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 第77章 殿试(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太阳已经从东方冉冉升起,给这片大地带来了光明和温暖。

    整个金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灿烂的光辉,那些贡士,一个个聚jing会神地打起了草稿。

    每个贡士都在专心地写着文章,在场当中的贡士,每一个都是博学之士,所有的人一起写文章时,文章的jing气充满了整个金鸾,让整个金碧辉煌的金鸾,看起来不再那么充满铜臭,而是充满了浩然正气。

    场中的贡士,年纪从十几岁到六七十岁的都有,陈逸与西门两人,在整个大当中,是年纪比较轻的两个,那些贡士当中,青壮年则是占了大多数,毕竟神童虽有,但是并不可能一次出现好多个。

    诸葛青云坐在椅子上,目光从一干贡十扫过,看到西门时,不jin微微一笑,看来,他对于去年京城的解元还是很满意的。

    当看到陈逸的时候,神不jin微微一愣,因为所有的贡士都已经开始动笔写了,而陈逸竟然还在闭目养神。

    见此,诸葛青云心中暗道:“小小年纪就能写出锦绣文章,果然不简单。”

    时间慢慢流逝,终于,过了一个时辰后,陈逸睁开了双眼,此时的他,双眼充满了睿智,有着一股天下尽在掌握之中的气势。

    陈逸并没有去看其他贡士,而是直接拿起了笔,沾了墨水直接在题纸写了起来,并没有像其他贡士那样,先在草稿纸上写好后,再去誊抄一遍。

    “臣对:臣闻帝王之临驭宇内也,必有经理之实政,而后可以约束人群,错综万机,有以致雍熙之治;必有倡率之实心,而后可以淬励百工,振刷庶务,有以臻郅隆之理。”

    ……

    “一法之置立,曰吾为天守制,而不私议兴革;一钱之出纳,吾为天守财,而不私为盈缩。一官之设,曰吾为天命有德;一之锄,吾为天讨有罪。盖实心先立,实政继举,雍熙之化不难致矣,何言汉宣哉!臣不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战栗陨越之至。臣谨对。”

    诸葛青云本来看到陈逸过了一个时辰了,竟然还没开始动笔,心里不jin有些恼怒,以为陈逸知道自己只是过个场,不再写今天的策论。

    直到陈逸睁开双眼,拿起笔,一刻不停地写起来,心里才稍微变得舒服起来,毕竟,他可不想看到一个狂妄无比的文坛宗师。

    时间在过了一个多时辰后,诸葛青云就离开了座位,开始在大中巡视起来,而其他的考官也是一样。

    诸葛青云在巡视当中,偶尔会拿起一些贡士已经誊写好的文章来看,看到写得好的,心里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到时,拿给皇帝看的文章也就有了着落。

    诸葛青云来到西门边,见其下笔也如有神一般,心里微赞,再看了他写的策论,心更是愉悦,因为,这是他现在看到的最好的策论。

    很快,诸葛青云就来到了陈逸事边,看到陈逸整支笔好像“活”起来一般,心里不jin微微有些惊讶,看到他写的字飘逸出尘,心里对于陈逸更是再看高了几分。

    陈逸写的时候一刻不停,全部的心都投入到写作当中,因而,并没有发现诸葛青云的到来,还是自顾自地一刻不停地写着。

    诸葛青云站在陈逸的后,看着陈逸所写策论的内容,心里心骇无比,他完全被陈逸所写的内容给震憾了。

    陈逸凭借着前世的记忆,还有前世中国五千年历史的经验,再结合今世所学,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写出了无数跨时代但是又能够实现的策论,一篇惊世之作,在他的笔下慢慢地诞生。

    诸葛青云过了好久,才从那震憾当中清醒过来,心里是五味俱全。

    想要自己进士及第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而现在,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写出如此惊世之作,让他想想都有些汗颜。

    位虽高,人却老,千金难买少年时,果然是至理名言,诸葛青云心中不jin如此慨叹道。

    陈逸一刻不停地写着,洋洋洒洒六七千字,在短短的两个时辰完成,写完时,同样是一股jing气冲天而起,不过,并没有那天来得那么厉害。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让在写的许多贡士惊呆了一下,感受着那强大飘逸的气息,所有的贡士都生出了向往之心,不过,他们很快就控制好自己的绪,继续投入到写作当中。

    西门也是被陈逸所弄出的动作微微震惊了一下,不过,他这次本来就不是向着状元而来的,而且,被陈逸打击的次数也多了,心里已经有了免疫力,因而,只是稍稍震惊了一下,就重新投入到写作当中。

    写完后,陈逸就再次闭目养神了起来,没有去理会周围所发生的事

    诸葛青云看到陈逸弄出如此动静,他的心境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因为之前他已经感觉到了文章的不简单。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流逝,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夕阳西下,暮降临,钟声响起,今天的试也在悄然中结束,所有的贡士向几位考官鞠了个躬,就缓缓退出了大

    一出大,大部分的贡士都在窃窃私语着,许多贡士看向陈逸的眼光都充满了敬佩,毕竟在文人当中,达者为师。

    一些世家子弟,还有一些家世不错的人,都纷纷过来和陈逸打呼,陈逸虽然很讨厌他们,但是还是一一应付了过去,然后加快了脚步,离开了皇宫。

    甩开了那些想要与他结交的人后,陈逸不由抹了一把汗,喃喃自语道:“真他ma的受不了,几乎一个个说的都是话,听得让人打寒战,和他们打交道,全不自然,简直不让人活。”

    “不过,有几个人倒是不错,有正气,倒是值得结交。”想到那几位有正气,说话铿锵有力的贡士,心才好了一些。

    回看了一眼城门高大的沧浪城,陈逸暗骂了一声,然后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地低声道:“科考终于他ma的要结束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