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 第53章 挑衅(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西门皮笑不笑地回应道:“能听到陈兄如此说就好了,还真怕陈兄误会。”

    陈逸听到西门如此说,心里暗骂:“ma的,这小白脸的脸皮竟然比城墙还厚,当真是人至jian则无敌啊!”

    在陈逸前面的鹰黄听到两人的对话,虽然不知道陈逸为何会如此做,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得罪西门,当朝太师之子,虽然嘴里想要说西门其实就是那个牛人,但是还是压制住了想要说话的yu望,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

    陈逸呵呵笑道:“我只是有些怀疑才会向西门兄当场问清,本来我也是不相信的,在场的谁不知道太师生活作风严谨,为官清廉,而且把整个朝庭治理得井井有条,他教出来的儿子当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怎么可能去那种烟花场所,各位你说是不是?”

    陈逸说话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在他周围几十米范围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听到陈逸的话,那些想要巴结西门太师的人顿时齐声叫“是。”那声音很是宏大,在远处的一些人都听到了,顿时,一个个议论纷纷起来,然后,西门可能是一个半小时御十女,还被打得像猪头的牛人与“衰哥”传了出去。

    西门的心中虽然愤恨,不知道他为何会在此时与自己撕开脸面,故意皆自己的短,而且,两人现在虽然是第三次见面,但是两人都已经把对方的影子深深印入了脑海当中。

    西门打韩雪儿的主意,后面还请了好几次杀手追杀陈逸他们一行人,陈逸怎么可能会忘记他,如果不是自己的武艺还行,早已经不知死了几回了,而且,韩雪儿恐怕也早就遭到了他的污辱和蹂li。

    而陈逸许多次让他大受打击,而且,还把他打得那么惨,现在又再次挑战他的忍耐力,西门也是当然深深记住了陈逸,只要有能力,他定会第一个杀了他。

    陈逸此时之所以会挑战西门的忍耐力,和安逸王的谈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天……

    密室当中,陈逸与安逸王分别坐了下来,安逸王开门见山地说道:“陈逸,我已经调查过了,十八号你与西门是从同一个门进入贡院的,因而,我想让你挑衅一下西门,最好能够让其颜面扫地。”

    陈逸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而安逸王也不等他回应就继续说道:“本来我也不想如此做的,可是,他如此欺负我外孙女,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我的外孙女,她就算被欺负也只能让我来欺负,外人绝不许,就算你也不能。”说到后面,安逸王双眼瞪着陈逸。

    陈逸听到他的话,只能无奈地笑道:“王爷,我怎么可能欺负雪儿呢?我她还来不及呢?”

    安逸王也感觉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一点,虽然有些尴尬,但是他的脸皮厚比城墙,丝毫不变色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真心喜欢雪儿,不然不可能刚认识不久就能为她付出如此多,我知道,就算我不说,你也可能会去对付他,我现在这样说,只是想要坚定你的决心,让你先让他颜面扫地,当然也扫扫太师的脸。”

    “既然你打了他,太师他也不可能给你好脸色,因而,你也犯不着去巴结太师,况且,你文采斐然,去年八月你写的那份乡试得中解元的文章我看了,见解非常的独特到位,而且言语也非常的犀利,以你的文采,想要中进士,那是轻而易举的,因而,如此做,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

    陈逸深思了片刻,说道:“好像现在挑衅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啊!”

    陈逸虽然文采斐然,见识也广泛,但是有些东西不是书上的知识所能弥补的,安逸王笑道:“小子,这你就嫩了点,在大考前,你去挑衅他,可以让他的心态失去平和,你先皆他的短,让他愤怒,接着,向他挑战,与他在科考场上见高低,如此,你得了会元,就可以让他颜面扫地了。而且,太师也会因此而声誉受损,这对你来说不见得没有好处。”

    陈逸无奈地说道:“王爷,你也太抬举小子我了吧!如果得罪太师,我在朝庭怎么混啊,况且,整个沧浪帝国,人才辈出,高手如云,没有人敢说自己必中会元的。”

    安逸王看着陈逸,道:“我阅人无数,对于自己的眼光还是很自信的,你尽管去做就行了,不要有什么顾忌。”

    ……

    西门对于周边他人的议论通通当作耳边风,他对着陈逸行了一礼,道:“陈兄太过抬举在下了。”

    陈逸道:“西门兄太过谦虚了,令尊二十年前可是三元及第,而且,现在已经是当朝的太师了,虎父无犬子,西门兄定然也是非同凡响。”

    西门心里在猜测着此时陈逸到底打得是什么鬼主意,不过,在没有猜出陈逸的意图之前,他还是与陈逸周旋着。

    西门还是谦虚地说道:“陈兄谬赞在下了,在下愧不敢当,听说陈兄乡试时高中解元,不知这次考试是否向着会元而来呢?”

    陈逸笑道:“不敢当,我们沧浪帝国人才辈出,高手如云,在场当中,更是藏龙卧虎,在下还没有狂妄到那个地步,不过,在下倒是想和西门兄比一场。”

    西门听到陈逸的话,顿时猜测出了陈逸的目的,不过,他也不怕陈逸,去年乡试时,他在天京城也是高中解元,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于是,西门大声道:“不知陈兄想要怎么一个比法。”

    陈逸笑道:“就以这次科考的名次来定输赢如何?”

    “好,我也正有此意,不过,输了又如何,赢了又如何呢?”西门爽快地说道。

    陈逸回问道:“西门兄觉得应该如何呢?”

    西门道:“这个赌既然是陈兄提出来的,那么赌注陈兄也说说吧!我看看是否可行?”

    陈逸道:“西门兄果然爽快,我们赌一个承诺如何?当然赢的一方不能太强人所难,而且要求对方做的不能违背伦理道德。”

    “好,既然陈兄如此说,那我们就立誓为证吧!”西门再次爽快地说道。

    于是两人以天地为证,立了一个誓言,完毕后,陈逸开口道:“西门兄,在下多有打扰,还请见谅,三月初一早上十点,我们烟雨楼再见如何?”

    “好,陈兄,到时不见不散。”西门始终一副微笑地说道。

    陈逸微微点了点头,转向之前所在的位置走去。

    周围的一些举子,还有一些侍卫,听到两人的赌注,一个个不jin再次议论纷纷起来,一个是太师之子,听说也是去年的京城解元,另一个是燕州的解元,他们之间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他们不jin有些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