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乌龙绑架事件(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方简陋的屋顶,墙角还有残破的蜘蛛网零落的挂着。屋顶上盖的是茅草。

    “醒了?”那黑衣人坐在边的一张椅子上,长腿翘在边,双手抱,他脸上的黑巾不见了,换了一个冰冷的金属面具,依然只露出两只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连忙支起了体,好象口没有那么疼了,自己按上了自己的脉搏,被震的移位的五脏回复到了原来的位置,虽然依旧有所损伤,但是已经不怎么碍事,只要好好的调理就会慢慢恢复。衣服依然好好的穿在我的上。我知道是这个人用内力为我疗伤,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打伤我却反过来还要耗损真气来救我。

    “我昏迷了多少时间?”感觉到异常的饥饿,我想我应该晕了不短的时间。

    “不多,十天。”他轻描淡写的说。

    “什么?”我大吃一惊。十天?完了,冷千月会不会以为我逃跑了,他会不会闹到容家去?万一这样就糟糕了。我连忙翻,却是眼前一黑,差点一头裁下去。

    “你想去哪里?”他依然保持着那个动作看着我。

    “你不是让我走的吗?”我等稍微好点以后,有气无力的说。“自然是回家。”

    “呵呵,你这样能走到山下我就服了你。”他将长腿收回,让出一条路给我。“走吧。外面在下雪。想死就出去。”

    我抬眼看着他。“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是要拿你去交换那东西。”他呵呵一笑。“你昏迷的十天,安顺王府和安宁王府都在暗中搜寻。你的来头不小啊。”他的手按到了我的脖子上,“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过了我是太医院的一个小小的四品医官。随便你信不信。如果你说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的话,安顺王是不会为了我将东西交给你的。”他的手掐的我好疼。

    “呵呵。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他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好好待着,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他走到了门口。“不要妄想逃跑,这是山区,你受重伤,想死的话就试一下。”

    不用你说我也筹资 跑不掉。我别过头去,等他出了门,我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检查了一下,心里暗松了口气,龙师傅给我的救命药丸还在,取出一颗,捏个外面包裹着的蜂蜡,花香从小小的药丸里散发了出来,我连忙将药丸吞下。重新向回了上。就在我昏昏沉沉的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人推开,那人端着一碗冒着气的粥走了进来,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坐了起来,接过粥,想都没多想就往嘴里倒。

    “你不怕我在粥里下毒?”他站在一边看着我狼吞虎咽。

    等我咽下最后一口,我抬眼看了他一下。“反正是死,被毒死和被饿死有区别?”一碗粥吃下去,感觉有力气多了。

    “说的也是。”他伸手接过那只空碗,扔到了屋子中央的桌子上。就在他刚想坐回边的椅子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动作,转头朝门外冷哼一下。“既然来了怎么不现?鬼鬼祟祟的,什么东西?”

    门外传来一阵桀桀的怪笑,似近又远,虚无飘渺,好象地狱的恶鬼发出的一样,似泣如诉。震的我耳膜生疼,声音好象鼓点一样重重的敲在我的心头,我的心跟着共振了起来。不好,是天语魔音,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对武林典籍了若指掌的我,很快就分辨出了这个笑声的来路。我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用尽全峰的力气大声的唱起了歌。歌声的每个节拍正好落在他笑声节拍的间隙。

    笑声在我的歌声中渐渐停止。我乱跳的心脏这才恢复了平静。

    “想不到黑炎居然会找帮手。小子,你唱的也太难听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子的四周响起,让人分辨不出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呵呵。难听是难听了点,但是正好能破你的天语魔音。“我轻笑了出来,边的黑衣人玩味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我瞪了他一眼。“我半点内力都没有,如果不搞点小破坏,我怎么受的了?”

    “你是什么来路?怎么会知道天语魔音的破解方法?”那声音又再响起。

    “好说,在下容源。”我笑了起来。

    “没听说过。”那声音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再又响起。没听说过就对了,我心里好笑的想。

    “黑炎,不管你找来的是什么人。今天都是你的死期了。”那声音重新响起,好象越来越近。

    “哼,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被称作作黑炎的家伙一拧,闪电般的从我眼前消失,我看着敞开的大门,跑的还真快。寒风夹杂着雪花从门外吹了进来。不管他了,我重新躺回上,蒙上被子继续休息,再过一刻钟的时间,九转玉凝丸的药力就会完全的散发出来,到时候我再走也不迟,现在走只是白白的送死。

    闭目养神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哈哈,真是老天助我,黑炎你已经受过内伤了?”那声音大笑了起来。

    “那又如何?”黑炎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诮。

    “老天都要亡你!受死吧。”又是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传来后,接着是死一样的沉寂。门缓缓的关上,将风雪挡在了门外。一条修长的黑色影站到了我的前。

    “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走?”他寒声问我。

    “我想走,不过时机没到。”我翻下了,药力已经挥发了出来,现在和刚才相比好多了。“现在刚刚好。”我笑了起来。

    他对我说:“你走的掉吗?”我清楚的感觉他的呼吸凌乱。

    “只怕现在我要走,你也拦不住。”虽然体还是很虚弱,但是走点路已经不成问题。我翻下了,朝他微微一笑,“你的伤势很严重,放我在边。不怕我一剑杀了你?你不会这么傻吧?”直接越过他的边,我朝门口走去,果然他没有拦我,不是不想拦,而是我已经看出他全凭一口真气在支撑着,所以还能站在这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门里咚的一声,有重物倒地的声音,我转头一看,那个叫黑炎的家伙已经截载倒在边。不是吧。。。。。。我愕然的看着这戏剧的一幕,苦笑了一下,这都是什么事啊?怎么我遇到的事都是这么奇怪?本想离开,但是还是鬼使神差的慢慢走回房里,蹲在晕倒的黑炎边想了半天,把了把他的脉搏,还是取出了师傅给我的九转玉凝丸塞了一颗到他的嘴里,然后取出金针为他理顺了经脉。他看起来年轻的样子,我想伸手揭开他的面具看看他的样貌,不料我的手指刚接触到面具冰冷的边缘,他的眼睛竟然睁开了,我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呵呵,恢复的很快啊,内力果然强。”我讪笑着,打着岔。

    “你的药不错。”他缓缓的开口说,“是疗伤的圣品。”

    “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吃药了?”我愕然的看着他。

    “你刚才要是有半点对我不敬的举动,现在你就和外面的人一样是具尸体了。”他冷笑了一下。

    “你刚刚明明。。。。。。”我不会看错,他是晕过去了,而且他的体内内息紊乱,明明就是受内伤的迹象。

    “哼,要是连这点警觉都没有,我还能活到现在?”他咳嗽了一下,“你走吧。看在你心地不错的份上,我不为难你。”

    “哦。”我站了起来,点了点头,信步走到门口。“我真的走了啊?”我回头看着坐在边的他。

    “滚。”他从喉咙深处出了一个字,体晃了几晃。

    “别硬撑了。”我看他的样子,笑了起来,弄的自己气息一知书达理,也咳了两声。“这个给你。吃下去以后,自己运功疗伤吧。风暑的伤很容易就会好,不过你的陈年旧疾,就没那么容易根治了。你的武功已经够高,不要再修炼那么邪门的内力了,到最后对你没有好处。”我将一颗九转玉凝丸塞到他的手里。

    “你怎么知道我的内伤是练功所致?”他收下了药丸,看着我。

    “我是大夫,碰巧又是个医术不错的大夫。”我叹了口气,“你这人其实也不坏。我不知道你和冷千昊之间有恩怨,不过我倒真的劝你现在不要去找他麻烦,一,他是王爷,你是百姓,逢古民不与官斗。二,他的武功不低,你的经脉由于长期修炼邪门的武功已经受损,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你都会散失功力,完全是靠药物将内力重新聚集起来。不是我胡说,你再这样下去,不出四年,你就会经脉寸断而死。”

    “你知道我修炼的武功来路?”他吃惊的看着我。

    “当然知道,你修炼的是寐魇。传说中这种内力只要修炼的正确就算是在睡梦中都会增长,但是看起来你并没得到真传。或者这样的内功心法根本不存在什么正确的修炼方法。几事都有得必有失。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去吴国的惜云山山庄找我师傅帮你。”

    “你为什么要帮我?”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不是坏了 。”我耸了耸肩膀。

    “哼,我绑架了你,又打伤你,我不是坏人?”他轻蔑的笑了起来。“那什么是坏人?”

    “可是你还是救了我。”我微微一笑,“如果你真的坏的够彻底,只要把我扔在那破屋子里,到二天早上我就会死去。”

    “别以为我那么好心。”他又咳嗽了一阵说。“我只是想拿你去的换我的想要的东西。”

    “现在不是没拿我去换吗?”我歪着头看着他。

    我拉开了房门。”好了,不和你胡扯了。我该走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希望我们以后永不见面。”说完我走出了那间小屋,风雪渐渐的停息下来,虽然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但是依稀可见山中那条蜿蜒向下的小路。

    裹了裹自己的衣服领子,顶着大风朝山下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下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支撑不住,我又拿了一颗药丸吃下去,心里苦笑,要是被龙师傅知道我拿他的药丸当糖吃,非给他打扁不可。好不容易到了山下,找到一个小镇打听了一下,我彻底崩溃。。。。。。这里已经是胡国与吴国的交界处。找了家客栈,我倒头就睡,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我已经在一辆宽大的马车上,体被柔软的兽皮包围着,上盖着厚实的锦被。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