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如此简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声 书名:极霸艳城
    刘冰冰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而眼睛深处似乎隐藏着一丝不忍,或者可以说是关切。她心里想:“文风,你可知道,我从你第一次转学就开始关注你了,你可知道的,你的每一首诗每一个字我都记着。”

    文风神色恢复正常,他对刘冰冰说:“现在可以读出来吗?”

    “可以。”

    “我在躲避太阳/不叫它把我赤luoluo地剖析/我便一直走路/希望脚步能快得过阳光/

    直到走进一个叫夜的地方/在柔和的夜光里,我慢慢安静/坐在一块石头上/聆听秋水低沉的回响/

    往事如烟,淡化为雾/雾融做露,滴在心上/我的眼里开始泛蓝/渐渐地接近了夜的颜色/

    突然,一只手轻轻抚在肩头/我在巨颤之中回望/那是一双清澈的眸子/温和,亲切,溢着感动/

    风儿,无声地刮起来/夜光变的银白,似雪/河边的青石上,偎着两个影/影子,越拉越长——《心底的阳光》”

    只听得一阵轻柔,但浑厚的朗读声,缓缓道来。如同清澈的流水,叮咛着流动,又像一个真切的故事,哀伤凄美!

    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沉浸在文风的声音里,他们觉得一种哀郁的无法抵挡的绪慢慢渗进了自己的心灵,心儿随着诗句不由得地沉下去。迪厅的喧嚷在这一瞬间,仿佛被隔离到另一空间。

    刘冰冰听着心里哀不可止,但她的表还是一成不变。她的冷是因为家庭,但不代表她没有感,感,只是被压抑在心底而已。她突然想落泪,文风的诗叫唤起了她内心的共鸣,因为她知道文风的苦,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她之所以来找文风,或许也是内心作祟吧。

    文风读完了,看着她,淡淡地说道:“出下一个题目吧。”他没看其他人,兰儿看着他的眼睛里也迷惘起来。

    “好,我会驱散你心里的影的。不要你再忧伤。这个题目..”刘冰冰暗想,她想出个欢乐些,显示男儿雄心的,想了一会儿,她抬头说道:“唯我独尊,但必须是诗!”

    “好,”这时候的文风已经迅速地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这就是他的过人之处,该放就放。

    过了两分钟,文风说道:“好了,我读出来吧。”

    “恩。”刘冰冰心里涌上莫名的欢喜。

    “匈奴,鲜卑,突阙/万里草原,千里雪域/大漠的狂沙扑打着岁月/历史,在不变的风景里/显得脆弱/

    请许我,骑一匹骏马回归/不做将军,不做枭雄/就做一个真的书生/打抱不平,敢敢恨/为了心的人,可以绝尘万里/

    前途多艰,而拂过脑海的/是你的笑脸/风大雨大,响在耳畔的/是你的声音/我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火/

    来吧,雪山沼泽/来吧,刀枪剑戟/凶恶的胡虏,请用利箭贯穿我的xiong膛/即使我死去/我的信念,也会如一/《唯我独尊》”

    文风一气呵成,气势回。这次连不懂诗歌的孙伟他们都暗自称赞了,兰儿眼里更是异彩连闪。刘冰冰的脸上也终于有了波动,微微一笑。但她自己发觉时,收住不及,众人已经看见。那如同昙花一现的瞬间,温柔而绚目的侵袭了众人的内心。孙伟几个看呆了,连兰儿都诧异地看着她。

    文风也看到了,‘好美!’他脑海里闪过两个字,不过他很快恢复正常。他含笑说道:“刘大姐,你笑起来很美!”

    “切,瞎说。”刘冰冰争辩一声,脸却突然红起来,如一朵绽开的红花一样。众人又是一呆。“唉!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刘冰冰反问自己一句。

    “刘大姐,我这两首,还过关吗?”文风问道。

    刘冰冰低下头想了想,无论题目和内容,意境,文风作的都算上乘,尤其后一首,如此有气势的诗可谓佳作。她抬起头,回答;“我说话算数,以后我那帮人跟你了!”

    “奥奥奥!”孙伟和板寸他们一阵欢呼。

    文风却注意到了她语言里的漏处,便柔声问道:“他们跟我,那你呢?”

    “我,你不会需要一个女人吧,你把他们带好就行了,他们都是讲信义的人。这是我唯一的嘱托。”刘冰冰想恢复冷冷的神色,以抵挡文风的声音,这时,她突然感觉文风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在往她的耳朵里钻。

    “哦,一般的女孩我当然不需要,但像刘大姐这样的帮手,我求之不得。”说着,他突然站起,走到刘冰冰面前,俯下半,温柔地看着她,说道:“答应我,好吗?我需要你。”

    “我——”刘冰冰看他这么近的贴近自己,嘴里温暖的气息都吹到了自己脸上,尤其是那张帅气的笑脸,很温和,但有种不可抗拒的意味,直深入内心。顿时,她心神一片大乱,再保持不了冷冰冰的神色,一副羞人的小女儿态显了出来,她赶紧低下头。

    “答应我吧,如果你一分钟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文风追问道。

    刘冰冰没说话,一直低着头,似乎不敢看文风似的。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一分钟过去了。文风直起,说道:“好,谢谢你,刘大姐。”

    “等等-”

    “恩,怎么了。你想反悔吧,没关系的。”

    “不是,”刘冰冰抬起头来,“以后可不可以不那么叫我,大姐,好难听奥!”

    “呵呵,好,那我叫你冰姐吧。”文风听得开怀一笑,“那我们先走了,这是我的呼机和孙伟的小灵通号,把你的也告诉我吧。”

    “好。”刘冰冰也告诉了他。

    “小伟,去把帐结了,虽然人家说请客了,但我不想欠别人的。”文风对孙伟说道。

    “好,我这就去。”孙伟小跑着走了。过了一会就回来了,他看看文风,说道:“风哥,我给了,人家死活不要,说他们不敢收。”

    “哦,这么回事,那算了。”文风说的,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刘冰冰,刘冰冰坐在沙发上,没反应。“我们先走了,再联系。”

    “恩”刘冰冰轻轻回答。她看着文风离开的影,神有些复杂,又有些迷茫。

    “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反常有。”兰儿用胳膊碰碰她。

    “哦,没什么,兰儿,我们也走吧。”说完,她站起来,往外走去。

    “没什么,没什么才怪呢,你今天的表我都看的瞠目结舌!”兰儿小丫头嘴一撅,很可地说道。说完,她赶紧去追刘冰冰。“姐姐,等我下!”

    

重要声明:小说《极霸艳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