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8. 第323章 结局(上

    齐小新来到了先知的住所。它处在森林中心,方圆百丈,极像花园,清静幽雅。但齐小新却未被这份清静所感染。相反,他内心感到不安。即在不久之前,他有一种被封锁在他人体内的感觉。但又偶尔能依旧意识,活动手脚,十分的怪异。然而,当他感觉被人拉了一把,再一眨眼时,他已经来到这处鸟语花香,有金色光辉宛若天柱般倾斜投下的陌生地方。

    眼前背对着他的白袍,柔和的光辉,周颜色艳丽的花朵以及逗留其上的青鸟,一切的不安源自于对如此醒目的圣洁的惧意。至于惧怕的原因,齐小新想不到缘由。

    “你醒了。”眼前的白袍慢慢转过来。

    齐小新认出了白袍的主人。“先知?!”

    先知脸上依旧挂着怜世人般慈祥笑容。“恩。”

    齐小新极力回想往事,似是失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皱眉道。

    先知从容道:“当然是我带你来的。”

    “你?”齐小新语塞。他猜不透人间之神对他特别眷顾的用意。在他看来,这里虽然清雅,前方有间木屋,但寂静的环境给人的感觉更像一处杀人埋尸的好地方。想到这点,齐小新心中吃了一惊。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如此揣摩先知的用意。

    “带你来,当然是有话对你说,选择这里,自然是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我们之间的谈话。”先知平静解释道。

    齐小新平复了一下心,犹豫一下,道:“请说。”

    先知微微一笑。“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他突然反问道。

    齐小新呆了一呆。“我。。。”他犹豫不决,“我是有些话想问先知。”

    先知用手放下宽大的帽子。“哦?”他试着鼓励齐小新,“说说看。”

    那是一张老人的脸庞,花白胡须,慈祥笑容永远是它的主色调。

    齐小新看着先知的笑容,有些不安的绪突然像受风拂面的冬雪般消融,最终心中平静如初。“我听说你无所不知。”他动动嘴唇,问道。

    先知想了一瞬,道:“可以这么说。”

    齐小新似乎是看到了希望,眼前一亮。“那你肯定知道轮回镜吧?”

    先知点头。

    齐小新却犹豫了。“轮回镜他和我说起过,关于我的一些事。”他片刻才道,“不知道先知是否也略知一二。”

    先知道:“你买了一本奇怪的魔法书的事?”

    “对。”齐小新更正道,“也不对,是我得到那本魔法书之后发生的一些事。”

    先知恍然般点头:““哦!知道。”

    齐小新有些意外,惊喜地睁大眼睛:“那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先知整理了一下头绪:“我知道你买了一本奇怪的魔法师,然后你见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杀死了你们全村其余的所有村民。就此,你离开了村子,来到了天机城,遇到了你的师父。但你师父在你修行满两年后,让你去了元清教。在教中,你不但受元清弟子欺负,有一晚上险些走火入魔。”

    先知没有讲下去的意思。

    齐小新愣了片刻,道:“对,确实是这样,那一晚我差点入了魔道,幸亏有我师父助我破除魔障。”

    “你确定是你师父吗?”先知问道。

    齐小新纳闷:“不是我师父是谁?”

    先知微笑不语。

    “难道是先知你?”齐小新见他自信十足,想了片刻,猜道。

    先知微微点头:“怕你不相信,所以那天晚上我使了点小把戏改变了我的声音,让你误以为是你师父在指点你。”

    齐小新将信将疑:“原来是这样。”他行礼,“多谢先知救命之恩。”

    先知笑笑,目光投向近处的花草,阳光像纷扬下落的金色粉末般铺在上面。

    但有一处的阳光却很稀少。

    天机城的上方盘旋着无数的灵,遮天蔽,城郭附近,万千妖孽频频攻城,使这象征皇朝兵器库的古城罩入影与恐惧中。而守城的一方已经jing疲力竭,人员伤亡惨重,纵然有元清教的法阵护体,但凡上一线者,不到一个时辰,鲜活的生命必定惨在妖孽、灵的利爪气下变成冰冷的尸体,甚至死无全尸。

    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兵投出长矛,中了一只长翼猫妖,匆忙拖下猫妖即将叼走的一名年轻士兵的尸体。老兵见惯生死,却也眼眶湿润。他皱巴巴的手,颤抖着抚过年轻士兵的脸,替这或许尚未成亲的后辈合上满眼的惊恐。

    “你一定很害怕吧?”老兵抹了一把眼泪,“别怕,娃子,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了,到了那个世界就幸福了。”

    这名老兵早已退役,但因国难,已经年迈的ti,也是城内仅剩的几千男子中的一名,他匆匆披了一件铁盔,保护要害,抓了一支长矛,准备杀敌,怀着满腔恨意接替了方才死去的年轻士兵的位置。那件铁盔,那支长矛还是他从遍地的尸体中随手拾来的。

    公孙无极做为一城之主,看着坚守在城墙上的老弱残兵,原本仍算坚定的信念慢慢崩解。一头狼猪头的长牙妖孽,锋利的獠牙瞬间yao断了附近一名老兵的头部,滚tang的鲜血顿时从没了头的脖颈中如泉喷涌。老兵的右手指向妖孽抓了几抓,但却显得无力而又不甘,僵硬的ti这才慢慢倒在地上早上铺成一排尸体的上方。

    妖孽口叼老兵滴血的头部,扇动乌黑的羽翼离去。离开城墙时,它突然折返回。已是满嘴殷红血液的大口一张,老兵的头部随即向城墙下方坠落。公孙皓心颤了一下,他甚至隐约瞧见老兵睁圆了双目,注视着他,注视着这座古城的主人如何拯救臣服于他的民众,如何拯救这座危机四伏的古城。

    但公孙无极从那一眼中觉出了失望。他微微蹙眉,叹了口气。那狼猪头的长牙妖孽却张开血盆大口飞至他的近前。原来妖孽选择了新的目标。公孙皓受死一般立在原地,望着那一双黑色羽翼在眼瞳内渐渐扩充。

    “公孙兄,小心。”癫道人捏了一道符,中向公孙无极袭来的妖孽。

    “轰”的一声,狼猪头的妖孽内部爆裂,当场毙命。与人类鲜血同样颜色的液体溅上公孙无极一张略显失望的脸,留下几片猩红的血渍。

    “公孙皓,明皓没有回来之前,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癫道人皱着眉头,紧张地说道。

    公孙无极望向远方的天空,眼中慢慢浮现一丝温柔。“皓儿吗?”他喃喃道。

    远方的天空,蔚蓝如洗,阳光明媚,与这沉的天机城上空,仿若雷雨晴天两个世界。公孙无极立在城墙上方,头顶的妖孽灵随时可能发起袭击,他却感受人处峰顶时才能感受到的微风,轻轻拂面,虽然夹带了一股血腥味道,但他却执着注视,因为风的源头或许是天机城一架机关兽扇动巨大铁翼所造成的,它所承载而归的是希望,整个皇朝的希望。

    明媚的时间,暗的世界,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的交接处,一只黑色巨鸟奇迹般出现,它漆黑的金属形仿佛横空出世的神兵,闪动黑色光华的外表已经将它与灰败的乌云区分开来,如此醒目。随即,天机城上空响起一声鹰鸣,如惊雷在这昏暗无光的世界炸出一抹光亮。

    公孙无极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走神,而后,他露出了微笑,重复之前的一句话。“皓儿吗?”

    公孙皓出现在机关兽“天翔”的背上。他扬起手,手中黑剑如高升的烈阳,光芒四。本是处于黑暗时期的天机城迎来了久违的黎明。金色光华仿佛奔涌的潮水吞没了天机城上空大片的黑暗。坚守在城墙上的士兵,心疲惫,早已认为处绝境,绝无希望,此刻空中翱翔的机关兽如此熟悉,几近绝望的心再次萌生对生的渴望,一时之间,天机城仅剩的几千士兵兴喜异常,无不高呼那架机关兽主人的称谓:“少城主,少城主……”

    “少城主回来了,少城主回来了……”

    “我们有救了,少城主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数万妖孽惊慌的吼叫被几千士兵充满希望的声音死死盖住。

    公孙皓在欢呼声与妖孽的吼叫声中,利用耀目的金光在空中劈开一条道路,驾驭机关兽“天翔”落上天机城的城墙。一落地,公孙无极紧紧拥住了十数天不见的儿子,再见不顾份,落下激动的泪来。“皓儿,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公孙皓受到感染,泪不jin雨下。“父亲。”他举起手中金光灿耀的长剑,“我回来了,我带回了希望,天机城有救了。”

    公孙无极连连点头:“好。好。好极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