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顶头上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火焰传说 书名:丑女当自强
    “大人猜的不错。”他依然垂着头,不敢抬起来。

    “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看你。”我笑着对流云说。“你比我强的多了。至少你还有半边好看的脸,我可是从头丑到了脚指头。”我安慰着他。“所以不要总低着你的头,欠缺不是遗憾,关键在于自己的心。”

    他愕然的抬起眼睛看着笑意盈盈的我。“大人,流云明白。”他的唇色非常好看,是那种淡淡的润红色。“大人也不丑。”

    “哈哈。”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少拍我的马,我自己什么德行我自己明白。对你来这里几年了?”

    “回大人,三年。”他淡然的说。

    “哦,那应该是很熟悉这里的况了。”我忽然很八卦的拉起他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快和我说说我的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人,还有我在这里要注意点什么。”

    “是。”他恭敬的垂手站在一边。我皱了皱眉头,“坐啊,这么拘谨做什么?”

    “大人份尊贵,小人不能逾越。”

    “算了。你喜欢站就站吧。”见他不肯坐,我也不勉强。

    “医监大人二十岁进入太医院官拜五品,三十五岁擢升三品医官,四十岁升太医院监事。而大人年仅十八,是太医院史上最年轻的四品医官。恭喜大人,大人前途无量。”他居然和我说起了官话,什么前途无量,我看是前途无亮才对,要是被人知道我是女人估计等待我的就是牢狱之灾,外加砍头之祸。

    “行了行了,这些你不说我将来都会知道。我是问医监大人有什么好?”我接着问。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明显流露出鄙夷的神色,我一愣,随后心中一片释然,大概他以为我是靠关系才爬到这个位置上的那种人。不过他猜的一点也不错,我确实是靠关系才当的四品官,要不是冷千昊的推荐,谁认识我这个长相普通,又毫无名气的人?既然误会了就索让大家误会到底算了。我清了清喉咙,“我说,流云。你也知道我和安顺王的关系。我确实是靠了他才进的了这里。”

    “流云愚昧。不知大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继续垂下他的头。

    你还愚昧?我看不是吧。。。。“我的意思就是说,象我这样的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以后在我这里见到了点什么最好别和外人说。”我故意放缓了语气。“明白吗?”云师傅教导过,不要和自己边的人太过亲近,往往最后伤你最深的就是边最亲的人。我已经违背过他老人家关于不可过多接近皇族的教训了,弄的现在自己里外不是人。以前一直孤一人也无所谓,现在边多了个流云。所以一定要谨记师傅的教诲,至少到现在他们三个人教我的东西还没错过。

    “流云明白。”他点了点头。

    “恩,你也是个聪明人。跟着我,只要嘴巴牢,办事勤快。好处是不会少你的。”我一边暗笑一边一本正经的说。估计现在我在他的心里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人又难看,还市侩。

    “大人,看时辰,医监大人因该已经来了。”他提醒着我。“大人是不是应该去拜见一下。”

    “哦。对,提醒的好。”我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服,对流云说“带路带路。”

    他顺从的为我将门帘撩起来,我抬腿迈了出去,随便找了个方向就是一拐。

    “大人,这边。”流云在我后小声的说。

    “早说啊。”我翻了一个白眼。。。我又不认识路。他带着我往里走去,经过了一个别致的小花园,他在一间大房子门口了下来。“大人,这里就是医监大人办公的地方。大人在此稍侯,小人进去通报一声。”过了一会,他出来示意我进去。

    我迈步走了进去。一位穿二品大员朝服的老者满面红光的坐在诺大的紫檀木桌后,笑眯眯的看着我。

    “下官容源参见医监大人。”我一撩衣服的下摆,跪了下去。

    “容大人免礼了。”医监笑着对我说。“来人,给容大人看座。”

    “大人,下官站着就可以。”我恭敬的说。

    “哎,容大人不必拘礼。”他说,我如果在推辞就显得实在是太拍马了,我在下人们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与其说是坐,还不如说是半蹲,我就坐了半个股,腰板停的直直的,目不斜视的看着医监大人。。。。的鞋子。

    “安顺王说容大人虽然年轻但是医术超群。容大人得蒙皇上的厚,一入太医院就官至四品,可谓前途无量。”他看着我。

    “那是安顺王过誉了。”我连忙一拱手。

    “容大人有圣旨在,专门负责安宁王的治疗,老夫就不给大人安排别的事了。”他捻了捻自己的白须。

    我一听着急了,怎么能不给我安排别的事呢?我可不想整天对着冷千月那张万年不变的臭脸。“大人。”我连忙站了起来。“还请大人多为下官安排点事。例如值夜之类的事。下官无家世之累,可以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种的。安宁王那里不需要下官一直看护的。下官愿意在太医院追随大人多学点东西。”

    所谓千穿万穿,马永远也拍不穿。医监大人被我说的乐了起来。

    “容大人为人真风趣。”他点了点头。“好,年轻人多学点东西也是好的。这样吧。你与另外四位同品级轮换,每人一天值夜。平早上你在安宁王府,下午来太医院,你看这样可好?”

    “好好。哪怕让下官天天值夜都好。”我巴不得天天赖在太医院呢。

    “呵呵,那不要累死容大人了?”医监大人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流云上。“容大人。老夫要拜托您一件事。”

    “大人请说。”

    “流云这孩子世可怜,为老夫家奴,老夫甚是喜他,见他还算聪明伶俐,所以带他来了这里,老夫想将他托付给你,希望你要好好的教导他。多多的监督他钻研医术。”

    “啊?”我的下巴差点掉地上。。。医监大人怎么会把流云托付给我?貌似我与医监大人不是很熟悉啊。我诧异的目光流转在流云与医监大人的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我一脸的错愕,医监大人微微叹了口气,“流云,看来你的运气不好,容大人并不愿意带着你。”

    “是流云福薄。”流云的声音很小,带着几分失望。

    “不是不是。”我连忙摇手说。“下官不是不愿意带着流云。只是。。。。”只是感觉有点怪异。

    “既然大人愿意,那就这么说定了。流云,快参见你家容大人,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主人了。一切你要听从他的教诲,好好的伺候着大人。”医监没等我说完就连忙让流云跪下向我磕头。

    流云走过来双腿一弯,跪倒在我的面前,“奴才流云参见主人。”

    我倒。。。我连忙伸手去扶他,心里苦笑,只怕你以后会后悔跟了我这个主人,你家主人我自己都朝不保夕的。不过向来对美好事物都有惜之心的我还是接受了这个只有半边容颜的仆人。

    “以后一家人,不用称奴才了,叫的我感觉怪怪的。”

    “是。”流云顺从的应着。

    “呵呵,流云,看来你跟了个好心的主人。这样老夫就放心了。容大人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老夫。你忙你的去吧。”医监大人抚摩着自己的颌下的几缕白须,满意的点了点头。

    “是。”我告退了出来,盯着流云的脸看了半天,忽然在心里浮现了一个念头,难道这个流云是老医监的私生子?一定是这样的!要不怎么会将一个家奴带到太医院来?不就是为了让他学点东西,将来有个好前程?或者老头家的夫人已经知道了有这么个私生子的存在,要对流云不利,所以老医监才将儿子急忙的托付给我。我一个新来的医官没有什么牵挂,和任何人都没有牵扯,不知底细,并且我还有安顺王爷做靠山,他家夫人动不了我分毫,所以我是托付儿子的最好人选。一定是这样的,甚至流云脸上的伤可能都是被正牌夫人打的。这么说来流云还真是可怜呢。

    流云见我呆呆的看着他,脸上表晴不定,小心的叫了我一声。“大人?”

    我没有反应,继续胡思乱想着流云的世。

    “大人?”他又大声的喊了我一下,这才把我从天马行空的思绪里拉了回来。“啊?什么事?流云?”我猛然醒悟过来。

    “大人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流云问我。

    “流云。”我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吃干的绝对不会让你喝稀的。总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再你受半点委屈的。”

    “大人的意思,流云不明白。流云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啊?”他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

    “没关系。本大人明白就是了。”我呵呵一笑,流云还真是个善良的人,受这么大的委屈都不说,和我有的拼了。我一激动又忘记了师傅的训示,不要和边的人过于亲近,最后倒霉的是自己。同时天涯善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忍不住和善良又可怜的流云亲近了起来。

    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好象应该回王府了。一想到又要回去面对冷千月,我的好心顿时被吹的烟消云散。我垮下了肩膀对流云说。“走吧,既然你以后跟了我,那我就带你回王府。”

    “王府?”他不解的问我。“哪个王府?”

    “还能是哪个?自然是安宁王府了。”我转看着流云。“你不会以为是安顺王府吧?”

    “小人没这么想过。”他连忙摇头。

    鬼才信你。你的表明明就是这样想的。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丑女当自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