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生死一念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不用管他。”流云丝毫没有在意门口的冷千月,依然执着的看着我。“先回答我的问题。”

    “流云……我……”我的心好乱,乱得如同缠绕不清的麻绳,盘绕心头,中有千千结,师傅们教了我天文地理,文职武略,唯独没有教会我处理这个。

    “我只求你一个回答。好还是不好”流云依然握着我的手,冷千月也紧张的站在门口。

    我垂下了眼帘。“流云,我对你的感一如好友同伴一样。”想了想,我抬起了头,朝他展开了笑颜。“希望你将来的路是条金光大道。”

    我的话让门口的冷千月长长得出了口气,也让流云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他慢慢的松开了与我紧握的手,缓缓的站起来。“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五年后我回来找你。”说完他就要转朝外走。

    冷千月一个侧拦在了他的前面,半眯的星眸中满是怒气,“走了就永远别回来了。”

    流云微微一笑,宛如风飘云动。“你随我出来,我有事问你。”说完直接迈步出门,被流云晒在后的冷千月哼了一声,随后而至。

    两条修长的影立于院中,“这里人多了点,你我去后山如何?”流云的黑发也再也风中飘散起来,只是与冷千月相比多了几分洒脱,少了几分暴戾。

    “好啊。就怕你跟不上。”冷千月微微一冷笑,子拔地而起,一裘黑衣飘动在夜色笼罩的雪地之上,如同鬼魅一般。

    “呵呵。我有很多事你是不知道的。例如,我会武功。”流云淡然一笑,纵追了过去。

    看着流云飞腾而起的潇洒影,我差点背过气去,原来…呵呵,果然最傻的人是我,一直当流云是温顺的小样,其实他真是披着羊皮的…冷千月果然没看错,也难怪之前一直骂我是白痴。

    裘大人,你到底把个什么样的人安排到了我的边?流云你又究竟是什么份?有如此的手又甘心为奴,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自己被毁的容颜吗?

    絮儿挑着灯笼提着一篮子饭菜从院门外走了进去,“小姐你怎么站在门口?流云呢?”她见我呆呆站立,垫脚望了一下屋内。

    “把你手中的灯笼给我。”我一把将那盏小小的纱灯从絮儿手中夺了过来,朝山后跑了过去。

    “小姐,你去哪里?饭菜怎么办?”

    “马上回来,你进屋等我。”我借着灯笼发出昏黄的灯光快速的朝山后奔去。

    后山的松林前的空地上

    冷千月的影飘然落在地上,而流云也紧随在他的后。

    月光洒向大地,映照着满是厚厚积雪的地面。白色的雪反着银色的月光,将松林前的空地映得一片雪亮。一层白光隐约透着些青色,浮动在他们的周围,残月如勾,凄冷的挂在林梢。

    两人相对而立,互相凝视着。

    风吹过他们的体,带起了衣摆飘扬。大地一片沉寂,只是树林被吹动后针叶摩擦才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冷千月看了一眼流云的脚下,那平整如镜面的雪地上半点足迹都没有。流云负手而立,唇边含笑,皂青色的靴子上竟然没沾染一丝一毫的雪痕。

    “流云。本王还真是小看你了。”冷千月的目光一沉。

    流云亦瞄了一眼冷千月的足下,“你也不赖,为王爷居然也能有踏雪无痕这样的修为。难得难得。”

    “其实本王现在有点后悔当时没真的把你扔到刑部的大牢里去。否则你早就露出真面目了。”一抹魅笑浮上了冷千月的嘴角。

    “你们这些权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权力在你们的手里,自然可以为所为了。”流云的目光一冷,唇边温和的笑容消失了,一股肃杀之气从他的眼底弥散开来。

    “噢。听你这么说,好像与本王有仇?”冷千月一副感兴趣的样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六年前的姜太医,不知道王爷还有印象吗?”

    “当然,就是他为本王诊治以后,本王就逐渐瘫痪不能行走。”冷千月的目光也黯沉了下来。“你难道是他的儿子?”

    “不错。流云正是姜太医最小的儿子,唯一没有被你们灭口的一个。”巨大的悲炝和仇恨汇集在流云的口,真气运转全,流云的衣袖都有点微微的鼓起。

    “我们灭口?”冷千月的眉头微蹙。“你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姜太医死了?”

    “不仅我爹死了,我们全家上下一百多口都死了。”流云的双目皆赤。那夜的血依然盘绕趴在他的心头,自己刚刚学艺下山,回到家里迎接他的不是父慈母,而是冲天的火光,亲人们的哀号惨叫,还有火光中狞笑着挥刀砍向他家人的条条黑影。

    他独力血战,血沾染了他的白衣,分不清楚是仇人的,还是自己的,百十个黑衣人倒在他的剑下。听着仇人绝望的悲鸣,他的内心居然有了一丝难言的快感,他只知道杀!杀!杀!仇恨的火焰已经烤红了他的双眼,一颗复仇的心在尝到飞溅的鲜血时,竟然感到那血是万般的甜美。他在那一刻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流云,就在他砍得失去理智的时候,一双弱的手拍向了他的肩头,他一剑砍去,白光闪后,二姐那张苍白的容颜上,一双眼眸包含着惊恐的看着他。从她的口喷薄而出的鲜血笔直的冲向他的半边容颜。姐姐轰然倒下,倒在那大火之中。炙的火苗瞬间将她的躯吞噬。

    他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姐姐,那原本可以同他一起活下来的姜家血脉。在杀掉最后一个黑衣人之后,流云跪倒在已经化成灰烬的庄园面前,他的脸上粘着自己姐姐的血,因为他的暴躁,他的疯狂而无辜牺牲的一条生命。他恨自己,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死,如此大规模的屠杀幕后必定有主使。可是姐姐的血灼烧着他的半边容颜,他随手抄起边的刀,反手狠狠地划到自己的脸上,皮上再大的疼痛也比不上他的心痛。虚脱的他倒在了火堆边,任由地上的惨火舐着他那半边容颜。

    “全死了……”冷千月一阵无言,“你知道是谁干的?”

    流云摇了摇头,“五年来我一直追查着仇人是谁,但是一无所获。不过不管他是谁,和你是脱不了关系。”他抬眼看向冷千月。“我今天只要你一句话,当年害我全家的是不是你?”

    “呵呵。你以为一名十二岁的少年能有这个能力和心思去追杀你全家吗?”冷千月笑了起来。“我是很恨你父亲,我甚至一度以为就是他害得我双腿残疾。不过现在看来,你爹好像与我的腿是有一定的关系。否则怎么会遭到灭门之祸?”

    “你说什么?”冷千月的话激怒了本来就绪不稳定的流云,他猛然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寒光在冷千月的脸上映出一道冰凉刺眼的亮闪,随后而至的剑带着隐约的啸声,冷千月的体急速的朝后飞略,足尖在松软的雪地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本王虽然不知道是谁害你全家。但是本王现在不想和你打。”冷千月避而不战,灵巧的影在流云的青锋中游走。“你追查这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没有。”流云骤然收起了剑。

    “那你把我叫出来,是想和我说什么?”冷千月也站稳了形。

    “流云想,杀我全家的人无外乎就是灭口而已。而要灭口之人必定是当年幕后下毒害王爷之人。”

    “你是想叫本王继续追查?”冷千月笑了起来。“然后你再捞个现成便宜?”

    “流云本想自己查,但是发现流云的势力与实力实在是太微薄了。所谓现成便宜,王爷说的有点过分,毕竟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不是吗?”流云淡然一笑。

    “呵呵,说得对。”冷千月点了点头,“不过怎么算都是本王吃亏啊。本王追杀凶手,你去外面闯。等本王查到凶手了通知你,你回来了干掉他,你仇也报了,也闯出了名堂,然后你就要同本王抢王妃了。”

    “呵呵,王爷果然洞悉流云的心思。”流云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

    “偏偏本王还就愿意了。”冷千月哈哈一笑,“凶手你不说本王也一定追查,至于找到了会告诉你,是因为本王念你全家因本王惨死。不过你若是敢与本王抢圆圆的话,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

    王爷答应就好。”流云转过了,“我要走了,王爷保重。女人是拿来的,不是拿来气的。如果王爷五年都没有参透这个道理,那就别怪流云会横刀夺了。”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