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 第三十三章 偶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短短的几个字,却是坚决地表达出了韩雪儿此刻的心思。

    陈逸听到韩雪儿的话,却是心里一惊,像韩雪儿如此纯洁的少女,能说出这样的话,可知她的心里对于陈逸的恋达到了什么程度。

    陈逸的心里感动无比,听到她的话,陈逸差点就那样去做了,但是想到韩雪儿刚开始修炼道术,如果破了,那么修炼的速度就会大受影响。

    陈逸压下心中的yu念,在韩雪儿的脸上吻了吻,柔声道:“雪儿,破了对你的修炼不利,还是等你修炼有成了再说吧!”陈逸说完,就要翻躺到韩雪儿的边。

    韩雪儿一下搂住了陈逸的腰,不让他离开自己,说道:“陈逸,我现在的心神修为已经突破到了聚气中期,昨晚丹田也结成了气旋,进入了聚气期,已经不会有什么影响了。”

    陈逸深地看着韩雪儿,道:“雪儿,你是修炼的奇才,才修炼十天就取得了别人十年的成果,假以时,你一定可以成为不世强者,到时就可以亲自为你的父母报仇,我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毁了你的前途啊!”

    韩雪儿心中感动,她知道,如果陈逸不是真正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如此替自己着想,而苦苦压抑着自己的yu望。

    韩雪儿红着脸低声说道:“陈逸,你那样忍着会很难受的,不然我用手帮你解决一下好吗?”

    韩雪儿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是陈逸还是听到了,她的话,对于此时的陈逸来说,无异于是火上浇油,本来就强烈的yu望变得更加强烈了,他可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在那一方面还是很冲动的。

    而且,两世为人,到现在还是初哥,韩雪儿的话让他看到了希望。不过说实在话,凭着陈逸的实力,哪会怕没有女人,哪会怕自己做一辈子的处男,只不过是他在感方面非常的认真,不想与自己没有感的人发生关系而已。

    陈逸有些心虚地说道:“雪儿,这样不好吧!”话才说完,陈逸就不jin替自己脸红。

    韩雪儿也听出了陈逸话中的意思,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用行动代替了她的回答。

    陈逸看着韩雪儿红着脸颊认真地动作着,陈逸的心中感动无比,相识只不过十多天,她却甘愿为自己做出如此牺牲。

    陈逸的眼中出现了无限的柔,仿佛要把韩雪儿融化似的……

    ……

    皓月当空,星辰密布,洒下点点光辉。

    明月虽亮,但是却比不过京城的灯火明亮,晚上犹有没月之时,但是京城的夜晚却都是无比明亮的,近千年下来,天京城的夜晚还从来没有暗过。因而,天京城还有一个称呼,叫作“不夜城”。

    鹰玄与鹰黄两人走在大街上,一路观看着天京城的夜景,两人也时不时地说上几句话。

    “老三,难得来一次京城,今晚我们要去好好逛逛,这一段时间,我可是从来没有轻松过,累死人了。”鹰黄一边欣赏着美丽的夜景,一边向边的鹰玄抱怨着。

    “呵呵……我倒觉得前段时间的生活充满了刺ji,我喜欢有挑战的生活。”鹰玄呵呵笑道。

    “哼……做兄弟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就别给我假正经了,骗骗别人还可以,想要骗我,你再练十年吧!”鹰黄撇撇嘴,有些不屑地说道。

    鹰玄笑骂道:“谁说我假正经了,我可是真的喜欢有挑战的生活,如果生活一点挑战都没有,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鹰黄不屑道:“你就继续吹吧!你说的话,大哥二哥他们谁会信?不过……你说的也是,有挑战的生活才是值得留恋的。”

    “喂,今晚我们就好好看看这京城,去见识见识她有什么神秘的地方,竟然能够令我们沧浪帝国延续近千年。”

    ……

    西门独自一人向京城最大的qing楼“天香楼”走去,他现在需要fa泄,虽然家里有无数的婢女,但是又哪里及得上欢场的女子呢?

    西门这段时间感觉到非常的愤怒,非常的窝囊,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那么多的杀手栽在了陈逸他们的手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会可以给他带来如此多的绪,他也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充满了如此强烈的杀yu,没有对他抽筋剥皮,千刀万剐,难消心头之郁气,念头不畅,修为难以提高,长时间以此,修为还可能倒退,他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但是陈逸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以二阶“先天境界”前期的修为,竟然杀死了一个实力刚刚达到三阶“剑气出体”境界的强大武者,这是不可想象的。同阶无敌的人他倒是听过见过,但是越阶杀人,他可是连想过都没有。

    西门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达到了二阶“化气”,但是还停留在前期,对上他根本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也许还会像上两次那样自取其辱。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也是非常有悟的人,他知道自己前两次失败在哪?

    因而,后面他再次请了三次杀手,能把陈逸和韩雪儿带到前是最好,就算不能,也可以弄清陈逸的实力,以后,自己对上他也有个底。

    但是陈逸的实力,让他憋屈,让他无奈,因而,他只能想办法找点事来fa泄心中的不快。

    对于男人来说,欢场是fa泄的好地方,对于一个feng流成的公子哥来说,欢场更是如此。

    西门虽然是修道者,但是他却暗中修炼魔门的采补之术,对他来说,在女人的上,他就是帝皇,他就是神,女人的生杀只在他的一念之间,还有什么比柔弱的女人更让他感觉到高高在上,感觉到优越,感觉到兴奋……

    ……

    “老四,前面就是‘天香楼’了,今晚我们就去见识见识。”鹰玄带着神秘的笑意说道。

    鹰黄也带着神秘的微笑,“那就是男人的天堂吗?我算算,我们有几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

    鹰黄的话一出口,忽然两人的神就变得落漠,鹰玄忽然重重地甩了甩头,笑道:“想他那么多干嘛,过去的都过去了,把握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对,不想了,走,咱们去见识见识京城的欢场有什么不一样?”说完两兄弟勾肩搭背眼睛四处乱看地往“天香楼”走去。

    “咦……老三,你看那个小白脸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鹰黄眼尖,忽然看到了正往“天香楼”走去的西门

    “嗯……我想想……哦,我想起来了,公子画给我们看的西门那小白脸不就是那个样子吗?他ma的,请人袭击了我们那么多次,现在终于看到正主了。”鹰玄松开勾着鹰黄肩膀的手,有些yao牙切齿地骂道。

    被袭击了好几次,每次都是险象环生,最后两次偷袭,他们兄弟四人都差点挂掉,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气愤,现在看到正主了,心中的怒火终于找到fa泄的出口了。

    “可是老三,听公子说,那个小白脸实力达到了二阶,而且还是修道者,我们两人恐怕难以对付他。”鹰黄虽然气愤,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

    鹰玄低头沉思了片刻,才说道:“听说修道者近战斗是他们的弱项,我们可以想办法靠近他的边,然后突然下手,给他一顿教训。

    “好,你监视着他,我回去叫大哥二哥他们,今晚一定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