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又闯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一股难以言表的麻痒合着力从腹间升起,我明白药力已经开始发作。我配制的是加快血液流动的毒药,如果剂量大的话会让人鲜血翻涌直到血管爆裂而死。提起笔记录下服药的时间以及毒发的时间,还有中毒的感觉。等放下笔的时候,我已经满头大汗,面色如潮。

    “小姐。你怎么样?”絮儿连忙丢下手里的事跑过来扶住我。“要不要吃解药?”

    “再等等。”我朝她挥了挥手,刚站了起来,可是腹间的一阵绞痛,让我不得不弯下了腰,眼眉都皱到了一起。

    “娘娘。娘娘,您在吗?王爷有请。”就在我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外面传来太监的呼喊声。

    这个该死的冷千月,没事找事啊,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凑什么闹。

    “小姐怎么办?”絮儿一听也慌了神,将我扶到椅子上坐好,问我。

    “告诉他我生病了,现在不能去,等我好点再去。”我用手捂住了肚子,看来下的剂量还是大了点,还要减轻。抬手将桌子上的解药一股脑的全部喝下,忍着强烈的腹痛,搽了一把脑门上渗出的汗珠,静静的等待着解药药力的发挥。

    “恩。”絮儿点了点头,刚要走到门口,被我叫住了,“等等。你去告诉他,我随后就到。”

    “小姐,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絮儿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一会就会好点。”我对自己的药有信心,大概过半个时辰,解药就会起作用。到时候就没这么疼了。

    “是,小姐。”絮儿开门出去,和那小太监说明了况。

    “哎呀,姑娘,您也知道王爷的脾气,他要见的人,见不着可是会发脾气的。求姑娘您行行好,和娘娘说一下,让她快点。”小太监的声音继续传了进来。

    “我们小姐体不舒服,你去回了王爷,小姐稍微好点就会到。如果他等不了,就让他自己过来吧。”絮儿的火气也变的大了起来。我坐在柴房里,一边要忍着肚子疼,一边听了絮儿的话又忍不住想笑,结果弄了个哭笑不得出来。让冷千月自己过来,呵呵,亏她想的到,冷千月是不会屈尊降贵自己来这个破地方的。

    “那小的可就这么回了。”小太监说。

    “去吧,去吧。去告诉你那主子。”絮儿在外面不耐烦的说,好象轰苍蝇一样把小太监轰了出去。

    “小姐。感觉好点了没有。”絮儿进了柴房,关上门,见我的脸色依然苍白,关切的走过来,取出丝帕仔细的将我额上满布的汗水擦去。

    “药力发挥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扶我回房,我躺一下,等好点了,就帮我换衣服。”我靠着絮儿站了起来,她扶着我慢慢的走回房间,先让我在上躺下,她对我说。“小姐,我去把柴房的门锁上,免的一个不留意有人进去。”

    “恩。去吧。对了,把桌子上我的笔记也收起来放好,别给别人看到。”我叮嘱着她。

    “那你一个人行吗?”她不无担心的问。

    “没关系。过会药力发作起来就好了。”我努力的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絮儿也帮不上小姐的忙。不如这样,絮儿去做点好吃的给小姐。”絮儿的眼睛一亮。

    “呵呵,快去吧。如果不好吃的话,打你哦。”我也笑了起来。

    “是。知道了,小姐。”絮儿点头,转出门。

    躺在炕上,看着简陋的房顶,一抹苦笑浮上了我的嘴角,我现在都在干什么啊,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回想着从山庄出来,初遇冷千昊,再嫁给冷千月,还有之后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历历在目,真是如同做了一场梦一样,只是这个梦是个噩梦,一点也不美好。

    腹间的绞痛依然在继续,四肢也变的麻木起来,连思绪都变的飘忽不定,脑子里冷千月的表一一浮现,轻蔑的,漠视的,暴怒的,就没一个是微笑的。

    “王妃在里面?”门外传来了冷千月淡漠的声音。我一惊,他怎么来了?

    “回王爷,我们小姐体不好。”絮儿挡在了门口,拦住了冷千月没让他进来。

    “让开。”冷千月的声音冷如寒霜。

    “小姐睡了。王爷想见小姐的话,让絮儿先进去看看。”絮儿在坚持着自己的立场,坚决不放冷千月进来。

    “本王叫你让开。不要过多的考验本王的耐心,也别让本王再重复三次。”冷千月的声音听起来蕴涵着怒气。

    “絮儿。让王爷进来。”我怕絮儿坚持下去会吃亏,于是喊了一声,我的声音有点沙哑,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清脆。

    轮椅划过粗糙的地面发出了摩擦的声音,我这陋室里可不象冷千月那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连墙壁都没有粉刷过,只是厚重的黄土色。冷千月一边被人推进来,一边打量着我这里,最后目光落在了躺在上的我上。

    “你们都出去。”冷千月一挥手,随他进来的侍卫和太监们全部恭退出,还不忘为我们关上了那道门。

    我捂着肚子,撑起了自己的体,一阵痛感袭来,汗珠又冒了出来。

    “都这个鬼样子了。就别起来了。”冷千月微微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搞的?弄成这副样子?要不要传太医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还是躺了下来。“我自己也曾经是太医,自问医术不会比他们差。”

    “那你到底是什么毛病?”冷千月靠近了我,抬头摸了摸我的额头。“发烧了?”他的手下是一片的火

    “啊?哦。是,发烧了。不过已经吃了药了,就要退烧了。”我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冷千月冰冷的手覆盖在我的额头上,给我带来了一丝凉意,清凉舒适的感觉从他的手心里散发出来,让我一时间竟然不舍得他的手离开我的额头。

    他黑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绪,注视着我,看的我有点发毛。“冷千月,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忍不住问。

    “你生病是因为想他吗?”冷千月缓缓的开口。

    “因为想谁?”我被他突然的一问,问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口中的他是指的谁。

    “冷千昊。”他凝视着我,“你们昨天在留园里的对话,我全听到了。事实上我发现你溜出水榭就已经想跟出来了,我又看到我那可的六哥不露痕迹的出去,我就更想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果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被我听见本不该听见的话。”

    “呵呵。”我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难怪昨天在马车上我问是不是想知道我与冷千昊说了什么,他却说不想知道。

    “你还笑的出?”见我笑了起来,他的目光变的凛冽了起来。

    “难道叫我哭啊?”我反问了一句,却好象刺激到了他,他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暴戾之色,他长臂一伸,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从上拖了起来。“不要再激怒本王了。本王自问对你已经够宽容的了。”

    “是吗?那要多谢王爷的宽容。”我毫不畏惧的看向他,我根本没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怕他?

    “试问天下有几个男人能忍受自己妻子红杏出墙?”他凑近了我。“你给本王老实点,别真的以为六哥是真心喜欢你。他不过是被你救过,有报恩的心理罢了。容圆圆你最好头脑放清醒一点,就凭你的姿色怎么比的上六嫂?她温宛美丽,大方高贵,你却一无是处,灰头土脸的,活象水沟里的老鼠。真不明白你是发的哪门子傻,居然为了六哥生病。看着你现在的样子,连六嫂的脚指头都比不上。”

    “你!!!……”我被冷千月气的简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这是为了你六哥吗?我这是为了你!你这个白痴混蛋,天下最浑的男人就是你了。我如果是水沟里的耗子,那你就是茅坑里的砖头,又臭又硬。

    “怎么,没话说了吧。理亏了吧。你要不是理亏的话,按照你以前的脾气,本王说你一句,你有十句等着顶本王。知道理亏还好,不是完全没的救。”冷千月松开了揪着我衣服领子的手,我重新摔回上。“今天你生病,本王就不惩罚你。你给本王记住,永远不要痴心妄想。想要找男人,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资本。”他忽然坏笑了一下,凑近了我,小声的说。“还是你怪本王没有做到丈夫应该的职责,你想着找别人?”

    “冷千月,你这个王八蛋。”我那解药的药力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出来,脖子瞬间就不疼了,连浑潮也散了下去。我却没注意到,一骨碌从上爬了起来,一把将冷千月的衣服领子揪了起来,一记清亮的耳光直接扫到了他的脸上,打的他脸一歪,嘴角迸裂开。他缓缓的转过头来,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住我,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冷笑了起来。“为了我六哥打我?容圆圆你好本事。”

    “不是为了你六哥。是为了我自己。”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闯了祸,“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我没有心?我没有心就不会一听到你生病马上赶来看你了。”他朝我吼了起来。

    “啊。”我被他的话说的愣住了,忘记自己还揪着他的领子,愕然的看着他。他是专门来看我的?

    “你松手。”他用手扒开了我揪着他衣服领子的手,赫然的感觉到我的体温已经正常下来,他迟疑的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你的病好了?”

    “病?”我又是一阵愕然,脑子还被刚才冷千月说的在意我的话震撼着,无意的回了一句。

    “你居然装病?”冷千月的脸上满是震怒,“你居然和本王装病?是因为六哥说喜欢你缘故吗?所以你不想见到本王是不是?才用装病这个理由来搪塞本王?”

    “不是……”我这才回过神来。我晕啊,我配的都是什么解药啊,怎么药力一上来效果这么好……这下好了,有十张嘴都说不明白了。

    冷千月再次确定了我正常的体温,看着我正常的脸色,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他眼中充满了浓重的霾。“来人。把这个说谎的女人拉走。”冷千月将我重重的推到炕上,冷冷的扫了我一眼,转过了轮椅。“你喜欢住破屋子是不是?那本王就成全你,让你住一个晚上的破屋子。如果你冻不死的话,那本王就放过你。”他背对着我,缓缓的说,“带王妃去地牢,不准任何人去探望她。”

    “是。王爷。”四名侍卫走了进来,想架走我。“得罪了,娘娘。”

    我看了冷千月的背影一眼。“不用了。我自己会走。”挡开了侍卫们伸过来的手,我淡然的口气好象受罚的不是我一样。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穿上了鞋子,昂首走在侍卫们的中间。

    “王爷。王爷。你不能对小姐这样,她……”

    “絮儿。”我厉声对扑过来跪在地上的絮儿说,她抬眼看向我,我朝她使了个眼色。你答应过我不说的。絮儿的大眼睛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水色,悲切的看着我,使劲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不过就一个晚上而已。死不了的,放心。”我笑着对絮儿说。“你照顾好这里,等我回来。”

    絮儿点了点头。

    “呵呵。做点好吃的。”我努力的说笑着,调剂着自己的心,让自己能开心一点,发现我还是很失败。

    背后传来冷千月砸东西的声音,我没有回头,一步步的在侍卫们的押解下走向王府冰冷的地牢。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