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楚楚归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拖着疲惫的体走出了风月居,我应该高兴才是,楚楚回业了,我就解脱了。可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种从没感觉过的失落感冲撞着我的内心,从胃里泛出一阵阵难受的感觉,就连被那黑炎莫明其妙的打伤都没这种感觉来的强烈的难忍。我到底算什么?我不算什么。只是楚楚的替代品,还是一个劣质的不称职的替代品,老天给了我一会这样的容貌,注定我不会得到什么。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知不觉的走出了王府。

    冬季易城的夜晚异常的寒冷,我将衣袊紧紧的朝上裹了一裹,朝容大将军走去。总算这次门口的小厮认识了我,“大少爷。您回来了。”他朝我点头哈腰。

    大少爷?我微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一定是爹怕我份败露,所以对下人说我是他儿子。呵呵,想想还真是有点悲哀。朝小厮略微点了一下头,问道:“我爹呢?”

    “老爷在书房。”小厮对我说。

    “哦。”快速的走到书房,见里面果然亮着烛火。“爹,我回来了。”我在门外轻声的叫着。

    门飞快的在我的面前打开,爹的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圆圆。”他动的喊了我一声,一把将我拽进了书房。“不是说你生病了?现在如何了?”

    我努力的挤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笑容。“让爹您挂念了。现在好了。”

    “好了就好。”爹拉着我在书房坐下,一脸的不舍与怜惜。“好孩子,让你受苦了,这才一个半个多月不见,你瘦多了。”

    “爹爹,楚楚回来了是不是?”我抬起眼看着爹,他点了点头。“恩,大前天回来的。”他诧异的看着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已经命人封锁消息了。”

    “恐怕封锁的不够,或者是冷千月他派人监视了咱们家。”我冷笑了一下。“他告诉我的。他还说明天就会来接楚楚回去。”

    “什么?”爹忍不住声音高了起来。“你已经是安宁王妃了,楚楚过去算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恐怕楚楚才是安宁王妃吧。我会讨要一份休书的。这样我就自由了。”

    爹看了我一眼。“皇上已经下旨,你才是安宁王妃,在将军府修养,想要休书谈何容易。不家,冷千月有没有。。。。。。有没有和你圆房?”父亲迟疑的问我。

    开什么玩笑,人连看我都懒的多看我一眼,怎么会和我做那事,“没有。”我坚决的摇了摇头。“在他心里安宁王妃是楚楚不是我。”

    “那还好。”爹松了一口气。但是眉头还是皱了起来。我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一个女儿已经陷在安宁王府,如今另外一个女儿也快保不住,这叫做父亲的何以堪?

    “我想见见楚楚。她在哪里?”我幽幽的开口,打破了书房里片刻的宁静。

    “爹带你去。”爹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穿过书房外的花园,绕过一条回廓,停在一座绣楼的门前,带着我走上绣楼,“楚楚,开门。是爹和你妹妹。”

    门应声而开,一抹俏丽的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仔细的打量着十多年没有见面的姐姐,而她也在打量着我。圆而明亮的杏眼,深深的双眼皮,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精致的鼻,红润饱满的嘴唇,瓜子形的瘦脸,组合出一张秀美的芙蓉面,真不亏是京城一美女,就在她的眼波流转中都带着说不出的风韵味。一条素色的长裙已经衬托出她婀娜的子,美丽的人不需要过多的修饰,楚楚深知这一点。我努力的在她的面容上寻找着与自己相似的地方,如果我的眼睛的轮廓不那么明显,鼻子再矮一点,嘴巴再小一点,脸再尖一点,或许我也是个美女,我忍不住对照着想。

    “姐姐。”我先叫了她一声。

    “他就是圆圆?”楚楚被我叫的一愣,她失声询问爹,“怎么和男人一样?”就连吃惊的表都带着一股惹人怜惜的风韵。声音更加如同银铃般动听悦耳。

    “进去再说。”爹看了一下四周,沉声说。

    “安宁王明天要来接你去王府。”进了门,楚楚水样的目光依然驻留在我的上,爹开门见山的直接对楚楚说。

    “什么?”楚楚又是一惊,“他不是已经娶圆圆了吗?还要接我做什么?再说我回家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啊。”说完她狐疑的看向我。“是不是你和冷千月那个瘫子说的?”

    我叹了口气:“恰恰相反,是你口中的那个瘫子告诉我你回来的消息。”虽然她说的是事实,冷千月确实不能行走,但是新耳听别人叫他瘫子,我的心里依然有点不太舒服,也难怪冷千月这么不愿意出门,对诸如瘫啊,瘸啊之类的词语十分的敏感。

    “他怎么会知道?”楚楚吃惊的问我。

    “我怎么会知道?”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现在你要怎么办?继续逃?还是跟他回王府?”

    “爹爹。我不管啦。我不要嫁那个人。你怎么忍心让你的女儿一辈子对阒个不能走路的瘸子?他是王爷又怎么样?王爷有七个呢,我就算给别的王爷做侧妃,也不要给他当王妃。传说中他脾气坏的不得了。爹爹。。。。。。你忍心让你女儿嫁过去受虐待吗?”楚楚朝爹撒着,一举手,一投足皆是风,让人不忍心拒绝她的任何要求。爹爹面带难色的看向我,铡将头别向另外一边,避开了爹的目光。

    你不忍心楚楚去受罪,就忍心让我继续受罪?我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的怨愤。为什么遭罪的总是我?

    “够了。楚楚,我已经代替你嫁了过去。你知道不知道,你当时不负责任的离家出走,将容府放到了什么样的境地?你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全凭你高兴。好!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去把我换出来。”我忽然厉声对楚楚说。“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子。弄的我现在男不男,女不女。王巛 是冒名顶替的,太医是女扮男装的。两个份,没有一个是真正的我。”

    楚楚被我吼的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梨花一样洁白的面颊上滚落了几滴清泪,我这才算真正领司到书上所说的什么是梨花带雨,我见尤怜,至于我是永远都不会哭出这种效果。

    “爹,你管不管?圆圆她才见面就吼我。半点做妹妹的样子都没有。没有一点点教养。”她继续嘲爹撒。天生副好皮囊的作用就在这里?我忽然轻笑了出来。“她还笑话。我你看她那是什么表?我不管,总之我不要做安宁王妃,反正以妹妹她的样貌,也嫁不出去了,就让她继续当王妃好了。”楚楚指着我脸上的笑容,朝爹控诉着。

    我愕然,连自己的亲姐姐都嫌弃我的长相。

    “楚楚,别这样说你的妹妹,她在安宁王那里吃够了苦。”爹总算是帮我说了一句话。“你妹妹为了容家忍辱负重。爹不许你指责她。”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要不要继续当这个王妃,而是冷千月要接你回去。”我提醒着容楚楚,暗地里叹了口气。

    “我是不会去。”楚楚对我说。她明媚的眼眸中闪烁着坚决的目光。

    “那我怎么办?”我反问着楚楚。“你想过我没有?”

    “你自然是继续当你的王妃了。王妃哦,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头衔。”她嘲我灿烂的一笑。

    真是没话可说,半点交流的余地都没有。我站了起来,“算了,当我今天没回来过。”我心里隐约升了几分怒气。

    “圆圆,你先别走。”爹叫住了我。“如果王爷执意要将楚楚接回去,那爹怎么也要将你保出来。”

    “爹啊。”楚楚一听在一边直跺脚。“你怎么有偏向她啊,她才回来几天?我可是一直都在你边的。怎么能将我朝火坑里推?”

    “那你做姐姐的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妹妹在火坑里?”爹呵斥了楚楚一声。“她为了容家的委屈你永远都不知道。就这么决定了。不必再说。你也别妄想再跑了,爹已经派人将这里守住,你跑不掉的。”说完爹爹也站了起来。“圆圆我们走。”拉着我出了绣楼的房门,在出门的时候我无意的回头,对上了楚楚怨恨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刃直刺到我的心里。我竟然让自己的亲姐姐如此的嫉恨。刚才我不也是这样?怨恨着她吗?寒风将我微胀的头脑吹醒。

    我被她的目光看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如针芒在背,“罢了。”我长叹了一声,“爹,我去求冷千月,楚楚说的对,我已经掉进去了,她没几要再参合进来。或许冷千月能答应不来招惹楚楚。”

    “圆圆,这样太委屈你了。”爹不无担心的看着我。“万一冷千月为难你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对付他。”其实我心里点办法都没有,但是为了怕爹担心,只能这样安慰着他。“楚楚她那么美丽,是不应该将一生的幸福葬送在安宁王府里。她应该得到更好的丈夫。”说完我告别了父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容将军府。

    重新回到王府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徘徊在风月居的门外,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耳边传来更夫清晰的打更声,将我从纷乱的思绪里敲醒。已经这么晚了,再不进去,冷千月可能真的要睡了。

    “王爷。”我在门外轻声的叫着冷千月。“我有话想和你说。”

    “进来。‘冷午月的声音从门内传来,从他的声音我听不出任何感的色彩。如同木头人一样僵直着体走进风月居。

    室内的烛光明亮,柔和的光线洒满了整个卧室,冷千月斜靠在上,已经洗漱完毕,看样了是准备睡觉。略带摇曳的烛光将他包裹住,仿佛在他的上镀一层淡淡的金色,他那双俊美的黑眸注视着如同行尸走一样一步步靠近他的我。

    “你们都出去。”他感觉出了我的异样,挥了挥手,遣散了伺候在房间里的几名太监。门在我的后悄无声息的关上,我的靴子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也没有发了同点声音整个卧房静的恐怖,偶然有几声蜡烛燃烧的劈啪声。我慢慢的走到冷千月的前,双眼直直的看着他。

    “你有什么话说?”他清了一下喉咙,抬起长和匠睫毛,看向我。

    “我是来求你的。”你开口轻声的说了一句。

    “你拿什么来求我?”他轻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几分轻视。

    “拿我的命。”我淡然的开口。“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死在你的面前。”我抬手拔下插在发间的玉钗,抵在自己的左颈大动脉外的皮肤上,没有了发钗的束缚,我的长发倾泻了下来,披了一肩,惨然对冷千月一笑。“我知道,我的命在你眼时辰 如同蝼蚁一样,轻不值钱。不过新的安宁王妃自杀在王爷的前,传出去多多少少都会令你们皇室蒙羞。”

    你才不会这么做。“他先是一惊,随后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威胁本王吗?你要得到什么?王妃的头衔?还是让我承认你是我妻子?”

    “呵呵 ,你不是普通的自大!这些我都不稀罕。”我缓缓的摇了摇头。“功利对我来说什么竟义都没有,就算得到王妃的头衔又怎么样?你喜欢过我吗?你对我只有厌恶,我明白。象我这样的容貌是配不上你。呵呵,我早就应该认识到了。我是要你放过容楚楚。不要去打扰她。让她开心的生活着。”

    “哦,就为了这个?你以死相搏?”他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已经受够了。”我的声音又轻又小,但是字字清晰。“只要你给我一句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被我死灰一样的神微微吓住,伸出手将我垂下的手紧紧的握住。“你不是说楚楚回来正合你意吗?你不是着急的要我和划清界限吗?”

    “是。 确实是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我点了点头:“刚才我也回家了,见过楚楚,本来我心里委有怨恨她,恨也当初的一走了之。我恨不得马上和她换回来,这里我片刻了也不想多住。”

    冷千月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我这里就给你这样的感觉?”

    “那你以为会给我什么样的感觉?”我笑了起来。“温馨?还是亲切?在你对我恶言相向,棍棒相加以后吗?别逗了王爷。原本以为你出去找我,会是我们之间缓和的一个机会,我主动向你示好,你回报了我什么?依然是轻蔑的眼神和不屑的口吻。你让我彻底明白,我不会在你这里得到任何怜惜。我已经死心了。”我顿了一顿,“好像有点说远了。不过也不要紧,反正已经这样,说开了也好。冷千月,你听着,我容圆圆此生都不会忘记你所给予我的侮辱的轻视。”

    见他寒着脸,不说一句话,我接着问。“不要去按容楚楚回来,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他一个字一个字的从他感的薄唇里吐露出来。“你能把我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