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 缘分天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好吧,孟姜女哭长城的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的。”文风点点头,又接着讲起来:“在嘉峪关西瓮城门阁楼的后檐台上,可见到一块青灰色的石砖放在那里,这块砖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定城砖"。据传说,明正德元年(1506),明王朝为了加强西北的防御,派兵备副宪李端澄主持修建嘉峪关关城和城楼。负责施工的校尉叫郝空。他平时心狠手毒,经常残害工匠们。在修建关城的工匠中,有位叫易开占的师傅,技艺超群,设计结构严谨,造型美观,十分坚固,用料节省、jing确。开工前,郝空霸气十足地问易开占:"修建此关到底需要多少块砖?"

    易开占满有把握地回答:"我已算过了,一共需要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砖。"郝空听罢冷笑道:"你所需要的这些砖我如数拨交给你,哪怕是多一块或少一块,我都要砍你的头,并罚众工匠各服苦役三年。"易开占毫无惧色,便带领工匠们加紧施工,经过数百个夜夜辛勤劳动,关城终於竣工了,工匠们万分兴奋。

    不料,一名工匠手拿一块剩余的城砖慌忙来找易开占,当众给大家泼了一盆凉水。正巧此时郝空赶了过来,对易开占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为什麼没计算准确,多出了这块砖,明天就拿你砍头是问。"易开占一点儿都不害怕,断然说道:"这块砖是定城砖,要把它搬掉,全城倾刻就要倒塌!"吓得郝空灰溜溜地逃走了。后来人们把这块砖叫"定城砖",把它放在西瓮城阁楼的后檐台上,可望而不易取,用以对劳苦功高的工匠们的纪念。”

    “呵呵,这位工匠真机智,那个狗官活该!再来一个!”莎莎拍手笑着说道。

    “望京楼的故事:当年戚继光任蓟镇总兵官,在谭纶的支持下,亲自规划和督造了金山岭长城.此段长城的结构独特,城墙是用巨大的条石为基础,以砖包砌而成。金山岭长城东端高入云端的老虎山上,有一座望京楼,座落在一千米高的山顶上,楼的两侧是悬崖峭壁,人只能从石缝中攀登而上。据说当年修筑时,为了运条石死伤了许多人,但条石仍运不上去。此事感动了玉皇大帝,立即派他的外甥二郎神去运石。当晚,二郎神来到老虎山.

    玉门关的故事:古时候,在甘肃小方城西面,有个驿站叫"马迷兔",又叫"马迷途"。商队从边陲于阗运玉到中原都要经过此地。这里的地形十分复杂:沼泽遍布、沟壑纵横、森林蔽、杂草丛生。每当运玉石的商队赶上酷天气上路时,为避免白天人、畜中暑,总是喜欢晚上凉凉快快赶路.”

    几个人边走边说着,莎莎边听文风说边插话,刘冰冰也偶尔说上两句,虽然嘉欣一直没说话,但气氛也很烈。最后他们走的累了,就在一个门楼里歇了下来。

    嘉欣没坐着,立在一个窗口前,望着远处,莎莎拉着刘冰冰说话呢,文风则倚另一个相邻的窗口上。他正看着远处入神,就听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祖舜宗尧自太平,秦皇何事苦苍生。不知祸起萧墙内,虚筑防胡万里城!”

    文风听得心里陡然一醒,眼神里露出诧异,看向另一个窗口处的女孩,只见嘉欣神色仍是淡然,空际里,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忧伤浮动。文风轻叹一声,也没说话,眼神又转了回去,心里的疑问却挥之不去。

    “如果叫你选择,你是做汉时的卫青,霍去病,还是唐时的徐世绩,苏定山?”嘉欣的声音又传来。文风扭头看她,眼神里浮现是不是问我的意思,嘉欣正看着他,微微颌首。

    文风知道她说的是古时的四位名将,分别击败并剿灭匈奴和突厥的,为大汉和唐朝立下丰功伟绩,即使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这几位也是赫赫有名的。文风看着她,淡淡地回道:“我曾经回答过别人一个类似的问题,但是问的不是将领,是刘邦和项羽,但是我的回答是要做就要唐太宗李世民,现在,我把这个回答回复给你!”

    “因为什么?”嘉欣的神出现一丝浮动。

    “因为他是君子,他是枭雄但也是英雄!”文风说完,目光转向了窗外,“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山千里雪。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文风幽幽地念起来,正是李世民所写的《饮马长城窟行》。

    看着他的嘉欣听着他读完,眼神里异彩连闪,脸上浮现出讶色。过了一小会儿,她轻轻地问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李文风,A市人!”文风回答。

    “哦,李文风,李文风.”嘉欣低喃几句,接着说道:“我叫陈嘉欣,香港人。现在就读于香港大学。”

    “哦。”文风答应一声,仍看着窗外。他此时刚读完唐太宗的诗,心潮起伏。连陈嘉欣过去拉莎莎走,都没注意。半晌儿,他突然觉得有人拍了下肩头,回头看去,正是刘冰冰,眼睛含着柔,看着他。

    文风微微一笑,问道:“那两个女孩呢?”

    “怎么,还想那位漂亮的,刚才你们两个说什么话了,告诉我。”刘冰冰一听这个,心里泛起了酸意。

    “呵呵,我的冰冰也会吃醋啊,没说什么,别误会有。”文风手一搂她,笑着回答。

    “少来,我才不会吃醋呢。”刘冰冰小嘴一撅。

    “冰冰,咱们也走吧,今天可够累了,回头要给我捶背有,我现在可是口干舌燥,腰酸背痛。”文风一边搂着刘冰冰走,一边说。

    “美的你,谁叫你刚才讲那么卖力呢,活该。”刘冰冰说着,小手拧了下文风。

    “唉呦,好了,下次不敢了!”

    “什么,还有下次”.两人追打起来,脸上带着欢欣,如这阳光下的意。

    文风在前面跑着,脑海里却浮现陈嘉欣的面容,及刚才的对话,他心里不由想到:“很有趣的女孩,希望能再见到你!”“不过,现在该回A市了,是时候见见张良的父亲了,转往贵族学校的事,还需要他帮忙。天快要来了,一切都该重新开始了.”

    文风想着,心里涌起一股豪气,他突然一下子窜到长城的墙上,站直子,双手做合,用劲儿向远处喊去:“啊,啊,啊!”声音在半空里回,响彻群山,附近树上的积雪都被震落,洁白,如雨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