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痊愈与回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在王府的子过的还不算慢,转眼两个月过去,竟然还有几天就快到元节了(类似我们现在的节),一年中最威大,最隆重的节

    “我想回家看看。”我一边在暖阁里帮冷千月的腿做着按摩帮他恢复肌,一边对他说。

    “你想回将军府?”冷千月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眼看着我。阁外大雪纷飞,整个王府都被笼罩在一片银装素裹里,从暖阁的八角形花窗看出去,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点缀着几点零星的红色,那是几朵戚开的红梅,愣是在白雪的覆盖下探出头来。暖阁里镏金的火炉里熊熊燃烧的木炭驱散了冬的严寒。胡国的冷会一直持续到四月,一年中仅仅四月到九月的时间留给了、夏、秋这三个季节。

    冷千月半卧在铺着金色虎皮的软踏上,现在他体内的寒毒已经解除,他到变得不怕冷了起来,紧穿着一素白色的丝绸单袍,他的双腿舒服的搁在我的腿上,我一边按摩一边问他有没有感觉,他都摇头说没有,真叫我泄气,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感觉呢?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手下的腿部肌比以前还要发达一些。我该用的药全都用了,这样下去,我已经无计可施,难道真的要在三个月后,自断双腿还给他?他一双狭长的明眸半眯着,活像一只守在火炉边舒服的打着呼噜的大猫,活着如他这么高贵的人应该用豹子来形容才贴切一些。

    “是啊”我微微的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好想爹爹和娘,还有姐姐。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他们了。”

    冷千月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吧,今天已经不早了。明清晨,我陪你一起回去。”

    “真的吗?”我惊喜的看着他,随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这么好放我回家看看,不是又有什么东西作交换吧。”

    冷千月看着我笑了起来。“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个形象。不错,是有东西要交换。”他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你把如夫人和水夫人都给赶跑了,我可是寂寞得很,不如你今天晚上留下来陪我。”

    “我呸,你想都别想。”我朝他的腿上使劲的捶了一下,又用力的掐了一下,疼得他眉头一皱,“你是泼妇吗?下手那么狠?”他吃痛的坐直了体,用手揉着被我掐过的地方。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冷千月...你...”我指着他揉着的腿,“你明明可以感觉到,为什么总是说没感觉?”

    “什么?”冷千月看向我“感觉到什么?”

    我气不打一处来,抬手重重的朝他的腿一巴掌打下去,“啊”他大声的惨叫了起来,“你干嘛,谋杀亲夫吗?”

    “要是我现在手里有刀的话,我一定在你腿上捅几个洞,为什么骗我?你明明能感觉到疼痛。”我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领子,恶狠狠的看向他。

    “只是突然感觉到的而已。”他朝我嘿嘿一笑,伸手拉起了我的手。“你刚才问确实没感觉啊。”我将手一甩,把他的腿推到了地上。“你给我站起来。”我看着他,冷冷的说。

    “站不起来。”他耍臭无赖一样的说,眼中充满戏谑。

    “滚你的。”我忍不住吼了起来,“你的肌明显比以前线条流畅有力。你要是说你站不起来,我把头割给你当凳子坐。”我猛然站了起来,准备走出暖阁,“冷千月,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想和你说了。”

    我的双腿忽然离开了地面,体被人抱了起来,我一声惊呼,等定下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冷千月的怀里。我低头一看,冷千月稳稳的站在地上,不仅自己站得稳,连抱着我站都十分轻松。

    “你果然是在骗我。”我咬牙切齿的说,一拳挥过去,冷千月头微微一侧就躲了过去。

    “别生气”他笑完了一双眼,看着我,抱着我一步步的回到刚才的软榻上坐了下来。每一步都走得非常沉稳扎实,一点点的摇摆都没有,可见他的腿不是突然变好,应该是在寒毒解掉不久就已经恢复,两个月来他一直欺骗着我,背着我偷偷的锻炼。

    “放开我。”我寒着一张脸对他说。

    “不放”他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你是我老婆,我怎么都不会放手的,”

    “我是你老婆?”我冷笑了起来。“我还记得你说过,叫我别痴心妄想的”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直都不可?就不能稍微忘记点吗?”他的笑容一滞,有点尴尬的说。

    “忘记?”我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没有得逞,他的两条臂膀像铁箍一样紧紧的箍着我。“戏弄我很有意思吗?整天看我像个傻瓜一样给你用针,为你着急,帮你按摩。你的心里是不是感觉我很好笑?以前你骂我打我就算了。现在感觉不好玩了是不是?改成戏弄我了?冷千月你是我见过的最混蛋的男人”

    “好了,我错了,我道歉,别生气了。”虽然我骂了,他还是忍了下来,耐心的哄着我。

    我的眼眶微微有点发红,别过了头去。“放开后,我要回家。”我冷冷的说。

    “说了不放了。你的家就在这里”冷千月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

    我冷笑了起来“好想你已经写了休书给我,在你腿好之就是我们断绝关系之时。王爷,你是贵人,就算再多忘事,该不会忘记这个事吧。”我非常好心的提醒着他。

    他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抱着我的手臂也松懈了下去,我连忙成绩离开了他的怀抱。他坐在软踏上抬起了眼眸看着我,“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是。”我点了点头,抑制住心里微微的不适。

    “你难道一点也不喜欢我?”他的眼眶也红了起来,声音都有点沙哑。”我知道以前我是有点过分,伤害了你。但是我保证,只要你肯留下,我会对你好,我会全心全意的对你好”

    “谢谢了。不过我只想回家”我摇了摇头,转过了体,想走出暖阁,就在我的手快接触到暖阁的门框时,感觉自己的体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

    冷千月的唇在我的耳边轻碰“别走”他喃喃的说“别丢下我一个人。”

    “你怎么会是一个人?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我什么都不是。冷千月,你不用一时的冲动就冲坏了脑子。你因为感激我而对我有好感,那不是。你说过我这样容貌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呵呵,你冷静的想一想,你带着我出去接受别人看我的异样眼光的时候,你能泰然处之吗?我站在你边不会给你增添光彩,只会成为你的笑柄,一如你之前的残疾一样。”我用力的将他的胳膊从我的腰间掰开。“你的腿已经好了,我们之间的契约已经生效。我走了,保重,王爷。”

    说完我在他的目光中走出了暖阁,投入那漫天的白雪之中。原本以为我会走的很开心,很潇洒,但是才在雪地中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他终究还是放我走了,雪花落在我的脸上,一片冰凉,瞬间被我的体温融化掉了,形成了水滴,或许他刚才在一伸手,我就会萌生不想走的念头。可是他没有,他被我的话吓住了吧,我这样的女人走在他的边确实不能给他增添光彩,只有容楚楚那样的美丽女人才合适他。

    回到小院子,打开箱子将师傅给我的银票朝怀里一揣,拉着絮儿就朝王府外面走,我沉的脸色倒把絮儿吓了一跳。“小姐,你这是带絮儿去哪里?”

    “回家。”我沉声说。

    絮儿虽然满肚子的疑问,但是见我脸色不佳也没多问。只是跟在我的后出了王府直奔将军府。

    直到见了我爹,被娘拥在怀里,我的眼泪才掉了下来,几个月来积聚的委屈全在我投入母亲怀里的那一刻爆发了出来。好不容易等我哭完了,我才将休书放到一脸惊愕的父母面前,轻声说了句“我自由了。”

    “王爷的腿好了?”爹爹看了休书以后,问候。

    我点了点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和爹好象并不在意我被休的这个事实。在我们这个时代,女子被休回家时极大的耻辱。父母的话让我的心里微微有点安慰。

    “恩,回去先休息休息”爹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以后爹会帮你找一个好男人,知道疼你,怜惜你.”

    “爹爹,我想出去走走”我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平静的说。

    “你要去哪里?”爹爹听出我所谓的出去走走不是简单的出门。

    “去五国历练一下啊。”我露出一丝微笑。“印证一下师傅们的见闻,增长见识”

    “好是好。”爹爹制止了娘要说的话,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快过元节了,在家里过了节,等天来了再走。”看着爹娘眼角微微爬上的皱纹,和鬓角微微染上的霜发,我不忍心答应他的这个要求,点了点头,展颜一笑“是。”

    二天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忽然发现心里空捞捞的,都不知道要干什么。

    在房间里微微发愣,在一起的时候想着离开冷千月,真的离开了,忽然不知道有什么事可做了。

    “娘娘。”流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他的声音将我从纷乱的思绪里拉回了现实里,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向了门口。

    流云一素装走了进来,两个月的治疗,让他脸上的疤痕逐渐淡去,现在他被毁掉的面容基本已经恢复,如果不仔细凑近了看,几乎看不出原来那条如蜈蚣一样的伤。如同谪仙一样的面容上,那双原本不敢正视别人的双眸如今闪烁出了自信的光芒,腰板也直了起来,我可以说现在胡国已经再也找不出比他更俊美的男子。容貌的改变不仅能改变一个人的外貌,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境。

    “听说娘娘医治好了王爷的沉疾。恭喜娘娘了”流云走到我的面前朝我微微一拜。

    “没什么好恭喜的。”我笑了一笑,站了起来。“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

    “流云想请娘娘写封推荐信。举荐流云进入太医院”流云笑着说。

    我微微一愣,抬起了眼帘“你想入朝为官?”

    “是。”流云点了点头。“流云所学并不比一般的医生差,只要娘娘肯点头,以娘娘目前在胡国医界的声望,只要娘娘肯开口,流云一定能在太医院占有一席之地。”

    我朝他微微一笑,“流云,你可能弄错了,我已经不是什么娘娘。我已经被冷千月休掉了。如今我与你一样,是庶民。试问我拿什么份来推荐你?”

    我话一出口,他的眉毛微微一抖,愕然的看向我。“休了?”

    “恩,休了”我点了点头。“所以,如果你想进太医院的话,可能只能靠自己考了。”就在流云微微发愣的时候,絮儿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小姐,安宁王爷来了。在前厅与老爷吵了起来。老爷不准他进来,他要闯府。老爷气的要拔剑。小姐去看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