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谋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香炉里升起的袅袅青烟在房间里缓缓的弥散开来,淡雅的清香飘了满屋。离非的房间不大,但是收拾的非常整洁,井然有序。墙上挂着四幅山水画,画风俊逸清雅,颇有股超脱凡尘的意境。桌上还有半幅未临完的碑帖,字体清瘦但透着傲然的节气,一如离非的人一般。

    在房间的边上,是一处略微高于地面的木台,上面铺着厚厚的地毯,后面是一座四屏的屏风,屏风前放置着桌案。离非正在案前的地毯上席地而坐,用一块白色的丝绢擦拭着一座古琴,琴的样式古朴简单,在琴尾处雕刻着梅花小篆。旁边的火炉上放着一把泥壶,离非不知道在里面放了些什么,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房间里很温暖,我将披风取下随手打在桌边的椅子上。

    “拙作能入圆圆的法眼否?”见我站在桌边抄着手看那半幅碑帖,离非淡淡的一笑,“那是方丈托我写的,你帮看看可好?”

    我笑了起来。“我哪里懂这个?不过出自离大状元之手自然是不差了。”

    “你又来?”离非的嘴微微一撇,“你可是龙先生的徒弟,龙先生当年可是一字千金。求者络绎不绝,还要看他是否高兴。”

    “是?是吗?师傅倒没说过。”我微微一吐舌头,难怪他们有那么多钱,早知道他这么能赚,我应该再敲诈点呢。亏我拿了他们那么多的“贿赂”心里还有点小小的不安。我实在是太善良了。“你要是喜欢卧龙师傅的字,等我回去随便翻点送你。”我笑了起来。

    “呵呵,那自是再好不过了。”离非欣喜的点了点头。“龙先生的字大气磅礴,实是我等难以到达的境界。”放下手中的丝绢,他拨弄了一下琴弦,悠扬的琴音在他的指下流出。“圆圆可通音律?”他抬眼问我。

    “不怎么通。”我摇了摇头,“龙师傅说我是猴子转生,教我弄琴那是种亵渎,所以见我实在坐不住,就放弃了。不过就是简单的学了点,没能窥探到精华。或许糊弄糊弄人还可以。”

    一抹温和的笑容牵动了离非的嘴角,“想不想听我弹一曲?”

    “好啊”我走到他的边,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洗耳恭听。”

    离非垂下头,调试了一下音准,“听听这个。”手指撩拨着琴弦,清雅的琴音在他的指尖流转起来,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房间里盘旋起来,如来临时,刚刚融化的溪水,虽然依然很清冷,但是带着对生命的渴望和期盼在流淌。

    “怎么样?”离非的手指骤然按住琴弦,笑着问我。

    “恩?”我抬眼看着他清逸的脸庞,“别的话我不敢说,不过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不当状元转行当琴师的话,估计天下能胜过你的不会超过五人。”

    “呵呵,圆圆你总是捧我,当心把我捧上了天,我下不来。”离非呵呵的笑着对我说。

    “我又没说谎话,能这么说这是你真的有这个实力。”我也笑了起来。“放心,把你捧高了,等你想下来的时候,我自然会给你搬张梯子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离大状元摔倒。”

    “就你的鬼主意多。”离非忍不住伸手过来扶了扶我额上的刘海。等他笑完了,忽然发现自己的动作有点逾越,脸顿时又红了起来。“圆圆…我…”

    “诶…没什么。”我挥了挥手。“我又不在意。”见他有些尴尬,我连忙说。

    离非拎起桌案边炉子上一直煮着的梅子茶为我倒了一杯,“尝尝看,我很喜欢喝的。”

    我看着手中白色瓷杯中的水,带着淡淡的微红,放到唇边,一股似有若无的梅子清香散发出来。入口有点微酸,但又带着点甜,茶香四溢,充斥着口鼻。“真的很好喝。”我赞着。

    “上次在裘大人那里见你喜欢喝梅花酒,我就想你应该也会喜欢这个。”离非又为我倒了一杯,“还真是如此。”

    “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梅花酒?我记得好像没说过啊。”我双手捧着杯子,诧异的问离非。

    “还用说吗?当时盯着我手中的酒杯,都挪不开眼,一副馋猫样。”离非微笑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哪里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微微的吐了一下舌头,那时候是特别想喝梅花酒来着,可是我已经极力的掩饰着没表现出来,怎么还是被他看到?郁闷了。

    “哈哈……”我的小动作被他看来眼里,离非终于大声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个宝,圆圆,你与一般的大家闺秀确实是不同。”

    “我哪里是什么大家闺秀?恐怕连闺秀的衣服角都摸不上。”我呵呵一笑。

    “你龙师傅当年事天下最厉害的谋士,你应该也学了不少。你对如今天下的局势怎么看?”离非渐渐的收起了笑容很认真的问我。

    “这个天下局势说的有点大…”我见他认真起来,也坐直了自己的体。“见解倒还真没什么的,单就我们胡国来看的话,倒还有点心得。如果状元爷愿意听圆圆的唠叨,可以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

    “是吗?那就请小姐道来,离非愿闻其详。”离非似模似样的朝我一拱手。

    “咱们中州大陆有五大国六小国。五大国分别是北胡、中吴、南越、西番、东齐。六小国为安澜、波起、风源、衣坡,兰楼和吕丘。五国中我们北胡的军队最为彪悍,无论是在数量还是在装备上都是五国最强,可惜咱们弱在了气候上,综合实力最强的是中吴。南越与西番在我北胡之后,最后才是东齐。”

    “恩,继续说。”离非点了点头。

    “我胡国地处偏北,冬季偏长,但是我们幅员辽阔,出产铁矿,金矿还有铜矿,这些都是别国所匮乏的,所以咱们胡国的并不穷。”我微微一笑。

    “那如何成为超越吴国成为中州大陆上最强的国家?”离非问。

    “我们亏是亏在了气候上,咱们的冬天太长,也过于寒冷,不利于庄家的生长,每年需要用大批的财富去购买粮食,阻碍了咱们的发展。”

    “如何能解?”离非又问。

    “两个办法。”我抿了一个口茶,“一是皇上鼓励民间改良粮食的品种,找出一种适合寒冷季节生长的庄稼来大面积推广,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局势,咱们虽然冬季时间较长,真正被大雪覆盖的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并不能说完全不生长庄稼。二就是向南扩张,扩大领土的范围,安澜与波起均在我国之南,四季分明,适合农务生长。如果能将这两个小国吞并,则我胡国不出几年势必成为五国之首。”

    我放下了茶杯,见离非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微微一笑,“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双管齐下,治标又治本。不过要吞并别国必定会造成战乱,百姓流离,非仁慈之策。”

    “这个世界本就是弱强食。我若不图强,自会有后来者压上。”离非淡定的口气让我的心里微微一惊,没想到他这么清扬超脱的外表下,竟然也有雄心伟略。

    “离非看来是不安于翰林院了。”我抬手够去拨弄了一下横搁与桌案上琴弦。“只是苦于一腔的才能憋在书院之内,避于大相国寺庙也是苦苦的思寻良策吧?”

    “不满圆圆,离非确有此意。”离非含笑的点了点头,一抹苦涩爬上了他的唇边。“只是皇上只知道离非的诗词,却不知离非中抱负。”

    “离非。”我抬眼看着他。“我先考你一个问题。”

    “圆圆请说。”离非那双透露着睿智的眼睛看着我,一股自信在他的面容上油然而生。

    “若要吞并安澜与波起的话,先打谁比较好?”我的眼中闪着光,看着离非那张洁净的脸。

    他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抬起了眼眸。“安澜靠海,坡起属内陆,单就地理上来看,安澜比较好一些,幅员不是太大,人口也不很多。安澜国王更是昏庸无能,沉迷酒色,朝政荒废。我会选安澜。”

    我笑了起来,微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离非见我笑而不语,脸上的自信逐渐的消失。

    “状元的分析虽然分毫不差,但是真的要打,就一定不能先打安澜。”

    “为什么?”离非手中的茶杯险些掉到地上,他那双眼睛惊讶的看着我。“为什么是先并波起?”

    “安澜积弱已久,取之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但是别忘记安澜过去可就是吴国了,如今谁都没动安澜就是因为我们两国之间相互制约着,谁先动手都会引起对方的不安,势必出兵相助。而波起在内陆,北是我们胡国,东接安澜,西临西番。南与吴国凭借湖波分离开来。所以如果我们攻打波起的话,对吴国的触动不是很大,况且中间有中州一大的湖波做屏障,吴国想要出兵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波起近年颇颇挑衅西番的领土已经给西番造成极大的不满。我们只要与西番联合出兵,从西和北相夹击,坡起必破无疑。到时候画地为界,我胡国与西番平分波起,我们只要占据气候条件好的地方既可。他西番皇帝不会有什么异议。”

    “妙啊。”离非抬手一拍自己的大腿恍然大悟道。“圆圆你不愧是龙先生的弟子,看的竟然如此的透彻。若你为男子必定是我胡国之良相。”他举起了手中的茶杯,“离非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如此怀和谋略,实在让离非汗颜。”

    我也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可惜我无大志,又是女儿之。所以良相不良相的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倒是离非你为状元,又有鸿鹄之志。确实可多努力一番,成就一代明相之美名。”

    离非苦笑了一下。“有大志气又如何?皇上他又不知道,只是安排我为他添添诗,做做辞。修饰一下锦绣文章。”说完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平连见皇上一面都难,别说是在他面前一展抱负了。”

    我略微沉思了一下。“离非若能答对我两个问题,我自会出策帮你面见皇上,取得他的信赖。”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