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9. 摄人气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这时,文风慢慢地站了起来,在众人惊谔的目光里,走向了爆洪。暴洪的眼睛大大地睁开,子抽搐几下,没了动静。文风平静地看了眼,然后淡淡地说道:“既然你那么记恨内地人,那就带着这份记恨到下面去吧,何必活在这样的回忆里呢。”

    “草,他杀了暴洪!”程坤从惊鄂中醒过劲儿,事太突然了,他们都来不及反应。

    “MD,大陆仔,你好狠!”黄鸡脸上的筋都暴了出来,他的手慢慢地伸向了后腰。

    “啪!”就听一声清脆的响声,“啊!”黄鸡脸上出现痛苦的表,他的手从腰后耷拉下来,一个黑黝黝的东西掉了下来,正是一把左轮。

    “我自卫!”文风吹了吹手枪上的气,轻轻地说道。

    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廊站着的那帮混混急冲冲的闯了进来。先前坐在椅子上的几个青年也站了起来,脸色大惊。由于事发生的太突然,也不过就是两分钟的事,爆洪和黄鸡都被杀死了。

    “老大!”“老大!”就听那些混混急切地喊了起来,越过桌子冲了过去。看了看自己地上的老大。又看看手里拿着枪的文风,“啊!他杀了老大,干掉他!”几个人就要冲上来,门口仍有十几个人没动,显然不是死去的两人手下。

    椅子上本来坐着的五六个人,还剩下三人,两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那坐着的青年正是长相很正派的人,他的脸色仍然很平静,但是眼睛里却闪现着震惊。门口的几个青年也都看着他,有几个看着程坤。而杜学志早已经吓呆了,缩在了一旁。

    这边几人扑向了文风,从衣服下面都拿出砍刀来,顿时,几片明晃晃的刀出现在半空中。这时,冷血动了,从腰间急速地抽出软剑,闪动的利芒再现,在片刀的间隙里不时地穿插,伴随着一声声惨叫的响起,那些混混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在地上捂着心口翻滚着,过了一会儿,抽搐两下,就再没声息了,鲜血流了一地,会议室里顿时,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浮现了,一种肃杀之气凛然出现。

    旁边看着的那些人此刻不再是吃惊,而是微微地战栗了,他们不是没杀过人,不是怕死,而是没见过这么残酷的景。没有拼杀,十数个刚才还和他们说话的人,就已经死掉了,没有悬念,这么迅疾,甚至比花朵凋零还块。

    杜学志吓得昏了过去,程坤再没有胆量叫嚣了,脸色露出极度的骇怕。文风转,看向了他,说道:“坤老大,您还有话说吗?”

    “没,没。”程坤无力地回答,子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门口有几个混混,想过来扶他,但是看到文风手里的枪,还有冷血那把冒着寒意的剑,犹疑一下,就不敢动了。遇到面前的况,如果不怕,那是假的。

    文风没在去看他,绕过桌子,走向靠墙的椅子,看着那剩下的十几个人,又看向椅子上没动的青年,脸上浮现了一缕淡然的微笑,轻声问道:“你就是太子??”

    那青年闻言,面色依然平静,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文风回道:“我就是!”

    太子回完话,静静地看着文风,文风也静静地回望着他,两人的神态,一个平淡,一个温和。屋屋里除了已经没有声息的人,还有昏过去的杜学志,就剩下软在椅子上的程昆,和门口的那十来个混混。

    当然还有冷血,他已经还剑入鞘,他的黑色皮带外观上看是皮带,其实可以两用,不是皮制的,而是两层jing心打造的薄铁,作为软剑的刀鞘,而小巧的剑柄正好做了皮带扣。由于做工jing细,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那是一把整剑。

    “前几天听说西贡有个太子,勇猛难敌,智计双全,有大将风范!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文风望着他,悠悠说道。

    “那只不过是道上的兄弟们抬,当不得真。”太子淡淡地回道。

    “呵呵!”文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太子不愧为太子!有气度!不过,请听我把上面的话说全,我还听说,人们都为太子惋惜,说太子跟错了主子,在区区一个小青帮,把大好才华埋没了。混了几年,还是只能窝在这一隅之地,而且,这西贡还不是你们一家独大。若是太子在洪兴和仁义堂,哪一家门下,也早已经是一个繁华大区的扛摆子了。”

    “这是外面人谬论了,我的本事也就到这种程度了,在西贡能混出名堂我就满zu了。”太子神色不变,说道。

    “是吗?”文风眼睛里浮了浓浓的玩味儿,“恐怕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吧?不过嘛,我倒也不认同那些市井之言,我觉得你选择小青帮,是个明智且有远见的选择,不过,像你这么义气的人,如果跟着像杜学志这样的老大,就永远没出头之了。”

    “奥?”太子眼睛里终于浮上一丝兴趣,“何以见得?”

    “呵呵,”文风悠悠一笑,目光看着太子,陡然变得犀利,像是要直接进他的心里,就听文风凝声说道:“那是因为,你没有野心!”

    “哈哈!”太子闻言笑了起来,回道:“这话说的好,野心?我没有野心么,我们做古惑仔的,谁没有做老大的梦想,谁又不想在港岛,九龙横着走,开跑车,泡明星呢?你说错了,我甚至想称霸香港!”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大起来。

    文风一直注视着他,等他说完,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听说的那些事,都是假的,你说的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可惜,你不是那种人,这点上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梦想,谁都有,但那不是野心。那是志向!”

    “你的感觉,有时候,感觉不一定准吧?”太子平淡地问道。

    “也许,但我或许是个异数,我的感觉一向很准!即使在不确定准不准的况下,且相信自己的直觉,把它当作一种赌博,这世上的事,本来就都是一种赌博。赌对了,我就赢!”文风也淡淡地回道。

    “那如果,赌输了呢?”太子再次问道,眼睛直直地盯着文风。

    文风闻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轻轻地来回走起来,过了有一分钟,他突然抬头看向太子,而右手毫无征兆地向后抬起,就听文风沉声说道:“我相信我,不会输!”那声音果敢,夹杂着摄人的气势,袭进了太子的耳朵。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