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 北京之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期末考试很快就结束了,一中教师的效率很快,三天就排列出了名次。文风不出意外,又拿到了年级第一。老师们看他的目光充满惊叹,柳如云也是芳心暗欢,无数女生更是浮想联翩。这几天文风和安雅打电话联系过几次,但都是问候之类。尽管已经默认了对方,但文风仍不想把这可的女孩带进自己的轨迹里,不想她以后受伤。

    转眼到过年了,从放寒假开始,文风就安安静静地呆在家里,陪伴父母,正月之初,也只是走走亲戚,基本不出去,场子的事只是通过电话问问。期间刘冰冰来过一次,文风答应的,那天,刘冰冰带了不少礼物,说话也很得体。再加上长得很漂亮,文风的父母很是喜欢,他的母亲还拉着刘冰冰话了好久的家常,走的时候都舍不得放。文风说刘冰冰家里是做生意的,开着个公司,生意不错。并且说了正月十二去北京的事,他的父母对儿子很放心,因为他很懂事,就爽快的答应了。

    正月十二很快就到了,文风吃了早饭,穿上刘冰冰前几天送给他的衣服,上是一件浅褐色的貂皮褂,毛领,内里也毛茸茸的,很暖和,配一件白色毛衣,下半是一件黑色休闲裤,棕色皮鞋,穿在上很有形,俊郎不凡。刚穿上一会儿,文风的手机就响起来,文风一看,是刘冰冰打来的,就接了:“冰冰,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滴滴,滴滴”一阵汽车迪声响起,“我在你家楼下,快点下来吧。”

    文风赶紧跑到阳台上,打开窗户,往下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停下楼下面,车型流畅,豪华又典雅,很漂亮。似乎知道文风要从窗户里看似的,刘冰冰打开车窗,伸出子向他招了招手。“快点进去,你不冷啊。”两人同时在电话里说道。

    过了一会儿,文风坐在了那辆红色宝马车里。他诧异地看着开车的刘冰冰,问道:“冰冰,你会开车啊?你有驾照吗?”

    “呵呵!”刘冰冰宛尔一笑,头发轻甩甩,狡黠地眨着眼睛回答:“这辆车是我刚买的,为了去北京,这一阵加班学开车呢,驾照是前几天刚托人办的。你么,今天有幸做我的第一个乘客。”

    “不会吧,你第一次上道啊,喂,你小心点。”刘冰冰故意晃了下,文风赶紧说道。

    “看你这样子,哪还像个大哥。骗你的了,车我早就会开了。呵呵。”

    “哦,那你还是开慢点,我还年轻呢。”文风低声嘱咐着。

    刘冰冰今天上也是穿一件浅褐色的貂皮褂,和文风一样,应该是特制的侣衣,下面是牛仔裤,白色旅游鞋,浑散发着青的活力,很迷人,和平时见到的判若两人。

    车开上了高速,竟然慢慢地下起了雪,不大,并不影响车辆的行使,但却会让人的心飘渺起伏.车上两人看着外面,有些凝神,半晌儿刘冰冰说道:"这样的天气很美,你喜欢吗?"

    "恩,雪舞的世界让人心绪宁静,很想去入这一片洁白,洗涤躯,洗涤思想.雪飘在上的感觉,很轻盈,很温柔,像人的手."文风柔声回道,"冰冰,如果可以,我宁愿你是白雪公主,永远属于洁白的世界."他的眼神看向刘冰冰,无比温.

    刘冰冰心里涌上感动,她扭头看了文风一下,眼睛里微微红起来,她轻声说道:"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声音里充满着果敢.

    文风温柔地看着她,嘴里低吟起来:"下雪了,不大/雪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在半空里,勾勒出/一个仙子的模样/自天上,徐徐落下/

    她穿着白色的裙衣/衣襟和长发一起/在风雪里飘扬/如一朵绽开的百合/bai皙端庄的脸庞/在冰冷里微现红晕/

    她的手轻轻抬起/温柔地捧接雪花/雪花在她的手畔停留/又从指间滑落/反反复复/像调皮的孩子/

    她望着,那么专注/眼里含着温和的笑意/她把这些雪花/都当作自己的孩子/像对孩子那样宠/包括,对待万物/<<白衣仙子>>"

    刘冰冰已经转过头去认真开车了,但这低回磁的声音慢慢地钻进她耳朵,她的内心不jin陶醉,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在扩散,温暖心间.

    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北京,在进京口买了张地图,暗着指示,两人总算把车开进了北京市区.雪也停了,今年是个暖冬,加上喜庆的节气,街上的行人仍然很多.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找了个干净的拉面馆简单吃了些,结了帐.刘冰冰问文风去哪里,文风看看地图,说去琉璃厂逛逛吧,离那里近,于是开车往那里去了.

    穿过一些古朴的小街小巷,又问了问路,才找到琉璃厂那条街.两人把车停在一个存车处,就并肩走了进去.刘冰冰挽着文风的胳膊,左看右看,很新奇的样子.大红木门,木窗,大红柱子,青瓦铺顶,飞岩玲珑,堆砌出各种造型.街上逛的人很多,气氛很闹.文风他们逛了几家玉器店,刘冰冰看的眼花缭乱,就买了几样小玩意儿,拿着那些小饰品,她像个孩子似的开心.

    走到一家叫做’冷兵阁’的地方,文风停了下来,突然想去看看.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没有顾客,柜台里只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白发老者,正在低头看书.听到文风他们进来,也没说话.大概是习惯了顾客看看就走.刘冰冰刚想叫他,文风一拉她制止了,自己转着看起来.

    这间屋子不大,但东西摆的满当,外面靠墙的地方杂乱地摆着一些刀剑,有些还生了锈.文风一摇头,看看老者,心想:"难怪没人买东西,都不整理了,呵呵,怪老头."柜台里倒是摆放着几件装在盒子里的东西,有长剑,有匕首,有刀,看起来倒是有些年代了,但是无一件露出锋利的光芒,显得格外陈旧,像这个深沉的老者一般.

    文风看了看,目光突然定在靠里的一个角落,那里的墙上挂着一件一尺长的弯刀,刀鞘很新,明显是后来配上的,但刀柄处则古朴陈旧,布满小格子,在其里又似乎缀着一些文字和图案.文风一下子被吸引了.他扭头看向老者,礼貌地说道:"老先生,我想看看那把刀?"

    "哦,自己去看吧,随便看."那位还是没抬头,自顾自的看着书.刘冰冰看着,都被气乐了,又要上前,文风再次拉住了她.小声说道:"走,咱们去看看."说着,拉着她走到那把刀前,从墙上取下,文风松开拉刘冰冰的手,双手捧住那把刀.刀看似短小,但捧在手里,却有些沉.

    文风慢慢地拉开,刀缓缓地呈现,只觉得一阵骇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又瞬间即逝.这把刀,如弯月,jing巧但钢决,没有锋芒必露,但隐隐有种神韵浮动,触手冰凉刺骨,却似乎与血液切合.文风心里隐然有一丝悸动,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尤其那刀柄上的小字,看起来像蒙文,又似乎不太像.这件东西看似普通,和一般的弯刀很相象,但也有种难以言述的不同.至于是什么,文风一时想不出来,有些感觉像一个生命在手里似的.

    "这把刀,我要了!"文风没回头,喊道.

    "哦!"老者见是真的顾客,终于抬了抬头,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两万块!"

    "什么?两万,老板,你讹人啊,这破刀那么贵."柳冰冰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

    "两万,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卖."老者没理她,看着文风继续说.

    "好,我买了."文风回过头,微微一笑,说道."冰冰,我没带那么多钱,你呢?"

    "别买了,咱们走.那边多的是兵器店."刘冰冰拉着文风要走,文风拽住她,眼神里泛着坚决.

    刘冰冰见他这样,不愿地从手提包里掏出两万块来,扔在了柜台上,拉住文风就走,文风手里提着那把刀,轻轻地拂拭着.

    白发老者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神色,收起柜台上的钱,眼睛却望着文风他们离去的方向,喃喃低语道:"等了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一个识货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