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 高手保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别着了,我在这儿。”就听一个声音从侧响起。

    文风扭头看去,发现这人认识,正是下午跟着那位唐装老者的保镖,被派出去跟中年胖子取钱的那位。此科,他穿着一灰色中山装,头发微扬,面色有些冷,手里还拿了一个盛满白色粉末的透明小袋子。

    文风看着他,心想,他应该不是敌人吧,不然不会帮自己杀掉这本忍者。想到这,文风轻轻一笑,说道:“今天谢谢老兄了,若不是老兄出手,今天,我还不好说呢。”

    “哦,其实你自己也能解决掉他的,只是我见他要用这东西,才忍不住出手了。”那青年淡淡地说道,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那是什么?”文风诧异地问道。

    “**撒,中者即昏迷。这个忍者也真够卑鄙的!”青年人回道。

    “哦,”文风的神经终于可以松下来了,刚才紧张时,感觉不到伤口痛,现在,伤口竟抑制不住地疼起来,痛得文风直咧嘴。

    这时,就见那青年快步走到他背后,扶住他的子,说道:“我看看!”

    文风本来不知道他干什么,所以想挣tuo,但听了他的话,才不动了,知道他是要看自己的伤口。就见那青年把文风的衣服又撕大了些,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拧开盖,往文风的伤口滴起来。

    文风只觉得一阵儿清凉,过了一会儿,疼痛感就消失了。那青年滴完,又把文风的衣服盖上,说道:“这是我师门治外伤的奇药,我已经给你滴上了,过三天,就会完全好了。不过,现在,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包扎一下吧,老受风也不好。”

    “哦,谢谢你了。”文风上不疼了,神色也恢复了,他回头问道:“对了,你怎么恰巧来这里了,是来找我吗?”

    那青年点点头,回答:“恩,是先生叫我到这里给你送钱来的,我到玉兰酒店的时候,你们刚好出来,我正要露面,却发现了这三个人。你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他们一直在跟着你。所以,我也跟过来看看了。看前面两人先埋伏下,后面一人坠在远处,我也就藏在了他们后面。”青年人说到这里,饱man深意地看了眼文风,又接着说道:“你是一帮的老大,虽然年轻,但手应该不错,所以我没有立时出手。”

    文风明白他的意思,一笑说道:“总之,今天要谢谢你了,没你,我今天就挂在这里了。”

    “你手很不错,面对这个忍者,也能冷静地思考出制敌方法,若不是这人要出歹计,我还用不着出手呢。”那青年神色仍然平淡,但话语里却透着赞意。

    “呵呵,老兄过奖了。你的手才是神奇了,居然能杀人于无声。”文风由心赞道,“对了,那钱不用给我了,你今天救了我,就当作答谢吧。”说实话,文风根本没打算要这钱,他放过中年胖子,也只是觉得那唐装老者气宇不凡,说话得体,而且讲的有道理,并且为了这钱。

    “先别说这个了,附近有熟悉的地方吗,我送你过去。”那青年说道。

    文风一指前面,说道:“前面不远,是我们天地盟的总部,我自己能回去,老兄不用送了。”

    “这不行!你上有伤,万一.”那青年脸上淡漠,心肠倒很心。

    “好吧,老兄一片好意,那就随我去总部,喝口茶,聊表谢意吧。”文风说完,就往前走去。那青年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眸子里突然浮现一丝笑意。

    “风哥好!”几个看天地盟总部门口看守的兄弟,见文风回来,赶紧一正,整齐地喊道。

    “哦,几位兄弟辛苦了!”文风笑着回道,那个青年跟在他后。

    “风哥,你背上怎么了?”一个兄弟眼细,忍不住问道。旁边的几个听他一说,也往文风背上看过去,只见文风衣服破开了好几道口子,上面还沾着血迹,那几个人大惊:“风哥,你受伤了?敌人在哪儿,我们去叫兄弟们!”

    文风一摆手,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帮众,他们年岁都不大,应该是从学校里跟出来的,都是一脸真诚的关切,文风心里一暖,说道:“不用了,刚才被人伏击,受了点小伤,没关系的。”他一顿,又问道:“曾副帮主他们在吗?”

    “恩,曾副帮主和张军师在,别的大哥都去外面的场子职守了。”一个小弟回道。天地盟攻占A市一半地盘以后,四个战堂都分派了各自的势力范围,总部由小东率领的总堂护卫队,和曾虎的部分人马看守,这部分人马是属于刑堂,曾虎剩下的人还是看自己以前的场子。巴特尔率领的狼牙挑选了二百多人,正在集中训练。马飞及庞宁则带着各自的人去了A市军区特训中心,时间两个月。

    文风听那兄弟说完,点了点头,对侧的青年人说道:“走吧,进去坐坐吧。”那青年也没说话,跟着文风走了进去。上了顶楼,早已有小弟报告给曾虎和张良,因为时间还早,两人都还没睡,就赶紧迎了出来。

    “文风,听说你受伤了要不要紧?”曾虎远远地问道。

    文风走近,微微一笑,回道:“曾兄没事的,走,去我的办公室里吧。”

    曾虎看他样子轻松,又过去看看他的后背,才放下心来。他转眼看见文风边还跟着一个表严肃的青年,不jin有些疑惑,就问道:“这位兄弟是.”

    “哦,今天就是这位老兄救了我,具体况一会再说,我去换换衣服,包扎下。”文风边走边说。

    这时张良才说话了:“我已经叫帮会的医生过来了,马上就到。”他看着文风的目光充满关切。文风对他一点头,没说话。

    兄弟间,一个微微的动作就能传递话语。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