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0. 第325章 结局(下

    公孙皓为天机城带来了希望,绝境逢生的希望。他手中高举的长剑,虽然剑体漆黑,但自它散发出的金色光华正如曙光将笼罩在天机城上空的影驱散。不少灵发出惊恐的叫声,“呜呜呀呀”的,倒有几分撕心裂肺的感觉。天空城的上空也因此重新获得一片蔚蓝。所有灵早已向外飞去,但又似乎很难舍弃奋战已久,即将入口的食物,以天机城为中心,在它外围的空中形成了包围圈。城外虎视眈眈的万千妖孽,也是对那金光有所畏惧,纷纷与它保持一段较长的距离。

    见到此景,在城墙上守卫的天机城士兵,疲惫的神一笑即逝,无不振奋,振臂高呼万岁,为天机城,更为天机城未来的主人——少城主,公孙皓。

    “少城主万岁……”

    “少主城英武……”

    公孙皓环顾四周。老幼伤残的士兵,虽然已经负伤,但激qing兴奋的神也是真实的,这真实的感觉甚至让他们忘记了伤痛,眼中只有他公孙皓——这个天机城,甚至整个仙幻大陆的救世主。他仰望天空,手中长剑的光华已经将白云映得金黄,庄严圣洁。满心的荣耀冲散了突如其来的愧疚。他对齐小新的愧疚。

    “齐小新,对不起你了,有机会我一定会补偿你的。”公孙皓享受着周围兴奋的高呼声带给他的满zu,心中暗道。

    公孙无极不知儿子心中所想,但他为天机城带来的希望,已经让他在天机城百姓的心中奠定了威望。公孙无极看着儿子,仿佛是看见了天机城未来的主人。如此自信,如此泰然。

    希望为这座古城打开了一道门,灾难也从这道门中悄然而至。

    癫道人从徒弟公孙皓上收回满意的目光,向城下眺望,见妖孽正以缓慢的速度向外退去,满意地点了下头。但突然间,他感觉到似乎有一张冰凉的唇轻轻吻了他的脖颈。向后mo去,癫道人从脖颈上带下一片足有指甲大小的冰晶,湛蓝如同海水凝结而成的晶莹饰品。

    “下雪了?”癫道人凝视手中的冰晶慢慢融化。

    公孙无极便在癫道人的边,此刻闻言,仰头望天,只见蔚蓝的天空,阳光和煦,白云飘浮,一派大好景象,但却因为降下星星点点的蓝色雪花,有了一种诡异的兆头。

    “蓝色的雪?”公孙无极皱眉道。

    与公孙无极并排而立的宋谦之听出了他话中的担忧,看着公孙无极,自语道:“雪的颜色为什么会是蓝色?”

    前方几步之距,公孙皓回过来,自信笑道:“父亲,我这就去将这群妖孽驱逐出境。”

    公孙无极犹豫了一下,宽慰道:“好,你去吧。”

    显然天空飘落的蓝色雪花只是少许,沉浸在救世主角色中的公孙皓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转一踏步,人便飘然飞起,宛若旭东升,万千金光直将围在天机城外的妖孽吓得惶然逃窜。

    只是几眨眼的功夫,公孙皓眼中的世界突然多了一些蓝色的光点,落上皮肤,他才发现下起了一场蓝色的鹅毛大雪。突然间,他有了一种回头的想法,并不强烈,却在犹豫间已经向后望去。

    偌大的天机城已然成了一座冰城。城墙上方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尊尊栩栩如生的冰雕。神形如此熟悉,如父亲,如师父,如属下,如亲人……

    将天机城从黑暗带向光明的希望之光,也因这座古城的突然冰封,自空坠落。公孙皓落在城墙上,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伸出颤抖的手向一尊神酷似父亲的冰雕移去。远处的万千妖孽,脸上逃tuo一死的兴喜神方一出现,蓝色的雪花落上皮肤,一瞬间又有数以万计的冰雕就地形成,场面壮观,宛若惊世骇俗的兵马俑奇迹般重现人间。盘旋的灵也未幸免,一时之间,天机城附近的天空又下起了“冰雕雨”。

    随着一声声重物砰然落地的响声,象征着一个皇朝最强兵器的古城——天机城,从此成为历史。

    “父亲。。。”仙幻大陆的天空回着这句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齐小新正为一个问题苦恼:先知称他为新一代的剑圣。

    “为什么先知你会这么说?”齐小新感觉先知的话不似玩笑,他思考了片刻,接道,“我是说,为什么先知会觉得我是新一代的剑圣。”

    “因为你和公孙皓做出了选择。公孙皓选择了背叛,所以他带走了魔龙双影剑,带走了灾难。”先知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他,“而你因此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九天龙鸣剑。”

    齐小新吃了一惊,向手中长剑看去。过了片刻,他才犹豫道:“这才是九天龙鸣剑?”在他印象中,曾是魔神座下神将的风轻扬一直认为被公孙皓夺走的剑才是九天龙鸣剑。

    先知缓缓道:“对。”

    齐小新疑惑道:“为什么会这样?”

    先知似是有话要说,极难开口,慢慢转过去,片刻才道:“因为在试剑大会上,你得到的本来就是魔龙双影剑,公孙皓因为怀疑,因为背叛,夺走了你手中的魔龙双影剑。”

    齐小新怔怔地看着先知的背面:“原来这一切你早就知道?”

    先知似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般望着不远处静立的木屋,缓缓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这样?”齐小新突然咆哮。

    先知微微一惊,蹙眉,却不答话。

    齐小新愤懑道:“既然你事先知道,为什么在试剑大会上要说你不知道哪一把是九天龙鸣剑,如果你说出来,后面的事不就不会发生了吗?”

    先知眨了眨眼。面对后咆哮的年轻人,他始终以一种长辈的态度泰然处之。“因为这是一个考验,只有通过考验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剑圣,而公孙皓,他恰恰是输了。”

    “考验?”齐小新怒火徒然熄灭。他想得有些出神,“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考验我们?”

    “确切的说,我考验的人只是你。”齐小新微低着头,听见先知平静的声音传入耳朵。

    齐小新怔住。他抬起木讷地看着先知洁白的长袍:“我?”

    先知扬了扬头:“因为你是我选定的人啊。”

    齐小新皱眉,目光锁定先知的头部:“什么意思?”

    先知停顿了一下:“我承认发现你时,我有些惊恐,我试图改变,因为我相信你是善良的,而我所做的这一切,恰恰应证我的看法。你确实是个善良的孩子,你应该有光明的前途。”

    齐小新眉头紧锁,一字一字道:“您在说什么?”

    先知道:“通过和你的交谈,我感觉到那个想要靠一本魔法书改变命运的傻孩子,他有理想,他有目标,他的善良本质并没有被破坏,我很欣慰,所以我想为你做点什么,改变这一切。”

    齐小新略一思考,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说呢?守门的小子。”先知的语调、声音突然变了。

    齐小新努力回想与这声音有关的片断,终于在近三年前的记忆中找到了它的主人。“矮子?”他难以置信地瞪眼,“卖我魔法书的那个矮子货郎?”因为只有cheng人一半高的货郎矮子称呼他为“守门的小子”。

    “不是我是谁,你个守门的小子,两年多不见就忘了老朋友了?。”先知用货郎矮子的声音说道。

    只有齐小新一人知道矮子送他的称号。

    齐小新惶然,目光四顾:“怎么会这样?”

    先知恢复了原本的声音。“你需要时间思考?”

    齐小新不答,内心却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是的,所有的不幸皆是因为一本魔法书而起,如果没有它的出现,一切的不幸注定与他无关——至少锦衣村的惨案能够避免。而造成不幸的魔法书,正是货郎矮子卖给他的。

    如果货郎矮子就是先知,那又意味着什么?

    齐小新内心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做为无所不知的人间之神。。。”他坚难地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诵念那本魔法书上的咒语所带来的后果?”

    “是的。”先知淡定的答道。

    齐小新感觉被人突然扇了一个耳光,委屈激动,眼眶也有些湿润了。“为什么要这样。”他极力克制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知道它会召出一个女魔头,然后。。。然后。。。”他yao了yao牙,神痛苦,终究说不下去。

    先知感觉后气息不再如pen发的火山般强烈火,才回答道:“只为要你离开。”

    齐小新愕然瞪眼。但他无法接受事实,仍然抱有一丝幻想:“原来你当真知道这一切?”

    “是的,我知道。”先知答得很平静。

    齐小新的目光再次失去需要注视的目标,慌乱地四处扫投。“你还知道什么?”

    先知道:“我还知道你如果需要改变命运,就需要一个能够教导你的师父,这个人就是不吃。”

    齐小新震惊,喃喃道:“师父?”

    先知道:“十年前,我和你师父不吃赌了一场,结果他输了,答应了我的要求。”

    齐小新一边回忆一边道:“原来那个赢了师父,让他在天机城牢中等一年的人就是你?”

    先知道:“不但是他,羔利族的雷天泽也是我将他引向你的。”

    齐小新质疑道:“可天泽王爷说,他是受师父的指引前来中原找我,不是你。”

    先知道:“你还记得,你去元清教的前一晚,所做的梦吗?”

    齐小新陷入回忆当中。那一晚的梦很诡异,一切如梦似真,从最初伏魔玉飘出的鬼魅,再到后来见到雷天泽,其间场景不断变换,但最为关键的是,将齐小新引入一座被冰封的城镇,见到雷天泽的人便是梦中巧遇的货郎矮子。

    如果货郎矮子真是先知所变,那。。。

    齐小新惊住,已经无法再往下想去。“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要见你。”先知从容地道,“我前面已经说过,帝落改变了立场,违反规则,他与羔利族将会受到惩罚,但我知道帝落对这件事能够利用卜卦,算到一二,到时他一定会不惜一切救下雷天泽与羔利族王位的继承人,同时,我也知道轮回镜一直想取代我,所以我利用了这一点,让你去见轮回镜。”

    “但凭你是不可能找到轮回镜的位置,所以,雷天泽与阿洛自然是将你引向轮回镜的向导。然而,无恩无惠,雷天泽怎么可能告诉你轮回镜的存在?所以,我引你去见雷天泽,解救处于冰封状态的他,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对你感恩戴德,产生信任,之后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齐小新道:“你是指我见轮回镜的事?”

    先知道:“是的。轮回镜一直恨我,最后他甚至不惜以真消亡为代价,把赌注压在了你的上。”

    齐小新道:“为什么是我?”

    先知道:“因为他知道我要你成为剑圣,只有你,加上剑圣才能拥有的九天龙鸣剑才能杀死我,所以他告诉你这一切,只是他将我的份改成了神秘人,目的可能是为了让你感觉到的压力有所减少,这样你才会抱有希望去努力一博。”

    齐小新道:“你认为如果我事先知道cao控这一切的人就是先知,无所不能的人间之神,所以,我就不会有信心拼死一博,对吧?”

    先知道:“也许吧。”

    齐小新道:“所以你牺牲了锦衣村的上百口人,羔利族数十万人?”

    先知道:“做为这个世界的管理者,我必须维持世界的正常运转。帝落违反了规则,借出伏魔玉,西大陆边境无数生灵因此遇害,所以,羔利族因此要负出代价。”

    齐小新道:“那锦衣村的乡亲呢?他们又为什么事要付出代价?是因为我吗?仅仅是因为堂堂的人间之神要让一个只想贪财好色的小混混离开?”

    先知无言以对。

    齐小新道:“你知道吗?我要谢谢你。”

    先知一愣。

    齐小新道:“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提示。”

    悄无声息的,一个影,手持长剑来到先知背后。先知转,漆黑的剑瞬间刺入他的ti。

    往生之门附近,冷香茗与父亲绝天并排而立。冷香茗对这位从小只在画像上见过的父亲,有诸多事想说,但此刻她更为关心齐小新安危。绝天打量着女儿焦急的样子,心知女儿已经动了真,而那传说,他也是知晓的。对方既然是万妖之王,份不低,他这妖皇的女下嫁过去,确实是一件光彩可喜的事

    而在这时,二人上方的空中,大概一丈见方的空间突然裂开一道金色缝隙,“哐当”一声,齐小新伴随落下的金色碎片轻盈落下。

    冷香茗激动地跑向前去,拥住了他:“齐哥哥,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绝天打量齐小新,注意到齐小新手持的黑剑沾染了红色的液体。齐小新也注意到了这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的存在。

    冷香茗回答齐小新眼中的疑问:“这是我爹爹。”她这才看见剑上的液体,第一反应便是:“怎么会有血?你受伤了?”

    齐小新微微一笑,但淡漠的神使这笑容变得有几分冷酷。“没有。”他顿了一下,“我杀了先知。”

    冷香茗、绝天父女愣在原地。

    这时,往生之门有了轻微的摇晃,地面为之颤抖。它内部的金光正渐渐缩小,有消失的趋势。冷香茗当先醒过神来,紧紧拉住齐小新的手,道:“齐哥哥,通道快要关闭了,我们先回仙幻大陆再说吧。”

    齐小新淡漠的神因为冷香茗这一动作,犹如冰霜消融,熟悉的笑容重新挂上他的嘴角。他淡淡一笑,道:“就算我回仙幻大陆,那里也已经没有我的容之所了。”

    冷香茗笑道:“说什么傻话呢?我家不就是你家吗?”

    绝天这才开口道:“是啊,齐兄弟,如果你不嫌弃,可以随我父女二人回圣衣教,我保证你能感受到家的温馨。”

    齐小新茫然望天:“我还能感受到幸福吗?”

    冷香茗拉起他的手:“能。”

    三人一前一后飞入了往生之门,通往仙幻大陆的第三空间。

    (到此第一部算是完结了。主题其实已经讲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造神的故事。)这本书有过多方面的尝试,更加的还是遗憾,只有在下一本的时候避免同样的遗憾产生了。谢谢一直支持本书的读者朋友,给予帮助的编辑大人。发现一直能说,也是想说的只有谢谢了。真的谢谢。下本书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