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流云的告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二小姐。”流云的声音将我的目光从容楚楚与冷千月的上拉了回来。

    “什么事流云?”我眼前的流云也与从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容貌真的能给人带来极大的改变,以前那个从不敢正视人的流云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他自信从容。那张俊美的容颜所焕发出的光彩让人有些不敢视。就连穿着也变了许多,浑上下,散发着贵气,就算没有什么其他的装饰,他上的自然流露出的光芒也让人心折。这哪里还是我的随从,我们站在一起,任谁看到了都会认为我是他的仆人才对。

    “老夫人请离状元过去一起用晚餐。”流云的话,让我眉头一皱,我娘怎么会知道离非在这里?

    “你不是刚来吗?怎么见过娘了?”我转头问楚楚,她正一脸媚的看向冷千月,那多的目光让我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是啊,刚才娘那里出来找你,这么巧,一道后山就遇到你了。”容楚楚接过了话,眼波依然驻留在冷千月的上。“只是没想到还会遇见了王爷。”提到王爷两个字,她的声音都变柔了许多。“王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用晚餐呢?”

    看着我逐渐黯淡下去的目光,冷千月忽然朝容楚楚展颜一笑,犹如风吹过大地一般,温柔,和煦,看的我心里一酸,冷千月你怎么不去死?我在心里暗暗的咒骂着。

    “好啊。有着京城一美人之荣誉的容家大小姐亲自邀约,本王怎么能辜负佳人?”冷千月连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你这个死色鬼!我真想一拳砸到他在我看来笑的够的脸上,以前那么对我,现在容楚楚连手指头都没动一根。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话,朝你笑了笑,你就露出这副嘴脸,想我原谅你,门都没有。

    “离状元也和我们一起吧。”容楚楚对离非说,“娘特别提到您呢。”

    “这个…恐怕不太好吧。”离非看了一眼冷千月,又看了看我“在下还是告退好了。”那俊美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为难。

    “告什么退?”狠狠的瞪着冷千月,我突然开口,一把拉起了离非的衣袖,“我说好就好,去吃饭,否则朋友没得做。”说完我不由份说的拉着离非闷头朝厢房方向走去,离非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无奈的跟在我的后。

    冷千月看着我拉住离非的手,眼中出两道寒光,若是目光能幻化成刀,恐怕离非现在已经变成了独臂状元。

    “王爷请。”容楚楚掩嘴一笑。

    “容大小姐先请。”冷千月不知道从那里修来的好教养,居然朝旁边一让,容楚楚头一昂,走在了他的前面。我的心里抠的要死,连握住离非的手都有点颤抖。

    “二小姐很生气?”离非在我耳边轻声的问。

    “没有。”想到没想就回了一句。离非没有再多说,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冷千月,冷千月半眯着一双星眸,双手抱,嘴边挂着一丝邪魅的笑容,看着我的背影,两条修长的腿悠闲的倒着步子,亦步亦趋的走在我们后面。

    因为这次要小住几天,娘专门包下整个西厢以供女眷休息。刚进西厢的院子,娘的贴丫鬟就迎了上来。“两位小姐可是回来了,夫人念了好长时间呢。请两位小姐去花厅,斋茶已经备好,就等两位小姐和离公子了。”

    我一听,朝冷千月挑了挑眉毛,冷笑了起来,“听到没有。好像我娘没有准备某人的饭菜。知趣的呢就快点滚蛋,免得在这里惹人心烦生厌。”忍不住就要出言讥讽他。

    “呵呵。本王可是容大小姐邀请的,和容二小姐没什么关系吧。”冷千月咧开大嘴哈哈一笑,露出他洁白整齐的牙齿。

    “就是,娘是不知道王爷也在,否则怎么会不请王爷呢?”容楚楚搭上了话腔。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让我抠的更厉害起来。我狠狠的瞪了了冷千月一眼,然后对楚楚说。

    “喂,容圆圆。我没招惹你吧。你说的那是什么话?”容楚楚被我一顿抢白说的花容变了颜色。“你别被人休回家不开心,就拿我出气。”

    我被人休不用你提醒,况且那休我之人还在场。不想和容楚楚当着外人的面吵架,我一甩袖子拉着离非就进了花厅。娘已经在花厅等我们。见我和离非并肩走进来,娘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她站了起来。“离大人好。”

    “参见夫人。”离非已经抢先一步走到我娘的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那翩翩的风度,谦和的话语,还有温和的笑容让你娘开心的不得了。“离大人别客气,老与方丈交谈之中得知状元爷在,于是就自作主张请状元爷来做客,是不是有点唐突了?”

    “夫人哪里的话?”离非微微一欠,“离非求之不得呢。”

    “好、好、好。”娘看向我。“圆圆啊,你可要好好招待离大人喔。”

    干吗要我招待他?他这么大的人,有手有脚,再说人也是你请来的,要招待也是你招待才是。不过我还是顺从的说了声,“是。”

    “夫人,叫离大人太见外了。离非字清峦。不如夫人直呼离非的表字好了。”

    “好。人如其名,轻易脱俗,好名字。”娘笑了起来。目光落到我们后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老参见安宁王爷。”她连忙绕过我们,对冷千月就要跪下行礼。

    “岳母大人,快快请起。”冷千月的称呼顿时让我起了一的鸡皮疙瘩,也让我娘为难了起来。

    “这个,老家的圆圆已非王爷的妻子,这岳母大人一说…呵呵,老是担待不起了。”我娘讪笑了一下。

    “岳母大人别这么说。俗话说一为母,终为母。在小婿心中,您永远是岳母大人。”冷千月的话让我的牙齿都快酸倒了,什么一为母,终为母?有这么样的俗话吗?欺负我没读过书啊?我冷哼一声,将目光别开,落到了离非上,他正兴趣昂然的看着冷千月和我母亲,见我看向他,他朝我微微一笑,我则朝他吐了一下舌头,翻了一个白眼,惹得他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的小动作恰巧落在冷千月的眼中,他的目光一寒,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小婿来得突兀,没给岳母大人带什么礼物,下次补上。”

    我娘笑了笑,“王爷能大驾光临,已经是老的荣幸了。”她看了看跟在冷千月后的容楚楚,“既然人都到齐了就请入座吧。”

    丫鬟们忙碌着将花厅中的圆形花梨木的餐桌收拾了出来,铺上了暗红色的棉质桌布。

    “王爷先请。”娘让着冷千月,让他坐上坐,冷千月摇了摇头,“还是岳母大人坐这里。”见两个人退让个不休,我自己先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圆圆,怎么这么没礼貌?客人还没坐呢。”娘见我这样,板起了脸教训着我。

    “我自然是知道这样没礼貌。可是你们在退让下去,恐怕到明天早上饭菜都下不了肚子。”

    “呵呵,还是容二小姐快人快语。”离非站在一边笑道。

    我娘见冷千月坚持不肯坐上座,只能笑道,“那好,老就倚老卖老,坐这里了,王爷请随意。清峦也随意。”

    “是。清峦自然不会客气。”离非微微一笑,走到我的边,靠着我坐了下来。冷千月刚想也走过来,却被容楚楚拉住袖子。“王爷坐这里。”他的招呼着冷千月。冷千月看了看我和离非,又看了看拉住她袖子的容楚楚,颔了一下首,跟着容楚楚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双明眸注视着我,弄得我浑都发毛,真想拿起筷子伸过去把他眼睛挖出来扔掉,我自己都被我自己血腥的念头吓了一跳。

    大相国寺的斋菜远近驰名,每样都做得异常的精美,选材也是上乘,也非一般人家能吃得到。能到这里来品尝斋菜的无外都是皇族亲贵,有权势的大臣们,一般的官吏想闻个味都十分的困难。

    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珍馐,我本食指大动,刚一拿筷子就抬眼看到对面的冷千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让我顿时兴趣全无。

    “你怎么?胃口不好吗?”离非见我拿了筷子又放下,神色还有点不对劲,关切的小声问我。

    “没什么。”我垂下了眼帘,对面的容楚楚在殷勤的为冷千月介绍着菜名,所用的材料,好像这么多的菜肴均是出自她之手一样。让我十分的难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难受,耳边不停的传来容楚楚的笑语,如同玉珠跌坐在玉盘一样,让我的心理充满了酸涩。

    我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娘,女儿有点难受,可能是刚才受了点凉,想先回去休息。”

    娘抬起头看着我略显苍白的脸色,放下了筷子。“要紧吗?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

    “不用,我自己有数,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摇了摇头,将目光聚集到自己前那一小块红色的桌布上。“王爷,离大人,圆圆先行告退。”

    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厢房,絮儿和流云正在里面说话,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笑得很开心,见我灰头土脸的回来,絮儿和流云都止住了笑容。

    “小姐,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不是在花厅吃饭吗?怎么就跑回来了呢?”絮儿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才发现我的手一片冰凉。“小姐您生病了吗?”

    “没事。”我使劲的摇了摇头,“絮儿,我有点饿,你去做点吃的来好吗?那边的饭菜一点都不好吃,还是你做得好。”我对絮儿说,其实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想支开絮儿,免得他问东问西的。这点流云就比她强得多,至少流云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是小姐。”絮儿点了点头。“流云你在这里照顾好小姐,我马上就回来。”

    等絮儿出了门。我才好像虚脱了一样朝凳子上一摊,长长得出了口气。流云没有说话,默默的站在我的边,注视着我。

    我则看着地面。

    “小姐。”过了好久,流云才缓缓的开了口。

    “别问我问题,我不想回答。”我虚弱的抬了抬手,心里的酸楚依然继续着,满脑子都是容楚楚如花的笑脸和冷千月俊美的容貌,他们看起来就是那么的和谐般配。容楚楚是比我强太多了,他们在一起只会给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而我与冷千月站在一起,活像刚从山林里钻出来的土包子。

    流云也叹了口气,温的手指抚上了我冰凉的额头,我抬起眼睛看着他,乌黑的发丝从他耳边两侧自然的垂下,映衬着他晶莹如玉的肌肤,那双黝黑的眸子闪着温柔的光芒看着我,一时间我仿佛又看到了过去那个温柔乖顺的流云,他美玉一样的容颜让我为之旋目失神。“小姐,如果流云有一天会离开,你会不会也这样想流云呢?”

    我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你要离开?去哪?”我恍然的问道。

    “流云自然是想出去闯一番,流云也想有所作为。”l流云温柔的看着我,仿佛我依然是从前那个容大人。

    “你不是想进太医院吗?”我问。

    “原本是想。但是现在不想了。”流云蹲了下来,握起了我的手,与我平视着。“就算进了太医院,流云也只能是个小小的医官。流云要成为有权势的人。小姐,你不要鄙夷流云,只有成为有权势的人,流云才能得到流云想要的一切。”

    我苦涩的笑了,“我又有什么资格来鄙夷你?有理想是对的。我也希望你能出人头地,只是希望你不要走了歪路才好。”

    “那小姐会不会想流云?”他看着我,眼波漾成了一汪水。

    “会。”我点了点头。“你无论到哪里,都是我的好流云。”我点了点头。心里好像被人狠狠地划了一刀,都要离开握了……呵呵,不过也好,流云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而不是窝在将军府里当个下人。他的气质华宇,容颜绝美,也绝不可能一辈子是个下人,是龙就应该翔于九天之上,是虎就应该长啸于山林之巅。离开我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我的手被他举到了唇边,两片温柔软的唇深深的印在我的手背之上。

    “流云你……”我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惊愕的看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小姐。”流云抬起内蕴华彩的眼眸坚定的看着我,“若是小姐能等得起,就等流云五年,流云五年后定回来迎娶小姐。”

    “你不用费心了,”门忽然被人踹开,冷千月的姿凌厉的站在门口,寒风吹拂起他的黑发飘扬在他的后,一脸的寒霜,满目的暴戾,飞扬起的衣角带着隐约的杀气。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