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赏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信不信由你。我娘自是不愿意我的样子给外人看到,从小我就带着面具。”躺在铺上的黑炎仿佛陷入了对往时光的回忆之中。那散落的青丝映衬着白晳似雪的脸色,白的近乎于透明,闪着莹润的光辉,本睁的星眸眼神迷离,微微低垂的睫毛如蝶翼,同样苍白的唇微微张着,虽然没有血色,却依旧人。

    “是吗?”我略微有些惊讶,那面具是从小戴到大的?“你一直扣着面具,你爹不反对吗?”

    “我爹?”一抹讥诮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唇边,“自我生下来以后,就没见过他几次。”黑炎沙哑低沉的语调里有着几分苍凉的愤恨,让我的心隐约一动,“你们不住在一起吗?”

    “在一起?呵呵。”那抹笑容加深在他的嘴边。“是在一起,不过我只有在重大的节才能远远的看到他。他从来不来看我们母子。有如此的爹还不如没有。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还有我这个儿子。”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的心里微微的起了一些疑虑。“你苦追冷千昊不放,又找人监视我们,没有一定的背景是不可能做到的。还有那镇北王又是怎么回事?”

    黑炎紧紧的抿起了嘴,那黑眸中燃起了两团黑色的火焰,“现在才想到问我,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你一直都这么后知后觉的吗?”

    “不是。”我摇了摇头,“我真心把你当朋友,总觉得你既然不主动说,我不该窥探你的**,保是你刚才提到你的爹,才让我不得不问。”

    “为什么?”

    “只有在重大的节才能见到你的爹,若是我没猜出错的话,你的份不低”我淡然的扫了他一眼。“我为胡国大将军的女儿,帮朋友没什么问题,但是若是糊涂的掉到什么陷阱里,害自己倒也就算了,万一牵连到我的家人那就真的是罪过了。”

    “呵呵,你着急啊。我还真不想告诉你。你能怎么办?”黑炎略微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头,换了个姿势躺着。”

    “冷千昊已经发出了告示在通缉你。”我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奖金不低呢。”

    “你缺钱用?”黑炎这才抬眼看了我一下,语气清冷的如同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暂时不缺。”我朝他笑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只有在重大的节才能看到自己的父亲吗?黑炎怎么好像是个不受宠的妃子所生的皇子一样。我一边走去厨房,一边想着心事。若他的份真的如我猜想的那样,那我该怎么办?胡国和吴国虽然表面相处还算友好,但是实际上是暗涛汹涌,胡国一心超越吴国,吴也在不着痕迹的打压着胡国。我若是私下交接吴国的皇子,被人参到皇上那里,我爹可真的会有麻烦。心头一团乱麻,刚走到厨房的门口,福嫂正好端着药碗出来,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还好,药没洒,姑娘,我还说去给你送药呢。现在你来了正好,快点拿去给那公子喝下去吧。”笑着将药碗递给我,我接了过来。“多谢福嫂了。”我朝她略微的点了点头。

    “谢什么,对了,我熬了一些粥,姑娘一并拿去。那公子已经饿了一天了。要吃些东西的。“说完她去取了一只托盘,将一碗清粥和一碟小菜,连同我手上的药碗也放了进去,重新交给我。

    ”来喝药。”我将托盘放到了房间中那张简陋的桌子上。

    扶着黑炎坐了起来,取过枕头掂在他的后,让他舒服的靠在炕边,我端起了那碗药小心的挖了勺放在嘴边吹凉了,然后送到他的唇边。“小心点,有些烫,也有些苦。”

    黑炎没有说话,只是张开那两片没了血色还有点干裂的唇将黑色的药汁喝了下去。两个人就这样我一勺,他一口的,谁也没再话话,房间里安静的只有勺子不小心碰触到碗沿才发出的声音。将一碗药喂他喝下去,我又端起了那碗粥,递到他的嘴边。

    他头一侧,抬手一推,“我不想吃。”

    他的手无意中推到了我被烫伤的地方,疼的我手一抖,没拿住手里的碗,掉到了地上,粥也撒了一地。

    “对不起。”黑炎显然没想到他那无力的一推会打翻粥碗,愣了一下,随后看到我那又肿又被涂得黄黄的手背。“你的手怎么了?”他的目光一黯。

    “哦,刚才煮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沙锅的边了。”我蹲下来将地上的碎片一块块的拣起来,又拿来毛巾将地上的粥一一的收起来。

    黑炎一直靠在边,默默的看着我忙碌着。

    “我再去拿一碗给我。”收拾后我站了起来,刚想出去,却被黑炎叫住了,“等等!”

    “什么?”我转看着他。

    那双潋滟着秋水的眼眸紧紧的盯在我的上,“你为什么对我如此”他的螓着侧了一下。“上次我错绑了你,你明明有机会自己跑掉的,为什么不跑?为什么要救受伤的我,难道你忘记是我把你打伤了吗?后来我去找你,为什么要给我治伤的药?为什么你会轻易的相信我这对你来说是来路不明的人?在地牢里,你又为什么帮我逃跑?既然你相信我,为什么又帮冷千昊打伤我?既然帮了他,为什么又将我带走?现在又对我这么好?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笑了起来。“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为什么,叫我怎么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更加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许子过的太闲了,要找点刺激。”我垂了下自己的眼帘。“别问为什么了。若要问的话,就问问你上次为什么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将我救下来。其实我的死活可能与你没有什么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微妙。”

    “你过来。”黑炎朝我招了招手示意让我过去。

    我依言回到了炕边,他拉起了我被烫的那只手,仔细的看着。“烫的严重的。”他的手指轻轻的碰触到我已经起了水疱的手背,引起了我一阵疼痛。“嘶。。。。”我连忙抽了回来。“别动,很疼的。好在不是烫在你上!”瞪了黑炎一眼,我龇牙叫着。

    我的动作将黑炎逗的笑了起来,那一笑顿时让这陋室蓬荜生辉,灿烂如星辰的眼眸中闪动的笑意直接传递到人的心里,看着他的笑容,我忽然有了点感动,还是一次见他这么笑,若是能留住这样的笑容,让我再疼一下也无所谓。这次不是我犯了花痴,而是感觉黑为炎总是活的很沉重,肩膀上背负的太多,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就连自己稀世的容颜都要掩饰起来,真的就这么不能见人吗?还是因为太过美丽,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觉得是有这个可能,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娘活在一种黑暗之中,让他也跟着活在那样的影之下。就连面对自己的喜欢的女孩,都不能用真面目去面对他。因为接触越多,越觉得他活的太累,这样的他叫我感觉有点莫名的心疼。绝美如他,应该充分在阳光下享受着生活,接受别人慕的惊艳的目光,如今却只能带阒一副冰冷的面具,一是伤的独自行走。

    见我愣愣的看着他的容颜,他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了,“原来你也是这般模样。”说完他翻了个背对着我。

    我是什么模样/被他说的有点莫明其妙,端起那堆垃圾,我转出了门。

    门外的闹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名壮士的汉子在福嫂和小丫的环绕下,爽朗的笑着。见我出来,福嫂连忙向我介绍着,“姑娘,这是我们当家的,今天提前回来了,原来昨天他就出山了,去镇上将猎物卖掉又遇到大雪,所以才耽误了回家。”

    看着他脚边堆放的大包小包,我这才想起来,已经快到元节了,进山的狩猎人是时候出山将猎物换成年货了。“先生好。”我朝他微微一弯腰。

    “呵呵,姑娘?他明明就是。。。。”那汉子吃惊的看着我,这一男人的打扮还真能糊弄人,至少他就没看出我是女人来。

    “她就是我刚才和你提起的姑娘啊。为了行走方便所以才换的男装。”福嫂连忙解释道。

    “哦。”那男人点了点头,眼睛却一直盯在我的上。“这位姑娘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他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着。

    “又说胡说。这姑娘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你这个粗人哪里能见的到?”福嫂笑骂着。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满镇贴的都是你的画像。。。。”那男人一拍脑门,“没想到你居然在我的家里。小姐,官府找你找的紧啊。”

    他的话让我暗暗吃惊,完了。。。。还是被人认出来了,看来冷千昊没少浪费纸张。朝那男人讪笑了一下。“多有打扰,我这就走。”

    “哎。。。别走啊,小姐,官府可是出了两千两银子找你啊。”那汉子挡在了我的面前。“所以你不能走,你一走,我的钱可就飞了。”

    这乡野的男子还真是直爽。。。。。连小人做的也这么爽快。我愕然的看着他。“婆娘,看着这位小姐,我这就去报官。若是这小姐跑了,你就等着吃顿生火。”那汉子对福嫂说完,立即转就走。

    “这。。。。。”福嫂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她当家的让她看着我,福嫂对我抱歉的一笑,“小姐。。。。这。。。。。。我也是没办法的,我当家的那脾气。。。。”

    “不妨。”我直接走到厨房从笼屉里取了几个馒头用手绢包了起来,揣在怀里,然后又掏也了两千两的银票塞到福嫂的手中,“这个你拿着,再不认识字也应该知道这是钱。”我淡然的说,“我现在就带着那位公子走。放心,有了这些钱,你当家的绝对不会为难你。”

    “这。。。。”福嫂为难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银票。“可是。。。。。。”

    “没有可是。”我断然的打断了她的话。“若是我强行要走,你想拦也拦不住。你应该知道我的份不低,得罪我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恐吓着她。“刚才给你的银票足足有两千两,就当是我在这里蒙你照顾一天多的感谢金。你对你那当家的也算交代的过去。”

    说完我丢下还在发愣盘算的福嫂,直接推门进了屋。

    “我们走,离开这里。”我将黑炎从上拽了起来,将面具扣在了他的脸上,用棉被将他裹了起来。

    黑炎见我的模样,知道是因为行踪败露,也没有多说,“我自己能走。”他摇晃着走了两步,腿一软就要倒到地上,被我及时的拉住。“别逞强了,等你自己走出去,黄花菜都凉了。”架起黑炎的躯,我还不忘将他的剑拿着。

    小笨马载着我和黑炎跑出了那农家的小院,四蹄翻飞,朝着边境的方向跑去。希望能在天黑之前再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这次黑炎坐到了我的后,寒风吹得我的脸生疼,为了帮他挡住冷风,我还是直了自己的腰板。

    “你感觉怎么样?”我问着后的黑炎,他裹着棉被,应该是不会冷,为了怕掉下去,他的手握着我的肩膀。

    “还好,死不了,放心吧。”他微弱的声音从我的峰后传来。

    “别睡着,睡着就可就要掉下去了。”我大声的说。

    “我又不是白痴。”他的话让我大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