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裂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我的心头一,一冲动就想马上点头答应了他,可是转念忽然想到楚楚看冷千月时的眼神,我又冷静了下来.后若是真的在一起,我如何面对容楚楚?“等你做到我那三个条件再说吧。”我的神色黯淡了下来。

    “你真的要我在人前出丑?”冷千月的眉头一皱。

    “呃?”我抬起了眼眸看向他。这个我倒真没想过,我的本意是出一口窝囊气,可是现在却是因为容楚楚说她也喜欢冷千月。

    “圆圆,我是真的喜欢你,你那三个条件就算了吧。”冷千月握起了我微微有点发凉的手。“我堂堂一个亲王,如何能被你将军府的下人打骂?”

    那我之前就活该被你王府的侍卫用棍子打?算了,不想和他计较这些。我转过去,默默的用大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心里隐约有点不舒服。

    “容圆圆,你看着我。”冷千月却不依不饶的将我的体掰了过去面对着他,“你喜欢的吗?”那双黑眸固执的看着我。

    我自己是喜欢你,若不是因为喜欢你,我怎么会因为你与容楚楚在一起而感觉到难受?“是,我是喜欢你。”我缓缓的点了点头。

    笑容在冷千月的唇边绽放开来,“那不就完了吗?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完成你那三个无聊的条件才肯嫁给我?”

    我那三个条件很无聊吗?让你向我爹爹赔罪难道错了?你不尊重老人,跑去我将军府大吵大闹,难道是我将军府的错?让容楚楚死心还不是为了将来免于纠缠不清?至于最后一条,虽然是委屈了你,但是我受的罪不会比这个小,况且你也在皇上的面前答应能做到了,如今又来反悔?

    见我迟迟不说话,冷千月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松开了握住我肩膀的双手,他木然的转,“既然你执意要我去做到那三个条件,那好,我会去做。”

    看着他缓步离开的背影,一股说不出的酸涩萦绕在我的心头。呆呆的站地上,为什么幸福的感觉总是稍纵即逝?让我摸的到,但是又握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絮儿走了进来,见我愣愣的必呆,絮儿叹了一口气,接过我手中的毛巾,拉着我坐在了边,为我擦拭着头上的湿发。

    “小姐你与王爷又吵架了?”

    吵架?这次倒真的没吵架,不过我现在的感觉却比吵架了更加难受。我的摇了摇头,“没有。”

    “那是王爷又欺负小姐了吗?”絮儿温柔的话语触动着我内心最脆弱的神经,鼻子微微的有点发酸,连眼眶也有点涩涩的。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别多想了,他哪里欺负我了。”

    “那小姐怎么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刚才还和王爷有说有笑的呢。”絮儿将我的头发擦干后,拿梳子仔细的梳理着。

    “别问了。”我摇了摇头,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冷千月的毛病是不少,可是自己还不是免俗的喜欢上了他。喜欢他不代表一切都要顺从他啊。若两个人在一起只是因为互相喜欢那么简单就好了。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不美丽的面容,心里隐约有点怅然。

    二天,冷千月一大早就准备出发带我回京城。

    “这么着急干什么?”我笑着说。“这里景色不错,不如在这里多玩几天啊,反正回去又没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可玩的。”冷千月漠然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冷淡的让我有点心惊跳,怎么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与冷千月坐在同一辆马车上,我的内心有点忐忑不安。马车缓慢的移动起来,车轮碾过地面,发出了有规律的响声。

    “为什么不说话?”我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低头用手指绕着自己的衣带。

    “不知道说什么。”冷千月的回答让我微微一愣。我抬起头看向他,“不知道说什么?”也是,其实就连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沉闷而诡异的气氛在车厢里弥散开来,重重的压在了我的心头,压的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冷千月长叹了一口气,胳膊绕过了我的肩膀,将我搂到了怀里。

    “你……”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赢了。”冷千月捏了捏我的鼻子,“我会去向你爹道歉,接受你那三个条件。”

    “恩。”我点了点头。

    “怎么好象你还是不开心的样子?”冷千月朝我皱起了眉头,“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笑一笑。”

    笑什么?我半点想笑的意思都没有。答应的如此不愿,好象是被我的一样。

    “既然不愿意去做,为什么在你父皇面前要答应那三个条件?”靠在冷千月的怀里,我轻声的问着。

    “那个时候容的了我不答应吗?一来我要让父皇觉得我谦恭有礼,二来也不能让三哥随便就挑唆了我们的关系。”冷若冰千月微微一笑,“出丑就出丑吧,反正也是为了你。”

    他的话让我听了感到极其的别扭,什么叫出丑就出丑吧?反正也是为了我。

    “若你真的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去了。”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又闹什么别扭?”他的眉头又皱到了一起。

    “什么是我闹别扭?”我忍不住声音大了起来。“好象一直闹别扭的都是你吧。”之前就对我诸多挑剔,嫌弃我的样子不好,现在又好象委屈了自己一样。

    “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我都答应你那三个无聊透顶的条件了,你还要我如何?现在无理取闹的人是你。”冷千月搂着我肩膀的手逐渐的松开,不耐的绪爬上了他的眉梢。

    我无理取闹?我失笑了起来,冷千月还什么都没为我做过呢,就说我无理取闹。我推开了他的体,“好,就当我无理取闹好了。”头转向了另一边,为什么每次都要闹到这种地步?之前是这样也就算了,现在都已经知道互相喜欢对方了,还是这样,真的让我有点忍受不了。冷千月你那以你自己为中心的小孩子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也许是感觉到行程过于沉闷,冷千月清了清自己的喉咙,“是谁救了你?”

    现在才想起来问?我瞟了他一眼,“一个朋友。”

    “朋友?你有朋友在胡国吗?”冷千月显然有点诧异,“不是说你刚回胡国就嫁给我了吗?之前你一直在你师傅那里。”

    “为什么我在胡车就不能有朋友?”我白了他一眼。

    “那好,不过你那朋友是如何知道你出事了呢?”冷千月没有理会我的不满,接着问。

    这个……我总不能和他说黑炎一直派人监视着我们吧。虽然被人监视的感觉有点不太好,但是黑炎毕竟救过我,我也不能出卖他,况且他是要找冷千月的麻烦,并不是要对胡国有什么不良的居心。

    “怎么不说话?”冷千月推了推我,“问你话呢。”

    “啊?哦,正巧遇到了。”我扯了一下不谎,“巧合。”

    “是吗?你那朋友在哪里?本王要亲自向他道谢,谢谢他很巧合的救了本的妻子。”冷千月微微一笑。

    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话?我皱了皱眉头看向冷千月,“他救了我就走了,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呵呵,明白了。”冷千月点了点头。“亏本王还傻傻的为你担心了三天,夜不休的到处找你。”

    “冷千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终天有点忍不住了,从上车开始就阳怪气的,有什么话,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直接说出来啊。

    “容圆圆你是很有才,有心计。合纵的计策你出起来头头是道,就连感你也玩的很转呢。”冷千月看向我,呵呵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他洁白整齐的牙齿,“这样计谋你都想的出来,真有你的。”

    冷千月的话让我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冷千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意思还不明白的摆在眼前呈?你先是找人封路,故意试探我是否对你有心,然后见我与容楚楚走在一起,你又故意找人绑架你,叫我白白的为你担心。”

    “等等,你说绑架是我自己弄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想法?我没有事做绑架自己做什么?

    “难道不是吗?否则你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被人救出来,救你的人呢?你那所谓的朋友只怕也是子虚乌有的吧。为了试探我,你居然不惜杀死两个人,不过那两人也就是拿你钱财的江湖浪人,死就死了,没人会为他们惋惜。”那轻蔑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有那么无聊吗?在你的心里我是那样有心计的人?”我木然的问着冷千月。

    “你的大计天成,谋略在,寻常女子确实是做不到。”冷千月的语气一如他的姓氏一样的冰冷,“先是弄走水夫人,又走了如夫人,现在又用这样的伎俩来让我担心你。你那放在枕头下面的笔记也是故意的吧,你料定了我会去你那里看看,所以故意让我对你心生愧疚对不对?为了我,你倒真是做了不少事吧,让我十分的感动。”

    “够了。”我大吼一声,“冷千月,我是真心喜欢你没错!但是还不至于让我用这些手段来得到你!关于绑架我是受害者,为你解毒是我的责任,水夫人自己要求走的,与我没半点关系,如夫人为什么会走我也不明白,再说我为什么要做这些无聊的事?”

    “呵呵,你做这些事不就是为了让我上你,死心踏地的陪在你边吗?你做到了,容圆圆,知道你失踪的时候我着急的简直要去撞墙,找到你的时候我欣喜若狂,恨不得时刻都贴在你的边。我都这样你,你还不满足,非要我当众出丑以满足你报复的心理你才满意对不对?”冷千月的话让我头脑一,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扇在了他的脸上,力气大的振的我的手都隐隐做疼。

    “你居然打我?”冷千月的目光一沉,捂着被我打红了的半边脸,“你居然敢动手打本王的耳光。”

    “打你又怎么样?”

    “别以为本王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为。本王若是不高兴,照样踢你出去。”

    “谢谢了,不用你踢,我自己出去。”我拍了拍马车的车壁,“停车。”车夫听到了我的呼唤,慢慢的将马车停在了路边。

    “你又想干什么?”冷千月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扯住了我的衣袖。

    “我自己回京城。不劳您王爷的大驾。”抽回了自己的衣袖,我瞪着冷千月,“你若是有那么多脑子和精力没地方用,那么会胡思乱想的话,就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会中毒还有我为什么会被人绑架!”跳下了马车,我命令一名侍卫从马上下来,翻上了他的马,朝着说城方向飞奔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