张石桌和几个鼓型的石头凳子,一些花草看似随意的种在院子里,旁边是几间相连的建筑,建筑中间都有回廊相通,正中的主屋上面挂了一块巨大的额匾,上书着“水月居”三个黑色的大宇,字体娟俊永,与这院子

    里的景色相得益彰。在胡阅确是没有如此秀美的院落。我一见就喜欢上了。见我面带笑意,尉迟炎略微的松了口气。絮儿和安西忙碌着将我们的东西全搬到这里,我惊讶的发现絮儿将我爹为我做的那一堆衣服全部搬来。之前没有心思看这些,不知道父母在赶往边城的匆忙之中,竟也不忘为我置办好一份嫁妆。心里一阵暖流倘过,女儿会好好的生活下去,才不辜负爹和娘的期盼。

    “回王爷,皇上已经知道王爷带着王妃回了京城,派人来转旨意,命王爷携同王妃明早朝见驾,交递国书。”平东从院外带来了新的消息。她的话让我心中动,这么快就要见我?估计是想见见我这个曾经被人抛弃过的胡国郡主,他的新儿媳妇是什么样的吧。反正更难堪的事我都经历过,见吴国的皇帝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只当他满朝文武都走大白菜好了,交递完和亲的国书,我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在这里的一个晚上我睡的并不安稳,尉迟炎就在隔壁,絮儿在西面的一间厢房里,虽然吴国已经是天,但是初的夜晚还是有刺骨的寒冷。房间里点着香炉,在清冷的月光下、这里的一切都走那么的陌生。这里外面看起来虽然不像是王府,但是里面的用度一切倒都是按照亲王的极别来的。所用的均是上乘之品。辗转与榻之上,我已经到了吴国,不知道冷千月是否知道?或许他开始为自己与我姐姐的婚事开始忙碌了吧。

    一声细微的叹息让我猛然从来坐了起来,一个人站在我的前,黑色的影子在沙帐上拉的很长。

    “别怕,是我。”就在我刚想惊呼出来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的心这才了回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还悄无声息的,吓死人,轻抚着自己的口,我瞪着他。

    “睡不着,来看看你。”尉迟炎穿着单薄的中衣,坐在我的边。“我看你好象也睡不着,是不是在担心明天?”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摇了摇头,“不就走随你上上朝,递一份国书吗?很简单的事。”

    “哦。”尉迟炎点了点头,“那是我多虑了。”他执起了我的手,黑暗中我看不清他面上的表,只听到他温柔低沉的话语。“圆圆,我们已经是夫妻,所以不要再拒我于千里。好不好?”

    “尽量。”我抽回了自己的手,上面留有他掌心的力,是啊,已经是夫妻,我会试着与他好好相处,只是心中依然有结不开的疙瘩,而冷千月是结最深的那个。在得到我的回答以后,尉迟炎搂了搂我的肩膀,“好了,睡觉吧。要不明天会顶着两个黑眼圈去朝堂的。”

    “恩。”我轻点了一下头。“你也回去吧。晚上冷,你穿的太少。”话一出口忽然想起他的武功已经完全的恢复,我说这些无疑于废话。在胡国的冰天雪地里,他都不怕冷的只穿一件单薄的黑衣。

    “我在这里看着你睡。”尉迟炎为我拉上了棉被。自己则靠在边,我本以为他在我的边我会睡不着,但是没想到,有他在边反而安下心来,也许有个熟悉的人在这陌生的环境.里让我感到有些安全,不知不觉的居然睡着了。

    天还没怎么亮就被尉迟炎叫了起来。睁开朦胧的睡眼我见天还是黑的,嘟囔着又朝被窝里钻了钻,“天还黑着呢。再睡会。”

    “起来了。”尉迟炎含笑将我从被子里拎了出来,“早朝一般都很早,你还要打粉,自然要现在起来。”被冷气一激我顿时清醒了一半,非常不愿的离开了我留恋的被窝。

    絮儿也早早的就起,可能是事先有人叮嘱过如,在进我房间的时候她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端着水进来,发现尉迟炙在我的房间里惊的一时间失了神,好久才回过味来,“絮儿参见王爷,王妃。”

    “免了。快点帮王妃梳洗。一会我命人将今天要穿的衣服送来。”尉迟炎见絮儿进来了,转出去。

    在絮儿的巧手装扮下,镜子中的我鲜活了起来,深邃的轮廓有了另外一番风韵,难怪云师傅说我变漂亮了,现在的我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依旧挤不进美女的行列。不过自然流露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出来。看着尉迟炎命安西送来的衣服,我微微的松了口气,还以又是成婚时的大红呢,幸好不是。那宫装是淡淡的紫色,颜色淡雅的如同一层含烟浮于其上,穿在上高贵中又不失飘逸,长长的裙摆拖曳于后,让材本就高挑的我更加摇曳生姿。我对着镜子转了转,忍不住笑着对絮儿说。“絮儿,原来我是个背后美女。。”

    絮儿不解的看着我,我见如一脸的茫然连忙解释道。“后面看绝对是美女,转过来就完蛋了。”

    絮儿这才恍然,围着我转了几圈,笑着说。“小姐你背后看是美女,前面看是才女。”

    “呸!”我笑着啐了她一口,“后面是朵花,前面是个疤才对。”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