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面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姑娘要的水已经烧上了,等会就开了。”福嫂见我红着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出言安慰着我,“姑娘不用太担心那位公子的体,看他高高壮壮的,一定不会有什么事。”

    “希望是这样的。”谁知道呢,看来经过这次,我必须要将黑炎送去惜云山庄了。我已经没有能力来帮他恢复内力,能做到的只有我的龙师傅和风师傅两人。帮他恢复需要有强大的内息引导,我半点都没有。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的让他退烧,然后护住他的心脉,支撑到山庄。

    “福嫂这里有治疗风寒的草药吗?”我抬起眼看着福嫂。

    “怎么了?那公子发烧了吗?”福嫂用手在围裙上面抹了两下,走到厨房的角落,拉开地上一个旧柜子的抽屉翻了一通,“原来备了些草药在家里的,好像都用光了。”说完她拎出一个瓶子交到我的手里,“这里是我家那口子有喝的酒,很烈,你拿去给那公子擦子,很管用的,有次我家那口子发高烧,我也是这么做的。”

    我接过了瓶子,她说的方法以前师傅也曾经说过。如今没有草药,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我点了点头。“那劳烦福嫂帮炖点姜茶。”

    “恩,姑娘不用担心这个,快走吧。”福嫂还倒了一盆水端给我。“一会我去找件干净衣服拿给你,你帮那公子换上。”

    “好,多谢福嫂。”将酒瓶夹在胳膊下面,端着那盆气腾腾的水,走到院子里。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天也暗了下来,我在暗自庆幸自己正确的决定。

    “黑炎?”将水放在炕沿上,见黑炎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用手推了推他。“你还好吗?”

    依然没有回答,我心一惊,连忙将他的手从被窝里掏了出来。还好,脉息虽然紊乱,但是没什么命之忧,应该是晕过去了。

    看着昏迷中的黑炎,我忽然很想揭开他脸上的面具。认识了这么久,我连他的样子都没见过,或许哪天他摘下面具从我的边走过,我都不会知道他就是曾经救过我,也被我救过的人。

    手指碰触到那冰冷的面具之上,我的心里在激烈的交战着,揭开还是不揭开?他的长发散落一,毫无生气的安静的躺着,若是我现在看一眼再将面具为他盖上,他肯定不会知道。只是。。。。。。他曾经说过,见过他容貌的女人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被他杀,二是成为他妻子。这两条路我都不想,怎么办?到底要不要看?看一眼?他不会知道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理智,我的手紧张的都有点抖,就在手指接触到面具的边缘的时候。。。。。。。

    “姑娘。”福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吓的我一哆嗦,和做贼的一样收回了自己的手。

    “什么?”我连忙走过去将门打开。福嫂胖呼呼的脸上带着笑容站在门口。“看我糊涂的,忘记给你毛巾。我还拿了一我那当家的衣服。你先给公子凑合换上。”说完她将衣服和毛巾塞在我的手里,还朝里掂脚看了看。(我的个子很高=。=!!)“那公子没事吧?”

    “晕过去了。”勉强的朝她笑了笑。

    “呦,那可不好,我铁打的子也经不起高烧。姑娘还是快点帮他把体漫降下来。我去把生姜茶烧好。”福嫂收起了笑容。我朝她感激的一摆,“真是太麻烦您了。”

    “别这么说,你们小两口也不容易。出门在外的,谁还不遇到什么事了?倒是苦了你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为了这位公子现在顶风冒雪的出来,还要照顾他。姑娘,要是你累了,就和我说,我来照顾他。”

    “我没事。福嫂先忙您的去吧。”再让她啰嗦下去,不知道又要幻想出什么来。。。。。我连忙摇手。送走了福嫂,关上了房门,我看着带着面具的黑炎叹了口气,算了,若不是福嫂这么一搅和,我现在已经看到了他的容貌。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既然老天都不给我机会,那何必去强求?或许哪天他会自己给我看也说不定呢。

    放弃了心中要看看他的念头,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捧着衣服走到炕边。

    “多有冒犯了,黑炎。”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声,解开了他的衣带,拉开单薄的黑衣。麦色有肌肤露了出来,那柔软而又结实的触感仿佛一匹上好的丝绸包裹在钢板之上。均致精美的锁骨在肩膀上若隐若现,宽广的肩膀下,起伏的体曲线勾勒出一副健美的男体,紧致的腰,修长的双腿。他的体完美极了,心敛住自己的心神,我骂了自己一声,先用毛巾将他上的血污擦去,又蘸着烈酒擦遍他的全,最后才将那干净的衣服为他换上。等全部折腾完,我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黑炎很重,昏迷中的他完全没有一点配合,加大了帮他穿衣服的难度。拉起被子将他重新包裹好,我捶了捶自己的腰,端起那盆已经被污血沾染的水,走向屋外。

    “姑娘,他还是没醒吗?”福嫂正在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子,小丫则在一边帮忙摆着碗筷。

    我摇了摇头。“衣服已经换过了,烧还没退,估计没有那么快醒。”福嫂从我手里将脏水接过去,“这个给我,你去陪着他,我让小丫把姜茶给你送过去。”

    “恩。谢谢。”我点了点头。

    “谢什么,你们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懂礼貌,不过和我不用这么客气。”福嫂笑着对我说,“一会就可以吃饭了。喂那公了喝过姜茶,你就先出来吃点东西。别你也病倒了,那就麻烦了。”

    小丫跑去厨房将冒阒气的姜茶端给了我,姜茶是用一只粗花大碗装着的,瓷摸在手上有些粗糙。向小丫道了谢,我端着碗进了房间。

    扶起黑炎的体让他靠在我的肩头,他依然很,头无力的搁在我的肩膀上。拿起碗中的勺子,我却犯了难,面具上只有眼睛部位有两个洞,这个。。。。。怎么喂药啊,要想喂他的喝下姜汤就必须将他的面具拿掉。

    “这个可不能怪我了。要怪只能怪你的面具设计的太不合理,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在内。”我晃了晃黑炎的体,“要喂你喝东西,只能拿掉你的面具了。你醒了要是发现的话,可千万别杀我。”

    刚想抬手将他的面具拿掉,肩头的黑炎微微动了一下,我心里一喜,连忙将碗放到炕头上,“黑炎?”轻轻的摇动着他的体。

    面具下,那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眼帘缓缓的抬起,对上了我带着喜悦的眼睛。“黑炎,你真的醒了。”

    “这里。。。。。”黑炎挪动了一下体,向四周看了看,“还是那间农宅?”

    “那当然了。你刚才都昏迷了,还能指望我把你搬走不成?”我笑着说,只要能醒,我心里的石头就落了一半。手指按住他的脉搏,心下一片凄然,竟然一点内力都没有了。都怪我不好,竟然指导着冷千昊将他打成这个样子,如今的他比瓷娃娃还要脆弱几分。

    发觉自己靠在我的怀里,他挪动了一下体,想要躲开,却是虚弱的只是朝边上歪了歪,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换掉,他抬眼看向我,“我的衣服是。。。。。”

    “是我换的。”我指着被我扔到地上的黑色衣服,“那些衣服又脏又破的。不定期染了你的血,所以就给你换下来了。”

    他的目光一闪,垂下了眼帘,躲避开我的目光,“我的脸。”他失声叫了出来,伸手摸向自己的脸,确定了面具还在,他抬起双眸带着疑问看着我,“你。。。。。没有揭掉我的面具?”

    “呵呵,你很希望我揭开吗?”我笑了起来,本来是准备揭的,后来念头被我打消了。等你自己愿意给我看的时候我再看吧。对了,下次打造面具的时候,别忘记留下能吃东西的地方出来。我要喂你喝姜汤都没办法,刚想拿掉你的面具,你就醒了。”我重新端起那只大碗塞到他的手里,“现在你自己喝吧,趁,凉了就没那个效果了。放心,我保证不看。”说完我转过了自己的头。

    感觉黑炎的体微微有点发抖,我问道:“你很冷吗?”

    “不。”黑炎回答的很淡漠。那语气有点让我微微感到难受。

    “好了。”黑炎喝掉了那碗姜茶以后,碰了碰了我。“哦。”我这才回过头,将碗接过来,扶着他躲了下来。为他将棉被盖上,“你饿不饿?”

    他慢慢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发烧是这样的,没有什么胃口。我去帮你煮点清淡的粥,你多少吃点。”拿起碗刚想出门,手碗却被黑炎滚烫的手拉住。“怎么了?”

    他看着我,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闭上了眼睛,“你走吧。”

    “恩,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我是说,你离开这里,离开我。”

    我又转过来,看着躺在上的他,“为什么?”

    “我武功已经散去,会有仇家找上门来。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那我保护你也是一样。”我的话让他睁开了眼睛,那双黑眸由于发着高烧有点微微的变红,“你保护我?”

    “对啊。”我点了点头。

    “别逗了。”他咳嗽了起来,“你连自保都成问题,别天真了,你知道我的仇家都是些什么人?到时候把你拨皮拆骨你都来不及出声哭。”

    “随便你说什么”我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反正我是被人吓唬大的。总之这次我是一定要把你送到我师傅的手上了。只有这样,你的功力才能恢复。”我顿了顿,“好了,不和你胡扯了,你说那么多话,很费神的。还是多多休息,先把烧退了,我们再讨论其他的事。”说完我转离开了那房间。背后我能感觉到黑炎的目光在注视着我。他说的对,他的仇家都不是吃素的,一旦他失去卓绝的内力,他就好像失去坚硬外壳的蚌一样,只能任人宰割,而我是间接造成这个局面的人。我更回不能再让他出半点差错。是我对不起他在先,若不是将他安全的送到我师傅那里,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