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在狼群的虎视眈眈下,我再也没了睡觉的愿望。不自觉的贴在尉迟炎的边,我生怕那照亮我们生命之路的火光会熄灭掉。

    “别怕。狼是很有耐的动物,不过只要我们坚持到天亮它们就会自行的散去。它们基本不在白天活动。”看出我心中的恐惧,尉送炎出言安慰着我。

    “哦。”眼晴盯着潜伏在黑暗处那几点幽幽闪动的蓝光,我点了点头。

    尉迟炎拉过我磨的几乎没才什么完整皮肤的手心,对着明亮的火光仔细的看着。“有很多木刺扎进去了。我替你挑出来。”

    “拿什么挑?”

    他看了看我,抬手取下我头上一根金簪,“用这个试一下,你忍着点疼。”用胳膊夹住我的手臂防止我乱动,“怕的话,就不要看了。”

    我确实有点怕,别过了头去,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轻点。”说完闭上眼晴,唉,疼就疼吧,要是木刺在里面不弄出来,感染就不好。

    尉迟炎用自己的右手小心的拿着鑫簪尖锐细长的底部在我的手心翻找着,他的动作很清缓,开始我以为会很疼,手上还紧张的使着劲,后来发现,原来的手已经疼的很麻木了,发簪碰到只是有威觉而已,并没加重那种疼痛,我浙渐的放松了下来。

    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在自己手心查找木刺的尉迟炎,面前燃烧的火光将他的侧脸映照的明暗相间,那两片薄如蝉翼的睫毛下面,渲染上一层暗色,挡住了他原本就很明媚的眼眸。高而直的鼻梁下,那两片紧抿在一起的双唇,显示了他非常专注在我的手上。他真的很美,不是柔弱的美,而是带着刚毅和果断的阳刚之气。流云也很美,可是与他完全不同类型,流云隐约带着点哀愁和柔,而尉迟炎那出尘脱俗的容貌下是一颗果敢的心。唉,生在帝王之家就一定要做帝王才会快乐吗?

    看着他完美的侧脸,我忍不住想,笑傲江湖,快意人生不是更好?或许没了那么多的算计和心计,我能与你好好的湘处下去。只是现在……我微微的在心里叹了口乞,将目光转向那堆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冷千月现在过的好吗?若是他不那么任妄为,他也走个不错的人,只可惜,这么多年的残疾,让他变的有点孤僻和不近人。若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那么倔强,事事顺着他点,或许现在我们已行合好,快乐的在一起了。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的浮在心头,恍若昨,又犹如在梦中。悲过,喜过,哭过也乐过竞也是有血有,我的脸上的表也随着心里往场景再现,或喜或悲,完全的表现了出来,却是悲的多,喜的少。罢了!都过去了,还去想这些做什么?他也将有他的新王妃,我对于他不过是新王妃的妹妹而已,一个已经远嫁他乡的亲人。

    “在想什么?”冷不丁的,边的尉迟炎开口问我。

    “啊?”我回过神来,转眼看着他。

    “已行挑好了。”他将粘着血的金钗随手放到自己的杯里收了起来,看着我问道。“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连挑好了都不知道?”

    我这才注意到他已经松开了夹着我的手臂,收回自己的双手,我看了看掌心,“我在想过去的事。”不想隐瞒什么,但是也不想告诉他我在想冷千月。

    “在想冷千月吧?”我终究还是没瞒的过他如鹰一样犀利的目光。沉默代表了我的默认,他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我以为,我们如此的共渡患难,你或许能多想我一些。”

    他的话让我微微的有点难受,不过嘴上还是顶了回去,“你就在我的边,有什么好想的?”

    他深深的看着我,那黝黑的眼眸中闪动着两个小小的火苗,“难道我离开你,你就会想我了吗?”

    不知道该如回答他,我别过了我的脸,看着树丛中依然对我们耐心监视着的狼群,“说这些做什么?你不我,我也不你。我们之所以成为夫妻,完全是个笑话,一个让我们两个都笑不出来的笑话。”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他的低沉的声音里隐约蕴涵着几分颤抖和几分怒气,“笑话而已?”

    “不是吗?”我转过头来,“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皇上赐了婚,看看我的样子,再看看你的样子,你认为我们是相配的吗?尉迟炎,别骗你自已了,你心头理堙绕的是小宛,你娶我只是因为我能帮助你,但是可惜的很,我已行下定决心置事外。我会跟在你的边,不过不是因为我你,只是因为我们是夫妻关系,我是胡国的和亲郡主,这是我作为胡国子民,大将军之女的职责。明明是夫妻,却不相,本不就是个笑话?你喜欢小宛,而她的丈夫对我有好感,难道不也是个笑话?嫁冷千月的原本应该是我姐姐,可是我却代嫁了,转了一个大圈子,他们还在一起了,而我跟着你去吴国,难道不也是笑话吗?”目光湛湛的看着他那张俊美的面容,“这是老天在和我开玩。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他移开了注视着我的目光,微微的垂下头,长长的出了口气,“我不你不觉得这是笑话。我觉得是缘分若不走你姐姐逃婚,你就不会代嫁,你不穿冷千昊的衣服,我就不会错误的把你当做是他。更不会将你绑架走。要是你在那木屋里任由我内伤发作,丢下我不管,我就不会被你的善良所感染。不会想认识你,接近你。你一次又一次的信任我这个来历不明的江湖客,让我感到很温暖。你若不被冷千月休回家,我又怎么再才机会前去求婚?你若不是当年龙先生和风将军唯一的徒弟,我就算再不得父皇的欢心,他也绝对不会应我娶一名被别国王爷休回家的女人做王妃。”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所以我觉得你和我是有缘分的。”

    我没有再在做任何评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不能把我所想强加给他,而他也不能动摇我的感觉。虽然他说起来好象是有点道理,一切一切都好象是冥冥之中已经注定的那样,但是我依然不能忘记那树老梅下冷千月清冷孤寂的影,不能忘记尉迟炎利用我的同心而算计我的事实。或许是我太过执着和倔强了,我若能软下来几分,事就不会这样。在惜云山庄这么多年,我学了太多的东西,就是有一样没学到,那就是这一课。三位师傅自已整天沐浴在绵绵的意之中,唯独将他们唯一的弟子这一课给遗漏了。

    “又在想什么?”见我不再说话,尉迟炎忍不住又问我。

    “在想我的师傅。”这次我依然老实,嘴角微微的一牵,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走什么样子的?”尉退炎来了兴致,好奇的问我。

    “你见了就知道了。” 我故做神秘的说,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我那几个师傅之间的事,我不知道他能不挑接受他们。我也知道贵族有些人会豢养男宠,包养小棺,不过那都走上不了台面的事,像我师傅他们三人惊世骇俗这样公开在一起的还真是几乎没有。只是他们也受不了压力,选择了避离尘世,过着归隐的生活,留给世人的只是他们过往的辉煌,和对他们风姿无限的遐想。

    不过关于我师傅们的谈话倒是减低了我与他的隔阂。两个人好象忘记了刚才的不悦,说起了我小时候的事,我说的眉飞色舞,他听的微笑连连。

    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流逝了下去,直到早起的晨乌扑棱着翅膀在树丛中飞起觅食,我和尉迟炎这才发现原来天边已行泛起了鱼肚白。

    “天亮了。”我兴奋的站了起来,朝四周的树林看了看,惊喜的发现那群狼好象已经撤退了。“看,狡好象也走了。”激动的用胳膊拱了拱边的迟送炎。

    “是啊。”尉迟炎跟着我笑了起来。“一晚上都没有人追上来看来刺客也已经退了。我们还是原路返回吧。”他用右手扶住了我,“你能走的动吗?”

    “应该还好吧。”休息了半个晚上,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体力还是恢复了不少。我点了点头。“放心,我不是那么柔弱的人,会坚特的。”

    给我一个嘉许的眼种,尉迟炎开始弄灭地上的火堆。看着他将最后一点灰烬踩灭,我笑着说,“我们实在应该感谢你脚下的那些被烧成灰和碳的树枝,若不是它们,我们两个现在恐怕已经完蛋了。”

    “呵呵,走吧。”轻轻的弹了弹自己的衣衫,尉迟炎潇洒的对我一笑,明明就是一头的乱发,一已经沾染了血和污泥的破衣,偏偏他还如浊世佳公子一般给人飘逸潇洒的感觉。我知道我绝对是不行了,绝对和叫花子没什么区别。与他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我要靠服饰来装点,而他却装点了服饰,想来真叫人泄气。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还没有走多远,就隐约的听到山林间有人呼唤的声音。“王爷!娘娘!你们在哪里?”

    我看向了尉迟炎,尉迟炎显然也听到了这喊声,惊喜交加的也看着我。

    “是在找我们的吗?”我不确定的问着尉迟炎。

    尉迟炎给我一个声的手势,示意再听听是不是。

    我们两个停住了脚步,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那远远的呼唤声,“王爷,王妃娘娘,你们在哪里?”

    这次我们听的真切,“真的是啊!”我兴奋了起来。

    尉迟炎也和我一样开心, “我们在这里!”他高声的喊了起来。

    “等等等!”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朝他打着手势,“嘘!!别激动,万一是刺客假扮成侍卫,那我们不是自投罗网?”

    “放心。”尉迟炎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这声音是平东的,你仔细的听听的。”

    我仔细的又听了听,那声音清亮,确实有点熟悉。“天啊,那么说我们得救了?”

    “是啊,得救了!”尉迟炎非常肯定的朝我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笑着说,眼前一黑,连来的奔波劳碌,再加上昨天晚上的惊吓,体力过支,让我在得知自己得救的那一刹那,终于意志崩溃,晕倒在尉迟炎的面前。

    我最后的意识残留的是尉迟炎那双焦急不安的眼眸和声声真切的呼喊声。“圆圆,圆圆,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