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 第80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陈逸走出御书房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虽然与沧浩面对面地对谈了一刻钟,但是陈逸并没有感到多少的压力,因为,沧浩的压力对他并没有太大的效果,而且,沧浩也没有放出他的帝王之气。

    一刻钟时间的交流,让陈逸对于沧浩的了解深了许多,在他看来,沧浩并不像他人所说的那么平庸,相反,他是一个很有见地的皇帝,虽然他生平并没有做过什么大事。

    陈逸脚步从容地走回中和,在半路上遇到了西门,两人相错而过的时候,两人的眼中都闪过不同的神色。

    陈逸的眼中带着淡淡的不屑与冷笑,而西门则是带着残忍与怨毒,看来自从决定入魔后,他的心就已经彻底改变。

    看到西门的眼神时,陈逸不jin陷入了沉思,这还是近一个月以来首次与西门单独相遇,他发觉得西门变化了许多,但是又一时不知道他哪里发生了变化。

    陈逸很快就回到了中和,那些新科进士看到陈逸,也不jin变得起来,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面圣,心中难免会有些别样的绪。

    陈逸也暂时放下了脑海中的思绪,与那些进士有一句没一句地谈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很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十个人当中,就只有一个还在面圣没有出来,十个人当中,面圣的时间长短也不一,陈逸最长,达到了一刻钟,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分钟。

    当第十个人回到中和的时候,陈逸一行人就在一名太监的带领下走出皇宫。

    ……

    第二天清晨,天空明朗,清风和畅。

    陈逸与所有贡士一样,都穿公服,头戴三枝九叶冠,站立在金鸾前的月台上,等待着“传胪大典”的开始。

    所谓的传胪大典,也就是皇帝宣布登第进士名次的隆重典礼。

    传胪大典是沧浪帝国最隆重的仪式之一,这一天,文武百官,所有的贡士都要参加。

    只见銮仪卫设卤簿法驾于金鸾前,乐部和声署设中和韶乐于金鸾檐下两旁,设丹陛大乐于太和门内两旁。

    王以下,入八分公以上在丹陛上,文武百官在丹墀内,都穿朝服,按品级排位金鸾前。

    礼部鸿胪寺官设一黄案于太和内东旁,内阁学士捧黄榜置于黄案之上。

    陈逸等人到广场上半个多小时后,皇帝终于具礼服出宫到金鸾升座。然后就是三跪九叩,礼仪完毕后,鸿胪寺官终于开始宣《制》:“沧浪帝国九百二十三年三月十八,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第三甲赐同进士出。”

    “第一甲第一名陈逸。”

    “第一甲第一名陈逸。”

    “第一甲第一名陈逸。”

    陈逸的名字连续被传唱了三次,陈逸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走出队列,然后在一名鸿胪寺官指引下就御道左跪。

    “第一甲第二名徐海林。”

    徐海林的名字也传唱了三遍,那徐海林听到名字也是走出队列,在一名鸿胪寺官指引下就御道右稍后跪。

    陈逸听到第二名竟然不是西门,心里不jin感到有些奇怪,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那徐海林正是会试第六名的获得者,现在获得榜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徐海林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相有些丑陋,不过却是一脸的正气,让人看得顺眼了许多,再者,在科举场上,是达者为师,他获得榜眼,也就赢来了他人的尊敬,他人的青睐。

    “第一甲第三名西门。”

    西门的名字照样被唱了三遍,西门并没有因为获得探花而兴奋,也没有因为没有获得榜眼而沮丧,他的面容非常的平静。

    出列后,他也在一名鸿胪寺官指引下就御道左又后跪。

    接着唱第二甲第一名姓名等若干人,唱第三甲第一名某人若干名,都只唱一次,并且不引出班。唱毕,丹陛大乐奏《庆平之章》,所有进士都行三跪九叩礼。

    礼毕,礼部堂官捧榜,用云盘承榜,黄伞前导,出太和门、午门。

    到午门后,皇帝还宫,诸进士、王公百官皆随榜而出,至东门凯旋门外张挂。陈逸率诸进士等随出观榜,传胪大典到此才算结束。

    传胪大典结束后,已经到了早上九点,不过,试的程序还没有完成。

    上披红戴花的陈逸、徐海林还有西门,他们骑上高大的骏马,在鼓乐仪仗的带领下,从午门出发,进行游街,让路人争睹状元风采。

    当然,其他所有的进士也都跟在他们后面,只不过,骑马的只有一甲的三人。

    道路两旁,人群涌动,声浪翻天,一个个尽地吼叫着,竞相观看着状元的风采。

    陈逸坐在高大的马上,看着两旁宛如潮水般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他虽然听说状元非常的风光,但是怎么一个风光法却是没有见过,今终于见识到了,也终于体会到了那种风光。

    陈逸虽然对于自己获得状元并不怎么在意,但是,坐在马上,一路上感受着百万百姓的,他还是不jin感到有些血沸腾,人一生有此一次,无悔矣!

    “小雪儿,你看,没想到状元郎竟然是便宜师傅!”沧翩翩看到坐在骏马上,不时地向着旁边的百姓拱手问好的状元郎是陈逸,不jin大叫起来。

    “嗯。”韩雪儿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逸,她的心里比陈逸还兴奋,毕竟那是她的男人,自己的男人受人万人敬仰,她的心里是由衷的高兴的。

    陈逸一直隐瞒着韩雪儿,也是想给韩雪儿一个惊喜,而韩雪儿除了最初问一次,看到陈逸有些为难的样子,就没有再问,因此,今天她也是想要一睹状元风采,才和翩翩一起出来观看的。

    “便宜师傅怎么能一直隐瞒着我们,太不够意思了,今晚一定要狠狠地宰他一顿,雪儿,你说好不好。”看到陈逸高中状元竟然没有事先通知她,沧翩翩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韩雪儿点了点头,还是“嗯”得一声,算是回应。

    沧翩翩终于发现了韩雪儿的异样,看她一脸痴呆的样子,不jinyao牙切齿地自语道:“不知便宜师傅给雪儿吃了什么迷药,竟然把雪儿迷成这样。”

    陈逸坐在骏马上,在经过韩雪儿的边时,立即就发现了她,毕竟韩雪儿的气息他太熟悉了,而且,在近距离两人的心灵会有感应。

    不过,虽然看到了韩雪儿,陈逸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事,而是给了她一个眼神,就跟着鼓乐仪仗继续前进。

    陈逸虽然是状元,但是所有的风光并没有被他抢尽,跟在他后的西门,feng流倜傥,玉树临风,还是吸引了很大一部分女的眼前,他那温暖和煦的微笑,更是让他的魅力巨增。

    而徐海林虽然长得丑陋一些,但是此时,他的容貌完全被忽略掉,大家给他的是欢呼,是掌声,是鲜花,此时的他,也是那些千金小姐的梦中白马王子。

    游街经过了两个小时才结束,不过,试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在游街结束后,陈逸还率领同科进士赴礼部专设的宴会,这宴会在沧浪帝国称为“琼林宴”。

    “琼林宴”过后,陈逸还得率众进士到荀庙拜谒荀子这位儒家鼻祖,礼拜完后,还要带着众进士去国子监立碑,将新科进士的姓名勒于石碑上,试的程序才算全部结束。

    在去荀庙拜谒的时候,西门本来想出点问题为难陈逸,但是想到自己每次都栽在了陈逸的手上,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今天一天,收获最大的算是陈逸了,毕竟,金榜题名,一举夺得状元,带着榜眼、探花和所有的进士游街,这可是光荣无比的事,他这一走,算得上是一举成名天下知了。

    PS:这一章终于写完了,忍不住深呼一口气。这一章写得痛苦无比,中间部分本来想用几句话概括一下,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尽量把他写得清楚一点,虽然写得非常的不顺,也没有多少看头,但还是写下来了,给大家一个比较完整的试过程,算是给这次科考划上一个句号。至于,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有兴趣的还是自己去查查资料吧!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