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 第76章 殿试(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天空中星辰点点,但是整个天地却是黑压压的一片漆黑,虽然整个皇宫并不漆黑,但是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整座金鸾就好像是一只匍匐在黑暗之中的雄狮,有着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让人压抑,让人敬畏。

    金鸾面阔十三间,进深六间,建筑面积三千多平米,高近四十米,连同台基通高近五十米,为沧浪城内规模最大的宇。其上为重檐庑顶,屋脊两端安有高一丈多、重近万斤的大吻。檐角安放十只走兽,数量之多,亦是罕见。

    金鸾共有七十二根大柱支撑其全部重量,其中顶梁大柱最粗最高,直径为一米零六,高为二十二米七,建筑用的都是非常坚固的楠木,那些都是从沧浪各地费了巨力运来的。

    金鸾的装饰十分豪华。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和玺彩画。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内金砖铺地,大内地面共铺二尺见方的大金砖近六千块。但是金砖并不是用黄金制成,而是在永州信林郡风云城特制的砖,其表面为淡黑、油润、光亮、不涩不滑。风云城一带土质好,烧工jing,烧成之后达到"敲之有声,断之无孔"的程度,方可使用。

    明间设九龙金漆宝座,宝座两侧排列六根直径一米的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所贴金箔采用深浅两种颜色,使图案突出鲜明。宝座前两侧有四对陈设:宝象、角端、仙鹤和香亭。

    据说宝象象征国家的安定和政权的巩固;角端是传说中的吉祥动物;仙鹤象征长寿;香亭寓意江山稳固。

    宝座上方天花正中安置形若伞盖向上隆起的藻井。藻井正中雕有蟠卧的巨龙,龙头下探,口衔宝珠。

    金鸾前有宽阔的平台,称为丹陛,俗称月台。月台上陈设晷、嘉量各一,铜龟、铜鹤各一对,铜鼎十八座。龟、鹤为长寿的象征。晷是古代的计时器,嘉量是古代的标准量器,二者都是皇权的象征。下为高十二米的三层汉白玉石雕基座,周围环以栏杆。栏杆下安有排水用的石雕龙头,每逢雨季,可呈现千龙吐水的奇观。

    以上这些,都是陈逸看书所获得的,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真正看到金鸾。在这个世界,金鸾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能够走进金鸾的人,少之又少。

    来到平台上,所有的贡士,每人领了一包宫饼,然后站在大前排队等候,而相继到来的文武百官,则是分立在两旁。

    做好这些的时候,已经到了黎明时分,很快东方第一缕光线就出现了,几乎在同一时间,一片丝竹管弦的声音响起,大的门也缓缓地打开来,随着文武百官进入大当中,所有的贡士也都在随后进入大当中。

    所有的贡士进入大之后,都向四处张望着,毕竟,所有的贡士都是第一次进入金鸾当中,不过虽然如此,所有的贡士并没有失去礼仪,很快就站好了队伍。

    整个大里边虽然站了几百人,但是并没有感觉到拥挤,相反,还是有些宽阔的,对于这巨大的堂,陈逸心中也是有些感叹。

    待所有人都站好后,一个太监从后走了出来,扯着鸡嗓子叫道:“皇上驾到!”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沧浪帝国的皇帝——沧浩缓缓地从后走出。

    陈逸抬头,只见沧浩黄袍加,头戴皇冠,整个人充满了威严,他的才能虽然有些平庸,但是却还是有着君临天下的气势。

    他的年纪差不多四十五岁左右,可能和沧翰是兄弟的关系,两人的长相有些相像,不过,可能是因为长年处理国家大事,比沧翰老了许多,不过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此时的他看起来却依然神采奕奕。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沧浩的出现,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大喊道,同时所有的人都跪到了地上。

    陈逸跪在下边,心里感觉非常的不爽,长这么大,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外,沧浩还是他第一个跪拜过的人。

    陈逸心中喃喃自语道:“在朝中当官有什么好的,每天都要跪拜皇帝,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够轻易下跪。”

    “众卿家平。”沧浩温和但却充满威严的声音从他口中传了出来。

    “谢万岁!”众人再次大声喝道。

    随着所有人的话音落下,所有的贡士都在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沧浩坐到龙椅上后就没有说话,当所有的贡士都就坐后,他旁的太监开口叫道:“试开始!”

    只见当朝太子太傅诸葛青云从内黄案上捧出试题,授予礼部官员,再由礼部官员放到外的黄案上。接着文武百官及考生参赞礼拜后,礼部官员才开始散发题纸。

    看到如此烦琐的礼仪,陈逸差点失去了耐心,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框框条条,不然,也不会不想做官,而去闯江湖了。当然,做官非他本愿,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追求武道的巅峰,超越自我。

    想到要跪接题纸,陈逸心中又是一阵郁闷,虽然只是单脚跪接,但是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爽。

    拿到题纸后,陈逸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陈逸不jin打量了起来,只见那题纸用宣纸裱成,每页长四十公分,宽十二公分,有红线直格,每行规定写二十四字,而且要求每个字都要书写工整。

    看到每个贡士都拿到题纸后,皇帝沧浩轻轻扬了扬手,太监把已经从外拿回的试题,递给了沧浩。

    沧浩缓缓地开试题,道:“帝王之治天下必有要道。昔之圣人垂衣裳而天下治,唐虞之世治道彰明,其命官咨牧载之于书……人之恒言为治之道在于一道德而同风俗,今天下之广,牲畜之繁,彼疆此域之限隔服食趋向之异,宜道德何由,而一风俗何由?而同子诸生于经史时务之熟矣,凡有裨于治道,其详陈之,毋隐,朕将亲览焉。”

    在皇帝公布制策之时,满两百三十五名贡士都是聚jing会神,陈逸也不例外。

    说完了制策,皇帝沧浩就起离开,离开的时候,不jin在陈逸的上多看了一眼,对于写出锦绣文章的人,他还是非常关注的。

    听明白这次的制策是论治道的时候,陈逸的心中顿时生出了无数的条陈。前世的时候,陈逸虽然成绩糟糕得要命,但是对于中国的历史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中国五千年的治道经验,结合今世所读的那么多书,陈逸顿时xiong有成竹。

    不过虽然如此,陈逸并没有立即动笔,而是闭上了眼睛,养起了神,当然,一篇惊世之作已经在慢慢地酝酿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