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三位师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小船轻巧的穿越过湖面,进入一条窄得仅容一条船进出的水道,两侧的山峦也收紧在这里,壁立千仞,抬眼望去只能看到头顶悬崖间的一线天。

    “这里还真是特别。”尉迟炎看着这里的一切,感慨的说,“鬼斧神工。我在吴国游历多年,竟然不知道这里别有洞天。”

    “呵呵,姑爷若是进到谷内,恐怕会更加的惊讶。”周大叔笑着说。

    我也淡然一笑,“玉阿姨好吗?”

    “好!”周大叔回答道,“只是你走了以后,她找不到人陪她,天天来找我麻烦,叫我实在是有点吃不消。”抱怨虽抱怨,但是周大叔眼中充满了温柔和暖意“她跟着主人学了不少炼毒的新招,全招呼到我上了。”

    微微的一点碰撞,船靠了岸,一片延绵的花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争奇斗艳,芳香扑面。在花海的尽头隐约可见一片精舍,哪里就是师傅们居住的地方了。

    见尉迟炎有点诧异,我解释说,“这里四季如,所以常年花开不败,只是你别乱动这些花,有些能要了你的命。”这里有好多龙师傅从各地收集回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少碰为妙。

    “老太婆,快去通报主人,小姐回来了。”周大叔随手将缆绳挂在岸边的钩上,高声朝花间喊道。

    花丛深处,冒出了一片红衣,“死老鬼,又来骗我,皮痒了不是?”人随着声音飘来,如同一朵红云一般落在我们的面前,看到我笑意盈盈的站在岸边以后,那抹红云随即一声尖叫,扑到了我的上,“小姐,你可真的回来了!”

    我被玉阿姨勒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脸上满是被她亲过的口水,“几个月不见,玉阿姨还是这么......”我尴尬的笑了起来。大力的推开好像八爪鱼一样缠绕在我上的玉阿姨,她眼波流转带着无限的风看向我边的尉迟炎。

    玉阿姨眼前一亮,“哇,小姐,这个帅男人是谁?”说完抬起她那魔爪就要去摸尉迟炎的脸颊,“长的不错,可以和小云云比一比了。”

    “呸,你个死老太婆,居然敢直呼主人的名字!这么多年了,你还色心不死。这位可是咱们的姑爷。”周大叔影一闪,挡到了尉迟炎的前,一把抓住玉阿姨的手,阳光下,那殷红的指甲尖隐约冒着青色的光芒。“别胡闹,他没有内力,怎么受得了你手上的毒,你想让小姐守寡吗?”

    “切,一点都不好玩,这山庄里的人,主人我打不过,小姐又离开多,你这个老鬼我应经腻歪了,好不容易来个陌生人,还不让我动!”玉阿姨撅起红润的小嘴,瞪了周大叔一眼,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但是她的容颜依旧媚如同少女一般。

    “前辈好。前辈可是传说中的玉毒观音?”尉迟炎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恭敬的问道。

    “不认识!”玉阿姨白了他一眼,“哼,小姐,我和你说,男人都靠不住的,越是漂亮的男人越是薄,当然三位主人除外,所以赶紧把他休了,找男人还是要找你周大叔这样的,丑事丑了点,但是好在老实,你搓他圆他就不敢扁。”

    尉迟炎闻言顿时如同木偶一般,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死老太婆,说什么呢!小姐可是新婚。”周大叔连忙将她从我边拉走,“跟我回去!小姐回来了,做点好吃的去。”

    “什么?我这可是经验之谈......你这个老东西懂个!就你那副鬼模样当年还和老娘搞个小花出来呢。”

    “你怎么又提她?都说了我和她什么事没有。”见玉阿姨和周大叔又争吵起来,我笑着摇了摇头,都快吵了十年了,还是这么不依不饶的,下面就该动手了。我拽了拽尉迟炎的衣袖,轻声说:“走吧,他们还要吵至少半个时辰。”

    尉迟炎朝我抿嘴一笑,点了点头,跟在我的后,步入那片花海之中。几只散养的孔雀悠闲的在花丛中漫步,更给那旖旎的景色增添了不少亮色。

    “你不是说有的花带毒吗?怎么这孔雀穿梭在内会没事呢?”尉迟炎不解的问我。

    "它们天天的饮食中都已经加了解毒药了,动物要比人灵敏的多,能够自己感觉到危险,有些地方它们是绝对不会去的。“

    ”哦。“尉迟炎点了点头,两个人说笑间已经到了精舍的门口,惜云山庄四个大字苍劲有力。

    ”师傅!"我站在门口大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一道白色的影飞速的从门内闪出,停在我的面前,那熟悉的影,让我心头一,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云师傅。“

    白衣男子也显得略微有点激动,搂住了我消瘦的肩膀,”傻丫头,你那两位没良心的师傅叫你下山,你就真的下山啊?害我回来想你想的苦。快让我看看,在外面有没有遭罪?“

    云师傅依然那么美,岁月完全没有在他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他还是一如十多年前我初见他的那样,温润如玉,完美感的容颜上,镶嵌着一双如同宝石般璀璨的湛蓝色眼眸,肌肤胜雪,唇若朱点,松散的用发带系在脑后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幽幽的散发着黑色的光芒。不笑的时候如同冰雪仙子,笑起来嘴边的酒窝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甜美可,我知道用这样的词语形容男子是不对,但是确实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描述他的风采。小时候我曾问过师傅,为什么他的眼睛是蓝色,他笑着告诉我,他是混血儿,遗传了西方人的深邃轮廓和蓝色眼眸,还有着东方人的黑色头发,组合出他如同天人一般的绝色容颜。

    注意到我形容憔悴,体消瘦,云师傅目光一暗,”是谁让你受这么大的苦?“他沉声问道,见我满手的伤痕,他目中的怒色更盛,”是不是他?“他转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尉迟炎。

    ”不是不是!"我连忙摇头,将尉迟炎拉到边。

    “他是谁?”云师傅的目光扫视着尉迟炎,尉迟炎被看的脸一红,避开了师傅的目光。

    “他是吴国的王爷,也是我的丈夫。”我淡然的说,没有半点新婚女子的羞涩和喜悦。云师傅犀利的目光看出了我与他之间的隔阂,不冷不的对尉迟炎点了点头,亲昵的拉着我朝屋里走去。“我们进去,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怜惜的将我的乱发挂在耳后,“你看你才出去几个月,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直接把尉迟炎晾在了一边,尉迟炎只能不尴不尬的举步跟在我们的后。

    “龙师傅和风师傅呢?”没见他们两个,我问道。

    “他们在里面打起来了,我们去看看,不知道打成什么样子了。”云师傅温和的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又打?”我摇了摇头,估计又是为了那个事......不过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我是不会去过问,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为徒弟,更加没资格管师傅们之间的恩怨,打归打,三个人的感依旧很好。

    “妖孽,以后离我远点!”后面传来风师傅的怒吼声,“每次都出招!”

    “哼,打不过就骂人,你那统帅的风范和修养都去哪里了?还说我出招,你不也违规?说好不打脸的。”风师傅清淡的嗓音仿佛不沾一丝尘埃。

    “看着你那小白脸,本大爷就不爽!”

    “粗俗,我居然和你这么粗俗的人在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真是悲哀啊。”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粗俗?你那假惺惺的文雅,我看着就想吐!总之,今天云儿归我!”

    “想的美!打得过再说!”

    我就知道......又是为了这个在打架!!唉,这么多年了,两个人还是这副德行......

    “你们别打了,停一停,宝贝女儿回家了。”站定在院子里,云师傅牵着我的手,满眼笑意的看着在院子中揪斗在一起的两条人影,人影骤然分开,风师傅和龙师傅同时转头看向我们,一位高大英俊充满了阳刚之气,如同太阳神一般华美,一位素衣黑发,面容雅致干净,目光如同泉水般清澈,不沾人间俗气。

    风师傅不顾自己衣领歪斜,满头的乱发,快速的跑到我的边,将我一把抱起来,转了个圈。“圆圆!哈哈,我的小公主回家了!”这个称呼......乱啊.......不过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什么宝贝,公主,女儿,徒弟,有的时候还会叫儿子......唉,三位师傅经常脑子会搭错线。

    “怎么这么瘦?在外面谁欺负你?”将我放在地上,风师傅皱起了俊朗的眉头。龙师傅则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歪斜的衣服,拢了拢凌乱的长发,缓步走了过来,目光落在尉迟炎的上,那白净的素颜上明显留着风师傅拳头的印记,微微的有点青紫红肿。

    尉迟炎惊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当世的两大绝顶高手,居然在自家的庭院里胡打一起如同街边嬉闹的孩童,刚才那纠缠在一起的形丝毫没有半点章法路数,完全就是两个无赖在乱打一气,拳脚相加。

    见他还没回过神来,我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袖,“来,见过我龙师傅和风师傅。”

    “为什么我要排在那个小白脸的后面?”风师傅表示了他的不满,抬手轻巧按在尉迟炎的肩上,“我叫风亭尚,那个小白脸叫龙笑天。”尉迟炎骨骼一阵轻响,顿时面若白纸,疼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风师傅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他......我不是故意的......看他样子是练过的,怎么这么不经拍?”

    “粗人。”横了风师傅一眼,龙师傅素白的手搭在了尉迟炎的手腕,一股浑厚绵长的内力透过脉门传遍尉迟炎的全,他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如同白纸一般的脸色也渐渐的恢复了红润,长长的出了口气,尉迟炎这才缓过劲来。“晚辈参见两位前辈。”他恭敬的弯下腰。

    “这是圆圆的夫婿。”云师傅淡然的介绍着尉迟炎。“你叫什么来着?”

    “晚辈尉迟炎。”

    “呵呵,吴国的国姓啊,难不成你是尉迟灵夜的儿子?”从前为吴国统帅的风师傅笑着问,毫不避讳的直呼当今圣上的名字。

    “是,晚辈正是。父皇经常念起风元帅。”

    “那我们也算有缘分。你那爹还欠我酒钱没给呢。以后你再来了帮忙稍过来。”风亭尚的话让尉迟炎心头一喜,也就是说他以后还能再踏入这里。

    “慢着,你为圆圆的夫婿,先说清楚,为什么圆圆一是伤,还有你的内伤和断臂是如何得来的?”龙笑天打断了风亭尚与尉迟炎之间的对话,那双洞悉一切的睿智目光梭巡在我与尉迟炎之间,“为什么我在圆圆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新嫁娘的喜悦,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说明白,就别想走出我的惜云山庄。”

    宫斗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