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 澳门赌王(三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围观的人闻言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面色不由地都严肃起来。文风看着疑惑,就微微回头看了一下太子。此时,太子也正吃惊呢,他见文风回头,赶紧低下了子,小声说道:“风哥,包万生的尖沙咀码头,位于九龙半岛的繁华区域,位置险要,是维多利亚港湾最重要的货柜码头之一,在亚洲地区也zhan有相当地位,据说市值二十亿港币,这可是包万生最重要的生财之地,这容建成胃口也太大了!”

    “哦!”文风听完,点了点头,便转回了子,看向场中的两人。只见包万生闻言脸色也是大变,他楞楞地盯着容建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吓住了,不敢了!姓包的,刚才还说的那么狂气,若是怕了就说话,草,早看出你是个孬种了!”容建成的气焰嚣张起来,咄咄人。

    “MD,谁怕谁是那个!”包万生怎么也不能当着这么多名人,掉面子,何况他心里对容建成已经恨极,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商业纷争,由这二三十年的林林种种,汇集在一起,已经形成了难解的仇恨。两个人,互相已经视对方为眼中钉,yu除之而后快。

    “不过,姓容的,你的胃口也忒大了,好,我出尖沙咀,你又出哪里?”包万生话风一转,凝神说道。

    “我出中环码头,市值两亿五千万美圆,怎么样,够了吧?”容建成狠狠地说道。

    “哗!”周围的人几乎沸腾了,纷纷议论起来,声音很大。这次,就连那位姓谢的老者,也稍稍动了颜色。谁都知道维多利亚港湾在世界上的位置,而这两个码头乃是维多利亚海港最大,最兴隆的两个码头。他们位置是隔海相对着,正像它们的主人一样,仿佛更古就是对立的。

    “好,好!!!”包万生说着,坐了下来,看着容建成说道:“现在港澳的名人大亨几乎都在,大家都可以做个见证,但是,咱们还需要找几位德高望重的监督人,现场拟出合同,咱们分别签名,然后这几位监督人签名,就正式生效,然后,咱们就开始赌!姓容的,你有没有意见,如何现在怕了,还可以退出!”

    “靠,我会怕你。行,就这么定,姓包的,我看这次不输死你!还有,你到底做得了主,做不了主,听说你女儿现在可是远洋的总经理,还需要不需要向你女儿请示呢,嘿嘿!”容建成险地笑了起来。此时,他和包万生的心里都很紧张,但是表面上不能显示出来,这也是心理战,心理上谁占了上风,谁也就占了先机。

    “哼,不用cao心!你说吧,请谁做监督人?”包万生仍是有些愤恨,这一点上,他远不过容建成的诈。

    容建成闻言,转头打量起大厅里的人来,过了会儿,他摇了摇头,又看向了赌桌上坐着的贺启山,微微看了一眼,又转向那位老者,过了会儿,又闪开了,正在他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从围观的人后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包兄,容兄,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呢,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啊!”

    只见人群分开,几个人走了过来,当先一人,五十来岁,材高胖,背头,笔的条纹黑色西装,白衬衣,黑领结,脸上是闪着光彩的小麦色,大嘴唇,大眼睛,浓黑的眉毛,很有jing神。他子,很有气势地走了过来,嘴角带着淡然的微笑,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

    他的旁是一个戴眼镜,西装革履,头发微稀的中年人,五十多岁年纪,材适中,个子不高,但很有派头。另一旁,是一位头发黝黑,脸上皱纹不太明显,脸色bai皙,保养的很好的中年人。再后面几个黑色西装的青年,一个个面色平淡,眼神炯炯,很干练的保镖mo样。

    “何先生!”“何先生!”“曾先生!”“董先生!”就听围观的众人分别向这三人打着招呼,三人含笑点着头,也和几个人握了握手。

    文风见状微微一笑,暗想:“这个有气势的背头,应该是就赌王何家驹,这两位.”

    “何先生,你来的正好!”容建成赶紧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包万生也迎了上去,贺启山回过子,也站了起来。那位老者却连动没动,叼着烟斗,依然面向赌台,当然还有一个人没动地方,那就是文风。

    “容兄,包兄,不好意思,我刚才在上边商量事,这不才下来,就听到手下报告了这里的况,便赶紧过来了。梢等一下,我先跟两个远来的朋友打声招呼。”何家驹笑着说道,说完,他看向了贺启山,伸出了手,说道:“启山,两年不见,jing神焕发啊,老弟的五湖帮,在台湾正是如中天啊,这次你能来,为兄我很高兴,谢谢捧场了!”

    贺启山难得地笑了笑,也握住了他的手,回道:“当年我落难暂居澳门,多亏何兄接济照顾,此恩启山铭记,帮会事忙,一直没机会来亲自感谢何兄,这次何兄亲自派人去邀请,我当然忒来了。”

    “呵呵,那么点小事,启山还记挂呢,客气了,客气了,好说,等今事完,咱们兄弟抽个空好好聊聊。”何家驹爽朗地笑了起来。

    文风在一旁看着,暗暗点头,他以前也知道这位澳门赌王的一些事迹,来时更是看了安全局给的资料,其中对他有详细介绍,此人也是赤手起家,为人仗义,敢打敢拼,七十年代便在澳门展露锋芒,崛起海上,但此人也极有头脑,之后迅速漂白,依靠其黑暗实力,加上狠辣与怀柔相兼的手段,不出十年便在澳门商界,政界占了一席之地,澳门最著名的葡京赌场和数家大酒店,大赌场,他都是大股东。

    在港澳说话极有分量,因其人八面玲珑,与各行各界关系都打的很好,所以,受到人们的尊敬和推崇。这也是他举办这个慈善赌局,香港澳门的富豪大亨倾囊而出,连台湾和东南亚的大亨也来捧场的原因。

    “好,何兄吩咐,启山必从!”贺启山大概是受过何家驹的大恩,不然这个桀骜不逊的台湾hei道第二大帮,帮主又怎能这么客气。

    何家驹点点头,便绕过了他,目光看向背对着他的老者,那位老者依然自顾自的抽着烟斗,像没听见后的对话似的,厅里众人的目光也看向了这边。

    此时,却只见何家驹凝神望着那背影片刻,脸上居然微微变了,眼神不再平静,起了很大的波动,只听他看着那个背影,颤音地说道:“谢大哥,是,是您吗?”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