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荷包里的秘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水夫人已经走了三天了。

    “容圆圆,你给我出来。”门外的一声大喝,吓的我在柴房里配药的手微微一抖。

    “絮儿去看看怎么了?”我一边将流云脸上的抹匀,一边对絮儿说。

    “是,小姐”絮儿拎起了裙角跑了出来,不一会又冲回柴房。“是如夫人来了,在门外叫嚣着呢。”

    “是她?”我微微的一皱眉头。“请她去房里,我随后就到。”仔细的将流云脸上的面罩扣好,然后笑着对他说。“你脸上的疤痕已经完全的软化,只要再过几,我再替你将死皮刮去,就可以换别的药了。”

    “多谢娘娘。”流云微微一点头。

    我看着他那双举世无双的明眸,苦笑了一下。“你还在生我的气?”

    “流云不敢。”他微微的垂下睫毛,让我看不清楚那两片影下的眼眸。

    说是不敢,其实是依然对我不冷不淡,我轻叹了一声,去将桌子上的东西收好,将剩下的药膏倒掉,擦了擦手,“我现在去见如夫人,你想留下吃饭的话旧在这里等等我和絮儿,不想的话就自己回将军府,别忘记把门关上。”说完我就走出了柴房。

    一进正屋的门就见如夫人气势汹汹的坐在椅子上。

    “如夫人早上吃辣椒了吗?这么大的火气,要不要我帮你开服降火气的药吃一下”我一边笑一边走了过去。

    “容圆圆,你少假装好心。在这个地方我还没承认你是王妃。”她见我进去,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如夫人,我想你弄错了两点,一、承认不承认我是不是王妃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过是王爷的一个没名分的侍妾罢了。二、我从来没嫁妆好心,对你我就没有什么好心。”既然你这么没礼貌,那我也没必要再和你客

    如夫人被我的话刺激的躯微微颤抖,水葱一样尖尖的手指指到了我的鼻子上,被我无的一巴掌拍开。“我什么我?这么没教养?你再把你那鸡爪子伸到我的面前,我就叫絮儿拿刀把它砍下来腌了咸菜。”我看着她的手指恶狠狠的说。

    “大胆!”她连忙缩回自己的手,朝我怒吼着。

    “呵呵,我是很大胆,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我笑了起来。“好了,不和你做口舌之争,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找我什么事?”我悠然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絮儿非常配合的送了一杯茶上来,我接了过去,用非常优雅的姿势慢慢品味着,把站在一边的如夫人气的够呛的。

    “你为什么把水夫人赶走?”她卡腰问我。

    浅薄,连事的始末都没有搞清楚就敢来兴师问罪,真有意思。不对,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抬眼看向了如夫人,随后浅浅一笑,“絮儿,去关上门。”

    “是,小姐。”絮儿走到门边站了出去,为我们关上了房门。

    “你想干什么?”见我放下茶碗,站了起来,一步步的靠近她,她有点惊慌。

    “嘿嘿,如夫人,这里没外人,你就别装了。”我笑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他盯着我。一双妙目在我的脸上梭巡着。

    “我的意思你心里最明白”我哈哈一笑,“你是不是也想和水夫人一样出王府?”

    她柔的面容上脸色微变,别过头去不再看我。

    “不说话就当你承认了。你用的方法还真是特别,非要来激怒我吗?让王爷把你赶出去?你又有什么苦衷?”我重新挨着她坐下来。

    她的面容重新归于平静,也在我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呵呵,这还不简单。你虽然很讨厌我,但是不会这么大失水准的跑我这里来大吵大闹,再说了,你那么喜欢王爷,水夫人走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没道理为了她来正面和我发生冲突。”我凑近了她,一股兰花的幽香撺进了我的鼻腔。“我说的对不对?还有你刚才的话说得异常过分,就是为了激怒我让你去找冷千月告状,或者是把事闹大,引冷千月过来。这个王府不是你做主,你说不承认我就是公开在挑战冷千月,好给他一个借口赶你出去。”

    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难怪王爷会对你牵肠挂肚,你确实有资本,聪明的不得了。”他她着自己修饰整齐的玉手。“我确实不喜欢你,但是我不得不佩服你,我也确实耍过手段想赶走你,但是我发现并不成功。”

    “谁说不成功?你成功的让冷千月赶走我一次。”我嘿嘿的笑,还悲的,貌似。

    “也就那一次,后来就再无机会。”她也笑了起来。

    “说正经的了,你也想走了?”我歪着头问。

    “是。水夫人临走的时候和我谈了一整夜。这几天我闭门不出也想明白了。我本就无名五分的在这里,这么多年陪在王爷边并没有博得他对我的一点点怜惜,每次你一气他,他就拿我出气,呵呵。”她微微的垂下了头。“好了,不说过多的话了,我出青楼,却也明白识时务这个道理。王妃榜示不帮?”

    “这个...”我倒为难了起来,如夫人一走这里可就真的只剩下我了,等冷千月的腿好了我能走得掉吗?但是也不能因为自己想走就不准如夫人走吧,这也有点说不过去。

    见我为难的不说话,如夫人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算了,不劳娘娘了,我自己和王爷说去,大不了一死。”

    “呵呵,你自己说也好,不过我可以保证你死不了。”依照冷千月处理夫人的结果看来,他也不是那么不尽人的家伙,只是对我过分了点。“你王爷买进府的?”

    “是。”她点了点头。

    “噢,那你去吧。”

    她转出门,走都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容圆圆,还是那句话,无论我走还是留,我们都不会是朋友。”

    “呵呵,没关系,是不是朋友无所谓,只要大家过的开心就好。”我没有起送她,水夫人和她看起来都是柔弱女子,但是一个比一个坚强,相信大家都能过的很好。

    等如夫人走了以后,流云推门进来,用一种一样的眼光看着我。

    “怎么这么看我。”我朝他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流云是奴才,不能与娘娘平起平坐。”流云略带恭遣的说。

    “好来这,我从来没把你当做下人看。”我收起了笑容挥了挥手,“从你跟在我边的一天起就是这样。再说我手里没有你任何的卖契约。你若想离开随时都可以。”

    “呵呵,娘娘好本事,不漏痕迹的铲除掉了水夫人和如夫人,如今王府就只剩下娘娘一人了。”流云好像真的听进了我的话,大大方方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流云要恭喜娘娘。娘娘王妃的位置已经基本坐稳了。”

    “什么意思?”我的心里十分的不悦,流云为什么会这么说?

    “流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他淡然的口气,让我更加难受起来。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烦躁的摇了摇头。“还是说说你吧,你对医术的理解已经不低,若是你想离开将军府的话尽管说,我能帮你。”

    “多谢娘娘的栽培,流云会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别人的施舍。”他站了起来,朝我一欠。“流云想起还有书没读好,先告辞。娘娘保重。”

    “好。”我点了点头。“后天记得来换药。”我的叮嘱让他已经走到门口的影停顿了一下。

    “是。”他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

    如夫人也走了,王府里好像清净了许多。如夫人走的时候没来看我,只是让人送了封信来,原来她的名字叫秋月如。信里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辞,只是罗列了一些冷千月喜欢的东西,字里行间流露着她对冷千月的意。看得出来她很冷千月,着他,又能毅然的离开他,如夫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魄力。不过她的这信恐怕是要托付错人了,在不久的将来或许我也会离开。我将信重新装好交给了冷千月,他默然。错过了一个这么他的女子,不知道他的心里会不会有些难受。他沉默不语,多年的陪伴就算不喜欢也有些感,我悄然得出了他的书房,回首间,窗前的冷千月,黑发飘然,影冷清,垂首沉思,默默不语,一种莫名的心痛浮上我的心头,难以言表,微微的叹息一声,我亦转离开。

    夜晚一灯如豆,我躺在上碾转难眠,顺手取过水夫人交给我的荷包,放在手里把玩着,若水的手真巧,一针一线丝丝相扣,荷包上的牡丹图案栩栩如生,还点缀上了细碎的宝石和珍珠做搭配。荷包里好像装这东西,我拉开荷包顶部的拉绳,一颗被腊封住的药丸滚落在我的手心。我坐了起来,用手捏碎外面包裹的严实的腊,又掐了一小块尝了一下,连忙吐了出来,是毒药。我又仔细的翻了翻荷包,一张纸条从荷包内被我倒了出来,上面用娟秀的小楷写着“寒寒一水间,毒断愁肠在。安知妾与心,昭昭如月。”什么意思?表面看起来是首诗,但是水夫人不会无故的给我留这么一首诗。我恍然大悟,每句的开头合起来就是“寒毒安昭”,我拿起那颗药丸,难道这个药就是安昭王给冷千月吃的?

    立即翻,随手抓了一件衣服披在了上,冲出了房门。

    “小姐,你去哪里?”絮儿在隔壁听到我这里这么大动静,追了出来。

    “你先休息,我去找王爷有点事”我一边说一边跑,等跑到风月居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王爷睡觉了没有?”我问门口值夜的小太监。

    “回娘娘,刚躺下。”

    “去通传,说我要见他”

    “是”小太监依言进门,不一会就出来,“娘娘,王爷有请”

    风月居内被紧紧亮着一盏纱灯,冷千月半卧在上,青丝垂肩,烛火摇曳,将他的脸庞映照的微微有点发红,他见我冲了进去关上门,嘴边浮了一抹轻笑,“怎么大半夜的来找我?是因为想我了吗?”他单手撑住自己的头,一手朝我挥了挥,“过来,地上冷,你没穿多少衣服”

    我这才发现自己仅仅穿着中衣,外面披了一件披风,连袜子都没有穿,脸上微微一红。“想你个大头鬼。给你看点东西”我走到他的边,将手里仅仅攥着的药和纸条扔到他面前。“自己看,是水夫人临走的时候塞在荷包里给我的,我刚刚才发现。”

    冷千月这才坐正了体,看过以后,他的眉头轻皱,“这药是?”

    “是毒药。”我在他的边坐了下来。“我不确定是不是就是你中的寒毒,但是我可以确定这确实是毒药。从水夫人的纸条上看,这个可能就是所谓的寒毒。”

    冷千月的脸色沉了下去,如鹰一般的目光盯着在他手中晃动的黑色药丸,“就是这个害的我瘫痪五年?”

    “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原因。现在我可以确定寒毒是导致你瘫痪的最大因素。你全的血液都不通畅,解毒后,你腿部的血液速度明显的增快了许多,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依然是站不起来,照道理你的经脉顺畅,骨骼完好,应该慢慢的能站立啊,或许还有我没有发现的事。”我主动的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已经不再冰冷,而是比我的还要温暖,“放心,我会找到办法的。”

    “这个不是我担心的。”他揉碎了手中的纸条,安昭王,三哥,你可能希望我永远都站不起来对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