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强盗冷千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当我气喘吁吁的赶到后山的时候,只看到了冷千月形单影只的站在松林前的空地上。

    “流云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我单手抚在口,大口口的喘着气,试图调匀自己的呼吸。刚才那段山路跑的我连心脏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没有见到流云我的心里一惊。不会是冷千月把流云给打死了吧。这个暴戾的家伙脾气一上来什么事都做的出。不过雪地上除了一道长长的滑痕以外,并没有血迹。这让我的心又有点稍稍的安慰。

    冷千月的目光注视着我,“你就那么担心他吗?为什么跑过来不问问我有没有受伤?而是直接劈头盖脸的质问我有没有把他怎么样?”他缓缓的开口问道。

    “你好好的站在这里,当然什么事都没有了。流云呢?你们刚才说了什么?”好不容易我的起才喘的有点均匀。

    冷千月抬腿慢慢的走到我的边,抬起手臂想揽住我的腰,我的体一拧,没有让他得逞。他的目光黯淡了下来。“干嘛躲着我,我就那么让你讨厌?”

    “是。”我抬起眼帘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我很讨厌你,一点也不想你碰到我。”

    他微微的叹了口气,“走吧。我们之间的争吵已经够多了。你想知道流云的事,那我边走边告诉你。”

    他现在的表现倒叫我微微一愣。这个冷千月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良”?我还以为在顶撞过他以后,他又要暴跳如雷呢。

    他接过我手里灯笼,与我并肩缓慢的走着。灯笼发出的昏黄光芒照亮了他俊美平静的面容。我偷偷的看着他的侧脸,优美的下巴弧线,长而微微垂下的睫毛,直的鼻梁,在灯光的映照下勾勒出迷人的曲线。

    “流云应该是走了。”冷千月语气从来没这样平静温和过。

    走了?虽然我也想到可能是这个结果,不过得到了印证,还是让我微微有点难受。就这么走了吗?竟然连和我告别都没有。感觉自己内心的深处有一角崩塌掉,我的鼻子隐约的有点发酸。原来我是在乎流云的。一抹苦笑浮现上我的心头,我这是怎么了?到底在想些什么?使劲的甩了一下头,又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让自己酸涩的心稍稍有点平静下来。

    流云是开始去创造属于他的天地,我应该高兴才是,男儿志在四方,建功立业本就是平常的事。我跟在后面乱伤什么心?在心里劝慰着自己。

    见我不说话,冷千月开口问我。“你是不是很伤心?”

    “厄?”我摇了摇头。“流云非池中之物,这一天迟早会来。我只是不知道会来的这么突然。有点不适应。呵呵,没关系的”我掩饰的笑了两下,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趣,口是心非。

    “流云是从前为我医治的姜太医之子。姜太医在给我医治之后不久就告老还乡,后来惨遭灭门,而流云是姜家唯一活下来的人。他到你边是别有目的的。”冷千月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是不是很意外?”

    “啊?”我愕然的看向他,是够意外的。不过我马上就恍然,难怪裘大人对流云非常特别,在我去太医院的一天就将流云安排到我的边。他并非是裘大人的家奴,裘大人的刻意安排只是因为我是皇上钦点的冷千月的专治医生。裘大人可能与姜太医是好友故交,一定是流云请求裘大人这么做,为的是接近冷千月,好追查当年灭门的原因。

    “好像流云没有查出是谁杀了他全家的吧。”我淡然一笑。

    冷千月看着我,嘴角也勾了起来,“你还真是聪明。你是怎么猜到的?”

    “很简单啊,若是查到了,流云现在应该是去报仇了,而不是这么从容的离开。”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来自己又被人利用了一把,流云接近我也不过是为了追查杀他家人的凶手。难怪他对我原先抄写的那些历年来为冷千月开出的药方特别的感兴趣。原来我只是以为他在钻研医术。既然只是利用我,为什么又要说出让我等他五年的话?算了。人都走了,还乱想这些没用的做什么?等过了元节,我也会走,到时候还不是一样天各一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五年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

    “你在想什么?”冷千月见我说了一句话以后又是一阵沉默,忍不住开口问我。

    “噢,没什么。”我摇了摇头。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回到了西厢的院子门口。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我停住了脚步,将灯笼从冷千月的手里取了过来。“我到了,王爷请自便吧。”说完我就想朝里走去,胳膊一紧。我低头一看,被冷千月拉住了。

    “重新嫁给我好吗?”冷千月的双眸温柔的看着我,那黝黑的眼眸中流动的波光让我一阵慌乱。

    “我……”我的心从来没这么乱过,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辞来回答他。他还从来没这么温柔的和我说过话,我承认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却是泛起了甜蜜。只是…只是我忘不了自己背上纵横交错的鞭伤,还有在留园里他的兄长与嫂子们看我的目光。

    见我久久不回答,“重新嫁给我。”冷千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捏得我胳膊微微有点疼。这次他的话语不再温柔,而是用坚决的命令式的语气。让我听来很不舒服,刚才微微升起的那点感动顿时有消散开来。

    “对不起,王爷,民女才刚刚蒙您恩赐,从你的王府里出来。不想再踏进去。”我的目光渐渐的变冷,及其的厌恶他这么对我说话。好像天生我就必须臣服于他一样。

    冷千月的脸色顿时沉到可怕的地步,“容圆圆!你居然拒绝本王,要知道本王已经向你低头了,你还想怎么样?本王还从来没这么低三下四的去求过人!”

    低三下四?呵呵,我冷笑了起来。“多谢王爷赐教,让民女知道自己是低下的。”说完我使劲的将自己的胳膊从冷千月的手里抽了出来。“民女要回去休息了,不劳王爷多费心。”原本是想骂他一顿,但是不远处院子里亮着的灯光提醒着我,娘还有楚楚都还没休息,若是在这里和冷千月大吵起来,是必要惊动院子里的人。我不想在他们面前与冷千月起冲突,我已经很烦了,现在只想自己安静一下。

    “容圆圆,你站住。”冷千月从我背后一把将我的腰揽住,将我拖入了他的怀抱。“不准走。”

    “你放过我吧。”灯笼从我的手中掉落,打翻了蜡烛点燃了油纸,迅速的在雪地里燃烧了起来,顷刻间化成了灰烬。我用手去掰着冷千月健壮有力的胳膊,想将自己从他的怀抱里释放出来。他的双臂如同铁箍一样紧紧的箍着我的腰,无论我如何用力都无济于事。“你到底想干什啊。”我简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带你回王府。你哭也好,闹也好,反正我是不会放手了。”冷千月微微一使劲,我的双腿就离开了地面。

    “你放我下来!”我简直被他气得没话可说。“你这样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强盗就强盗。随便你怎么说。”冷千月的脚尖一点地体带着我从地上拔起。我气的拿脚使劲的踢到他小腿上。“放我下来!你要发疯找别人去!”我捶打着他的膛,一次在心里懊悔将他的腿医治好。

    “对别人没兴趣。”他虽然腿上吃疼,闷哼了一声,但是丝毫没有减低速度。冬夜寒冷的风从我的脸上刮过,如同利刃一样割痛了我的皮肤,束在我头上的发带也被吹开,乱发飞扬了起来。

    “你这样是强抢民女的行径,你知道不知道?”我依然在努力的试图说服冷千月将我放下来。“为皇族,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你大可去我父皇面前告我的状。”冷千月呵呵的笑了起来。我都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冷千月。你就算将我捆回王府我也会离开的!”我忍不住声音高了起来,这个冷千月怎么好话坏话都不听呢?

    “哼,你想得美。打得过我再说。”冷千月的口气就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你脑子有病啊!”我终于忍不住骂了起来!“你以为你是王爷就可以为所为了?别忘记还有人对你虎视眈眈呢。想想你的腿是怎么残疾的!若不是你们皇族那无聊的争夺,你会瘫痪五年?你如今将我强行带回王府不是给你的敌人一个很好的借口吗?动动你的猪脑袋好好想想!”

    我的这番话,终于让冷千月带着我落到了山寺门前的空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