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 第十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第十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韩雪儿望向忽然出现帮她的少年,看到他真挚的表,竟然没有做任何思考就回答道:“我当然信得过你,哦,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她的声音清脆柔和,其中带着几分悲伤,几分雀悦,几分羞涩,又有几分天真,而且,苍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抹红晕。

    鹰黄站在旁边,惊讶得差点让下巴tuo落下来,“这还是刚才那冷酷无比,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吗?一定是我看错了……”

    陈逸看到她的表现,也是惊讶无比,前后的反差太大了,方才她好像是一个jing明的捕快,现在像是一个天真的女孩。不过,他很快就从惊讶中清醒,优地说道:“小生姓陈,单名一个‘逸’字,飘逸的逸,敢问姑娘芳名?”

    陈逸并不想给韩雪儿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才回归了本,没有了之前杀人与对敌时的冷酷。他的冷酷总是对于对手的,对于给他好感的女人,他总是很的。前世如此,今生也是如此。不过,能给他好感的女人并不多,而且还是少之又少。

    陈逸的表现再次让鹰黄吃了一惊,他喃喃自语道:“这世道啊!怎么能如此呢?怪事自己也遇到了许多,但是还没有遇到今天如此之多。一个小姑娘眨眼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白女魔女,很快又变成一个天真的小姑娘;一个书生,在刹那间变成恶魔,又很快变成一个浑儒气的书生,这到底什么世道啊!幸好自己还没老,不然被他们连翻刺ji,恐怕会被吓死。”

    看到陈逸彬彬有礼,韩雪儿也稍微惊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忙说道:“哦……我叫韩雪儿,你可以叫我雪儿,我爹娘都是这样叫我的。”

    陈逸双眼盯着韩雪儿,他不jin沉醉了,一段记忆忽然在脑海中涌现出来。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是不是对我有不良的企图。”一个差不多二十岁的女子皱着眉头嗔怒道。

    “小姐,你有没有搞错,像我这么纯洁的‘十佳青年’怎么可能有那种思想,一切只不过是巧合而已,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许多巧合的,不是吗?”一个年龄与她相仿的青年双手插在口袋,微笑着回应道。

    那女子看了看那青年,打击道:“就你这副德,竟然敢说自己是‘十佳青年’,天蹋下来我都不会相信,快说,到底对我有什么企图。”

    青年苦着脸道:“小姐,你真的搞错了吧,像我这种遵纪守法的人,怎么可能有你说的那么糟糕,你这不是在冤枉人吗?”

    “哼,懒得理你,给我走远点,别再跟着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那女子嗔怒道。

    青年急道:“我简直比窦娥还冤啊!我不就是随便走走吗?能够再次碰上你,当真是巧合而已,怎么我就因此成为坏蛋了。”

    那女子嗔怒道:“你本来就是一个坏蛋吗?不然怎么会跟踪我呢?”

    青年无语。

    那女子笑道:“被我说中了吧,没话说了吧,哼,我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我不知道。”

    青年急道:“你简直就是一棍子打死所有人,按你那样说,你老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胡说,我爸他最好了。”女子急道。

    那青年看那女子着急的样子,微笑道:“所有我就说嘛,好男人还是很多嘀,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其实你眼前站着的就是一个好男人。”

    “呵呵……这句话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了。”那女子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这让那个青年郁闷无比。

    “喂,你这人还逗的,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女子看到那青年的神笑着问道。

    “哦,我姓楚,名天行,你可以叫我楚哥哥,或者天行哥,随你便。”那青年快速地回应道。

    “呸……恶心死了,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面子,你就自恋,真的很欠揍。”

    “喂,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也应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想知道我的名字?等我看你顺眼了再告诉你吧!”

    ……

    这是他前世与孙菲菲初次相识的场景,一副非常有趣、非常值得怀念的画面。

    想着前世与孙菲菲那让人怀念的初识场面,陈逸嘴里不jin喃喃自语道:“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一切有多好啊!”

    也难怪他心里会有如此感叹,前世和孙菲菲相识是在欣赏武夷山风光的时候,今生与韩雪儿相识却是在这种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悲伤,充满了压抑的况下。相差如此之大,无论是谁,都会怀念美好的时光。

    韩雪儿被陈逸盯着看,脸上的红晕不jin更甚,不过想到自己死去的父母、姐妹、姨娘,不jin悲从中来,低头轻声抽泣起来,听到陈逸的自语,抽泣着问道:“陈逸,你在说什么呢?”

    她叫陈逸叫得很自然,好像叫了千百遍一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人儿呢?

    鹰黄听到韩雪儿的话,再也受不了刺ji,仰头喷出一口鲜血,狼狈地远离他们的边,去安慰自己山寨的弟兄去了。

    陈逸从沉思中醒来,看到韩雪儿悲伤的神,心痛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感叹世道的悲凉而已,雪儿,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哀顺便吧!还是ti要紧,如果你垮了,你父母的仇就没有人报了,现在就抓紧时间开始治疗吧!”

    “怎么治疗啊!你不知道‘刹那生灭’这种蛊有多么霸道,而且我还得了绝症‘九绝脉’,几乎没有生的希望,你就不要安慰我了,如果我死了,还请你帮我父母他们处理一下后事,不过,他们的仇就算了,你的大恩,我来世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韩雪儿语气平和地说道,不过,话中却带着几丝遗憾和感激。

    韩雪儿此时,对于死亡没有一点的恐惧,只不过,没能弄明白父母死亡的原因让她感到遗憾,不过,现在的况与方才比起来,已经好上许多了。她知道,为人不能够不知足,不然,活着就会充满痛苦。

    陈逸赤诚地看着韩雪儿,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相信我吗?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相信我,你我虽然初次相识,但是你却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我根本不会伤害你。而且,我修炼的功法,有修的功能,对于治疗也有很大的帮助,虽然不能让你完全好起来,但是压住你的伤势还是可以做到的。”

    看着陈逸赤诚的目光,还有陈逸真诚的话语,韩雪儿不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