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 第一章 红颜战(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青松 书名:武破时空
    傍晚,夕阳西下,漫天晚霞将天畔映影的多彩而绚丽。寂静的万仞绝壁上,楚天行双手背在后边,站在崖边静静地看着远方。

    清风徐来,轻拂起他的衣袖,在晚霞的映影下,让他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出尘的味道。

    楚天行站在天游峰顶上,看着峰下那蜿蜒自如,山绕水转,水贯山行,漫溪碧透的九曲溪,不jin呢喃自语道:“九曲溪不愧曲曲含异趣,湾湾藏佳景,让ren流连忘返啊!”

    九曲溪水与两岸绿树翠竹相映衬,淡碧如翡翠。溪上偶有长年冲积而成的鹅卵石滩出水面,零零星星,更给这美丽的溪水添上几分可

    楚天行举目凭栏,远处峰峦叠嶂,白云茫茫,雾气扑朔。轻风起时,云散云聚,峰巅若隐若现,如水中芙蓉。

    楚天行轻“咦”一声,心中自语道:“这武夷山钟天地之灵气,山水相连,山水合一,浑然一体,这不就是自然大道的最好体现吗?”

    他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我心意**拳已经修炼到了瓶颈,看来要突破到宗师境界,应该多感悟自然之道……”

    夜暮降临,秋风萧瑟,吹过万仞绝壁下的杨树林,卷起漫天的白絮,洋洋洒洒地四处飘。许多随着秋风飘到山顶,吹到他的脸上,但是他好像毫无所觉,还是静静地看着远方。也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此时的他,并不是在欣赏这武夷山的风景。

    “心意**拳,由心生意,又由意化拳,是为心意拳。自己对**的领悟都已经很深了,但是为何总是触mo不到宗师的那个意境呢?”楚天行心中很是感到不解,但是对于这种况,他也毫无办法。

    所谓的**,分为“外三合”和“里三合”,“外三合”就是“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而“内三合”就是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领悟**的意境是心意拳想要达到更高境界时所必须具备的。

    楚天行在心里叹息,“希望今晚和常枫的比武,能让自己有所领悟突破吧!”

    ……

    明月渐渐从东方升起,银光洒向大地,让天地好似裹了一层银装,让人好像置于梦幻之中。今天还是中国一个古老的节——中秋节,这是一个团园的节,只是今晚对于楚天行来说,还有比中秋节更重要的事——关系到自己终大事的事。

    站在峰顶看着那渐升的明月,还有那点点疏星,楚天行不jin吟朗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qing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 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 还寝梦佳期。菲菲……今晚你一切都好吗?中秋节过的是否能愉快?”

    今晚他和常枫相约在此决斗,不仅是为了不再让孙菲菲痛苦,还有就是为了解决他们心中各自的惆怅。

    两人同时上孙菲菲,而且是刻骨铭心的那种。孙菲菲也同时上了两人,也是同样的刻骨铭心。孙菲菲和楚天行,还有常枫之间,都有着一段难以抹除的经历,让她无法在两人之间做出决择。并且因为孙菲菲的格有些优柔寡断,这让他们三个都痛苦不已。

    楚天行和常枫两人都是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就都只差一点就突破到宗师境界。楚天行在中国、东南亚威名很甚。而常枫则在美国的唐人街很有威名,一个是心意拳大师,一个是八卦掌大师,也因此,两人谁也不想退出,也不会退出。

    本来两人都对孙菲菲的刻骨铭心,孙菲菲对他们也的死去活来,如果可以一女侍二夫,至少不会闹得让问题升级。但是两人都是年少有为之人,人的自尊让他们无法放下心态,武者的傲骨也让他们不可能如此。况且现在的中国是国家,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一女侍二夫的况,再者,这有违伦理。

    为了孙菲菲,两人常常私下切磋,但是两人的武学修为势均力敌,因此还没有弄出个让人满意的结果出来。

    孙菲菲不知从哪里了解到这事,她也是一个武者,而且实力也还不错,知道实力到达他们那个程度,虽然是切磋,但是也有可能闹出命来,那是她不想看到的。她发出狠话,如果两人再私下决斗,她就永远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年轻人都有好胜之心,他们虽然武艺有成,心境已经很好了,但是他们始终还是年轻人,况且事涉及到感方面,根本不可能和平解决了。

    他们为了不再让孙菲菲痛苦,也不再让自己再受感困扰,决定通过一次比武,来决定最终的胜利者。因此两人相约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在武夷山天游峰决战。

    天游峰,就是他们两个分别与孙菲菲相识的地方,这还真的有点戏剧。选在这里决战,对于他们来说是有深意的。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就好比一个人,在哪里摔倒,就应该从那里重新站立起来,心里才不会有遗憾。

    明月已经完全升起,山下一个人沿着石梯向天游峰顶走去,只见那人在月光下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同样有些出尘。虽然离宗师还差一步,但是大师级的武者的那份气势也是让人不可小觑的。

    他和楚天行一样,同样是相貌平凡,ti看起来弱不jin风,但是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自己看似弱不jin风的ti,究竟能爆发出多大的力量。

    峰顶上,楚天行还是淡然自若的站在那里,从傍晚到现在,整个子连动都没动过。好像是感觉到常枫已经到来,开口淡淡地说道:“今晚你来迟了,这可不像你的格。你不会是胆怯了吧!”

    常枫带着淡淡的微笑,嘴角微微扬起,看起来好像有些懒散,有些fang不羁,但是他这副慵懒的样子,却不知吸引了多少怀的少女。他那慵懒的笑容,加上他快达到宗师的气质,让他好像是一个少女杀手,能让许多少女为之疯狂。

    他带着微笑回应道:“在我的字典中,没有‘胆怯’这个词,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早就到这里了。”

    楚天行没有回答,但是常枫知道自己说对了,他知道楚天行的格,他向来不会让别人等待。

    常枫来到楚天行的边,和他一起看着那已经升起的明月,还有那点点疏星。秋风袭来,吹拂起他到肩的头发,还有长衫的下摆,让他看起来很有大侠的风范,当然,楚天行丝毫不比他来的逊色。

    楚天行开口道:“是现在开始比试,还是等你休息够了再来。”

    常枫带着微笑道:“月明星稀,正是欣赏夜景的时候,你不觉得如此美景错过可惜吗?”他转头看向楚天行,“你不觉得武夷山在夜晚看起来也特别漂亮吗?”

    楚天行淡淡地说道:“随你,我在这站了两个多小时了,jing、气、神早就调到最佳,不在乎多欣赏一下这难得的夜色。”

    ****

    楚天行全内劲股,把ti调到了最佳的状态,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就像对方是自己的猎物一样。

    常枫此时脸上也收起了他那fang不羁的笑容,把全的注意力放在了对手上。

    两人切磋过十几次,而且,每次切磋,两人都会受一些暗伤。而且,每次几乎都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不过却是因为如此,让他们对于对方的了解达到了一个很深的程度。但是也因此,他们对于对方不得不小心。

    两人已经几个月没有切磋了,现在的他们对于对方,一点都不能轻视,轻视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全的内劲几乎可以从ti的任何一个地方迸发,除了脸部和下外。这两个地方,是人体最脆弱的,也是最难修炼的。内劲迸发出的威力是很大的,这让他们不得不注意。

    因此,他们两人只要一战斗,就会把jing、气、神调到最佳,注意力也会高度的集中。高手比武,一个差错,就能让他们重伤,甚至死亡,这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天上的明月异常明亮,是这几年中最亮的一次。但是明月虽然明亮,但是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去赏月……

    月下,只听常枫大叫一声,全气势攀到最高,整个人化作一条游龙,率先攻击。双手五指成爪,往楚天行攻去,他的攻击,狠劲十足,但是他的攻击轨迹却让人mo不着。

    

重要声明:小说《武破时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