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7. 不可饶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彭思盈的左眼角,也瞬间红了起来。“你怎么打人?”文风见状,急了,把彭思盈往后一拉,怒道。

    “草,打人怎么了,爷爷还打你呢!”那平头青年说着,上去冲着文风就是一脚。文风快速地一躲,那平头由于喝多了,一时收不住,滑倒在地上。

    “豹哥,你没事吧。”后面跟着的长发青年赶紧上去扶地上的平头。“小子,你敢躲!”他看着文风说道,神色狠。

    文风被他说的一笑,心想被人揣了,不躲不成傻子了吗。他还没说话,就听那长发青年回头冲着屋里吆喝了声:“都别唱了,给出来,豹哥被人打了!”他反yao一口。

    他声音刚落,就见屋里涌出六七个叼着烟,也醉忽忽的小青年。后面还跟几个打扮的很妖艳的小姐。

    。“草,谁打我们豹哥!”几个人嚷嚷着。

    “就是这小子,给我把他拉进房间。”长发青年指着文风说道。他说完,那几个小青年就涌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怎么不讲理。”贵族学校的几个女孩里,一个胆子大些,上前说道。

    “小丫头票子,什么里不理的,告诉你,爷爷就是理。”长发说着,上前就举起了巴掌。正要往下挥时,却发现怎么也挥不下去。他回头一看,只见文风正挂着冷冷的笑意,望着他,右手,狠狠地捏住了他的手。就听文风冷冷地说道:“你们给我滚,今天我朋友生,我不想叫血!”

    “哈哈!”那长发见是个少年,也没在意,嚣张地笑起来,骂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毛还没长全了,就血不血呢,吓唬谁呢。”

    “我再问一遍,你们滚不滚!”文风正说着,就听后风声响起。“敢,敢叫我们滚,你活不耐烦了,了吧?”后面偷袭的人正是那平头青年。

    “文风小心!”就听彭思盈急切地喊道。

    这时候就见文风居然还有闲暇,他回头对着彭思盈微微一笑,子快速地向左一转,手用力一拉,把长发青年直接向后甩去。“扑通!”就听一声重响,再看去时,平头和长发都倒在了地上,长发青年压在前者上。

    “起来,别,别压着我。”底下的平头醉忽忽地说道。刚才看着的小青年,赶紧过去,把他们扶了起来。长发站了起来,眼神愤怒,看着文风,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居然敢打老子!”

    “你可以说说,也可以不说,我没兴趣知道。”文风淡淡地说道,还向彭思盈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彭思盈见状赶紧跑了过来,文风把她推到后,和那几个女孩子站在一块儿。“不然咱们出点钱吧。看他们不好惹。”彭思盈拉拉文风的衣袖,小声说道。

    文风回了回头,轻声说道:“没事,放心吧,思盈!”

    “小子,你听好了,我们是小和帮!”长发说完,看向边的几个小青年,呵斥道:“别他ma楞着拉,给我上!”

    他说完,那几个小青年就涌了过来。文风岂会把几个小混混放在眼里。不过,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因为今天是彭思盈的生,是欢喜的事。心念至此,就见文风动了,他快跑几步,冲着当头的一个青年就是一拳。那人没想到他竟然先出手,所以一时没有防备。文风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他的脸一歪,子往后倒,几颗白牙合着鲜血吐了出去。

    旁边的几个小青年明显一楞。他们楞着文风可没有,他又快速地拽住了一人衣服,猛地向前一拉,那人的子被迫一弯,就见文风的膝盖骤起,狠狠地磕向他的肚子。“啊”只听一声惨呼,那人被顶着倒飞出去,瞬间压倒了两人。

    文风的作风是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要把对方迅速击溃。就见他又快速地冲向另外几个小青年,那几人没想到一个少年会出手这么狠辣,所以有些怯阵了。文风却不给他们机会,就见他左一拳,右一脚,招招十成力,没过十分钟,这几个小青年,就全部被打倒在地,翻滚着子疼得痛哼。

    文风站在那几个人中间,淡淡地看着长发,和平头,说道:“该你们拉!”

    那平头的酒此时也被惊醒了不少了,他和长发互望一眼,看向文风时,却目露狠色,就听他沉声说道:“小子,你可别怪我,是你自己找死的。”说着,他和长发分别从上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呵呵!”文风轻笑一声,话音幽幽:“我说过,不想见血的,你们别我!”

    “草,你以为你是谁,豹哥,一起上!”长发说完,挥着匕首就冲了过来,平头随后。

    “文风!”就听彭思盈见状惊呼一声,眼神里充满急色。文风回头对她一笑,回头子急向右边一闪,就在那两人刀子落空,又要扎过来时,文风动了,他快走两步,右手倏地攥住了平头拿匕首的手腕,用尽力气狠狠一捏,就听嘎巴一声,平头的骨头一声脆响,匕首“当”一声落在地上,他另一手捂着这只手惨叫着就往后退去。

    长发看到心里一惊,动作不由地慢了,文风上去就是一脚,长发被揣得往后急退,文风跟上,拳头又急速地击向他的脸,一拳接一拳,根本不给他拿匕首的机会。就见长发被打得脸蛋子通红,瞬间高肿起来,手里的匕首也不自觉地落到了地上。文风却并没有停手,冲着他的脑袋继续狂击。过了好一会儿,那长发青年被打地意识模糊了,嘴里溢着血瘫倒在地,文风才停下手来。后的几个女孩此时看着文风的背影,眼里放出挚

    文风用脚踢了踢长发,长发呻着,却动不了。平头捂着手腕,还在一旁,痛呼,文风走过去,一把提起了他,还从地上拿起了一把匕首,向那个包厢走去。门口站着的几个妖冶小姐见他拿着匕首走来,吓得一阵乱躲。文风走到门口,沉声说道:“滚!”那几个小姐如遇大赦,忙不迭地快跑着离开了。文风回头看看彭思盈等人,又看看地上的人,提着平头就走进了包厢,走到茶几前,把平头一扔,平头捂着手,看着他,眼神里露出惧意,颤颤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你刚才打了我的朋友,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你吧。我又不想叫我的朋友看到血,所以想到里面来处理一下。”文风说着,提着匕首欺到了他跟前。

    “你,你想杀我,告诉你,小和帮帮主可是我的大舅子!”平头还故做镇定,吓唬着说道。

    “呵呵,小和帮,仰仗烽火帮鼻息的蚂蚁而已。”文风轻蔑地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的楼道里传来一阵杂乱的步声,不一会儿,一个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的人,带着十来个手里提着砍刀的人,就走进了包厢。

    文风回头看去,见他的衣服上还挂着个小xiong牌,写着经理的字样,再看那些提刀青年的样子,心下已经了然,这应该是酒店的经理,带着自己酒店养的打手来了。像这样上档次的饭店,一般都自己雇佣看场子人员的,帮会收保护费,收不到这些大酒店层次的,这样的酒店往往也是有一定背景的。

    就见那酒店经理走进包厢,看了看文风,又看向倒坐在地上的平头,脸上立刻变了mo样,一副媚态,说道:“豹哥,这是怎么了?”

    那平头见他们来了,jing神一震,胆子也大了起来,说道:“王经理,这小子找事,打了我的手下,这不趁我喝多了,还拧断我的手,你快叫人把他拿下!”

    “奥?居然有这种事,小子,你为什么行凶?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是玉兰酒店,你赶在这里闹事,活得不耐烦了吗?”那经理看向文风又是一番mo样。

    文风回头看着他眼睛眯起来,看着他说完,也没回话,就又回过头去,看着平头,淡淡地说道:“说吧,给你留哪只手,快点选,我的耐心有限。”

    平头看了看他,态度回复嚣张,不屑地说道:“小子,你还是看看你今天怎么tuo吧。”

    “给你五秒钟,若是不选,那就要你的命!”文风的声音冷起来。

    “我靠,你当我们是空气啊。”那酒店经理也露出一副混混相,骂道。

    文风没有理他,嘴里径自喊起来:“五,四,三,二,一!”就听这个“一”字音儿刚落,平头正在愣神间,文风手里的匕首陡动,冲着平头的心口狠狠地扎下!

    “扑”一声,那匕首,在平头不置信的目光下,直没到柄。平头的喉咙动了几动,脑袋就猛得载了下去。

    文风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已经给你选择的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这又怪得了谁?放心,我会告诉小和帮,给你收尸的。不过.”说这儿,文风顿了顿,又说道:“他们也会一起下去陪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