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官服风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不不愿外加磨磨蹭蹭的回到安顺王府天已经黑了,我将流云暂时安置在原来管家给我的那个小院子里,这才慢腾腾的回到风月居。

    “还知道回来?”冷千月依然是那张万年都不会变化的臭脸,冷眉相对。

    打了个大哈欠,又伸了一个大懒腰,我也不顾他和风月居里伺候的太监们的异样眼光,笔直的就朝支在风月居里据说是给我的那张小上一躺。伸直了四肢,“累死了。”我长叹了一声。

    “你们都出去。”冷千月朝太监们挥了挥手。等人都走掉,他自己转动着轮椅移动到我的前。“你都出去做什么了?”

    “想知道?”我翻了个,背朝他,我已经两天一夜没睡过,现在脑袋一碰枕头,一股浓重的倦意袭来。“自己跟去看就是了。。。哦,对了,我忘记你不敢出门了。”真的好困。

    就在我说完话刚想迷糊一下的时候,我连人整个的被冷千月从上拽了起来。

    “放我下来再说。”我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面朝下横在他的腿上,一时间睡意顿消。“这样趴着不利于体健康,我中午没吃东西,你的腿顶着我的胃了。”我四肢悬空在不停的比画着,活象一只在墙上游动的壁虎。

    “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他的话让我一愣,他怎么会突然想看这个?他会这么好心?他只是让我难堪罢了。我连忙揪住自己的衣领,“不用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感觉腰间一松,我官服的腰带被他抽了出来。“冷千月,你发神经啊。”我的手死命的揪着自己的衣服,惟恐被他拉开,我是争气的,不过这官服可不太争气,“嘶啦”一声衣帛破裂的声音,后背一凉,我的心沉了下去,“冷千月你这个混蛋。”我气的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说。

    他冰凉的手抚在我背上纵横交错的伤疤上,手指划过的地方,我的皮肤都是一阵收缩,他真的冷的毫无温度,我甚至在想如夫人和水夫人也蛮可怜的,居然要与这个大冰块“坦诚相对”,她们难道不怕冷吗?

    “人丑也就算了,现在还满的伤疤。”他将我轻轻一推,我从他的腿上滚到了地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脸幸灾乐祸的表,“就算你把我治好了,拿到休书,都不会有人娶你,再有人和我一样被你骗婚,只要看到你这副体,什么胃口都倒光了。”

    我看着他那张生的颠倒众生的脸,摇了摇头,“怎么一副好的皮囊里面装的却是一包草?”我轻蔑的看着他。“在你的眼里永远都看不到什么是美好。”

    “哈哈,笑话,你也能称的上是美好?”他轻笑了起来。“容二小姐,这是本王今年听到的最有意思的话了。”

    我冷不丁的一拳挥了过去,他没想到我会出手揍他,鼻子被我打了个正着,两道鲜血缓缓的从他的鼻孔里流下,他又惊又怒的看着我,用手捂住流血的鼻子,“你。。。”

    “我什么我。”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是我打的你,怎么样?你就是欠打!你是王爷又如何?没人敢教训你,我教训你。你大可以将我一刀砍死。这样我们两清,免的我见了你心烦。”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抓过他搭在腿上的毛毯裹在上,挡住背后破碎的衣服,然后大踏步走他边走过。

    “你想去哪里?”他用手捂着自己还在出血的鼻子,瞪着我。

    “去洗脸刷牙。”我冷冷的说。“还有你也别妄想我会睡在这里,我去下人住的小院子睡觉,你有事的话叫管家去喊我就是了。”说完我迈步出了门。寒风一吹,我过的头脑才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没想到一向温和的我竟然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不过也是他实在太欠扁了。让我奇怪的是,这次冷千月居然没有拦我。可能是刚才我那一拳把他脑子给打震了,也或者是他也不愿意和我这个丑八怪共处一室。

    我依然怒气很盛的走进那座僻静的小院子,房间里亮着灯,我走过去敲了敲门。流云将门打开,见我裹着毛毯,一怪异的装束站在门外,“大人。流云以为大人不会过来了,所以将门关上。”

    “没关系。”我走进门里,房间的炕已经被流云生上火,所以显得非常的温暖。“我也睡这里,我睡左边的房间,你睡右边的好了。”

    “是。大人。”流云顺从的回答着。“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我摇了摇头,刚想进房间,想起了一件事。“你会不会针线活?”

    “流云出穷苦,自然什么都会了。”他温和的笑了笑,“大人的衣服破了吗?”

    我点了点头,何止是破,简直就是破碎!估计背后已经被撕成条了。冷千月这个混蛋,不知道我就这一件朝服吗?叫我明天穿什么啊。“你等等,我进去把衣服换下来给你,你看看能不能补。”

    “是,大人。”流云点了点头。

    进了自己的房间,还好早叫管家将我的东西搬了过来,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男装来穿上,我看了看被撕坏的官服,扯开了两个大口子,几乎从领子一直破到腰的位置。我拿着衣服走了出来,递给了流云,他翻看了一下衣服,迟疑的看着我。“这是被人故意撕破的吧?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撕大人的衣服。”

    我脸上微微一红,“你别管了,就看看能不能补就是了。”

    他见我脸上一红,好象想到什么一样,也跟着脸红起来,弄的我莫名其妙。“流云明白。”他尴尬的说。“流云尽量帮大人补好。”说完他飞快的钻回了他的房间。你明白了什么明白?我都不明白,我这才想起来。“喂,你有没有针线啊?”我在他门外叫着问道。

    “。。。。。。好象没有。。。”流云在门内闷声回答着。

    “啊?那补个鬼啊。”我抓了抓头。“算了吧,别补了,明天我再去尚衣司弄一件好了。”

    “是,大人。”

    清晨,我被外面一阵叮当声吵醒,干吗?拆房子啊?我连忙爬起来穿好衣服一看,是流云在院子里劈柴,见我睡眼朦胧的出来,流云朝我微微一弯腰:“大人早。水和毛巾已经准备好了。”

    “哦。别劈了。我还没睡够。”我揉着眼睛,点了点头,想转回屋继续睡觉,懵懵懂懂的砰的一下额头撞到了半开的门板上,发出一声巨响,撞的我两眼直冒金星。

    “大人。你不要紧吧?”流云连忙扔了斧子赶过来扶住我。

    “不要紧。”我捂着被撞到的地方,龇牙咧嘴的说。疼的我瞌睡全无。。。。算了。反正也撞清醒了,索不睡。拿起水杯走到院子里用竹刷刷牙。“对了。我官服被人撕破的事不要和别人说啊,有人问起就说是我刮坏的。”我一边刷牙一边对打扫院子的流云说。

    “恩,大人放心,流云不会乱说话。”流云一边挥舞着的大扫帚一边说。

    “那就好。”我放心的点了点头。

    “大人与两位王爷是怎么认识的?”流云问我。

    “哦,我救过安顺王爷,至于这个王爷?不提也罢。”我摇了摇头。我总不能告诉流云这个王爷是我丈夫吧。。。这也太扯了点。

    “大人放心,流云不会把大人和王爷的事说出去。”流云向我保证一样点了点头。

    “我和王爷有什么事?”我诧异的看向流云,他半边俊脸一红,可极了,不过另外半边却显得益发的狰狞起来。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继续追问,“说啊?干吗话说一半?”

    “大人。。。大人的衣服是被王爷撕的吧。。”他小声的问。

    “啊。是啊?”我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水。

    “大人。。。没有被王爷。。。。那个。。。?”他言又止。

    哪个?我忽然醒悟了过来,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好险没把自己噎死。。。。“咳,咳。。。”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暗地里笑的肠子都快打结了,这个傻傻的流云,不会是以为王爷喜欢男人,而我正好是王爷的男宠吧?误会就误会,反正我和这个该死的安宁王也确实关系比较复杂,懒的解释了。

    “流云。。。”好不容易咳完了,我拿哀怨的眼神看着他,“你会不会因为这个瞧不起我?”

    “啊?”他微微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不会。大人怎么会这样想?”

    “哦,那就好。”我扔掉了手里的水杯,作势要扑过去拥抱他。“你真是太好了。”

    他吓的连忙撇掉了手里的笤帚。“大人,流云去看看早饭好了没。”说完好象逃命一样跑进了厨房。

    我一个人站在空的院子里放肆的大笑起来。流云还真是可,看来以后有他陪伴,子应该不会象以前那么无聊了。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