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清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少时间,我终于睁开了眼晴,映入眼帘的是浅蓝色的纱帐。这是在哪里?

    “小姐,你醒了。”耳边是絮儿欣喜的呼唤声。

    “絮儿。”我动了动嘴,却感觉虚弱无比,想坐起来,头又是一阵眩晕。“你没事太好了。” 见到絮儿平安,我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本担心她会被我们连累了。那就真的对不起这个从我下山以后就陪伴我最多的姐妹了。

    “恩。是侍卫长救了我,小姐,不要担心我了。”絮儿那温柔的神态让我的心中一暖,她小心的将我扶起来,拿柔软的枕头垫在我的后。“药和粥都在着,小姐想先吃哪个?”

    “你这丫头,你看着办吧。”我靠表枕头上看着她忙碌的影,“对了,我究竟睡了几天?”

    “打平东将王爷和你从山上救下来到现在才过了4个时辰。”絮儿说着转“哎呀,我忘记了,王爷说小姐醒了要先告诉他,小姐,絮儿这就去请王爷来。

    “等等,不着急。”我叫住了絮儿已经走到门边的影,手一伸,看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雪白的绷带包扎好,活象两个粽子一样,只有手指尖还露在外面。

    “怎么了?小姐……”絮儿关上了房门,走回我的边。“你不想见王爷吗?那是你的夫君啊。”

    是啊,他已经是我的夫君了,但是我确实是不想见他,更加不知道见了面该说点什么。逃命的时候没办法不能不和他在一起,现在安全了,倒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了。我明白我这样逃避不是办法,但是……能不见就不见吧。

    “我饿了。先喂我吃点东西。”避开了絮儿的问题,我朝她微微一笑,笑的很牵强。

    “恩。我这就去拿。”絮儿见我不愿意多说,也没再多问,聪明如她,怎么会想不到我与尉迟炎之间是才问题的,只是在她走到门边的时候,她看似无意的说了句。“王爷,不是,是新姑爷很关心你,我看的出来。”说完就推门出去。新姑爷?絮儿在我的印象中好象没称呼过冷千月是姑爷,尉迟炎在短短的时间里不仅征服了我的父毋,连絮儿也朝他开始倾斜。真厉害,若是他这样的人想要笼络人心的话,应该是很快的。光是那非凡的外表就能迷惑一大片。

    他关心我……絮儿的话叫我心下一片黯然。我也知道他是关心我的,只是我自已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一个人在房间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始环顾起四周,这应该是一家客栈的客房,摆设不多,家具也有点阵旧,不过却收拾的很干净。房中的桌子和凳子上铺着与纱帐同色的桌布和垫子,只是洗的有点发白。我醒了以后光顾着高兴絮儿去了,却忘记问这里是什么他方。

    门稍微有点响动,我以为是絮儿,抬起了眼眸,门外进来的却是尉迟炎那高挑的影。他已经换过了衣服,显得神采熠熠,一扫早上的疲惫之色,服饰很简单,但是穿在他的上别有一番风致。乌黑的长发有点微微的湿润,应该是刚刚洗过澡,头发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披散在后,那长及膝际的发稍随着他的动作微微的飘动。

    见我醒着靠在边,尉迟炎清丽的面容上泛起了笑意,大踏步的走到边,“太好了,你醒了。我刚才实在等的有些累了,就去洗了个澡,真可惜没能亲眼见着你醒过来。”

    他之前一直陪这里的吗?难怪絮儿说他很关心我。心下稍稍的有些感动,我对他笑了笑,“我们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圆圆。”他用能动的右手轻轻的托起我被绷带缠绕的双手,眼中隐约带着温润的湿意,竟然不知道该对我说些什么,只是叫了声我的名宇。

    那双火的双眸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尴尬的将目光别到其他地方。这个托着我双手的绝色男子就是我的夫婿了,虽然我不愿意接受,但这就是事实。

    “怎么你看起来并不开心的样子?”尉迟炎觉察到我满怀的心事,问道,“是担心我们的安全吗?放心,这里是城镇,为了掩人耳目,我们都已经换下了装束,只是假装成普通的商贩。”

    “安西还好吗?”我想起了那衷心为主的女子。

    “恩。平东及时的赶回来救了她。虽然损失了不少的侍卫,但是我们毕竟还是逃过了这次截杀。”

    “知道是谁做的吗?”我冷声问道,平东和安西一定检查过那些黑衣刺客的尸体。害我连夜逃命,若是被我知道是谁,我一定叫他后悔曾经做过这样的事

    “她们检查过尸体,但是没有任何线索,所用武器皆是安谰境内最普通的刀,估计是刻意的为了掩饰原本的武功,幸亏是这样,要不我们的失还要大。服饰也是没有丝毫的特点。被俘虏的几个人全都服毒自杀了。”尉迟炎摇了粉头。“要查清楚还真是毫无头绪。

    “武器你确定是安谰国出产的吗?凭什么这么确定?”我有点小小的疑问。

    “因为这里的刀在头部会有个小小的弯起,与别国的有所区别”尉迟炎看着我说。“所以我们确定这些武器都是在安澜国买的。”

    “是吗?”我的心思快速的转着。“找人查一下这附近的铁匠铺和兵器店,谁曾经买过大批的刀。他们在这里理伏应该不会大老远的带着武器过来,估计是聚集到一起统一更换的兵器。碰碰运气,或许会有收获。”

    “对啊。”尉迟炎拍了一下大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他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找人查,你先休息一下。”快速的走到门边又折返回来。“絮儿呢?怎么把你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我去叫安西和平东过来看着你。”

    “不用,絮儿为我去拿粥了,马上就会回来。”我摇了摇头,我可不想要那两丫头陪着我,虽然说她们武功高,手脚伶俐也不多话,但是怎么也比不上絮儿来的亲切。

    “那好,我马上就回来。等着我啊。”他开门出去。我苦笑了一下,不等你也要等着,象我现在这样浑没有半点气力,怎么走的动?尉迟炎出去不久,絮儿就进来,端着两只青花瓷碗,都冒着气。

    “新姑爷刚来过了?”絮儿应该是遇到了尉迟炎,放下东西问我。挑了几个小菜,放到米粥里,仔细的用勺子舀了吹凉送到我的嘴边。

    吃下勺子里的东西,我点了点头,“恩。一会还会来。

    絮儿一边喂我一边说。“他刚才一直在这里陪着你,我见他实太累了,还满的脏泥,才劝他去歇一歇的。”

    “我知道了。”淡淡的回了絮儿一句,我的目光飘向了窗外,午后的阳光透过花窗照进来,洒了一地的光辉,空气中的微粒在光束里上下翻飞着,多惬意的一个午后时光啊。安澜地处偏南,虽然元节还差几天才来,不过这里已行不象胡国那样被白雪覆盖着了。窗外光秃秃的树梢已经有了几分绿意,天竟然在我不知不觉间降临了。吴国想来比这里绿意更浓了吧,都说吴国的风光旖旎,四时花开,季节分明,我在那里住了十多年都没有机会领略到。这次去了,一定要多出去走走。不经意间,我对吴国的生活竟然才了几分期待。只是想到这次刺杀,我依然心有余悸,恐怕将来在吴国的生活,并不能如我的意。想到这里,我不又叹了一声。

    “小姐怎么唉声叹气的?”絮儿用丝娟擦了擦我的唇边。

    “哦,没什么。”我抬眼看着她温宛柔美的面容。“絮儿,说真的,听我劝,回胡国吧。”

    “小姐没事做,又来赶絮儿走?”絮儿收拾着,垂下了睫毛。“难道小姐忘记了絮儿曾经说过,只有小姐真正的幸福了,絮儿才会放心离开。

    “只是,跟着我凶多吉少啊,经过这次你不怕吗?”

    “小姐都不怕,絮儿有什么可怕的?”絮儿微微的搅动着那碗很烫的草药,冉冉的蒸汽将她素白的手映染的有点水气。

    “我怎么不怕?”苦笑了一下,我注视着她,“我是没办法。谁叫我嫁了这个人?只能跟他去吴国。而你不一样的,你大好青,美妙年华不要跟着我遭这个罪了。爹从来没把你当成下人看待,听我的话吧,回胡国去,难道跟在我边真的比在将军府做表小姐好吗?”

    “小姐。若是没有老爷,就没有絮儿的现在,老爷叮嘱我叫我照硕好你。我一定要听老爷的话。你就别再说了。絮儿心甘愿的。无论小姐的未来有多凶脸,絮儿也会跟在你的边。絮儿没什么大用,不会武功,不能保护你,但是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絮儿还走能做的到。”见我还要劝她,她温的手指覆上了我的唇,给我一个温柔而又坚定的眼神,让我将想接着劝她的话吞到了肚子里。算了,絮儿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一旦她决定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

    “那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姐了,叫我圆圆好不好?”我的手不能握住她的纤掌,只能夹起她的酥手。

    “呵呵,这个可以,有外人的话,我还是叫你小姐。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圆圆。”絮儿朝我点了点头,端起了那碗已行不怎么烫的药汁,“喝吧。”

    一股腥臭的草药味道扑鼻而来,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嘴一扁,“这是哪个大夫开的药啊,这么难闻?”

    “这乡野之间,哪里请的到什么好的大夫。”絮儿将药放在鼻下闻了闻,眉头也皱了起来,“是啊,真是难闻,要不算了别喝了,喝坏了肚子可不得了。小姐你给自己开副药,絮儿去抓了重新熬过。”

    “又叫小姐?”我瞪了她一眼,絮儿一吐舌头,“圆圆……”

    我心满意足的笑道,“这才对嘛。来啊,笔墨伺候。”

    絮儿的目光落在我包的严实的双手之上,掩嘴笑着说:“你还真走长本事了,手包成这样也能拿笔?还是你说我写好了。”

    我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手,笑了起来。“也好。”

    絮儿将那碗臭哄哄的药汁放的老远,“别靠近了,让你感觉恶心。”取出了笔墨,“小姐,哦,不!圆圆!你说吧。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